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官员纷纷自杀,不和王岐山玩了]
姜维平文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官员纷纷自杀,不和王岐山玩了

   官员纷纷自杀,不和王歧山玩了
   
   姜维平
   记的小时候与邻居家的小朋友们过家家,有时因为某一件事或某一句话而闹矛盾,有的玩伴就火了,生气地说,我不和你玩了,扭头就走,于是,我就哭了。人家不和我玩,是一件头等大事,每个儿童都是非常在意的。我举这样一个例子,是表达我的心情,我想奉劝老王关注近期官员自杀潮的问题,先是广东省委副秘书长刘小华自杀,没过几天,6月26日,重要刊物,中共喉舌《求是》杂志的副主编朱铁志也自缢身亡,如果时间再往前推移,可以罗列很多案子,在谷歌上用鼠标一点,长长的一大串呢。无疑地,随着王歧山反腐“打老虎”的力度,广度,深度增加,中国掀起一股官员自杀潮,他们无一不是体制内的,也就是类似刘小华那样一批,曾经与老王一起玩的人,玩了很久,从基层玩到省市,有的玩到北京,现在,忽然自杀身亡,再也不和“党”玩了,此事五味杂陈,老王情何以堪?
   


   
   
   毫无疑问,自杀的官员大都存在贪污受贿的问题,一般都是在王歧山主导下的纪委巡视组找他交代犯罪事实时,利用回家反省的缓冲机会而断然自杀的,而选择的死亡方式大都为自缢,地点也在家里,这样比较简便,但留给亲友的却是无尽的伤痛。最令他们欣慰的是,过去所获得的财产全部保住了,因为还没进入司法程序,人一死,犯罪就中止了,追究的案子也拦腰斩断,家人应是经济上的受益者,如果真是贪官,聚敛钱财的目的也就达到了。试想,哪个官员贪污受贿不是为了家人呢,他们自己有公款吃喝和其它待遇,通常是不花钱的,但这一点,并不能成为人们漠视生命和鼓励或蔑视自杀的理由,与其抓捕更多的贪官,逼得他们前赴后继地自杀,不如加强制度建设,叫他们没有贪腐的条件,而超前地挽救他们的生命。
   
   
   
   是的,没有“神马”东西比人的生命更可贵,人在自由状态下,尤其是春风得意之时,不太有悟性,拿我来说,坐牢前每天事无巨细一手抓,从早忙到晚,有时连吃饭都是匆匆忙忙的,草率了事,而且觉得自身特别重要,不论对家庭妻小还是对同事,朋友,都感到自已了不起,但入狱以后才知道,地球离谁都一样转动,而且,人一死,再有权,有钱,有名,有势也等于零,“神马”都烟消云散了,被判刑是公权力杀死生命的一部份,与杀死全部没有本质的不同,只有囚禁状态才能使人感受生命和自由的联系,又由于家人亲友对自己看法的变化,而感悟自己的价值。总之,既可以看清自身,也可以洞悉他人。当然,是一种即将失去自由的恐惧感,夺走了刘小华与朱铁志的生命。
   
   
   
   他们不和王歧山玩了,自有一大堆理由,按照官场的规则,职位都是上级任命的,文革以前社会风气比较好,不讲请客送礼什么的,后来,渐渐兴起“走后门”之风,先是烟酒糖茶什么的,中国人传统上比较热情大方,礼尚往来也是“人之常情”,但愈演愈烈,变成行贿受贿的利益交换,什么都是钱说话,民风大坏。到了江泽民时代,党政军公检法,各个领域都是“金钱至上”,而在胡锦涛时代,更是“一切向钱看”,他是“弱主”,“老好人”,任由徐郭把军队也商品化了,这等于说,是制度缺乏监督,造成官场无官不贪的,先是给官员太多的权力,可以多收钱财,可以一呼百应,可以多玩女人,可以公款旅游,可以家人沾光,后是等一旦有事,又无情地被抛弃,过去是党的“掌上明珠”,现在是身败名裂的“倒霉蛋”。真是“旱就旱死,涝就涝死”了,他们如何承受得了?
   
