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论中国民主革命的策略与政治智慧问题(兼及台湾大政/组图)]
陈泱潮文集
·5.5.釋迦牟尼有來有去,確有其人
·6.“如來”的本體實存就是自有永有無形無相無時無處不在的真空妙有
·7.全球化宗教合一的信仰基礎:共同一致信仰唯一真神造物主上帝
·8.佛教信仰對象“如來”與上帝信仰及耶穌基督本是同一
·9. 當今佛教必須進行【絕相超宗】的革命:堅決廢除偶像崇拜
·10.佛教按照《金剛經》原教旨,回歸上帝如來正信的必要性和緊迫性
·11.关于佛教現在佛釋迦牟尼掌教的運數:紅陽三時期和五階段
·11.关于佛教現在佛釋迦牟尼掌教的運數:紅陽三時期和五階段
·12.未來佛彌勒昭告佛教徒要認清信仰對象,合一宗教信仰
·ZT我对中國和台湾问题的思考
·13.佛教徒回歸釋迦牟尼原教旨唯一真神上帝如來信仰,是末日得救的保障
·民主化是不可阻擋的世界歷史潮流!
·14.中國暨全球華人華裔基督徒,擔負著大復興上帝信仰的神聖使命
·15.具有戰略性全域性的偉大事功是對神聖上帝耶穌基督最好的侍奉和貢獻(2圖
·4.依據佛教主要經典《金剛經》,弄清 “如來”之真實含義
·8.佛教信仰對象“如來”與上帝信仰及耶穌基督本是同一(1圖)
·11.关于佛教現在佛釋迦牟尼掌教的運數:紅陽三時期和五階段
·就上帝本體實存無形無相事告全球一神論者書
●时刻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
·批驳假耶稣张国堂:人子的真实含义1
·时刻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2
·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3
·时刻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4
·时刻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5
·时刻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6
·时刻守望者必读之七:猖狂的假耶稣客观上正在为【末期】和【人子】作证
·陈泱潮(陈尔晋)作为匡扶者的来历和资格之一
·陈泱潮(陈尔晋)作为匡扶者的来历和资格之二
·陈泱潮(陈尔晋)作为匡扶者的来历和资格之三
·时刻守望者必读之八: 在2009汉堡国际大会上致耶和华见证人中央长老团D.splac长老的信
●对东方闪电全能神教女基督的致命批判
·歡迎告別人肉假全能神迷信,確立真全能神信仰
·找不出《聖經》根據就是邪惡的欺騙
·誣泻唾H損《聖經》話,豈是真全能神會說的話?
·詆毀真全能神,榮耀人肉假全能神是嚴重的犯罪
·聖子耶穌道成肉身只有一次,豈可多哉?
·要正確認識《聖經》發展的三階段
·為什麼基督(救世主)是男性而不會是女性?
·假冒全能神,乃是不可饒恕的罪惡!
·女基督二次道成肉身在《聖經》中沒有絲毫根據
·《聖經·恒約·窄門真經》才真正是《啟示錄》預言的那書卷
·沒有聖經根據的無稽之談絕對不是真全能神的作為
·人心最嚴重的敗壞莫過於膽敢冒充全能神搞人肉假神迷信
·神如果需要親自來人間作工,那祂還是神嗎?
·全能神教實際推崇榮耀的不是上帝,而是人肉假神
·請比較《聖經·恒約:窄門真經》和《話在肉身顯現》
·一切天命前定,不會按照人肉假神的如意算盤運行
·《聖經》“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全体兄弟姊妹必读
·人子告“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书(第1集)
·《聖經》的神聖性不容女基督人肉假神誣
◇◇◇◇◇
▲陈泱潮匹夫有责偃武修文故事卷
●陈泱潮(陈尔晋)的成长足迹
·陳泱潮(陳爾晉)2015年簡介
·妇女的伟大责任和榜样
·近日从网上看到余祖父陈时铨挽蔡锷联
·举凡受命开辟新天新地新时代的人物,都是学自天成!(外一篇)
·陈泱潮:今日始见24年前宣判我的布告
●偃武修文实录——1977年陈泱潮预谋发动和主动中止了新疆起义
·关于1977年陈泱潮预谋发动新疆起义的事实证据(全文)
·关于1977年陈泱潮预谋发动新疆起义的事实证据
·首次刻印《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就是为了发动新疆起义
·当时为什么会选中了新疆赛福鼎?
·当年促成陈泱潮决心发动新疆起义的决定性原因
·准备发动新疆起义的人证
·准备发动新疆起义的物证
·自动中止发动新疆起义的原因
·中共过去十分庆幸有毛泽东那支笔,而今也十分畏惧有陈泱潮这支笔
·在此有必要重申【天命前定:荣耀决不能归给假神和雕刻的偶像】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陈泱潮的生死观
·劝汝休作恶,免坠无生门!
·临江仙——陈泱潮第一次获释二十四周年纪念
●陈泱潮在1979年北京民主墙前的選擇
·我的第四次人生十字路口
·盛雪来稿照登:中国民运教父徐文立带着感恩之心来加拿大
●陈泱潮在1979~1980年:中国民运首次组党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一)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二)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三)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四)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五)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六)
·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 (七之七)
·中国民主运动首次组党活动及其相关史料存实
●陈泱潮对《胡耀邦政治遗嘱》的有力佐证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1)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2)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3)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4)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5)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6)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7)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8)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9)
·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的第一次公开亮相
·“我们党对农民是犯了罪的!”
·行船偏遇打头风:忽遭中共中央1981年〔9〕号文之变!
·又经过10年铁窗烈火熬烤之后,重见张黎群先生
·“您的那位学生说的很透彻……实在是三难得啊!”
·耀邦最后岁月两首有关文章、理论、学术的诗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中国民主革命的策略与政治智慧问题(兼及台湾大政/组图)

