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走進中國大陸家庭教會系列採訪紀實——基督徒張斌的經歷]
刘佳音
·谬论(30)有人说:“当初夏娃跟蛇一说话”
·谬论(31)有人说:“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这班人背叛了主耶稣”
·谬论(32)有人说:“你们传的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也有理”
·谬论(33)有人说:“信全能神的这班人都是不务正业”
·谬论(34)有人说:“天使世人莫测经纶”
·谬论(35)有人说:“我们信主后,那灵进到我们里面”
·谬论(36)有人说:“我们都是六天干农活”
·谬论(37)有人说:“信徒听神父的,神父听主教的”
·谬论(38)有人说:“审判的工作是由圣母来作”
·谬论(39)有人说:“主耶稣再来肯定会来在以色列”
·谬论(40)有人说:“经上记着说:‘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
·谬论(41)有人说:“主耶稣再来是以灵的方式来”
·谬论(42)有人说:“经上记着说‘新妇装饰整齐迎接新郎’”
——國度福音 經典神話選編——
·經歷神的作工才是真實信神
·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
·在神的審判、刑罰中看見神的顯現
·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
·神 是 人 生 命 的 源 頭
·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
·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
·「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
·當你看見耶穌祗w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換天地的時候了
·與基督不合的人定規是抵擋神的人
·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
·你 真 是 信 神 的 人 嗎 ?
·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你知道嗎?神在人中間作了很大的事
·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
·對 神 現 時 作 工 的 認 識
·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
·认识神现时作工的人才可事奉神
·认识神的最新作工跟上神的步伐
·律法时代的工作
·救赎时代的工作内幕
·道成肉身的奥秘(四)
·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
·认识神与神作工的人才是神满意的人
·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
·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道成肉身的神与被使用的人在实质上的区别
·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与人的本分的区别
·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三位一体的神存在吗?
·一、是神大还是圣经大,谈神与圣经的关系
·关于神名的真理
·关于道成肉身的真理
·关于恩典时代的得救与蒙拯救的真理
·什么是得洁净与圣洁
·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的区别
·耶稣的救赎工作到底是不是结束时代的工作
·恩典时代的工作与国度时代的工作的关系
·只有一位真神,“三位一体的神”是错误的说法
·末后的基督就是审判的主,也是展开书卷的那一位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我愿做一个顺服神要求的人
·写文章是我的本分
·《小真的故事》
·我愿脱下伪装做诚实人
·我维护与人的肉体关系太自私卑鄙
·经历刑罚审判我才懂得了“和谐配搭”
·人有撒但本性就会身不由己地作恶抵挡神
·“老好人”就是“黑心人”
·神的显明使我认识了自己灵魂深处的大红龙毒素——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作工打揍 坑人害己
·只有神的刑罚审判才能变化我
·“明哲保身”的撒但毒素使我作恶太多
·我如此“将功赎罪”太卑鄙
·我再也不凭己意作工了
·经历中看到我消极防守的实行法太荒唐
·神的刑罚审判使我脱离了情感的辖制
·在神的审判刑罚中学会顺服“写文章”这一要求
·没有爱神之心才是我走失败之路的根源
·全能神给了我真正的人生
·在大红龙的逼迫中体尝神的爱与智慧
·狂妄自大的本性使我触犯了神的性情
·我在刑罚审判中看到了神的爱
·神的审判刑罚使我的狂妄性情有了变化
·在神的刑罚审判中我看到了神的手
·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罪恶的心灵
·我才看见事奉神不追求真理太容易触犯神
·经历神的作工才能使我活出点人模样
·神的刑罚审判使我转变了多年的追求观点
·神的审判刑罚带我走上正路
·信全能神的人真是为了钱吗?
·经历惨痛失败才知敬畏神按原则作工太重要
·经历国度福音扩展看见神作工太智慧
·在神的审判刑罚中我才看清自己抵挡神的本性
·借隐蔽灵修使我不对的追求观点得到了转变
·神的审判刑罚引领我走上了人生正道
·神的审判刑罚拯救了我
·痛苦患难中体尝神爱更深
·经历中看见神的性情发表出来的都是爱
·没有全能神的审判刑罚就没有我的今天
·是神一次次的审判刑罚唤醒我这麻木的心
·隐蔽灵修使我从错误道路上回转
·神拯救我太不容易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走進中國大陸家庭教會系列採訪紀實——基督徒張斌的經歷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世基督「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發表就看見神已顯現。