   
   
   而且,官员与其他普通人嫌犯不一样,先是党内“双规”,一“规”就是无限期,没走司法程序呢,党内过去一起玩得火热的同僚,立即翻脸不认人,过去的上级下级,左邻右舍都不跟你玩了,纪委的人对你横眉怒目,使出无坚不摧的看家本领,逼你认罪,检举揭发,同事离你远去,如同遭遇瘟疫,总之,嫌犯由天上跌落到地下,由夏天一瞬间进入严冬,此间人的命运转换是没有过度的,像刘小华这样的,几个月前,还在离任湛江市委书记时,摆开夹道方阵,左右送行寒暄的同事不少,与其话别的人言辞感人至深,场面是依依不舍的,但如今,老王的下属发现他的经济问题,正在深入调查,一旦立案,立即人财两空,也许是对立面选择性执法,也许人家是一视同仁,反正“党”要和你翻脸没商量,它就得丢掉一些背囊,刘小华要去“垃圾场”,这意味着政治生命将完结,名利将尽失,家人亲友同事将受牵连,于是,思索再三,决定不和老王玩了。
   
   
   
   这是一个悲惨的一死百了的选择,假如专案此前深入调查,等证据确凿时再直接逮捕,可能他自杀的机会根本就没有,但党规没这么慎重和高效,以运动式的文革般的来势汹猛的模式反贪“打老虎”,企图不改变干部选拔任命使用的制度,必然造成扩大化的结局,为了政绩和凑数,或者出于官员内斗,也可能搞出冤假错案,因此,自杀的人里也有“冤死鬼”,更为荒唐的是,类似刘小华这样的,还在死后被任命为省委副秘书长,我想可能是,这样做为了安抚他的家人,稳定同僚的情绪,一是,人一死了,满可怜的,不论生前对其他人表现如何,观众总是同情大于憎恨;二是,死了的人不可再生,他带走了脑袋与嘴巴,也隐藏了线索和秘密,许多贪腐犯罪的“窝案”,“连案”就成了“无头案”,也就说,死一个人救了一大批人,这些人先听说刘副秘书长东窗事发,夜不能眠,这回睡到天亮也不醒,偷着乐呢。因此,不少人去参加遗体告别仪式,还冒出一个“初恋情人”的自白,写得挺感人,有可能得偏易卖乖。
   
   
   
   我想,老王实在太忙,不知道他知晓这些自杀的事儿不?我没有全盘否定反腐“打老虎”的意思,只是想提醒老王深思一个具有代表性的问题,死的贪官越多,就越能推动社会进步吗?老王应当掌握一个事实,可能最早就是我在海外网媒全力肯定他的,但现在我觉得运动扩大化有点走偏,如此众多的贪官一个接着一个地自杀,并非是小事,死亡是人生的悲剧,自杀更是一种绝望的方式,自杀群体好像在向他示威:这表明体制内的官员非常不稳定,由于中国各地官员权力太大,这严重影响他们的工作,怪不得经济搞不好呢,和他们不安心有关,你说搞一个地方工程造福百姓,想必会有投资,有项目,手里权力又较大,把生意给别人,有钱不赚心里不平衡,从企业家那里拿了钱又容易出事,你说,官场的掌权者怎么能心里不纠结,如何有干劲与情绪去奋力工作呢?
   
   
   
   这就产生一个消化腐败存量的问题,由于过去的放纵和鼓励,江泽民和胡锦涛包容了各级无数的贪官污吏,积累了很多案件,如果都追究是不可能的,这又产生一个选择性反贪的问题,实际上有很多案子带有权斗的色彩,比如朱铁志,他因令计划而受到贪腐的调查,也就是说,现在被整肃的官员要具备两个条件才出事,一是有经济犯罪的嫌疑,二是站队站错了,那么其他的人呢,只能说是运气好了,而下一次人事更迭不知何时发生,但有一点是共认的:运气好的人,下一次就可能倒霉。所以,在位的官员“身在曹营心在汉”,大都成为“裸官”或是“双面人”,与其任由不信任感和不安全感泛滥,不如变革干部选拔制度:由上级任命变为群众选举。
   
   
   
   那么,对待以前因制度不健全出现的“腐败呆账”,就一笔勾消算了。列出改革的时间表和路线图,通过全国人大做出公告,某年某月以前的贪腐既往不咎,而以后官员必须民选,贿选必得追究,任期必得有限,而且此前公布财产,接受群众监督,“双规”要取消,司法要独立,公检法司不能有党派领导,犯法必须公审,抓人一定慎重,这样一样,有强力制约就少了贪腐,救了官员,自杀的人就少了。不论有权和没权的,有钱和没钱的人,都一律平等,大家都爱惜生命,互相帮助,共同发展,岂不乐哉?可是,在一个专制大国进行改革,风险比较大,搞得不好,把自己的命“玩”进去,但我认为,用自己的生命之光可以照亮历史的进程,可以解救无数人,这一壮举是值得的,老王应当这样想,你不和我玩,我偏要玩,但像现在这样“小玩”没意思,只能玩出“小鬼”缠身,而玩点“政治改革”的像人家蒋经国那样的事,才叫惊天动地,青史留名呢。
   
   
   
   2016年8月27日于大瀑布。
   
   
(2016/09/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