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群聊碎语之二]
槟郎文集
·侄女的城管男友(诗歌)
·为笔会而作
·一扇门的好奇
·老猫钓鱼
·怀念荷尔德林
·我与笔会
·怀念诗人穆旦
·法师的彩巾
·争当那个头
·走入狱警的日子
·大力寺的尼姑
·峡江情歌
·2009年的遗嘱
·唐福珍的向日葵
·这个冬天太寒冷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中国男人
·儿子十岁了
·我的瓦罕走廊
·献给中国工人
·过了罗湖海关
·儿时的溜冰
·情系美济礁
·故乡的玩龙灯
·狱中过元旦
·美丽的月食
·美丽的月食
·诗文总集编后感
·这个寒假别太累
·这个寒假别太累
·巢湖城的陷没
·巢湖城的陷没
·大力寺的和尚
·古巢美女
·我的兄弟姐妹
·故乡的半汤镇
·新年快乐
·冬去春来的雪
·我的楼兰美女
·宿迁狱中女刀客
·长安街散步
·与情人等地震
·我爱过的圣女
·参观韩国世博园
·修脚刀与录音笔
·银波新剧小引
·杨银波新剧小引
·玉树扎西德勒(诗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喜儿爱春哥
·校园帅哥的爱情
·富豪相亲会上的花魁
·纪念青年节
·狱中冤民老赵头
·白毛女的儿子
·我的公主小妹
·怀念阿娇之死
·地震时代的爱情
·卡廷森林的鸟
·卡廷森林的鸟
·心祭中山陵
·我没去美利坚
·党校美女
·清明节追思
·鲁迅看自焚
·烈火中永生
·台湾上访友
·教授的女儿
·纪念黄遵宪
·纪念龚自珍
·纪念郑板桥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故乡的荷塘
·雨夜思念伊人
·洪水的自辩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季节的拆迁
·儿时的游泳
·抗洪美女
·鬼子进黄海了
·最后的山寨美女
·黩武的风景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群聊碎语之二

   群聊碎语之二
     槟郎
   
     推荐的茅山视频,谢谢,受教了。还是路远,等地铁通到句容后,再修到茅山,这样茅山才真正在南京人的家门口。那就不用羡慕镇江了。随着世界宗教文化的复兴,中国道教的复兴,茅山的前景只会越来越好。
     省会南京要想在土产道教上有所表现,也可以有所作为,但他们都拜倒在印度神灵脚下了。南京只要将朝天宫恢复为道教活动场所,和省道教协会会所,南京道教就会迅速进入世界前列。


