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史海】血腥土改运动中 地主女眷的悲惨人生]
九剑博客
·【夏小强】给胡锡进上课:为何中共倒了中国不会乱
·江泽民试图再次发动政变
·江泽民集团策划在昆明等5城市发动恐袭
·武警现场被击毙 致其他4城市血腥杀戮流产
·昆明特大血案内幕再现13年前天安门世纪伪案真相
·【独家】江派策划昆明和香港血案 武警上阵杀戮
·坚持真理,需要智慧和勇气
·只有解体中共大陆人才有希望
·病房里强行开庭 通化610和公检法陷害许英杰
·谁在斗中狂,必在斗中亡
·江泽民为什么镇压法轮功?
·我的生命之路(上篇)
·我的生命之路(下篇)
·在中国大陆,谁是仇恨的制造者与宣传者?
·江泽民对一特务组织的密令从来不敢落款
·用鲜血与生命照亮黑暗
·【历史今日】法轮功创始人获自由之家“团体宗教自由奖”
·江家帮头子们念的哪门迷信经?
·江泽民赤膊上阵 对一组织下密令
·“九字吉言”说与君
·独家:曝隐藏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里惊天秘密
·美加旅游 大陆教师学生集体“三退”
·联合国会议 加政府关注中共强摘器官
·首次!政府代表在联合国提出中共强摘器官
·高官99年北京打横幅抗议 姓名身份吓坏警察
·法轮功禁止自杀 中共喉舌指鹿为马
·才女画家广州〝被失踪〞 狱中日记流出 遭残忍灌食
·【新闻周刊】中共活摘器官 国际聚焦谴责
·中共保党压倒一切 江泽民集团还将制造系列恐怖活动
·从历史的教训看中共必然灭亡
·中共利用法轮功学员做活体药物试验迫害(一)
·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曝光 国际大事记(一)
·中共活摘器官罪曝光 国际大事记 (二)
·中共活摘器官罪曝光 国际大事记(三)
·中南海5次秘密协议出炉与破产内幕.
·公诉人罗织罪名诬陷张晓丽 律师:法盲陷害良善
·中共邪教不仅破坏法律实施,而且肆意践踏法律
·揭密曾庆红儿子和媳妇——曾伟夫妇暴富轨迹
·当法律和良知冲突时,你的选择是什么?
·时尚和实惠
·中共最牛检察官火了:这是法庭 不是讲法律的地方
·【网闻】太行山老乡们曝“地雷战”真相
·台湾反服贸抗争实质 专家:恐共拒共抗共的大爆发
·丑恶历史无法逆转 江泽民加速中共向红朝末日狂奔
·致中国大陆现政权各级当权者及政法干警的劝善信
·给石家庄公检法系统警官母亲的一封信
·四律师挑战黑监狱被抓声援律师团现场绝食抗议
·葡萄牙播《红色制度下的法轮功》纪实片引震撼
·律师团第二天继续绝食抗争黑龙江警方夜里一度抓人
·四位律师及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引各界关注
·谢文飞:已是末世颠狂悲剧每天上演心悲哭滴血
·【任重】连辩护律师一起抓的国家有法律吗?
·【禁闻】中共为何突然禁止私自给外国人移植器官
·【禁闻】黑监狱抗争6律师绝食当局再抓声援者
·【禁闻】这事闹大了律师联署援助建三江被拘律师
·公民赶赴建三江声援被扣律师警察截堵打人
·【禁闻】亲历洗脑班受害者揭建三江黑监狱内幕
·【禁闻】建三江闹大了滕彪:2014律师界该破题了!
·如何识别大陆五毛网评员常用的10条跟帖曝光
·声援被拘律师被指涉政治前线勇士全被抓
·中共当局步步紧逼维权律师出路在哪里?
·声援团成员失踪建三江戒严中共要动手?
·律协下令维稳建三江狱中律师堪忧
·正告建三江绑架案作恶者:审视你自身的处境
·一样是法庭判决大不同
·认清邪党的谎言选择美好的未来
·触碰法轮功问题大陆律师征集不怕死的到建三江
·中国律师惊人誓言:安排好后事去建三江
·黑龙江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生命垂危拒保外
·加律师团体联合国谴责中共活摘、迫害律师
·开枪镇压!茂名网友急传警方施暴影片
·建三江恶警拘打律师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命危
·【石涛评述】中国跌入最黑暗的时代
·追查国际:建三江为中共废劳教后的标志事件
·最新消息:周案涉资产已破万亿500多人被扣查
·建三江事件“公告”令民间前赴后继前往抗争
·法轮功人权律师团要求习近平撤办建三江事件责任人
·大陆万人签名反活摘吁彻查周永康罪行
·【独家】前中共政治局常委罗干南美秘密建武装庄园
·意大利第二大报:中共活摘器官是恶魔行为
·建三江公安通告被当事律师揭穿造假
·茂名血案出动特警江泽民集团在背后撑腰
·茂名屠杀是昆明血案的政治延续官方有两个声音
·【九天剑】:见过智障,没见过障成这模样的
·江泽民公开干政茂名血案升级七大军区军头挺习
·谢阳律师:来自建三江的报告
·【任重】从建三江案看中共陷害律师的阴险毒招
·默克尔赠习近平中国地图新华社掉包造假
·焦裕禄当过日本伪军?被曝6子女“全吃皇粮”
·茂名两年轻人被活活打死警察拖尸走照片曝光(组图)
·阻止声援建三江司法局打压律师
·【今日点击】〝建三江事件里面一定有诈〞
·建三江前线律师怒斥当局:无法无天亘古难见
·中共流氓打手混入茂名抗议人群被揭穿(组图)
·茂名记者会被揭演戏目击者称十多死二十余失踪
·三退日破10万人创新高民愿显天意“中共亡”
·民间高人四个字预言中共命数正在应验
·人身安全受威胁建三江律师发紧急声明
·建三江前线告急中共下令暴力清场
·特殊嗜好毛泽东特爱看这种片
·唐吉田遭黑头套吊铐毒打警威胁“肾摘掉、挖坑埋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史海】血腥土改运动中 地主女眷的悲惨人生