对中共国民主革命的三点意见和忠告2


根据中国之路国际研讨会2016哥本哈根会议上的发言及思路充实整理


   陈泱潮(陈尔晋)
   
   2016-8-24


2、论中国民主革命的策略与政治智慧问题(兼及台湾大政)

   
   论中国民主革命的策略与政治智慧问题(兼及台湾大政/组图)

   
    (图片说明:陈泱潮在中国之路2016哥本哈根国际研讨会上发言。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委员会副主席刘伟民摄)
   
    我们不能因人废言,要正视毛泽东尽管罪恶累累,但是,不可否认他是一个非比寻常的政治家战略家。他的一些话,是充满政治智慧和政治经验的话。例如毛泽东语录一开篇所说:“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各级领导同志务必充分注意,万万不可粗心大意”,就是充满政治经验和政治智慧的至理名言。
   
    检讨中国民运海外历次会议,给人印象最深的一点就是每会必“独”,都突出了一个“独”字!台独、蒙独、疆独、、、、、、现在又出了港独!我不知道这对有效推动中共国朝野互动民主化究竟有什么好处?是有效赢得中国人民拥护和支持民主革命的做法,还是有效丧失中国民众拥护和支持民主革命的做法?
   
    可以清楚的一点是,这里会议发言的每一个字,都会一字不漏地通过不同的渠道及时反映到中共国安部门或者相关部门的电脑桌面上,都会有选择性地刊登到内参之类资料上,下发各级各部门传阅,扩散到中国社会各阶层。在大一统文化熏陶下,在中共长期的洗脑宣传教育下,14亿中国人都是吃了民族主义海洛因摇头丸的愤青!窃以为海外民运会议,每会必“独”,每会必突出“闹独立”的倾向,这或许是中国民主运动这么些年越搞越没有民气、越搞越倒缩的重要原因之一。
   
    尽管我早在2003年就发表了《以独攻独宣言》,明确提出【以独立攻独裁】战略,明确提出“不民主就独立”的口号,自由亚洲电台也专门就此作了採访我的原声报道。但是,这是作为我提出的中国民主化1-8套方案之一,是一个备选方案,是一个威慑性高于实践性的策略。目的是迫使中共考虑迟迟不进行刻不容缓的民主化变革的後果,尽快促进朝野上下结合启动中共国民主化进程。
   
    但是,如果中国民主革命-民主运动海外会议,长期一如既往,都给世人以突出的“独立”特点,都给世人留下特别鲜明和深刻的“闹独立”的印象,就很容易被中共利用来误导中国老百姓认定民运人士都真的是“敌对势力”,进而煽动民众反对中国民主运动,反对中国民主革命。
   
