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二)]
拈花时评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二)

第三十七章、出卖中国的雅尔塔密约 37.5 中、美、英发表波茨坦联合宣言
   中美英三国在一九四五年七月二十六日,在德国的波茨坦(Potsdan),联合发表盟国要求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最后通牒。其中第八条“重申开罗宣言的领土条款必须实现,日本的领土只限于九州、四国、本州、北海道,以及盟国所指定的岛屿“。苏联虽然也参加波茨坦会议,但是却在宣言上根本无法列名,因为当时苏联还是日本的友好邦交国家,既未与日本断交又未与日本宣战,所以没有地位与立场,来与盟国要求日本投降。斯大林参加会议的主要目的是,对盟国施压,要求大家联手逼迫中国承认雅尔达密约,好让苏联能够早些对日本宣战。
     八月二日,杜鲁门离开欧洲返回美国,正式批准了美军对日本进行原子弹的攻击。八月六日,美军第一颗原子弹轰炸日本的广岛,造成日皇裕仁极大的惊恐,因此加强了日本政府投降的决心与行动。这时苏联知道日本投降在即,本来斯大林非常坚持中国必须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苏联才能出兵攻击日本的关东军。但是,此刻苏联深怕假如日本在遭到原子弹攻击之后,会突然宣布投降,这样苏联就会师出无名,也就无法顺理成章地在远东抢夺战利品了。
     所以苏联只有不顾还没有与中国达成协议的事实,就抢先八月八日夜间,下令苏联与外蒙古的军队,对日军发动三路总攻击,次日苏联与外蒙古才补行对日本宣战。当苏联向日本正式宣战的当天,美国的第二颗原子弹攻击了长崎,日本政府的抵抗意志也完全崩溃。(外蒙古的独立还没有获得正式承认的法律程序,就已经与苏联同步的对日本宣战了。)
     这时日皇裕仁知道,投降的问题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虽然最高战争指导会议中,对于是否接受“无条件投降“的问题,仍是议而不决,由于日皇裕仁决定要尽快投降,最后只有由首相铃木贯太郎恭请日皇“圣断“。日皇裕仁裁示,在保留日皇体制的前提下,接受盟国招降的波茨坦宣言,这时已是八月十日的凌晨二时。于是日本政府在八月十日,正式委托中立国瑞士政府向盟国照会,日本愿在保留天皇体制下,同意接受盟国的波茨坦宣言。第二天美国代表盟国回复日本,以日本的天皇体制,也需听命盟国占领军的号令,而接受日本的投降,算是在无条件投降中留下一个弹性的空间。

     这时候,日本接受投降的消息,已经在世界与中国各地传开了,日本的中国派遣军与南方军以及关东军,对于日本准备无条件投降,都采取强烈反对的态度,特别是中国派遣军司令官冈村宁次最为激烈,冈村宁次认为,日本仍有几百万军队,应该可以与盟国周旋,以获得较好一些的和平条件,而不能无条件投降。因此日本军部再度要求日皇考虑更改投降条件,但是日皇裕仁的抵抗意志早已崩溃,因此对于军部的反对,根本不加理会。八月十四日,由日皇正式要求政府完全投降的敕令程序,并且宣布在十五日,将会公开广播日皇裕仁的“终战“演说。也就在日本正式投降的同一天,一九四五年八月十四日,中国与苏联签下“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这是全世界绝无仅有丧权辱国的“友好同盟“条约,(还不如称为战败投降条约比较名符其实)。中国才在结束日本对中国侵略的同一天,又遭到苏联的正式侵略,身为盟国中国领土所受到的损失,比战败国日本的还要大得太多了。
   
   
   
