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论中国民主革命的策略与政治智慧问题(兼及台湾大政/组图)]
陈泱潮文集
·致王力雄
·关于发起成立“反恐保民护法爱心律师团”的倡议书
·中国民主运动迫切需要实现革命的大联合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一)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二)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三)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四)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五)
·给刘荻—— 一个老战士的敬礼
·他演讲时挥起了仿佛是巨人之手,而且似乎能够借来金光(图)
·撒豆成兵 、各自为战
·“风波”与“大会”之后,民运必读
·薛伟《民運隊伍中的左派幼稚病》及天药网特别转载薛偉先生这篇文章的按语(外一首)
·关于支持王希哲先生《几点紧急意见》的声明和补充建议
·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维护民阵的团结和统一
·团结起来,认真思考,为中国美好的的明天竭尽努力!
●先礼后兵,排除干扰
·奸坛墓志铭
·痛斥“民主跳蚤”1.2.3.4.5
·痛斥“民主跳蚤”6
·痛斥“民主跳蚤”之7
·痛斥“民主跳蚤”8
·痛斥“民主跳蚤”9.10
·痛斥“民主跳蚤”11.12.13.14
·就《痛斥民主跳蚤》一文引起的风波致〔博讯〕主编
·痛斥“民主跳蚤”(全文)
●中国人权律师基金会
·支持郭国汀律师负责组建中国人权律师基金会
·着眼大局、维护正义,推荐郭国汀先生参选第三届「亞洲民主人權獎」
●接受采访
·陈泱潮原声宣读:《“以独攻独”宣言》
· 请听百姓的喉舌——陈泱潮的声音
·希望之声首发:陈泱潮:2005年是动摇中共的一年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报道:欧洲华人悼念紫阳,呼吁平反六四
·希望之声5月28日讯:专访民运老兵陈泱潮
·中国媒体的假新闻现象
·中共加強外文報刊管理 鞏固思想控制
·讨论:中国政府高官任职大学新闻学院之影响
·希望之声采访陈泱潮
·就2005年中国十大新闻回顾陈泱潮接受希望之声采访
·希望之声特约记者李洛采访陈泱朝元宵节绝食——用绝食唤醒民众
·讨论:汕尾事件两会期间受媒体追问
·讨论:2010年建成惩治腐败体系能否实现
·希望之声录音:中共暴政已经坐在了人民革命的火山口上(图)
·讨论:中共党员总数有所增加
·讨论:中国军方将对千名高级官员进行审计
·自由亚洲采访:中国一些干部培训中心成为腐败温床
·家人希望黄金秋能够获减刑/陈泱潮、徐沛促请中国政府尽快释放黄金秋
·经历过迫害的人理解耿和的声明
·中共高层权力斗争 武警部队作用引关注
·希望之声报道陳泱潮:賈甲起義是中共倒行逆施的結果
·“团派“下的中国
·希望之声采访报道:江澤民應該繩之以法
·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 (一)陈泱潮谈中共对知识分子的迫害和毒害
·陈泱潮认为,大独裁者排行榜排名对胡锦涛不公,胡锦涛应该名列前茅
·公开信要求为“右派”平反赔偿
·ZT采访:中国民运人士访港的背后
·陈泱潮:海外的中共特务曾对我发出车祸死亡威胁
·陈泱潮八一前夕呼吁中国全体军队官兵退党
·陈泱潮伍凡评中共连发五文件整顿军队防兵变
·希望之声:丹麦中国民主人士支持人权圣火接力
·社会太黑暗,希望在人民
·中共为丛驱雀为渊驱鱼
·安培报导分析人士谈中国是否有政治改革迹象
·自由亚洲电台:分析人士指养中国共产党费用太贵
·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报导:“罗彩霞事件”折射权力腐败无处不在
·中共新华社将在欧洲推出英文电视等
·事实证明:中共实行军阀独裁者权力终身制已经制度化
●请愿与签名
·《就纠正6.4大错、促进军队国家化、创建中华合众国 致江泽民公开信》征集签名公告
·强烈呼吁:国家军委主席职务绝对不能由胡锦涛集权接掌请愿书
·就抓住时机、集中力量、全力开展〔反对权力过分集中、反对胡锦涛担任国家军委主席全民签名请愿活动〕致中国海内外各界贤达
·在《要求释放政治犯呼吁书》上签名的留言
·诅咒黑暗
·《反对胡锦涛极权接掌国家军委主席请愿书》第2号通告:签名、留言等
·声援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征集签名书
·保障宗教自由 维护基本人权——就蔡卓华案签名留言
·强烈抗议中共刑拘杨天水!
·敦促胡温引咎辞职签名活动所有留言及陈泱潮按语
·在《就高智晟险遭暗害致胡温的公开信》上的签名留言
●汕尾血案
·强烈要求中共依法以[故意杀人罪]严惩下令开枪屠杀维权农民的地方官吏签名呼吁书
·置中共于两难,有效打开埋葬暴政的缺口
·敦促胡温引咎辞职书
· 在《关于广东汕尾市东洲乡血案的声明》上的签名留言
·如何投身今日中国之民主革命
·悲愤
·今晨中共对我人身安全发出赤裸裸的威胁
·中国人民维权抗暴的紧迫需要
·热烈祝贺中国基督徒维权律师团成立
·强烈要求严惩汕尾下令开枪屠民者签名名单和留言
·视民命如草芥的胡锦涛必须立即滚下台!
·就萨达姆绞刑布告中共一切敢于下令开枪屠杀人民的当权者
●声援维权抗暴
·陈泱潮2006年元宵节绝食声明
·陈泱潮2006年元宵节禁食祷告获得的倒共启示:卫星上天,红旗落地
· 进行并坚持制度性周六维权抗暴绝食书(图)
·声援和支持广西博白人民起义抗击中共暴政
●中国民运柏林大会
·诺查丹玛斯对即将在德国举行的中国民运大会的预言
·陈泱潮在柏林大会之后德国之声讨论会上的答问(多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中国民主革命的策略与政治智慧问题(兼及台湾大政/组图)

