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官员纷纷自杀,不和王岐山玩了]
姜维平文集
·由谷开来想到袁宝璟
·李剑铭打压民企有绝招
·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
·李俊惊呆了,讨薪民工砸乱食堂
·黄奇帆的厚脸皮与薄熙来的幽灵
·薄熙来为什么不惩处雷政富?
·谁封杀了我在新浪网的博客
·彭佩瑶的叹息与曾智强的眼泪
·李克强下基层,百姓的话语好辛酸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习近平今昔二三事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李俊起诉重庆公安局沙坪坝分局
·李克强在辽宁
·局长流眼泪,真的没出息
·起诉公安局,李俊开什么玩笑
·平反冤案 重庆庸官踢皮球
·罗淙透露重庆监狱黑幕
·城管掐女商贩 给胡春华丢脸
·黄奇帆含沙射影为薄熙来叫屈
·李克强口若悬河,反腐有多少“干货”?
·薄熙来与“跳楼哥”
·“两会”前后重庆众官相
·软禁中的薄熙来
·监狱里有多少窦娥冤?
·聂树斌案难在何处?
·辽大校友任北大校长,我进一言
·应当立即拘捕聂海芬
·薄谷蹦得太欢,自己跳进锅里
·黄奇帆挂羊头卖狗肉
·欺人太甚的永州蛇
·谎言与偏见
·薄熙来检举揭发大老虎
·李剑铭暗斗民企,李俊背水一战
·女神探谎言的破灭
·习近平坐出租,重庆却抓司机
·雅安地震,王东明面临严峻考验
·老常《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是抄袭之作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黄奇帆最后的疯狂
·浙江高院何以闪烁其辞?
·彭佩瑶说,她的眼泪哭干了
·孙政才关照,李俊企业起死回生
·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姜维平声明:安玛张冠李戴
·《重庆日报》为李俊恢复名誉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官员纷纷自杀,不和王岐山玩了

   官员纷纷自杀,不和王歧山玩了
   
   姜维平
   记的小时候与邻居家的小朋友们过家家,有时因为某一件事或某一句话而闹矛盾,有的玩伴就火了,生气地说,我不和你玩了,扭头就走,于是,我就哭了。人家不和我玩,是一件头等大事,每个儿童都是非常在意的。我举这样一个例子,是表达我的心情,我想奉劝老王关注近期官员自杀潮的问题,先是广东省委副秘书长刘小华自杀,没过几天,6月26日,重要刊物,中共喉舌《求是》杂志的副主编朱铁志也自缢身亡,如果时间再往前推移,可以罗列很多案子,在谷歌上用鼠标一点,长长的一大串呢。无疑地,随着王歧山反腐“打老虎”的力度,广度,深度增加,中国掀起一股官员自杀潮,他们无一不是体制内的,也就是类似刘小华那样一批,曾经与老王一起玩的人,玩了很久,从基层玩到省市,有的玩到北京,现在,忽然自杀身亡,再也不和“党”玩了,此事五味杂陈,老王情何以堪?
   


   
   
   毫无疑问,自杀的官员大都存在贪污受贿的问题,一般都是在王歧山主导下的纪委巡视组找他交代犯罪事实时,利用回家反省的缓冲机会而断然自杀的,而选择的死亡方式大都为自缢,地点也在家里,这样比较简便,但留给亲友的却是无尽的伤痛。最令他们欣慰的是,过去所获得的财产全部保住了,因为还没进入司法程序,人一死,犯罪就中止了,追究的案子也拦腰斩断,家人应是经济上的受益者,如果真是贪官,聚敛钱财的目的也就达到了。试想,哪个官员贪污受贿不是为了家人呢,他们自己有公款吃喝和其它待遇,通常是不花钱的,但这一点,并不能成为人们漠视生命和鼓励或蔑视自杀的理由,与其抓捕更多的贪官,逼得他们前赴后继地自杀,不如加强制度建设,叫他们没有贪腐的条件,而超前地挽救他们的生命。
   
   
   
   是的,没有“神马”东西比人的生命更可贵,人在自由状态下,尤其是春风得意之时,不太有悟性,拿我来说,坐牢前每天事无巨细一手抓,从早忙到晚,有时连吃饭都是匆匆忙忙的,草率了事,而且觉得自身特别重要,不论对家庭妻小还是对同事,朋友,都感到自已了不起,但入狱以后才知道,地球离谁都一样转动,而且,人一死,再有权,有钱,有名,有势也等于零,“神马”都烟消云散了,被判刑是公权力杀死生命的一部份,与杀死全部没有本质的不同,只有囚禁状态才能使人感受生命和自由的联系,又由于家人亲友对自己看法的变化,而感悟自己的价值。总之,既可以看清自身,也可以洞悉他人。当然,是一种即将失去自由的恐惧感,夺走了刘小华与朱铁志的生命。
   
   
   
   他们不和王歧山玩了,自有一大堆理由,按照官场的规则,职位都是上级任命的,文革以前社会风气比较好,不讲请客送礼什么的,后来,渐渐兴起“走后门”之风,先是烟酒糖茶什么的,中国人传统上比较热情大方,礼尚往来也是“人之常情”,但愈演愈烈,变成行贿受贿的利益交换,什么都是钱说话,民风大坏。到了江泽民时代,党政军公检法,各个领域都是“金钱至上”,而在胡锦涛时代,更是“一切向钱看”,他是“弱主”,“老好人”,任由徐郭把军队也商品化了,这等于说,是制度缺乏监督,造成官场无官不贪的,先是给官员太多的权力,可以多收钱财,可以一呼百应,可以多玩女人,可以公款旅游,可以家人沾光,后是等一旦有事,又无情地被抛弃,过去是党的“掌上明珠”,现在是身败名裂的“倒霉蛋”。真是“旱就旱死,涝就涝死”了,他们如何承受得了?
   