   第三十七章、出卖中国的雅尔塔密约 37.6 苏联红军准备大举劫掠中国东北
   事实上,苏联先在一九四五年的四月五日,宣布中止日苏中立条约,就已经开始将作战的物资,开始先行运到西伯利亚东部储存备用(当然大部分是美援物资),在五月初德国投降之时,苏联更是立刻将精锐的红军部队全数东调。到了七月份,整个西伯利亚铁路已经停止民间运输,完全专门运送军队与作战物资,前往中苏边界。这时苏联为了增加劫掠战利品的实力,竟然调动了一百五十万大军进入远东地区。斯大林动员如此庞大的兵力驻进远东,根本就摆出谁也不能阻拦红军前进的架势,难怪美国得到情报之后,马歇尔的结论是,不管中国是否接受雅尔达密约,苏联都要在远东进兵,除了使用原子弹之外,没有任何的力量可以阻止红军的行动。斯大林下令由华西列夫斯基元帅,出任远东军总司令官,由马林诺夫斯基(R.Y.Malinovsky)出任进攻中国东北的总指挥官,苏联的军队准备在八月中旬以后,完成对日本关东军发动攻击的准备。这次苏联大军出击的行动,有着极为重大的多重历史意义,不单要为日俄战争的历史屈辱报仇,也是要完成俄罗斯两百年的宿愿,在远东抢到出海的不冻港。同时苏联更要在中国的东北,抢劫日本投资建设的大量战利品,作为资助中国共产党打内战与对抗国民政府的本钱。
     斯大林知道,苏联要乘机劫掠远东的战后利益,就必需要有足够的实力才行,既然美国政府愿意出钱支助大部分的战费和装备,苏联当然乐意出力。同时苏联也与延安以及朝鲜半岛的共军联络,要求他们务必派出大量的部队,“协同“苏联军队进攻内蒙、东北与朝鲜半岛。苏联在一九四一年之后,“严格遵守“日苏中立条约(苏联从来没有如此认真的遵守过国际条约),不但没有与盟国同一战线,对日本发动攻击,甚至不准美国援中国抗日的物资,经过苏联领土,也不准美国利用西伯利亚做为攻击日本的基地,使得日本没有后顾之忧,得以在中国战场上,发动毁灭性的攻势。但是在日本已经开始进行投降程序,美国在日本投下原子弹之后,苏联的军队才姗姗来迟进入东北。与其说是对日本作战,不如说是来劫掠战利品,强夺中国的不冻港。
   
   
   