对中共国民主革命的三点意见和忠告2


根据中国之路国际研讨会2016哥本哈根会议上的发言及思路充实整理


   陈泱潮(陈尔晋)
   
   2016-8-24


2、论中国民主革命的策略与政治智慧问题(兼及台湾大政)

   
   论中国民主革命的策略与政治智慧问题(兼及台湾大政/组图)

   
    (图片说明:陈泱潮在中国之路2016哥本哈根国际研讨会上发言。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委员会副主席刘伟民摄)
   
    我们不能因人废言,要正视毛泽东尽管罪恶累累,但是,不可否认他是一个非比寻常的政治家战略家。他的一些话,是充满政治智慧和政治经验的话。例如毛泽东语录一开篇所说:“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各级领导同志务必充分注意,万万不可粗心大意”,就是充满政治经验和政治智慧的至理名言。
   
    检讨中国民运海外历次会议,给人印象最深的一点就是每会必“独”,都突出了一个“独”字!台独、蒙独、疆独、、、、、、现在又出了港独!我不知道这对有效推动中共国朝野互动民主化究竟有什么好处?是有效赢得中国人民拥护和支持民主革命的做法,还是有效丧失中国民众拥护和支持民主革命的做法?
   
    可以清楚的一点是,这里会议发言的每一个字,都会一字不漏地通过不同的渠道及时反映到中共国安部门或者相关部门的电脑桌面上,都会有选择性地刊登到内参之类资料上,下发各级各部门传阅,扩散到中国社会各阶层。在大一统文化熏陶下,在中共长期的洗脑宣传教育下,14亿中国人都是吃了民族主义海洛因摇头丸的愤青!窃以为海外民运会议,每会必“独”,每会必突出“闹独立”的倾向,这或许是中国民主运动这么些年越搞越没有民气、越搞越倒缩的重要原因之一。
   
    尽管我早在2003年就发表了《以独攻独宣言》,明确提出【以独立攻独裁】战略,明确提出“不民主就独立”的口号,自由亚洲电台也专门就此作了採访我的原声报道。但是,这是作为我提出的中国民主化1-8套方案之一,是一个备选方案,是一个威慑性高于实践性的策略。目的是迫使中共考虑迟迟不进行刻不容缓的民主化变革的後果,尽快促进朝野上下结合启动中共国民主化进程。
   
    但是,如果中国民主革命-民主运动海外会议,长期一如既往,都给世人以突出的“独立”特点,都给世人留下特别鲜明和深刻的“闹独立”的印象,就很容易被中共利用来误导中国老百姓认定民运人士都真的是“敌对势力”,进而煽动民众反对中国民主运动,反对中国民主革命。
   