   故事整理人:安鑫

   受訪人:張斌

   受訪時間:2016年9月4日

   受訪人簡歷:張斌,男,今年63歲,出生在中國甘肅省一個貧窮的小山溝,他信主後與周圍三十多戶信徒一起聚會,他們因信主耶穌,被中國政府定罪為「與地方搞分裂」,搞「小團體」,因此遭到政府的殘酷迫害,甚至將他們所有人家裡的糧食、物品全部擄掠,還有聚會所用物品及聖經、詩歌本全部沒收,以此強迫他們放棄信仰,給每一位信徒的身心帶來嚴重的摧殘……

   安鑫(以下簡稱「安」):聽說你1992年信耶穌之後,有一段不同尋常的經歷,你能談談嗎?

   張斌(以下簡稱「張」):嗯,好的。那是在1992年,我們村子周圍有三十多戶人家都信了主耶穌。自從我們信了真神後,就不參加任何迷信活動及一切廟宇修繕活動,沒想到中國政府就以這個為藉口大肆逼迫我們,當時村委會、鄉政府的人還有派出所的人就到聚會點來恐嚇威脅我們,並說我們信的是洋人的神,是和地方搞分裂,是搞小團體,還說這是共產黨的天下,必須取締聚會,要我們趕緊解散。我們知道主耶穌是真神,信神天經地義,不犯法,儘管他們威逼恐嚇但我們照常聚會。但後來他們對我們的迫害就加重了。記得是在1993年3月28日晚,我們教會從外地請了一個講道的姊妹在我家聚會。突然來了幾輛車停在我家門口,一大群人湧進我家,他們手裡拿著攝像機,探雷器和反光鏡還有手槍,一進門就到處拍攝、探測;那陣勢和土匪、強盜沒有區別,他們把我家的每一個角落都勘察了一遍。當時我母親有病躺在床上休養,他們強行把我母親從床上弄下來,推來推去地讓記者照相。我在院子裡聽見他們整治我母親的聲音,就趕緊從人群中擠進裡屋去,看到我年邁的母親讓他們折騰得雙腿打顫,面如土色。我氣不打一處來,大聲地說:「你們幹什麼?為什麼對一個有病的人這樣殘忍,你們沒有父母嗎?」他們都無動於衷。我用身體護住年邁瘦小的母親,安慰著母親。當時村上大人小孩幾乎全部來了,站滿了院子,有的擠不進來就在外面看熱鬧,有的人極力附庸著中國政府的勢力,口裡充滿仇恨地喊著:「把這些信神的人都打死,用機槍掃光,一個都不要留……」

   安:面對那樣的場面,你心裡有害怕和軟弱嗎?你是怎樣在那個環境中度過的呢?

   張:我當時看到他們一雙雙充滿仇恨的目光,我心裡很氣憤,也有些軟弱,在那種情況下覺得只有主是我的依靠,我就在心裡一遍一遍地禱告:「主啊!求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也賜給我當說的話,讓我為你作見證,使撒但蒙羞失敗。」禱告完,我心裡剛強多了,那一刻我感覺主與我同在。

   安:這件事情的結果怎樣呢?