     泗阳太远,我就关心南京。水西门的天后宫气势和规模都太小。我更关心洞玄观,离家最近。但更期待朝天宫。洞玄观是南京的小茅山,而朝天宫是南都的皇家宫观。上班族啊,朝九晚五,并且公交卡总是缺钱。哪能如你们云游如风啊。随缘吧。
     看资料,陆修静的崇虚馆很可能不在方山,而真的在城北。岁月和战乱毁了南京多少道教圣地啊。一想又觉得太上保佑,给我们留下来了朝天宫。可他们为阿三的神大兴土木,挥霍民脂民膏唉,却不把现成的朝天宫还给道教。不说了,午休了。
     看到新闻,茅山道院11月举行居士皈依仪式。一直就有的?可比基教的洗礼啊。
     读王志高《谈谈江宁方山洞玄观及相关问题》。洞玄观的重建引发学术界的探讨,这是意义之一。此文应该是权威学者的权威论断,但还不是绝对的真理。查《云笈七签》,所谓七十二福地,没有方山。应该有多个版本。孙权在方山为葛玄建洞玄观,这个一般接受的观点,被此文否定,心理上接受不了。此文终于在更多的史料的综合的基础上,将“崇虚馆”与洞玄观联系上了,有积极意义。
     当然,学术家探讨历史真实,而宗教则可接受神话与传说,两者有交集,也有不同处。并且,宗教实践更面向未来。此文认为洞玄观孙权为葛玄所建说,是假的,南朝人编的。退一步,我们仍可以凭宗教不同于学术的理由,坚持孙权为葛玄所建。文艺与宗教不同于历史,常常凭传说就行。历史学家常常败坏文艺家和宗教家的胃口。而我目前接触到的全是教外学术界的道教资料,我对教内反而几乎无知。
     看资料,又发现:我今生的偶像陶弘景对我的1800年前的前生(作为方山洞玄观小道士)的师父(见我许多年前的系列诗作《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洞玄观的菊花》等。)葛玄,因为上清派对灵宝派的偏见,还只是仅仅他个人的偏见,竟然贬低和排斥!悲催啊,悲剧不能再重演。上清和灵宝,在我这里是一家。葛玄是我一个前生的师父;陶弘景是我今生的偶像,从此都不能打架哦。
     葛玄、葛洪、葛巢甫。“三葛”都厉害。葛玄在成仙上厉害,葛洪在思想史学术史上厉害。葛巢甫的名气比前两位要低。但他才是灵宝派及其经典的开创者、创作者。没有葛巢甫,就没有灵宝派,也就没有葛玄的传奇和神仙地位。按王志高《谈谈江宁方山洞玄观及相关问题》一文来说:洞玄观与葛玄的故事,都是葛巢甫的灵宝派编造的,洞玄观的真正历史开始于南朝时期,而不是三国吴。
     陶弘景引用的上清经文说葛玄:“今证得不死而已,非仙人也”,他本人又说:“《灵宝》所云太极左仙公,于斯妄乎”。分明就是恶毒攻击葛玄嘛。我更偏心于葛玄。陶弘景贬斥葛玄,是不对的。陆修静做“三洞弟子”,消除派争,是对的。当然陶弘景总体上是尊敬葛玄的,写过《吴太极左仙公葛公之碑》,虽然碑文里也有派争的立场。对,葛玄结局,有说石室尸解,有说白日升仙台飞升。我选后者。我只是在温习“过去那些事儿”。对过去恩怨派争,不应太计较,更不应延伸。才是对的。
     昨天才知道:附近的方山洞玄观,竟然是“七十二福地”中的“第69福地”。这要在洞玄观墙上打广告。我家附近有“福地”,便也感到“槟郎道人”是有福之人了。南京江宁的方山即天印山,是“七十二福地”之一说,见唐杜光庭的《洞天福地岳渎名山记》,又《中华道藏》第48册,第84页。但《云笈七签》里不一样。
     你说的北斗经真言,很好。但普通老百姓,日常生活中,只能接触到佛教寺庙和基教教堂,却难以接触到本民族土产道教的道观。你们教中青年当努力!不只自我修真,还要传教度人!
     有分歧:你作为个人主动寻道,是好的。但不能要求所有人都如此。我们或者教内,应该主动关心芸芸众生,主动引导他们向道,虽然无缘不化之人也只能随之,但上天有好生之德,反而觉得我们主动的努力不够。再看看其它宗教吧,也不能自我清高,孤芳自赏吧?上清修真,灵宝度人;小乘度己,大乘度人。中国文化的主流更偏重后者。我这话里的“大乘”“小乘”,是说佛教的。与你引用道教经文中的“大乘,中乘,小乘”说法是两回事哦。
     《中华道藏》传记类中,《太极葛仙公传》算是最长的单篇葛玄的传记了。综合多家资料,谈了葛玄许多事迹。特别是最后筑坛升天的情形很细致。此文前面提到了孙权为葛玄建方山洞玄观。但升仙的地点没提方山洞玄观,反而说到“閤皂福庭”。《中华道藏》比《正统道藏》更新,更全,更方便,我们应该提倡读之。很遗憾,一套《中华道藏》49册,太贵,一般读书人买不起。所以,我以前谈在方山洞玄观建"信众图书室"方案时,特别要求观方来负责《中华道藏》,作为图书室的“镇馆之宝”。
     我读道书,最喜欢神仙传记。对炼丹不感兴趣,对义理类书,如《清静经》也兴趣不大。道教史名人中,我最喜欢葛玄。许多年前,与你们所有人,所有道教中人还没接触,我校搬到方山,我无意中寻到洞玄观遗址,回来后写了系列诗歌,自认1800年的前生是洞玄观的小道士,葛玄是我师父,还有漂亮的小师妹。孙道长读过我那些诗。只是我文人的想象,还是真有如此的一个前生?不管怎样,我便最爱葛玄,胜过陶弘景了。
     2016-9-9
(2016/09/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