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辟毛微言小集]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眼看世之一八八:天下第一骂
·枭眼看世之一五三:向尉健行同志进一言
·枭眼看世之一七三:冤枉啊,我被吕日周害惨了
·枭眼看世之一七四:字字要从笺上立
·枭眼看世之一九o:忧天骂鬼一何雄
·枭眼看世之一九一:忧天骂鬼不能休
·枭眼看世之一九二:不忘人民苦,牢记血泪仇
·枭眼看世之一七七:财政部长与下岗夫妇:谁在撒谎?
·枭眼看世之一三五:为祖国未来鼓与呼
·枭眼看世之二O一:戒网告白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四:临行回首笑鸡虫--罢网之四
·枭眼看事之十八:清源正本待从头-----三谈道德建设
·枭眼看事之二十四:火中待复凤凰新
·枭眼看事之三十:关于报复
·枭眼看人之十一:彩云归处隐名家
·枭眼看人之十九:至今思项羽
·枭眼看人之二十二:文人自古好吹牛(一)
·枭眼看人之二十:吾爱章疯子
·枭眼看人之二十三:唾李寒秋一口
·枭眼看人之三十:云中聊共此君狂
·枭眼看人之一:枭眼看文人
·枭眼看人之十七:脚踢李国文
·枭眼看人之三十二:矮人堆里拔将军-----声援刘晓波
·枭眼看人之二十八:赐潘岳、金庸一耳光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枭眼看诗之六十:传统山水诗三大类型
·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四副嵌名妙联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枭眼看诗之六十六:十万雄兵笔一支--谈谈赠芦笛的诗并复江小雨先生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辟毛微言小集

辟毛微言小集

   【辟毛】董辅礽先生说:“人民公社制度从经济学意义上说是现代农奴制。”从政治学意义上说,马家农奴制更是奴隶制,有史以来最坏的。广大农民别说人权和人身自由,连生存权都毫无保障,饿死无数,斗死无数,一言犯忌,就是重罪甚至死罪。那样的恶政恶制,那样的暴君恶棍,绝对史无前例。

   【辟毛】作为意识形态,马学毛思的一大用处,就是给了众多小人小丑、奸佞盗贼以扮演嘴巴英雄的机会,任何卑鄙龌龊、坑蒙拐骗、欺世盗名的丑事恶事,都可以喷得冠冕堂皇,气势轩昂。听听那个上海著名的科长自带的头衔和自诩的丰功伟绩:“网络义勇军”,“捍卫网络上甘岭”……

   【辟毛】毛时代汉奸最多,毛氏自己就是最大的汉奸,汉人中的大奸贼,害民卖国之贼。毛氏是五反分子,反儒家、反中华、反人道、反人性、反人类,既是儒家之敌,中华之敌,也是人类之敌。

   【辟毛】江青在特别法庭上宣称:“我就是毛主席的一条狗,他叫我咬谁我就咬谁!”话虽实在而形象,但身为皇后和高层领导,表达如此粗鄙,未免令人齿冷。五四开始的粗鄙化,到毛时代登峰造极,毛氏说“粪土当年万户侯”,不知以自己为首的毛派,就是一堆粗鄙不堪、臭气熏天的粪土,简称毛粪。

   【辟毛】或谓戚本禹谎话连篇。我相信。这一点不奇怪。暴力和欺诈是毛氏生平最爱,成了毛左的共同特征。不说假话、不爱暴力的毛左,就像不吃矢的狗、不抢劫的贼、不盗窃的小偷一样罕见。毛左如果不爱暴力不说假话,那才奇怪。

   【辟毛】领导中共四十多年,领导中国近三十年。在毛氏领导下,党人国人越来越坏,党内国内坏人越来越多,最后似乎只有四人帮才是好的。甚至在某些毛粉眼里,四人帮也有问题,所有坏事都是它们瞒着毛氏所干。只有毛氏,永远英明伟大,光荣正确,高瞻远瞩,不可一世。2016-6-26

   【辟毛】不排除极少数人爱戴毛氏的感情的真诚。但必须严正指出,这种真诚不是良知的真诚,这种感情极其反常和愚蠢,极端非人化。爱戴罪恶昭彰的暴君,是非、羞恶、恻隐之心丧尽矣,这种人很容易陷入奇穷或遭遇奇祸。唤醒他们是文化人天赋的责任,也是立德的必要。

   【朱铁志】现在还敢写出《像毛主席那样亲自动手》那样的文章,还敢热烈歌颂有史以来第一大灾星毛氏,已非一般的无知无畏,丧心病狂。别的话说得最好,别的文章写得最正确,亦不足以赎这种大妄语罪。要消化颂毛之罪业,唯一的方式是公开忏悔,亲口把吐出来龌龊物吃下去。

