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精心设计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姜维平文集
·温家宝,请转告你的妈妈
·重新解读薄熙来的“十大新语”
·从廖亦武出境受阻谈起
·薄熙来有女家不安
·薄熙来夫人急流勇退了吗?
·中纪委忽然抄了重庆的老巢?
·重庆发生天灾,薄熙来在做什麽?
·中国作家对薄熙来应当保持警惕
·矿难不断的中国,滑向何处?
·薄家父子骗钱追记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们的孩子?
·杨佳,胡佳,哪个人佳?
·但愿高智晟很快将获准离境
·作协与记者,谁应当道歉?
·文强判死求生的路径在哪?
·亦谈薄熙来的“五子登科”
·面对孩子的遭遇,我们夜里怎能安眠?
·温家宝挂起了风向标?
·戳穿薄熙来“为穷人造房”的骗局
·薄熙来传
·《薄熙来传》之二
·姜维平自传《欲加之罪》即将出版/诗泰丽
·薄熙来其人(二)
·薄熙来其人(三)
·薄熙来其人(四)
·薄熙来其人(五)
·薄熙来其人(六)
·薄熙来其人(七)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一、二
·《文汇报》记者与中共高官——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三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四:哭天抹泪,真是省委书记二奶?
·《文汇报》内幕之五:张浚生与四家左报
·薄熙来大搞形象工程广受指责
·小乔受到冷遇和中国外交官挨打
·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姜维平: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六四,必须要打开的中国“死结”
·怀念一个死去的人:宋美香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薄熙来公开对抗李克强
·胡锦涛向加拿大应当学习什么?
·胡锦涛到访,加拿大发生了地震
·胡锦涛,请你建立反腐海外调查中心
·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多伦多骚乱使胡锦涛沾沾自喜吗?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
·邓朴方下重庆,薄熙来与其冰释前嫌?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精心设计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精微设计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姜维平
   从王健民案的演变过程可以看出,中国的文革并未真正结束,两年多前,正当香港资深媒体人士王健民,雄心勃勃地展望中国的未来,预测故乡因薄熙来倒台而走向政治开明和言论自由时,情绪相当高涨,他告诉我,自己要创办第三本杂志,而此前的两本是《新维月刊》与《脸谱》,都曾风靡一时,络阳纸贵,他取得了经济和社会效益双丰收,他常居深圳,而却在香港大展拳脚,因为新闻来源的可靠性,杂志越办越好,既不左也不右,自以为是中共可以怀柔的媒体,得天独厚,呼风唤雨,他是美籍港人,信心十足,又在《亚洲周刊》工作多年,常年往来深港而结交各方面朋友无数,只要不偏不倚认真地办杂志,既使不会受到官方重用,也不至于被抓捕和监禁。但近期,王健民在被关压了两年多之后,终于被判重刑:5年零3个月。一句话概括他的冤案,表面上,官方强加给他的罪名是“非法经营”,“行贿”和“串通投标罪”,但实际上,他是典型的“反革命集团罪”,和1966年的文革如出一辄。
   
   外加3个月是啥意思?

   
   有许多读者困惑不解,为何他根据警方的诱骗,辞退了由我推荐的维权律师李方平,做了最大的让步和妥协,写了悔过书,在法庭上讲了违心的话,怎么还是判了实刑,5年外加3个月?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没有特殊经历的人不懂,由于笔者完整地走过薄熙来精心设计的冤狱,沿着他划定的路线,方向,走完公检法司的全部程序,才真正地明白了,所有的冤狱受害者,必得在生不如死的看守所里,被羁押到最长限度,因为看守所最苦,而且不减刑,既使违心认罪,也耽搁减刑时间,仇恨嫌犯的权势者,为了最大限度地整死他人,就钻法律空子,尽可能地延长嫌犯在看守所关押的时间,这样就把王健民羁押了2年多,在我的感觉里,迫使第一次失去自由的人于希望,失望,绝望,再希望,再失望,再绝望的精神折磨循环的周期中屈服,是最残忍的一种酷刑,如同抓捕王健民和太太,一定要在“六一儿童节”之前,当着三个孩子的面进行一样,精心设计这一冤案的权势者,不知道具体是谁,但他和”薄骗子”一样,都是制造冤假错案的高手,是深入了解中共操控下的公检法司的大恶,是心狠手辣,阴险狡诈的坏蛋,他对王健民已经研究了很久,知道他的长处和软肋,他根据王健民的性格特点,用一把文革时造反派使用过的毒刀,杀死了王健民生命中最宝贵的5年零3个月。
   