    所以,2006年柏林大会,我曾奋不顾身立即起身表态反对日本人发言要将中国分裂成几大块、台湾国策顾问金恒炜先生以金主身份要将促进中国民主化的柏林大会变为表态支持台湾独立的大会(详见《陈泱潮在柏林大会上向主讲人的友好提问和纠偏发难(多图)》http://blog.boxun.com/hero/2006/chenyc/13_1.shtml )。
   
    可是,这个借海外民运会议大力鼓吹“独立”的状况,一直没有有效改变,甚至可以说是成了海外民运会议的一大特色和传统。这明显是为丛驱雀,为渊驱鱼,在把14亿中国人变为拥护中共反对民主革命的愤青!我有时不禁怀疑:这後面是不是有中共的黑手在操纵在贯彻中共搞臭中国民运的战略意图?

因此,今天我要特此建议:今後海外民运会议,应当尽量把鼓吹地方独立民族独立的调子,改进为主题突出争取民主化,争取民族自治、地方自治,尽量少用和不用“独立”的调子。要尽量避免将14亿受中共洗脑吞吃了民族主义海洛因摇头丸的中国人,推到中国民主革命的对立面。

   
    我充分理解广大民众特别是藏、蒙、疆各民族被中共压迫和压榨的痛苦。但是,空喊“独立”,得不到民主自由。有了民主制度,才可能有民族自决和地方自治的权利和法律保障。
   
    在台湾问题上,台湾人民也应当具有政治智慧对待自己的问题。台湾其实早已经在事实上就是独立的,在法理上也早就是独立的。面对虎视眈眈的大陆中共,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台湾为什么不闷声发大财,却偏偏一定要搞一个【名号上的独立】呢?为什么一定要因虚名而惹实祸呢?这不是瞎子戴眼镜多余的圈圈吗?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吗?
   
    民众缺乏战略眼光,负责任的政治家岂可迁就俗流随波逐流?当前,小英政府受民进党原教旨台独的影响,受民众台独意识的裹挟,迫切需要有眼光的专家学者着眼大局,分析利弊,疏导舆论,切实帮助小英政府从“台独民意”裹挟中解套出来,专心于民生问题,确保台湾安全。希望参加今次会议的台湾学者李教授曾教授,能够以过人的胆识,帮助小英政府超越岛国意识,从台独死胡同困境中解套出来。这不仅有利于台湾人团结起来把经济搞上去,把民主转型正义深入下去,巩固台湾民主政体制度,也非常有利于台湾海峡两岸的和平发展。
   
   论中国民主革命的策略与政治智慧问题(兼及台湾大政/组图)

   
    (图片说明:陈泱潮与台湾政治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所长李酉潭教授在2016哥本哈根会议上合影)
   
   论中国民主革命的策略与政治智慧问题(兼及台湾大政/组图)

   
    (图片说明:陈泱潮与中华大学行政管理学系副教授、兼任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曾建元副教授合影)
   
    有人认为中共不敢打台湾,说是中共一打台湾立马就死。我不敢苟同这样的看法。尤其是在美国孤立主义抬头和中共国习近平这样个性急求打仗立威的人当权的情况下,我更加不能认同这种对中共本质完全不了解的说法。
   
    积我5岁就出入斗争大会,青少年时代就从理论和实践两方面都认真且透彻地研究了中共的思想理论和历史,毕生和中共打交道的经验,希望台湾朋友要看到中共历来就是【暴力迷信者】,其构成基因就是【暴力迷信】,历来就具有敢于冒险诉诸武力的传统。
   
    列宁十月革命是在力量悬殊的情况下发动的,中共秋收起义、八一南昌起义,也都是在力量悬殊的情况下发动的。何况现在中共上上下下自以为国力已经十分强大,造军舰比母鸡下蛋还快。只要算好在美军从关岛驰援台湾前,能够攻下台湾,习近平这样的人就敢于採取武统台湾的军事行动!
   
    因为独裁者往往要靠杀人立威固权,靠打仗立威固权!在习近平的算盤上,他个人的历史地位就是要解决台湾问题完成毛泽东-邓小平等一直没有完成的“统一祖国大业”!因此,中共武统台湾的时间表,不是传说中的20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100周年,而是要在习近平手上2021年中共成立100年就拿下台湾,实现“祖国统一”,从而为其继续当权成就帝业奠定基础!