    所以,2006年柏林大会,我曾奋不顾身立即起身表态反对日本人发言要将中国分裂成几大块、台湾国策顾问金恒炜先生以金主身份要将促进中国民主化的柏林大会变为表态支持台湾独立的大会(详见《陈泱潮在柏林大会上向主讲人的友好提问和纠偏发难(多图)》http://blog.boxun.com/hero/2006/chenyc/13_1.shtml )。
   
    可是,这个借海外民运会议大力鼓吹“独立”的状况,一直没有有效改变,甚至可以说是成了海外民运会议的一大特色和传统。这明显是为丛驱雀,为渊驱鱼,在把14亿中国人变为拥护中共反对民主革命的愤青!我有时不禁怀疑:这後面是不是有中共的黑手在操纵在贯彻中共搞臭中国民运的战略意图?

因此,今天我要特此建议:今後海外民运会议,应当尽量把鼓吹地方独立民族独立的调子,改进为主题突出争取民主化,争取民族自治、地方自治,尽量少用和不用“独立”的调子。要尽量避免将14亿受中共洗脑吞吃了民族主义海洛因摇头丸的中国人,推到中国民主革命的对立面。

   
    我充分理解广大民众特别是藏、蒙、疆各民族被中共压迫和压榨的痛苦。但是,空喊“独立”,得不到民主自由。有了民主制度,才可能有民族自决和地方自治的权利和法律保障。
   
    在台湾问题上,台湾人民也应当具有政治智慧对待自己的问题。台湾其实早已经在事实上就是独立的,在法理上也早就是独立的。面对虎视眈眈的大陆中共,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台湾为什么不闷声发大财,却偏偏一定要搞一个【名号上的独立】呢?为什么一定要因虚名而惹实祸呢?这不是瞎子戴眼镜多余的圈圈吗?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吗?
   
    民众缺乏战略眼光,负责任的政治家岂可迁就俗流随波逐流?当前,小英政府受民进党原教旨台独的影响,受民众台独意识的裹挟,迫切需要有眼光的专家学者着眼大局,分析利弊,疏导舆论,切实帮助小英政府从“台独民意”裹挟中解套出来,专心于民生问题,确保台湾安全。希望参加今次会议的台湾学者李教授曾教授,能够以过人的胆识,帮助小英政府超越岛国意识,从台独死胡同困境中解套出来。这不仅有利于台湾人团结起来把经济搞上去,把民主转型正义深入下去,巩固台湾民主政体制度,也非常有利于台湾海峡两岸的和平发展。
   
   论中国民主革命的策略与政治智慧问题(兼及台湾大政/组图)

   
    (图片说明:陈泱潮与台湾政治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所长李酉潭教授在2016哥本哈根会议上合影)
   
   论中国民主革命的策略与政治智慧问题(兼及台湾大政/组图)

   
    (图片说明:陈泱潮与中华大学行政管理学系副教授、兼任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曾建元副教授合影)
   
    有人认为中共不敢打台湾,说是中共一打台湾立马就死。我不敢苟同这样的看法。尤其是在美国孤立主义抬头和中共国习近平这样个性急求打仗立威的人当权的情况下,我更加不能认同这种对中共本质完全不了解的说法。
   
    积我5岁就出入斗争大会,青少年时代就从理论和实践两方面都认真且透彻地研究了中共的思想理论和历史,毕生和中共打交道的经验,希望台湾朋友要看到中共历来就是【暴力迷信者】,其构成基因就是【暴力迷信】,历来就具有敢于冒险诉诸武力的传统。
   
    列宁十月革命是在力量悬殊的情况下发动的,中共秋收起义、八一南昌起义,也都是在力量悬殊的情况下发动的。何况现在中共上上下下自以为国力已经十分强大,造军舰比母鸡下蛋还快。只要算好在美军从关岛驰援台湾前,能够攻下台湾,习近平这样的人就敢于採取武统台湾的军事行动!
   
    因为独裁者往往要靠杀人立威固权,靠打仗立威固权!在习近平的算盤上,他个人的历史地位就是要解决台湾问题完成毛泽东-邓小平等一直没有完成的“统一祖国大业”!因此,中共武统台湾的时间表,不是传说中的20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100周年,而是要在习近平手上2021年中共成立100年就拿下台湾,实现“祖国统一”,从而为其继续当权成就帝业奠定基础!