   原本,专案组由于第一次提交检察院的起诉书,只有一个罪名,根本不够判刑,他们觉得不过瘾,又修改起诉书,第二次变更和增加新的罪名,才厚着脸皮,强拉硬扯地把王健民送进了监狱,这是彭真力促和建设中国司法体系之后仅见的奇案,他们嫌5年时间太短,还不够劲,再增加3个月。原来,中国的监狱有自己的规章制度,在一般情况下,由于周末都要劳改,犯人都是要减刑的,但此前,除了羁押在看守所不减外,入狱投劳的头3个月也不减刑,狱警要强送犯人进服刑学习班,这种更狠的另一种折磨人的酷刑不亲身经历过,不知道其五花八门的名堂有多么坏,头3个月,他们强迫每个人洗脑,向狱警行注目礼,交待与狱警往来的规矩,礼貌,强迫他们熟知和运用所谓“文明用语”,即,奴隶俗语,狱警叫“政府”,劳动叫“改造”,出狱叫“新生”,绝食叫“闹监”,等等,总之,把正常人变成奴隶,可见,增加3个月刑期,意味着被官方欺骗而认罪之后,一点没得到好处,希望自己认罪服法从轻处罚的的王健民,做满5年的实刑,还要延缓减刑3个月,可见,整他的权势者多么精明而残忍,不论他们讲得多么动听,都是一场骗局,如此应当明白,制造21世纪的中国文字狱的文革残渣余孽,是头顶长疮,脚底冒脓的大坏蛋。
   
   推倒薄熙来的功臣成囚徒
   
   我说王健民是推倒薄熙来的功臣之一,真的不为过,2012年,当谷开来杀人案引爆时,最早报道其杀人实情的是香港的《脸谱》杂志,而并非人人皆知的是,本人撰写的《薄熙来传》(部分章节)也最早刊发于王健民创办的刊物,阿博罗网站有文章说,我揭露薄熙来的文章先被何x拒发而转投王的《脸谱》,这是错误的,我的文章是首次投给香港《脸谱》的,是由其连载发表的,但因抄袭的文痞太多而只发表一部份而中止,总之,它是薄得意时,唯一的系统而全面地揭露其真面目的实录,但是,有关谷开来杀人的故事,我不知道,也不是其他媒体先提供的,而是王健民通过另外的途径得到而首先发布的,这一点有白纸黑字的刊物为证,如今已成为历史,确有章可循,也就是说,王健民是帮助党内一个派别,打倒另一派别的推手之一,按我自己的想象,他既然是功臣,理应得到厚待,但恰恰相反,最终,他什么好处也没得到,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相信,会被抓捕判刑,记得此前一周,我在网上读到有关高瑜的报道,立即通过电话奉劝他果断地撤回香港,我说,只要人不在内地,问题不太大,中国人常说,哥们,形势不好,跑吧!我就是这样和王健民说的,我告诉他,高瑜案不是孤立的,只要抓了她,就是传递一个强烈的信号,类似她的文人,不论站在哪一边,被什么派系所利用,包括王健民在内的书生,都要倒霉,这叫“火烧城门,殃及池鱼”,中国的政治体制就是如此。但王健民笑了,他调侃地说,维平啊,中国经历薄熙来案已经进步了,再不会搞文革了,你是“一年被蛇咬,10年怕草绳”呀,你现在回国都没事啊,说完,还哈哈大笑起来,至今笑声还回荡在我的耳边,因为他长我几岁,又学识渊博,品格高尚,对其言我半信半疑,故没有坚持自己正确的判断,我只是这样对他讲:共产党和你翻脸,只需要3分钟。
   
   共产党不讲情面
   
   本人至今依然是无党无派的文人书生,但这并不改变一个事实,过去在体制内的媒体混久了,对中共的各级官员了如指掌,虽然,中共与世界上所有政党一样,由一些理念一致或类似的人组成,其中不可一概而论,有左中右,有好人坏人,比如,胡耀邦,赵紫阳就是善人,李鹏,江泽民就是坏蛋,但总体上看,建政以来,共产党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杀了,管了,伤害了一批批人,历次政治运动都有“冤死鬼”,它积累的罪恶太多,使人对其很难恢复信任感,因此,共产党不讲情面,不仅老百姓这样认同,中共高官也自以为是。
   