所以,希望台湾朝野和全体人民,要充分认识到台湾已经是事实独立,已经是法理独立。不要为虚名惹实祸!要专心发展台湾经济,无论南下或是西进,或者是同时南下西进,两头都不要落空,都要做好生意,把台湾经济搞上去,深化台湾民主建设,巩固台湾民主政体制度。与此同时,要高度警觉中共“大外宣”的手,“统战”的手,已经伸到台湾,要防备在统独问题上撕裂台湾族群造成严重的对立,给中共武统台湾提供借口!


现在已经众所周知,中国大陆民主化是台湾安全的根本保障。因此,在两岸关系问题上,真正高明的做法是,台湾政府应当主动高调喊出【以民主宪政统一两岸】的口号,赢得中国14亿人心,将吞吃了民族主义海洛因摇头丸,主张打台湾的14亿愤青,彻底转变为明白自己的奴隶地位牲口地位,一心一意要争取人权、争取社会保障、争取公平正义的人!从而使台湾赢得在两岸统独问题上的主动权主导权!赢得台海两岸持久和平与发展!这是台湾的极大的优势。可惜囿于岛国心态和思维的人,看不到这一点,不会运用更不可能充分发挥这一保卫台湾安全的巨大优势!我殷切希望与会的台湾李教授曾教授,能够以长远的历史的眼光和高度的政治智慧,使蔡英文总统领导的台湾政府和全体台湾人民正视台湾当前面临的真实状况和迫在眉睫的危险!

   
    我们还应当认真检讨中国民主革命在政治智慧上,在斗争策略实践上,其实远远落後于中共的问题。

一个典型的事实是,1981年中共下发第9号文件,针对以中华全国民刊协会为中心的组织全国性反对党活动,採取了全国一网打尽民主墙运动民办刊物民办组织领袖人物的手段。正是早在这个时候,中共就老谋深算老奸巨猾地看到,当年抓捕重判的这批民主墙运动的领袖人物出狱後,也都正当壮年,如何对付这帮正当壮年的民主墙领袖人物?特别是如何对付邓小平十分恐惧的、被他指称是“能量极大”的【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特权论》作者?


中共在1981年实行全国大逮捕之际,就物色到了徐水良这样文革中的保皇(党)派、有过四人帮时代坐牢经历,也有一定理论水平,但是已经屈膝投降没有在文革後参与过民主墙活动,人品极为恶劣的争名夺利嫉妒狂,将其混同全国大逮捕民主墙运动领袖人物之中,抓捕重判,施行苦肉计,以便打入民运队伍,到时候分化瓦解民运队伍,破坏中国民主革命。


徐水良早在1975年坐四人帮牢的时候,就在狱中就挖空心思撰写了长篇吹捧大独裁者毛泽东的文章。1979年初出狱後,正值民主墙运动。他却没有在任何一堵民主墙或者任何一份民办刊物上发表过任何反对专制独裁暴政的文章,反而在非民办刊物报刊上发表了他在狱中所写出卖灵魂的投降书,大力美化和吹捧大独裁者毛泽东。在1979-1980年这足足两年民主墙运动高峰时期,他徐水良从未参加所谓“两非”活动。更没有涉足民主墙运动登峰造极三大实践(1、组建全国反对党【中华公权大同盟】;2、成立中华公权大同盟的预备团队【中华全国民刊协会】及其机关刊物《责任》;3、组建【民主爱国护法请愿团】抗议和反对中共中央1981年9号文)。质言之,徐水良压根儿就不是真正的民运人士!

   
    可是在1981年4月全国大逮捕之後,徐水良却在5月份作为全国大逮捕的最後一名被抓捕。抓捕他的唯一事实根据是说他受徐文立之托,编了一期《学习通讯》。但是,这完全是一个中共特意编造的把戏或曰谎言。因为,我作为中共认定的【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在4月全国大逮捕前夕1981年3月底,曾经两次到南京和徐水良两度见过面,他根本没有向我提起过他编过什么《学习通讯》的事。而徐文立也是在大逮捕之後,才在监狱里从预审员那里第一次看到所谓徐水良编的那一期《学习通讯》。而且,迄今为止,没有一个当年的民主墙运动人士证明看见过他徐水良编的《学习通讯》。由此可见,中共对徐水良定罪量刑的事实根据,不仅完全不清不楚,而且是大有子虚乌有之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