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孔府微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续)
·大人的风范
·法家:有法无礼,有术无道
·横渠四句略解
·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不认同是你的自由,不苟同是我的原则---答客难
·要说真话,更要说真理---兼提醒汤一介先生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质疑汤一介先生
·儒家的隐(外一篇)
·孝道论
·只有仁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回首生平堪自笑,轻浮炫耀杂粗豪
·国学大师的标准
·我看陈光标---兼论爱有差等与德有阴阳
·提醒基督徒:撒谎可耻,知错要改
·文化共识的重要性
·最不可造的业,最不可恕的罪
·禽兽是怎样炼成的?---国家虽在,天下已亡!
·儒门罪人冯友兰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家特色的爱和“中国特色”的外援
·圣贤与盗贼
·微言二首
·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关于冯友兰
·千古罪人,实至名归
·简答洪哲胜先生(东海随笔二则)
·虎变、豹变与革面(随笔六则)
·欢迎“你”靠拢,不可“我”动摇
·不信狂澜挽不回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不识“性”的王国维
·感恩孔孟,报恩孔孟
·尊孔尊马两重天----尊马群体的特征
·如果孔孟成了领导人(外三篇)
·踏遍天涯返故乡----简答网民问(外四篇)
·东海微言集
·惟游言之务去,惟真言之必发
·打倒孔家店,迎来马家帮---兼论任繼愈
·谁适应谁?
·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争夸茉莉好,谁识暗香奇
·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秦始皇统一中国有罪
·广大网友和儒友注意
·杀一人而救天下可以吗?
·反华派把持了中国
·菩萨心肠与霹雳手段(外二篇)
·现实倘背道而驰,儒者当脱离现实(外二篇)
·最终倒霉的是谁?
·失言的后果
·伐不义厥功至伟,曾国藩瑕不掩瑜
·自由派没有前途
·打倒一切反儒派
·东海微言集(四)
·智慧的重要---智勇双高始仁者
·人靠不靠得住?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坏?(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的圆满
·物则堂:历史上的儒家政治实践(东海附言)
·伪善与真恶---兼论唐太宗、宋太宗与毛太祖
·认贼作父与以父为贼(东海随笔,外一篇)
·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
·东海微言集(五)
·王道杂论
·死还是不死,是一个问题
·儒家的孤独---自由派排斥儒家探因
·东海随笔:关于苏联解体和项羽失败(外一篇)
·东海微言集(六)
·错看正剧为闹剧,误演喜剧成惨剧---中国百年大悲剧
·期盼中国统一,反对统一台湾
·药家鑫也是受害者(东海随笔外一篇)
·反儒势力难成大气候,儒家中国才是大中华
·百日闹剧惊天下,赔了脸面又丧心---儒门中人也需要反省
·别被管子误导了
·非我文化,其心必异---异端批判
· 马家道德批判
·东海随笔:流俗毁誉靠不住(外一篇)
·恩赐民主并非不可能
·东海微言集(七)
·东海微言集(七)
·政府聚敛成要务,官员贪盗更寻常
·儒者当自重
·对夷狄也要讲信义
·东海微言集(8)
·非同一般的文章
·甘棠文化召公魂
·甘棠文化召公魂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东海微言集(9)
·论马克思主义
·支持茅于轼,清算毛泽东
·乱臣贼子如予何?----圣贤的自信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转载)秋风:中华民族又一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关于道德与位禄名寿及容貌之关系
·儒家政治观与中国政治生态略谈
·中纪委的狡辩---关于官员财产公示制度
·天下有大勇---与东海儒友共勉
·爱人当以德,助恶即犯罪
·乡愿固可耻,轻狂亦堪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孔府微论

    孔府微论

   不少人对孔府说三道四,或者指孔府骂儒家,兹特说明三点:一、代表儒家义理的是圣经,代表儒家道统的是圣贤。孔府只能代表孔家,不能代表儒家;二、儒家的首要责任是维护中华道统,孔府的首要责任是延续孔子血统;三、历代王朝都有必要尊重孔府,孔府没有必要效忠任何王朝。