   第三十七章、出卖中国的雅尔塔密约 37.7 关东军最后不堪一击
   由于关东军在整个中日战争之间,经过不断的被抽调支持各个战区作战,早已虚弱到只有少数象征性的野战部队驻守。最后因支持中国派遣军的一号作战,几乎将所有还有战力的部队,全都抽出,以支持日军在中国战场上的孤注一掷。虽然在一九四五年四月,日军大本营开始觉察到苏联有可能参战,因此在开始增强关东军的战力,但是此时的日本已经是没有人力与装备,再进行武装了。新增的部队,只是空有番号的“老百姓队伍“
     而已,日本大本营只有下令中国派遣军调动部队北上支持关东军。一九四五年六月十四日,日本总参谋长梅津美治郎、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大将、关东军司令官山田乙三大将,在大连召开军事会议,要求中国派遣军必须设法支持关东军备战。这时琉球决战已经在日军惨败之下结束,本土已经遭到美国海空军的直接攻击,日本帝国正面临全面崩溃的边缘。可是日军还有能力进行野战大兵团作战的部队主力,又全都摆在遥远的华南与华中地区,到了紧急的历史决战时刻,要想大量抽调北上,将会在整个运动的途中,遭到盟军猛烈的空中攻击。此时受过美式装备的华军部队,也开始部署,对后撤的日军进行反击作战,因此在中国派遣军司令官冈村宁次,仍然希望在危急时刻,手上能够握有重兵,这样方便自己进行紧急状况的处置,因此并不愿意将日军大量调往东北。
     在这些不利的情况下,只有少数的日军部队实际抵达关东军防区。更糟的是,日本对于苏联的实际参战行动,仍然有着不确定的判断,特别是日本正在“委托“苏联为日本投降之事,与盟国进行外交斡旋。因此斯大林应该知道,日本根本已经是投降在即,而没有继续作战的意愿,苏联何必参战?日本却不了解,它即将投降的决定,正是苏联必须立刻提前参战的原因,因为苏联的参战,绝非为了击败日本,而是为了抢夺它在远东的地缘、战略利益。因此日本越是濒临投降的时刻,苏联越要全力的参战。斯大林清楚知道,在美国投下原子弹后,日本立刻的反应是“加速投降的外交行动“,因为苏联正是日本投降洽商的中间人。因此斯大林知道不能再等了,而在八月七日立刻以加急的军令,要求苏联远东军司令官,立刻准备在八月八日的午夜之前,对日军发动攻击。虽然当时苏联部队与后勤的集结,尚未完全作好,所有的军队,奉命绝对必须在当天夜间,对日本关东军美国事实上也清楚这一个事实,因为日本政府与驻莫斯科、瑞士伯恩(Bern)大使馆的通讯密码已被美军解破,所以日本焦急地透过驻莫斯科、伯恩的使馆进行投降交涉的情形,都在美国掌握之中。)发动全线攻击。
     接着在当天半夜十二时,斯大林紧急召见美国驻苏大使哈里曼(W.AverellHarriman),斯大林表示,由于日军仍然准备顽抗美军,因此苏联决定立刻对日本宣战。(真是莫名其妙的做法,半夜十二点召见美国大使,只为了告诉美国这个老掉牙的情报判断。斯大林其实是担心,若是日本在第二天就自行宣布投降,苏联就没有漂亮借口来占领中国的东北了。)
     苏联的红军,就在八日夜间十一时,不宣而战,对日本关东军发动了全线的攻势。关东军司令官山田乙三大将,当时根本就没有想到苏联也会在日本已经同意投降的时刻,进行“偷袭“。苏军发起总攻击的当夜,山田乙三正在大连视察,并未在长春的司令部直接掌控战情,他在第二天赶到长春时,才了解苏联以绝对优势的军力与火力进攻的全面战况,关东军不但没有完成战备,苏军的攻势已经超出山田所能掌握与抵抗的范围了。
     华西列夫斯基指挥精锐的红军部队,共有八十个战斗师,二万六千门大炮,五千五百辆坦克和五千三百架飞机,兵团分成三路进攻。其中左翼兵团,由中东铁路的南北两头的重镇,满洲里与绥芬河,同时在八日夜间发动闪电夹击。拥有重装备的红军装甲兵团,在突破日军防线之后,沿中东铁路南北同时疾进,两军在哈尔滨会师之后,立刻沿南满铁路向南切入,攻击长春的关东军司令部。
     红军的中央兵团,则是由蒙古高原直扑热河,这路行动迅捷的机械化部队,每天前进作战的速度超过一百公里,在穿越热河的中部与南部之后,将主力指向东北的南部,向关东军司令部长春攻击,以南北合围关东军。而右翼兵团,则沿着库伦到张家口的公路,迂回攻击察哈尔,甚至企图进军北平与天津,准备攻到渤海海边,以打通与延安共军会师的交通路线。这个苏联大军全力出击的历史镜头,正是日本皇军创立者山县有朋所担心之恶梦的实现(也是日本参谋本部半世纪以来,准备终有一天要打得战争)。但是日本为了侵略中国,与发动太平洋战争,而掏空了日本所有的军力。如今日本关东军,落得只以空城来面对这个历史的决战。关东军的作战能力这时早已今非昔比了,而日本调入中国东北的援助部队,不但数量有限,又迟迟无法到达。这时关东军的每条防线,同时遭到红军的突破,因此只有企图大幅收缩战线,放弃北部平原地区,只图在东北南部的山地,进行抵抗。在苏联发动攻势之后,关东军司令部立刻就迁移到了靠近朝鲜的通化。因此拥有绝对优势火力的苏联红军,在关东军自动收缩战线的配合之下,进展速度更是惊人。当苏联军部迫进关东军南部防卫圈之时,日皇投降的诏令下达,关东军召开将领会议,虽然有些军官仍然主张拼死抵抗,但是山田乙三已经失去作战的意志,决定“承诏必仅“,下令关东军全体向苏联红军投降。苏联部队对于投降的关东军,一个不留,全都送到西伯利亚的集中营去劳动改造,与充当开发西伯利亚的苦工,结果有高达六成的被俘日军死在异域。一向飞扬跋扈、自视极高的关东军,其下场竟非战死疆场,而是成为俘虏,而遭凌虐至死。直到一九五○年,还活着的俘虏,才开始部分遣送回日本,直到一九七○年,最后一批九死一生的关东军战俘才归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