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张维迎教授天大实话:改革使得相对利益受损的是领导干部]
邱国权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四)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五)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六)
·附录:文革后十四年其它重大事件一览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七)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八)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九)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九十)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九一)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九二)
·铁血中共:1921-2008 结束语:中国向何处去?
·铁血中共:1921-2008(后 记)
第三部:巴山老狼杂文集
·中华民族是一个优秀民族吗?——一个令所有中国人倍感沉重的话题
·中国是谁的天堂?
·我爱伟大的大清国
·大清国万亿美元的外汇怎么花?(纯是搞笑)
·中秋佳节的沉思——中华民族何时团圆?
·科学“乱想”小说?——巴山老狼二一O七年美国梦幻游
·大清国太监代表大会盛况实录(不完全是搞笑)
·包养二奶?包养奴才?包养文人?——也谈于丹
·红朝太子沉浮录——序言
·红朝太子系列之一——嫡出太子毛岸英与一碗蛋炒饭
·红朝太子系列之二——中华五千年历史上死得最惨的太子刘少奇
·红朝太子系列之三——《党章》指定的太子林彪
·红朝太子系列之四——“伪太子”王洪文
·红朝太子系列之五——毛泽东心中的真正继位人毛远新
·《中国经济学》前言
·《中国经济学》第一讲:中国的基本国策
·《中国经济学》第二讲:中国经济的模式
·《中国经济学》第三讲:中国经济的支柱产业
·《中国经济学》第四讲:中国经济运作方式
·《中国经济学》第五讲:中国财富分配方式
·《中国经济学》第六讲:中国有一个吸民血的阶层:公务员
·《中国经济学》第七讲:“中国特色”的股市
·《中国经济学》第八讲:中国房价疯狂上涨的真正原因
·《中国经济学》第九讲: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强大动力来自何处?
·《中国经济学》第十讲: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景和规律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一:青冢吟——游王昭君墓地有感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二:成吉思汗墓前的沉思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三:跳进黄河洗不清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四:戈壁滩深处感悟人生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五:青藏高原神韵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六:神秘古城拉萨市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七:吐鲁番的葡萄熟了
·巴山老狼发明反腐败惊世绝招(不是搞笑)
·马克思主义者?秦始皇主义者!——一论毛泽东
·毛泽东有没有选定“接班人”?——二论毛泽东
·毛泽东欠中国共产党多少血债?——三论毛泽东
·毛泽东欠了中国人民多少血债?——四论毛泽东
·巴山老狼乱弹历史之一——千古权臣之楷模:周公姬旦辅成王
·巴山老狼乱弹历史之二——“千金买笑”与“烽火戏诸侯”
·巴山老狼乱弹历史之三——商鞅变法与今日神州国
·巴山老狼乱弹历史之四——秦始皇的“万世梦”与习近平的“中国梦”
·巴山老狼广州行有感一:寻觅黄埔军校旧址
·巴山老狼广州行有感二:质疑孙中山“天下为公”口号
·巴山老狼广州行有感三:美国的公民身份价值几何?
·红朝起源:人类最大邪教教父马克思
·北京有多少公务员?
·铁流先生《不批毛泽东中国无民主社会可言》文章的两点荒谬之处
·比较——中国当代历史上两个卓越人物:失败的英才韩信、成功的伟人陈平
·知青苦难,岂容作秀?
·中秋感怀:中华民族何时团圆?
·列宁与戈尔巴乔夫:中国人民的一对死敌?
·巴山老狼二一O七年美国梦幻游——科学乱想小说?
·中共需要多少机构才能遏制腐败?
·大清国皇帝与日本天皇:面对世界民主大潮,不同的态度,不同的命运
·巴山老狼惊闻“伯乐相马”选官制度发生重大变革
·中国高校为什么会出现巨额亏空?
·肖志军为什么不在妻子的“手术同意书”上签字?
·缺乏现代军事常识的朱成虎将军
·生物学杂交产生优势、政治制度是否也可进行“杂交”?
· 中国在世界上如何定位?
·电脑、软件、硬件及其它
·如何解读汪洋的“腾笼换鸟”?
·“因耕地保护导致房价上涨”?茅于轼又在胡说八道!
·中国“鸡的屁”里面装的什么东东?
·“无商不奸”乎?“无官不奸”!——“官府最奸”!
·青丝胡锦涛PK白发小布什
·为腐败政府说话、为贪官污吏办事的“爱国极品太监”茅于轼教授
·愤怒责问提出“对教育乱收费进行征税”的“税大官人”
·世界优秀民族光荣榜
·热烈祝贺中华民族荣登巴山老狼《世界优秀民族光荣榜》榜首
·千年老店不能加固,只能拆了重建
·汶川大地震奇人怪事录之一:几滴奶水换乌纱帽的蒋晓娟
·汶川大地震奇人怪事录之二:文人太监余秋雨
·汶川大地震奇人怪事录之三:下跪的绵竹市委书记蒋国华
·汶川大地震奇人怪事录之四:见到万岁爷脸笑烂了的绵阳市委书记谭力
·汶川大地震奇人怪事录之五:中共红朝“首席大太监”王兆山
·汶川大地震奇人怪事录之六:一跑成名的范美忠
· 手中没有枪杆子的“储君”习近平五年后如何接班?
·满族——中国五千年历史上一个优秀的民族
·与时俱进:“农民工”维权方式发生重大“变革”?
· 为什么中国城市建设飞跃发展?
·中国GDP为什么是印度的四倍?
·呼和浩特市委副书记王志平被杀案细节引发的各种猜测
·胡锦涛要搞第三次“解放思想”?
·从左宗棠与李鸿章一副对联谈起
·美国大选后的随想
·驳杨振宁教授有关:“《易经》拖了中国科学发展的后腿”的观点
·如何构建和谐社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维迎教授天大实话:改革使得相对利益受损的是领导干部