   【大纪元2016年09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杨一帆综合报导)土地改革是中共建政后发动的一场暴力血腥运动。有亲历者回忆土改期间的经历称,地主女眷有的被活活打死,有的忍受不了残酷的斗争自杀身亡等。
   
   
   在中共土改过去六十多年后,四川成都人陶渭熊撰文回忆那段惨痛的经历称,“下面讲述的几个故事,是土改运动中我的亲闻亲见,就发生在我的同村或邻村。”
   


   1948年夏天,成都市水上警察局局长石克坚带着年轻美貌的妻子沈应伦和两个儿子回乡留守祖业。沈应伦是知识女性,对人热情随和,非常友善,受到乡亲赞誉。
   
   虽然1949年石克坚“起义”,但后来仍被中共逮捕。沈应伦带着两个儿子到县城一所小学教书。
   
   1951年4月,她被两个背毛瑟枪的联防队员押回老家接受斗争,并要她交出金银财宝。当时她家所有财物都被农会洗劫一空。
   
   第二天,她被农会揪到斗争会场,先是震耳欲聋声嘶力竭的口号“坚决斗倒地主沈应伦!”“沈应伦必须把隐藏的金银财宝交出来!”沈应伦解释,按政策规定要在地主家生活三年以上才划为地主,她1948年才回乡,到49年“解放”才一年多,她不是地主。另外,去年她已经把家里所有财产交给了农会。
   
   但被中共邪恶的阶级斗争学说挑动起仇恨的农民们不听她的辩解,用粗野下流话辱骂、恐吓她。一群人推搡她,搧她耳光,摸她脸……沈应伦大声地反抗:“流氓,无耻……。”
   
   于是雨点般的拳打、脚踢以及竹棍、木棒、柴块落在她身上……,她被当场打翻在地,挣扎著,呻吟著……直到口吐鲜血不再动弹,当晚去世。
   
   在离沈应伦家百米之处,有一户地主周寒宗,他曾当过小学校长,于是有了地主加反革命的双重身份。从清匪反霸起周寒宗就被逮捕,后判重刑。
   
   土改时挨斗的恶运就落到他老母和妻子身上。其老母是个60多岁的小脚女人,站在15公分宽的高板凳上被斗争,摇摇晃晃战战兢兢,摔下来跌伤了腿脚,就被按著头跪在石板上斗争。她受不了这样的折磨,又交不出金银财宝,上吊自杀。
   
   接着就斗周寒宗的妻子,她被捆着斗,跪在瓦碴上斗,扯头发斗,扇耳光斗……她也不能忍受了,又上吊了!短短一个月之内,婆媳俩被斗、被逼上吊自杀!
   