   对孔府不宜苛责更不能侮辱。孔子作为大成至圣先师和中华文化最大宗师,对中华文明和中华民族的贡献恩泽无与伦比。孔子后裔是孔子血脉的延续和孔家血统的代表,值得人们千秋万代礼敬。不仅儒家,不仅汉族,所有民族所有人类都应给予孔府一定的尊重。2016-9-22

   以下是2011年以来涉及孔府的微博,特集附于此,进一步表明一个儒者的态度。

   孔府成为中华第一家,是因为孔子德泽绵长,后人因尊孔尊儒而爱屋及乌。对孔府持之以恒、千古不移的尊重,充分体现了国人的感恩之情。不过,衍圣公继承的是孔子的血统而非儒家道统,只能代表孔府,不能代表孔子和儒家,不能称为“儒家文化的最高代表人物”。

   历代孔府的表现参差不齐,孔子后裔的品行因人而异。他们的言行是否合乎孔学,何处偏离,是否违背,只有儒家才能正确论断,一般人没有批判的资格。例如,有人责难:“自汉以降,曲阜孔府换了多少主子,是不是忠臣不事二主?”这样的批判只暴露了批判者的无知无畏。民贵君轻,忠民忠国重于忠君。只有忠于民和国的君才是值得效忠和尽忠的。“忠臣不事二主”非圣经和圣人之言。

   儒式家天下君主制,君相贤明,法度严明,是可以代表中华的。但若君昏臣奸,礼崩乐坏,政治腐败,又不能改良更新,那就会丧失代表性,退为一家一姓小朝廷了,如宋末元末明末时。要求孔府为某个一家一姓的小朝廷比如宋末时为宋廷殉葬、明末时为明廷尽忠,于情于理都不合。

   明末清初,孔子第六十五代孙孔胤植投清,不少人、尤其是汉族主义者因此攻击孔府为汉奸。殊不知,孔府本无忠明、抗清之责,投清亦无可厚非。当时几股政军势力中,李闯贼性大发民心丧尽,亡局已定;残明民心早丧天命早绝,大势已去。唯独满清,相对有为,又能尊儒,收拾残局,舍之其谁。如果孔府尽忠残明或选择闯贼,那才是不负责任和令人遗憾的。

   习总考察孔府,表示要仔细看看《孔子家语通解》《论语诠解》两本书。一些知识分子忧心忡忡。对于宦官群体来说,领导人学儒最可怕。唐朝宦官大头子仇士良告诫:“天子不可令闲暇,暇必观书,见儒臣,则又纳谏,智深虑远,减玩好,省游幸,吾属恩且薄而权轻矣。”

   习总如果仔细读了论语和家语,读进去了,那就不得了,那就会践行仁道,重用正人,遵循民本原则,致力于建设良制和维护民权,贪官恶吏的好日子就彻底到头了,马邦知识群体无知无畏、自欺欺人的真面目也将暴露无遗。啊呀呀,那可怎么得了。当务之急是反儒并反对和阻止习总学儒!

   其实反儒派没必要如丧考妣,一些儒友兴高采烈认为儒家的春天马上要来,也过度乐观了。要真正“把孔子搬出来,把儒家文化搬出来”,还任重而道远。

   《孔府往事》将在多伦多全球首播,大好事,只是感觉有点怪怪的。中国美好正确的东西,往往要要让西人优先享受或欣赏,以获得西人的肯定为荣,连一部大型纪录片都要让西人先睹为快。仿佛中国人只配享用各种假冒伪劣毒产品及食品似的。

   又是一出闹剧:2015年孔子和平奖颁发给在位28年的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这个孔子和平奖与和平、与孔子、与儒家都毫无关系,是对孔子的恶意利用、恶性消费和恶毒侮辱。儒家和孔府可以保留追责的权利!

   有学者深情呼吁“再给执政党一个机会”。东海倒是希望执政党能给儒家一个机会,不要再以马压儒、防儒之口和以儒为敌,不要再霸占孔府和各地儒家庙产做摇钱树,不要再利用孔子招牌干一些很不儒家的勾当。这是给人民给中国也是给执政党自己一个机会。(2011—2016)余东海

(2016/09/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