   
   
   而且,官员与其他普通人嫌犯不一样,先是党内“双规”,一“规”就是无限期,没走司法程序呢,党内过去一起玩得火热的同僚,立即翻脸不认人,过去的上级下级,左邻右舍都不跟你玩了,纪委的人对你横眉怒目,使出无坚不摧的看家本领,逼你认罪,检举揭发,同事离你远去,如同遭遇瘟疫,总之,嫌犯由天上跌落到地下,由夏天一瞬间进入严冬,此间人的命运转换是没有过度的,像刘小华这样的,几个月前,还在离任湛江市委书记时,摆开夹道方阵,左右送行寒暄的同事不少,与其话别的人言辞感人至深,场面是依依不舍的,但如今,老王的下属发现他的经济问题,正在深入调查,一旦立案,立即人财两空,也许是对立面选择性执法,也许人家是一视同仁,反正“党”要和你翻脸没商量,它就得丢掉一些背囊,刘小华要去“垃圾场”,这意味着政治生命将完结,名利将尽失,家人亲友同事将受牵连,于是,思索再三,决定不和老王玩了。
   
   
   
   这是一个悲惨的一死百了的选择,假如专案此前深入调查,等证据确凿时再直接逮捕,可能他自杀的机会根本就没有,但党规没这么慎重和高效,以运动式的文革般的来势汹猛的模式反贪“打老虎”,企图不改变干部选拔任命使用的制度,必然造成扩大化的结局,为了政绩和凑数,或者出于官员内斗,也可能搞出冤假错案,因此,自杀的人里也有“冤死鬼”,更为荒唐的是,类似刘小华这样的,还在死后被任命为省委副秘书长,我想可能是,这样做为了安抚他的家人,稳定同僚的情绪,一是,人一死了,满可怜的,不论生前对其他人表现如何,观众总是同情大于憎恨;二是,死了的人不可再生,他带走了脑袋与嘴巴,也隐藏了线索和秘密,许多贪腐犯罪的“窝案”,“连案”就成了“无头案”,也就说,死一个人救了一大批人,这些人先听说刘副秘书长东窗事发,夜不能眠,这回睡到天亮也不醒,偷着乐呢。因此,不少人去参加遗体告别仪式,还冒出一个“初恋情人”的自白,写得挺感人,有可能得偏易卖乖。
   
   
   
   我想,老王实在太忙,不知道他知晓这些自杀的事儿不?我没有全盘否定反腐“打老虎”的意思,只是想提醒老王深思一个具有代表性的问题,死的贪官越多,就越能推动社会进步吗?老王应当掌握一个事实,可能最早就是我在海外网媒全力肯定他的,但现在我觉得运动扩大化有点走偏,如此众多的贪官一个接着一个地自杀,并非是小事,死亡是人生的悲剧,自杀更是一种绝望的方式,自杀群体好像在向他示威:这表明体制内的官员非常不稳定,由于中国各地官员权力太大,这严重影响他们的工作,怪不得经济搞不好呢,和他们不安心有关,你说搞一个地方工程造福百姓,想必会有投资,有项目,手里权力又较大,把生意给别人,有钱不赚心里不平衡,从企业家那里拿了钱又容易出事,你说,官场的掌权者怎么能心里不纠结,如何有干劲与情绪去奋力工作呢?
   
   
   
   这就产生一个消化腐败存量的问题,由于过去的放纵和鼓励,江泽民和胡锦涛包容了各级无数的贪官污吏,积累了很多案件,如果都追究是不可能的,这又产生一个选择性反贪的问题,实际上有很多案子带有权斗的色彩,比如朱铁志,他因令计划而受到贪腐的调查,也就是说,现在被整肃的官员要具备两个条件才出事,一是有经济犯罪的嫌疑,二是站队站错了,那么其他的人呢,只能说是运气好了,而下一次人事更迭不知何时发生,但有一点是共认的:运气好的人,下一次就可能倒霉。所以,在位的官员“身在曹营心在汉”,大都成为“裸官”或是“双面人”,与其任由不信任感和不安全感泛滥,不如变革干部选拔制度:由上级任命变为群众选举。
   
   
   
   那么,对待以前因制度不健全出现的“腐败呆账”,就一笔勾消算了。列出改革的时间表和路线图,通过全国人大做出公告,某年某月以前的贪腐既往不咎,而以后官员必须民选,贿选必得追究,任期必得有限,而且此前公布财产,接受群众监督,“双规”要取消,司法要独立,公检法司不能有党派领导,犯法必须公审,抓人一定慎重,这样一样,有强力制约就少了贪腐,救了官员,自杀的人就少了。不论有权和没权的,有钱和没钱的人,都一律平等,大家都爱惜生命,互相帮助,共同发展,岂不乐哉?可是,在一个专制大国进行改革,风险比较大,搞得不好,把自己的命“玩”进去,但我认为,用自己的生命之光可以照亮历史的进程,可以解救无数人,这一壮举是值得的,老王应当这样想,你不和我玩,我偏要玩,但像现在这样“小玩”没意思,只能玩出“小鬼”缠身,而玩点“政治改革”的像人家蒋经国那样的事,才叫惊天动地,青史留名呢。
   
   
   
   2016年8月27日于大瀑布。
   
   
(2016/09/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