   但在实际生活中,一个人如果不讲情,谁愿意与其交往呢?政党是由具体的人组成的,这伙人不重情义,抓捕了王健民,把他在“一国两制”的香港办刊物卖杂志的数量加起来,和在深圳有限定阅的区区书报费扯在一起,作为“非法经营”的标的额,追究其刑事责任,只能劲打官方的脸,告诉全世界的人:我是新的强权者,是不讲情义,翻脸不认人的家伙,其实,香港人人都知道中共嫡系的《大公报》,《文汇报》等,在内地广设办事处,记者站,他们无一不在“非法经营”,而且,大张旗鼓,为何共享一片天空,却有不一样的法律呢?奥秘是王健民的刊物是民办的,既有官方喜欢的文章,也有其不高兴的文稿,过去与其合作的人,包括提供独家消息的官员,成分非常复杂,既有这一派的,也有那一派的,当一些人企图利用他所主管的舆论阵地攻击政敌时,就好话说尽,一些不负责任的承诺就不绝如缕,王健民却深信不疑,当形势大变,更多的官员聚集在一个新的政治强人旗下时,一切都不算数了,王健民成为中共专制政权打击言论自由“一刀切”的牺牲品。他葬送的不仅仅是5年零3个月,而是一些知识分子对中共部分残留的信任感。这是令人悲哀的。
   
   上面与下面有何不同
   
   记得去年在香港小住一周光阴,曾有一个机会与刘达文兄倾心交流,当时桂民海的案子刚刚发生,我第一次从他那里得知,其妻在回乡探亲时被国安的人强制扣留问话,并文字留底,他百思不解的是,以前那些人对其比较友好,经常跨过罗湖桥,到杂志社作客,刘是一个包容而大度的文人,自然并不抵触这种私下的合作,但这回为何忽然翻脸呢?刘问我这是广东地方的擅自行为,还是中南海一声令下的统一行动,当时我也一头雾水。不知如何解读。
   
   如今不需要再怀疑什么,也不需要过度解释了,中共不论由谁作最高领导人,只要不想政改,就不会给国民自由地发表言论的好事,有时宽松一点,有时紧张一些,都因时而异,其本质都是专制的,中共不会允许香港的一家媒体在大陆讲他坏话的,他们治理这个国家需要暴力,也更需要谎言,对付王健民这样的人,只要政治上需要,就不在乎他是美籍港人,也不在乎他的知名度,更不在乎我的几篇小文章,假如我再敢进入香港,恐怕也是跑不了的,还是刘达文说得对:“你这次来港,低调得狠,时间也短,香港还没反应过来呢。总之,我知道,要抓我,不会顾及我曾是“打薄专业户”,因为中共已丢弃了薄熙来,我们没有利用价值了。王健民就是前车之鉴。
   棉花套似的反革命集团
   在文革运动中,红卫兵为了整人,而把一些没有内部联系的人强力打成反革命集团,其目地是造势,因为抓捕的人越多,越显得案子大,他们的成绩也大,结果冤枉了无数的好人,从一个胡风案就可以引出许多悲凉悲愤的故事,更可悲的是,经历过文革,自身也受害或家人父辈的人,一旦掌了权也仿造红卫兵的做法,大干一场,唯一的不同是,过去人家把牌子挂在他胸前,如今倒过来,他把“黑帽子”戴在像王健民这样的文人头上。其原因不能从某个人品行中去找,而得从政治体制里追寻。
   
   2014年5月30日,深圳的公安派人在下半夜闯入王健民家,抓走了他们全家,为何要当着未成年的小孩的面,惨忍地对待一个办杂志的书生,吓得孩子尿了一裤裆,那是因为文革的造反派的毒菌已深入权势者的心肝,非如此不足以泄愤,他们对王健民之类文人批评他们恨之入骨,欲残杀而后快;为何要不断扩大战果,把莴中校,刘海滨,以及王的岳父,太太等都抓捕或软禁,组成一个反革命集团,那是因为红卫兵的幽灵在体制里死灰复燃,要灭掉所有的与官媒不同的声音,制造一种如同文革盛行的“大海航行靠舵手”的主旋律。
   
   实际上,来到海外的文人都清楚,在香港办一本杂志,就是办一个谋生的小公司,既为了表达观点,也为了养家糊口,王健民的特长在于文化新闻产业的经营,办了公司,自然太太和其他亲友涉身其中,如此而已,凭什么也把王太判刑呢,他的杂志要用编采人员和撰稿人,要发薪水和稿费,自然,王健民要聘请莴中校这样的资深媒体人,因此,凭什么要抓捕莴呢,更不能顺理成章的是,连远在外省,只是投稿编版的刘海滨,也被羁押了两年多,甚至他的岳父都成了嫌犯,老婆徐中云的名字也进了判决书,这一牵强附会地整成的一个反革命集团,类似毛时代的组织罪,它越是壮大,越能显示统治者伟大强硬,不在乎它是“棉花套”,无实质内容,既便如此,还是不构判,就索兴把集团头子多加几个罪名,其他人跟着倒霉,这一起诉书提供律师后再变更追加的手法,为文革所未有,他是红卫兵精神的再发扬广大,与文革不同之处在于更狡猾,虚伪,卑鄙,文革时代整人不需要貌似合法的判决书,现在确有一种倒退的“进步”,中国还在文化大革命运动里挣扎,不知道何时再有真正的改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