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港事漫談:梁振英捲入橫州醜聞]
点滴人生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港事漫談:梁振英捲入橫州醜聞

   朱凱迪、姚松炎兩人還未上任,便以立法會候任議員的身份開始工作了。現在他們的關注點,也是全港市民的關注點,是橫洲發展計劃。據稱,政府本來有計劃在橫洲興建1萬7千個公屋,但經過暗室操作之後,大幅減爲4千個單位。此事本不爲社會所知聞,但經過月初的立法會選舉、朱凱迪以8萬4千高票當選新界西議員後,由於他聲稱要揭發新界官商鄉黑勾結及被人威脅其人身和家人安全,橫洲發展計劃遂突出成爲新界官商鄉黑勾結的一個事例。

   對於橫洲發展計劃的減縮,政府並無即時反應。(亦可能是其事涉及不見得光的事太多,不知如何反應,或要内部商量妥當,取得默契,才作反應。)但經過朱凱迪人身安全事件的擴大和發酵,以及社會的關注和市民的支持,政府兩個局長,運輸及房屋事務局長和發展局局長答允和朱凱迪及另一候任立法會議員姚松炎(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會面。

   可是,這個會面暴露出來的問題更多。兩個局長又是說和鄉事派見面是“摸底”,又是說“無記錄”,又是說4千個單位是第一期,之後還有第二期和第三期。然而這都是於理不合或和區議會文件所透露的信息不符。首先,“摸底”,説得好聽一點,是非正式的諮詢,説得不好聽,便是試探。但這裏的“摸底”,是對有經濟利益的鄉親“摸底”,而不是對和生活起居有關將被迫遷的村民“摸底”。這於理不合。此外,政府官員和社會人士接觸,(不論這些人士爲何)而竟然“無記錄”,亦是不可思議。筆者曾在港府任事,在公事上接觸市民,必然有記錄,即使現場沒有,回到寫字樓也立即記下,以便向上級交代和日後參考。所以這兩個局長說“無記錄”,是無私顯見私。至於所謂橫洲發展計劃有幾期,又被戮穿和區議會文件不符。

   總之,政府官員不説話還好,說了之後反而引出了更多的問題和疑點。緊接著兩位局長見了朱、姚兩議員之後,有媒介取得了政府的内部文件,揭露原來橫洲發展計劃曾成立了一個跨部門小組,而梁振英是這個小組的主席。這又讓人聯想出好些問題來。

   第一,梁振英爲什麽這樣重視橫洲發展計劃?橫洲計劃衹是一個偏遠的新界地區的計劃而已,有什麽特別的重要性呢?通常,政府會成立跨部門小組協調工作,但這些小組一般以常任秘書長或其副手擔任主席便足夠,至於出到局長已是很隆重的了。由特首出任這個小組的主席,我感到奇怪,是否有什麽不可告人的目的?

   第二,這個小組祇開過一次會,便決定把計劃縮小,大幅把原計劃中的1萬7千單位降到4千個,減幅不可謂不巨。除非原計劃是天方夜譚的胡亂塗鴉,否則必然作過一些可行性研究,才能出籠。究竟什麽是確實原因導致這個縮減?有人誇讚梁振英在覓地解決房屋問題上,是做出了成績。但橫洲計劃重重地摑了他們一巴掌。在這裏,梁振英是失敗了,而所謂第二期第三期,根本是遙遙無期的騙人鬼話。

   第三,橫洲發展計劃,地是有的,可是卻因爲有其他因素,令計劃不行。這其他因素,現在顯而易見,是經濟利益交換政治利益,確實說,是地區鄉事派的經濟利益和梁振英的政治利益,大家互相交換,各得其所。衆所周知,梁振英早在和唐英年競逐特首時,因爲要爭取鄉事派的支持,已經透過當地有勢力人士拉票。當時,新界人士多傾向唐英年,因此梁不擇手段透過劉夢熊與當地江湖人物接觸,因爲鄉、黑關係密切。梁當選初期,一開局便爲港人反對,在新界落區時這些黑道人物便爲他保駕護航。橫洲計劃涉及收地,影響當地鄉親經濟利益,例如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曾樹和便在當地經營停車場。曾樹和在公開場合中,多次是發動金毛青年護梁的總指揮,經濟利益和政治利益交纏,不點自明。

   總之,橫洲發展計劃及其變化,是新界官商鄉黑勾結的一個極佳例子。看來,好戲還在後頭。

(2016/09/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