   【辟毛】或谓挺王石的人都是渣。不了解王石何许人也,置而不论,借用一下这句话:挺暴君的人都是渣。自信这个观点放之四海而皆准。而且,这种渣被暴君及其恶制践踏乃至销毁的概率特别高。助人为乐,助恶为苦,襄助暴君,必被草菅。这是天理。

   【辟毛】没有比“抹黑毛泽东”这种说法更可笑了。世出世间、三界六道还有比毛泽东更黑的东西吗?它和它豢养的四人帮才是抹黑一切的绝顶高手,抹黑西方抹黑民国抹黑古代,抹黑中华之文化、文明、历史和中华历代圣贤,也抹黑其党历代领导人和党内大多数文臣武将。不被抹者几希。

   【辟毛】中国要回归正道,重建文明,就必须彻底清算毛氏的罪恶和毛思的邪恶。我多年前就说过,只要儒家略微来复,社会略微正常,毛左就会成为过街老鼠。现在民智仍低,毕竟比毛时代高了不少,比江胡时也有所升,毛左群体丧失政治正确性而人人喊打之时,当为期不远矣。

   【辟毛】抗战期间,中国超过3500万军民伤亡,那是日寇造的孽;毛时代,中国非正常死亡数远超抗战期间的伤亡数,那是谁造的孽?没有外患,内忧更加深重;没有外敌,内贼特别猖獗,这是反孔反儒的必然结果。反孔反儒的社会必是恶社会,必然豺狼当道,率兽食人。

   【辟毛】在德难民以怨报德是针对外人,毛派以怨报德则是针对前人。它们热衷于诬蔑孔子和历代圣贤,摧残中华民族之魂,与自古盗跖、恶寇、暴君、太监的立场不约而同。同时又热衷于以德报怨,认贼作父,对肆无忌惮地愚弄、奴役、迫害它们的暴君极尽歌颂神话之能事。

   【辟毛】毛左的命运与人民的命运、国家的命运关系密切。毛左越猖獗,人民越困绝;毛左若当道,国家必内乱。彻底清除毛氏的幽灵,是救民救国的关键和重建中华的前提。毛左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之日,才是正气现龙在田、祖国天天向上之时。

   【辟毛】毛氏在《矛盾论》中说:“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不以人废言,这个观点是正确的。内因是一切事物变化的决定性因素。苏联的极速崩溃,各国马帮和古往今来所有极权暴政的兴勃亡忽,都是由它们的内因决定的。

   【辟毛】政治反常,社会逆淘,并不影响天道和因果的公平。不仅苏联,所有奉行马主义的政党、国家和人民无不灾难深重。天道无私,因果不昧;祸福无门,惟人自召。罪孽和灾难成正比,罪孽有多深,灾难就有多重。道德有多败,环境就有多坏,文化道德、政治社会、自然生态一切环境无不败坏。

   【辟毛】毛左之家,最难得相互敬爱,最容易夫妻相敌、父子相仇和兄弟相残,无论贫富贵贱,皆无幸福可言。或者说,其幸福品质有限,或度数很低,或时间很短。这是由毛思想的恶劣品质所决定,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崇拜毛氏信奉毛思,必然无情无义,背天逆理,乾坤颠倒,人不人鬼不鬼国不国,家亦不家。

   【辟毛】崇毛罪孽极大,反毛则功德极大。毛帮之中,有后福的人和家庭,多是反对毛氏、支持邓氏的。邓氏反毛虽然颇有保留,但在毛氏仍高踞神坛的当时,这么做颇须勇气,亦自有功德。赖此一点功德,邓氏就比毛氏幸福,其家人子孙亦托其福。这也体现了因果之公平。

   【辟毛】现在的政治社会问题,不是反毛的结果,恰恰相反,是反毛不彻底的结果。其政治遗产原则上都被继承下来了,其思想幽灵至今仍在四处出没游荡。毛粉喧闹不休、毛左跳梁不止就是最好的证明。好在国门已开,民智渐开,跳梁有效也有限,那点能量害不了太多人,适足以自毁耳。

   【辟毛】我与毛氏并无私仇,我家在毛时代并未受到特别迫害。我也曾随波逐流的习惯性尊毛。但后来思想渐深,见识渐广,通过各种方式包括毛时代的将领们所了解到的内幕和真相渐多,终于洞悉毛政之恶毛思之邪,洞悉毛氏乃现中国大灾之星苦难之源,遂发大愿,要为祛除毛毒、重光中华而略尽绵薄。

   【辟毛】薄氏若不高举毛旗,胜负尚难逆料。重举毛旗,中华文化不答应,天理良知不答应,无数冤魂野鬼不答应,领导阶级和既得利益集团中大部分人也不允许。毛氏不可无一,不会有二。薄氏试图重走毛路,就注定了失败的命运,有没有王立军和那一巴掌都一样。