   张维迎教授天大实话:改革使得相对利益受损的是领导干部

   作者:巴山老狼

   今天看网易新闻:张维迎教授的最新观点引起了老狼的极大注意:“第一,……第二,……第三,改革必须补偿现有利益群体,否则改革就进行不下去。改革使得相对利益受损最大的应该是领导干部,其次是工人,接下来是农民。”

   初看这一观点,老狼直想骂娘:他M的这个张教授,成天只会胡说八道!今天这地球村的人都知道:中国的改革最大的得利者是领导干部们,中国近三十年来每一次改革都为官员们捞钱提供了巨大的方便,而中国的工人和农民在那“国企改革”、“教育产业化”、“医疗产业化”、“住房商品化”四座大山的压迫下已经到了发疯发狂的地步,恨不得提起手中的一杆大烟枪去与贪官污吏们拚个鱼死网破!你张教授这样说良心何在?天理何在?公道何在?

   骂归骂,骂了之后老狼也懒得再说什么。只是这张教授的话大大地剌激了老狼的神经。一个整天都在想:这脑子进了水的张教授咋这样不顾事实地乱说话?若是他小子在菜市场遇见老狼,老狼非把他痛扁一顿,以泄心中之大愤!

   晚上老狼无事喝了五斤老白干,一边喝一边又把张教授的最新最高指示反复背诵几遍。背着背着忽然心胸一下开朗起来:原来张维迎那小子说的是一句天大的实话!近三十年的改革,利益受损的确是领导干部们,工人和农民的损失算个啥?只怪老狼一时糊涂,错怪了张教授。老狼现借网易论坛一角,着重其事地向张教授道个歉:张教授呀,老狼在这里给你赔不是啦,对不起哈!赶明日请你到成都喝十斤大碗茶!

   为什么说张教授的话是天大的实话?

   老狼在此举几个例子,各位网友们就会明白滴!

   例子之一:改革开放前,中国的官员是终身制。只要你小子不死,无论官职大小,都一坐到底。如果你小子高寿,就是一个小小的科长,到了一百岁,坐着轮椅上大街,你的科员们见了你还得老远打个千、问个好!否则你这百岁的老科长就可轻松地做一个小鞋给他穿上,让你一辈子没有出头之日!可这改革一来,让老科长六十岁就退休,后来这四十年上大街就没人理!这经济上的损失都不说了,那精神上的痛苦和损失岂是一千万能弥补得起?

   例子之二:改革开放前,我们的好总理周恩来同志在总理大位上呆了二十七年!他虽然没把中国治理好,但二十七年的宰相生涯让他成了二十世纪世界最有名的宰相之一!可改革开放后,我们的几个总理少则五年,多则十年,谁能一屁股坐到死?那宰相的大位还没有坐得热,就有人对他说:“请起!”从此以后象退休后的美国总统一样高高地被“挂起”!再也没有人理你!这精神上和经济上的损失肯定是一个天文数据!

   例子之三:今天的中国如果再把改革深化下去,那么在任的领导干部们肯定是受损失最大滴!老狼在这里做一个简单的算术题:如果政策不变,一个县委书记一年卖纱帽的收入五百万没问题。以在任十年计,混成个五千万的富翁还不容易?如果深化改革搞什么“民主选举”,这乌纱帽无论如何是卖不出去!想做个五千万的富翁怕是只有死后让儿孙们多烧纸钱去!

   例子之四:今天的中国如果再把改革深化下去,学习先进国家的大社会、小政府,那么有着四千多万干部队伍的中国公务员们肯定是受损失最大滴!他们有可能裁减到四百万。以一个公务员一年消费纳税人银子五万计算,公务员们一年就少消费纳税人的银子一万五千个亿!这公务员们的天文数字的损失谁又能弥补得起?

   例子之五:如果我们再仔细计算改革开放以来五千万工人下岗的损失,以一个工人一年一万工资计:总算也只有五千个亿;再仔细计算两亿失地农民的经济损失,以一年一人两千元计,总算也只四千个亿。还不及公务员们的损失,更别说去与领导干部们比!实在是微不足道滴!所以张维迎教授说的话是千真万确的真理!

   …………

   综上所述,如果中国今天向全世界庄严宣告:改革到此为止!那么最高兴的肯定是那些现任的领导干部!所以老狼郑重其事地借网易一角向即将召开的全国人大第N次会议提议:完全采纳张维迎教授的建议,通过决议,给领导干部们每人一千万的“利益补偿”。否则中国的改革开放就不可能继续下去!

   注:本文写于2007年

(2016/09/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