所以,希望台湾朝野和全体人民,要充分认识到台湾已经是事实独立,已经是法理独立。不要为虚名惹实祸!要专心发展台湾经济,无论南下或是西进,或者是同时南下西进,两头都不要落空,都要做好生意,把台湾经济搞上去,深化台湾民主建设,巩固台湾民主政体制度。与此同时,要高度警觉中共“大外宣”的手,“统战”的手,已经伸到台湾,要防备在统独问题上撕裂台湾族群造成严重的对立,给中共武统台湾提供借口!


现在已经众所周知,中国大陆民主化是台湾安全的根本保障。因此,在两岸关系问题上,真正高明的做法是,台湾政府应当主动高调喊出【以民主宪政统一两岸】的口号,赢得中国14亿人心,将吞吃了民族主义海洛因摇头丸,主张打台湾的14亿愤青,彻底转变为明白自己的奴隶地位牲口地位,一心一意要争取人权、争取社会保障、争取公平正义的人!从而使台湾赢得在两岸统独问题上的主动权主导权!赢得台海两岸持久和平与发展!这是台湾的极大的优势。可惜囿于岛国心态和思维的人,看不到这一点,不会运用更不可能充分发挥这一保卫台湾安全的巨大优势!我殷切希望与会的台湾李教授曾教授,能够以长远的历史的眼光和高度的政治智慧,使蔡英文总统领导的台湾政府和全体台湾人民正视台湾当前面临的真实状况和迫在眉睫的危险!

   
    我们还应当认真检讨中国民主革命在政治智慧上,在斗争策略实践上,其实远远落後于中共的问题。

一个典型的事实是,1981年中共下发第9号文件,针对以中华全国民刊协会为中心的组织全国性反对党活动,採取了全国一网打尽民主墙运动民办刊物民办组织领袖人物的手段。正是早在这个时候,中共就老谋深算老奸巨猾地看到,当年抓捕重判的这批民主墙运动的领袖人物出狱後,也都正当壮年,如何对付这帮正当壮年的民主墙领袖人物?特别是如何对付邓小平十分恐惧的、被他指称是“能量极大”的【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特权论》作者?


中共在1981年实行全国大逮捕之际,就物色到了徐水良这样文革中的保皇(党)派、有过四人帮时代坐牢经历,也有一定理论水平,但是已经屈膝投降没有在文革後参与过民主墙活动,人品极为恶劣的争名夺利嫉妒狂,将其混同全国大逮捕民主墙运动领袖人物之中,抓捕重判,施行苦肉计,以便打入民运队伍,到时候分化瓦解民运队伍,破坏中国民主革命。


徐水良早在1975年坐四人帮牢的时候,就在狱中就挖空心思撰写了长篇吹捧大独裁者毛泽东的文章。1979年初出狱後,正值民主墙运动。他却没有在任何一堵民主墙或者任何一份民办刊物上发表过任何反对专制独裁暴政的文章,反而在非民办刊物报刊上发表了他在狱中所写出卖灵魂的投降书,大力美化和吹捧大独裁者毛泽东。在1979-1980年这足足两年民主墙运动高峰时期,他徐水良从未参加所谓“两非”活动。更没有涉足民主墙运动登峰造极三大实践(1、组建全国反对党【中华公权大同盟】;2、成立中华公权大同盟的预备团队【中华全国民刊协会】及其机关刊物《责任》;3、组建【民主爱国护法请愿团】抗议和反对中共中央1981年9号文)。质言之,徐水良压根儿就不是真正的民运人士!

   
    可是在1981年4月全国大逮捕之後,徐水良却在5月份作为全国大逮捕的最後一名被抓捕。抓捕他的唯一事实根据是说他受徐文立之托,编了一期《学习通讯》。但是,这完全是一个中共特意编造的把戏或曰谎言。因为,我作为中共认定的【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在4月全国大逮捕前夕1981年3月底,曾经两次到南京和徐水良两度见过面,他根本没有向我提起过他编过什么《学习通讯》的事。而徐文立也是在大逮捕之後,才在监狱里从预审员那里第一次看到所谓徐水良编的那一期《学习通讯》。而且,迄今为止,没有一个当年的民主墙运动人士证明看见过他徐水良编的《学习通讯》。由此可见,中共对徐水良定罪量刑的事实根据,不仅完全不清不楚,而且是大有子虚乌有之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