   張:後來,他們強行把請來的講道人抓上車要帶走。我上去攔阻,沒想到被他們一腳從車上踢下來,之後,他們就開著車揚長而去了。第二天,我和四個弟兄姊妹又去派出所要人,他們不讓我們見講道人,把我們轟了出來,可我們剛出門不到100米,又被叫回去,我還想可能是讓我們見講道人,沒想到,我們一進去,警察就把我們四人分開,一人一個房間進行慘無人道的毒打。當時八個彪形大漢圍著我把我當作皮球一樣踢來踢去,劈頭蓋臉地亂打,還邊打邊罵:「今天老子就打死你,如果你信的是真神就讓你的神來救你,打死你這個老頑固,看你還信不信了?」我聽到他們這些狠毒的話,雖然肉體和心裡都很痛苦,但我想起主耶穌為了拯救我們這些有罪的人,被兵丁鞭打渾身上下都是傷,還活活地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就感覺我受的苦不算苦了,我信主跟隨主就得背起十字架走靈程道路。於是我的信心大增,心裡不害怕了,他們打在我身上也感覺不到疼。我堅定地回答他們:「人的生死在神的手中掌握,就是打死我也要信。」他們被氣得對我又是一陣拳打腳踢,打了大約一小時,打累了,休息一會又接著打。總共打了兩個多小時,打得我鼻青眼腫,眼冒金星,頭昏腦脹。後來所長來了,又把我帶到另一間房間,用軍棍在我的腿上狠勁地打,邊打邊罵說要整死我,這時我想起主的話:「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馬太福音5:10)「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馬太福音10:28)主的話使我剛強壯膽,我沒有畏懼他,生死是主說了算,不是他說了算。感謝主的保守,雖然我滿身都是傷,又被打了兩百多軍棍,但我的骨頭卻完好無損,看到主的作為後,我跟隨主的信心更加堅定了。因我始終不屈服於他們的淫威,最後無奈把我放回家。

   安:聽說後來你母親去世了,弟兄姊妹來給你母親送行時,政府的人又去你家了,你能談談詳細的過程嗎?

   張:好的,後來,我母親因被他們驚嚇過度導致病情加重而去世,六十多個弟兄姊妹來給我母親送行。到了晚上9點,我把遠處來的弟兄姊妹安排到附近的弟兄姊妹家裡住,等著第二天給母親下葬。弟兄姊妹剛走不久,突然從外面闖進來五十多人,我仔細一看是鄉鎮府,派出所,統戰部的。他們有的扛著攝像機,有的端著手槍,有的拿軍棍,有的拿電棍等等,還有許多不認識的人,各個氣勢洶洶,就像土匪一樣,衝到各個房間找人,把弟兄姊妹從房間裡連推帶搡趕出來,然後在房間裡到處翻,把我們的詩歌本和聖經全部裝進麻袋裡(有一百多本)。過了一會兒,沒想到他們聯合村民,把已經去休息的弟兄姊妹一個個找來站到院中間,把弟兄姊妹包裡面的手機、錢,還有幾部照相機以及聖經、詩歌本全部沒收,對在我家裡住的弟兄姊妹一頓拳打腳踢,又趕到院裡強行讓弟兄姊妹排成隊。他們五十多人把我們六十多人包圍起來,手裡掄著各種武器開始打人。還訓話:「是誰讓你們來的啊?長老是誰?講道人是誰?快站出來,政府有令,不許你們信神,要信就信共產黨,要知道共產黨是一黨專制,不允許信別的神,若不聽黨的話,就把你們全部打死……」我氣得渾身發抖,對他們說:「這些人都是我的弟兄姊妹,他們都是因著主耶穌的愛,自發來給我母親送葬的,請問你們誰無父母,誰無長輩,人心都是肉長的,你們……」不等我說完,他們圍上來對我拳打腳踢,把我往死裡打,其中一個用鐵皮手電筒狠勁地往我頭上砸,弟兄姊妹要來護我,他們就圍住弟兄姊妹亂打,最後他們把我連推帶搡弄進屋裡,逼問我:「誰是頭。」我不說,他們就像打沙袋一樣怎麼狠就怎麼打,打夠了、罵夠了,就把我推出屋子。有幾個弟兄靠近我悄悄地說:「感謝主!我們擔心你不會活著出來,今天他們來就是想摧垮我們,讓我們否認主的名,不管什麼時候,我們不能棄絕神哪……」弟兄的話讓我心裡很受鼓舞。此時,他們又大聲地吼道讓所有人都回家。我一看表都凌晨2點多了,晚上連一輛車都沒有,況且就算有車,弟兄姊妹身上的錢全部被搶走了也沒有錢坐車啊。這夥惡魔真是喪盡天良哪!一個姊妹剛說了句:「我們沒有錢,怎麼回去?」他們過去就給姊妹一巴掌,只要誰說話就打誰,還用電棍,軍棍把弟兄姊妹打出門,當時有十幾個弟兄姊妹,沒有走遠想送送我母親,就藏在山背後,他們發現了,就跟在弟兄姊妹後面,走了二里多路,不讓弟兄姊妹回頭。後來我得知,最遠的姊妹們走到天亮才到家,腳上全是泡。把弟兄姊妹趕走後,他們才撤走。