   在另一个村子里,地主曹志廉和其二儿、三儿同一天被杀。此后,挨斗争的命运就落到了曹二嫂、曹三嫂和还没有出嫁的曹三姑身上。
   
   她们被抓到乡公所关押,在温度接近40度的大热天,农会强迫她们只穿内衣内裤坐在石板上烙屁股。她们头顶烈日,汗如雨下,几乎中暑昏死。后来屁股上长满毒疮,溃烂化脓经久不愈。
   
   曹三姑被捆绑、吊打、跪瓦碴、扯头发、晒太阳、烙屁股、淋雨雪……1952年还被判刑,关押15年之后才被释放,回家不到一年就含恨去世。
   
   作者称,像这样被斗挨整的妇女,还可举出很多,还有女子被强奸等等。这是农民的疯狂,还是政府的残暴?
   
   1949年中共建政以后,在全国发动的第一场运动就是土地改革运动,运动从1950年冬季开始,到1953年结束。
   
   中共暴力土改:“村村流血, 户户斗争”
   
   美国之音2007年10月26日发表《1949之后:中共土改何以要杀人?》一文。文章称, 中共完全可以通过和平手段达到分田地、“均贫富”的目的,但是中共弃而不用,其原因只能是中共希望借助土改达到另外的目的。
   
   1956年9月,中共副主席刘少奇在中共第八届全国代表大会上做政治报告中说,用彻底发动农民群众的方法,经过农民自己的斗争,完成了土改这一任务。
   
   文章称,刘少奇会上相关的话显示,土改并不是分田地和均贫富,而是农民跟党走和打击地主富农。当年一中共官员说:“土改是一场阶级斗争。”
   
   于是一场本来可以和平进行的土改成了一场流血的土改。中共先为农民设定了阶级敌人的数量。1948年,中共规定“将土改中的打击面规定在农民总户数的8%、农民总人口10%”。以当年3亿农民参加土改计算,土改中要打出3,000多万个阶级敌人。
   
   广东海洋大学一位教师对苏南土改的调查发现,苏南2,742个乡中,有200多个发生了乱斗乱打。据当时中共苏南区农村工作委员会的原始记录,一共有218个人被打、被吊、被迫下跪或者被剥光衣服。
   
   各种调查显示,当年土改工作队的干部普遍存在鼓励农民打人的情况。土改队干部亲自上阵打人的情况也并不少见。
   
   前新华社社长穆青1950年6月2日在《内部参考》中报导说,河南土改运动中一个多月即发生逼死人命案件40余起。兰封县瓜营区在20天里逼死7个人。
   
   广东省省委书记处书记古大存在东江地区调查以后报告说,乱打乱吊发展得很普遍,自杀现象很严重。干部有宁左勿右思想:“打死地主100、死不了一个贫雇农,就不要紧。”
   
   前广东省副省长杨立在《带刺的红玫瑰–古大存沉冤录》一书中透露,1953年春季,广东省西部地区的土改中有1,156人自杀。当时广东省流行的口号是:“村村流血,户户斗争。”
   
   据有关专家保守估计,当年土改杀死了200万“地主分子”。一位美国学者估计有多达450万人在土改中死亡。
   
   而土改时农民瓜分了地主、富农的土地,中共随即又通过互助组、合作社将农民的土地收走。
   
   时事评论家陈破空说,农民因此受了中共双重欺骗。“第一次是被分地;第二次是被收地;最后变得是两手空空,一无所有。”
   
   责任编辑:孙芸
   本文转载网址:http://cn.epochtimes.com/gb/16/9/4/n8267107.htm
(2016/09/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