   【辟毛】政治立场、思想观点与道德品质本应区别开来,但对毛派没有必要。毛门之内绝无正人善类。毛思为北狄邪说,毛氏为旷古暴君,毛政为空前暴政,信之者必邪,崇之者必恶。毛派中人只有起而反毛,才有改邪归正、改恶从善之望。邓派反毛不彻底,故不正派,但比毛派好多了。

   【我见】“公有制主义者说:我们有实质的福利,资本主义只是形式上的自由。”这个说法自欺欺人,完全不符合事实。西方的自由有人权平等的配套,有民主法治的保障,并非徒具形式,或者说,形式和实质颇为一致。论福利保障制度,西方才是实质性的,“我们”望尘莫及。

   【辟毛】为什么说毛氏不可无一,不会有二?答:倒孔反儒,必有浩劫,必有暴君暴政逐步兴起。所以毛氏的成长和成功,是历史的必然,共业的感召。故毛氏不可无一。物极必反,剥极必复,浩劫之后,必有复兴。中国虽有余殃,不会再有同样浩劫。故毛氏不会有二。

   【请习王明察】现在还崇毛的知识分子,除了极少数奇蠢无比的蠢货,大多不外乎两种人:一是野心分子,试图挟毛粉以令中央;二是投机分子,误以为习近平还会重走毛路。这种人会产生双向误导:下误导民众,以为毛路才是出路;上误导中央,以为毛氏还很有群众基础,不敢彻底去毛。

   【请明察】毛氏让包括毛左在内的无数中国人,蒙冤受难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乃至断子绝孙。这种血海深仇,靠歪理洗脑、谎言忽悠、政治恐吓、利益收买、舆论误导等下流手段,只能淡化一时。历史有记忆,民族有意识。对毛氏的仇恨已经潜入历史记忆和民族意识的深处,成为中华民族的潜意识。

   【辟毛】或说:“文革十年,中央一直强调要文斗不要武斗,从来没有号召把人活活打死。这些人被打死,除了那个特殊历史时期的原因,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国人其实很凶狠。”马邦人、文革人特别凶狠,也拜毛思毛政所赐,它们早已非人化了。文革期间岂但没有中国人,连人味都罕闻。

   【辟毛】任何事情都应该实事求是,评价毛思毛政毛氏其人,也应如此,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好就是好,坏就是坏,既不苟誉,也不苟毁,如理如实,实实在在。话不能乱说,人不能乱评。把圣贤抹黑为盗贼,把盗贼装饰为圣贤,都是大妄语,罪孽和后果非常严重。

   【辟毛】马学毛思是整人和内斗的最佳利器。只要需要,可以将任何人打成敌人和罪人。任何人包括所有毛左乃至毛氏自己,都经不起马学毛思的衡量。毛氏施加于其文臣武将的大量罪名都可以还施彼身。比起高饶刘彭们,“反党反革命集团”的罪名放在毛氏头上,更加合适。

   【辟毛】毛思想最方便斗争、内斗和自相残杀。毛思影响最大、毛旗举得越高的时期,内斗就越惨烈。官与官斗、官与民斗、民与民斗,无非毛左内斗。中共历史上有无数人被打成大大小小的反党集团,包括把无数人打成反党集团的林彪江青们,也分别被成立了“林彪反党集团”和“江青反党集团”。

   【辟毛】毛派狡猾,故反毛派亦狡猾。对毛派,反毛派会当面说好话、背后下毒手的。东海当年为诗人和小商人时,就领教过白天赞毛如醉、夜里醉骂如仇者。一些人会将对毛氏的刻骨仇恨发泄于毛左毛粉。毛左毛粉很容易被利用,但得不到真尊重,甚至祸难重重,常常祸从天降。此中有天意,欲辨不敢言。

   【辟毛】有些崇毛的老先生老前辈,其实是伪毛派。这是我还很年轻的时候就发现了的。他们在公开场所会高调赞毛,只有在完全放松和完全信任的人面前,才会暴露真实态度。很多毛左毛粉到死都不知道,它们灾难重重苦难深重实属人为,很多是拜那些表面高度赞毛和赞扬它们的人所赐。

   【辟毛】不仅伪毛派,我相信真毛左包括毛氏本人,对广大毛粉只有利用之意绝无爱护之心,相反,应是打心底里鄙弃。鄙弃邪恶之徒,是一种本能,良知良能。即使丧尽良知,这种本能还会存在于潜意识里。所以,无数毛左毛粉被玩死、饿死、整死就是无可避免的。或许这也是天道假私济公以体现因果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