   金:你當時心裡一定很難受吧!能談談你當時的感受嗎?

   張:當時院裡就剩下我和在棺材中躺著的母親,我心裡如刀割一樣疼,我有些軟弱了,跌坐在地上,向主禱告說:「主啊,他們為什麼要這麼仇恨我們信神的人呢?我們到底做錯了什麼?孩子身量實在太小,遭遇這麼大的患難,快要承受不住了,求你憐憫孩子,賜給孩子剛強的心……」當時主給了我一句話:「世人若恨你們,你們知道(註:或作「該知道」)恨你們以先,已經恨我了。你們若屬世界,世界必愛屬自己的;只因你們不屬世界,乃是我從世界中揀選了你們,所以世界就恨你們。」(馬太福音15:18-19)主的話安慰了我憂傷的心,我明白了他們恨的不是我,他們是恨神,是神的仇敵,所以才對我們信神的人如此殘酷迫害。主從世界中揀選了我,這是多麼有福的事,我為何還要消極呢?這時,我心中的愁苦一下子消失了。到了第二天中午,那幫人又來了,他們又逼問我:「還信不信了?」我堅定地說:「信。」他們二話不說,將我圍住,劈頭蓋臉地又毒打一頓。還將我剩下的唯一一本聖經也撕毀,我心痛如刀絞,真想衝上去和他們拼了,因為這夥土匪沒有一點人性。最後,他們將我多年積蓄的大約兩千多斤糧食裝了一卡車,還有幾百斤油籽,聚會用的桌子、凳子,自行車、架子車、錄音機等所有的物品全部搶走,還把我家所有的門和窗戶全部拆下來,扔到車上運走,就連當天吃的菜和饅頭都全部拿走,真是趕盡殺絕。他們還將其他弟兄姊妹的糧食也拉走了,還逼著弟兄姊妹自己裝東西。最後我們一家人只能住在敞口子的房子裡忍飢受凍,每個寒冷的夜晚只能靠擠在一起互相取暖,其他弟兄姊妹的處境與我也差不多。

   安:那你們什麼都沒了,後來是怎麼生活的呢?

   張:我們用主的話互相勉勵著,沒有被政府的淫威嚇倒,主耶穌說:「你想烏鴉,也不種也不收,又沒有倉又沒有庫,神尚且養活他。你們比飛鳥是何等的貴重呢!」(路加福音12:24) 有主與我們同在,我相信主不會讓我們餓著的。後來,各處的弟兄姊妹施捨了面、油、米與各種日用品,晚上偷偷地給我們送來,幫助我們度過了那最艱難的日子。我們生活在主愛的大家庭裡,雖然肉體受了很多苦,但因著主的祝福,我心裡感到很溫暖。我不但沒有軟弱,反而信心更大了,願意背起十字架跟隨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