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巴赫身后遮藏着贵族社会的二律背反贡献]
曾节明文集
·纽约州的清明节
·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客观评价方励之
·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时政观察:警惕胡锦涛“维稳”派挑起局部战争的图谋
·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温家宝夺取军权的时机已成熟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陈光诚的出逃反映出温家宝的虚伪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
·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推动奴役、捍卫奴役的真正原因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马阴九合理想象版)
·法国大革命周年日揭穿张国堂
·专制亡于残暴吗?兼论专制的真正死穴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居美遇抢记
·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华人社会低人权现象的另类思考
·再论中共高层的派系划分
·水性的红朝即将覆灭
·质问博讯螺杆,解读轮运罗干
·中共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法术暨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击毙周克华”之我见
·上帝存在的简明道理
· 时政观察:下一步是大变乱或死亡黑洞
· 王立军是张学良式的草包小人
·习近平须严防下一步暗杀和局部战争
· 小评各国汽车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时局观察:周、薄顺风放火,胡锦涛反日失控
·评郭庆海遭法轮功分子恶告威胁事件
·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中共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由满清和苏联的背影看中共国的命运
· 帝制专制与伪共和专制同样邪恶腐朽
·秋日的参悟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中南海倒薄的性质及“十八大”前瞻
·晚秋忆黄蓉
·时局观察:大爆温家宝贪腐丑闻是胡锦涛抓权恋栈的必要步骤
·宋失中土和明朝迁都北平的地缘亡国因素
·中土沦丧是中国文明劣质化的地缘因素
·“十八大”政治报告亮出了党内最大顽固派的底牌
·极权左棍的无奈谢幕
·习近平会走什么路?
·冬游安大略湖
·最年长的政治流亡者 ——孙树才访谈录
·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再观习近平的面相
·由一、二把手的搭配看中共国的运势
·冬游安大略湖
·对习近平、李克强施政的唯一担忧
·习近平、李克强的施政路线初现端倪
·习近平初现锋芒,胡锦涛注定步华国锋后尘
·习近平高调与胡锦涛分道扬镳
·居美一年九个月感悟
·习近平有可能走上第三条道路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巴赫身后遮藏着贵族社会的二律背反贡献

    巴赫身后遮藏着贵族社会的二律背反贡献
   
   
   
    贝苏妮女士七月二十九日的转帖文——《巴赫:一生都在争取涨工资》,以中世纪德国贵族社会压迫音乐天才的立意,穿越地抨击习近平治下的中国社会,作者的结语是:


    “权力面前,艺术算哪把夜壶?”
   
   
    但作者却全然没有洞见:绝世音乐天才以巴赫,及以巴赫为巅峰的这批欧洲古典音乐天才,同时也是贵族社会的产物。
    因为欧洲古典音乐的兴盛,是贵族和基督教(天主教)僧侣阶层需求所致,并非社会大众的需求。巴赫、维瓦尔第、亨德尔、克莱利、、.等人之所以能吃古典音乐这碗饭,完全因为贵族和僧侣阶层的需要,否则就不会有古典音乐这一产业。
   
    凡人是以肉身为基础的,若无古典音乐这碗饭吃,当然也就不会有古典音乐家了。
    巴赫和其同时代同行一样,吃的不是市场饭,而是世俗贵族和宗教贵族(高级僧侣)的饭。
    古典音乐是贵族特需,而非社会大众所需,因此巴赫等人只能吃世俗贵族和宗教贵族(高级僧侣)的饭,此种经济上的依附关系,决定了巴赫等人遭受魏玛侯爵威廉等人的轻视和压迫。
   
    欧洲的贵族阶层创生了古典音乐家,又压迫古典音乐家,这就是典型的“二律背反”现象。
   
    到法国大革命前后,欧洲的贵族社会摇摇欲坠了,因此莫扎特和贝多芬后来吃到了异常艰辛的市场饭,但产生莫扎特的家庭,却是奥地利萨尔茨堡的主教乐师之家,产生贝多芬的家庭,在科隆选帝侯宫廷内乐队长。
    莫扎特和贝多芬仍然是贵族社会的产物。
   
    由于教养的大优势,贵族阶层审美的品味要远远高于平民老百姓,因此欧洲的古典音乐乃至古典艺术的高度空前,迄今无法超越。西方古典艺术曾经无与伦比的细腻和优雅,而现在外行人都能感觉到:现代艺术流行粗糙。
    也就是说,欧洲贵族的高品位,造就了欧洲古典音乐无与伦比的美和艺术高度。
   
    而贵族社会的倒塌,只意味着古典艺术的衰落。
    贵族阶层的消失,迫使古典艺术家转向市场讨生活,平民大众的欣赏品味和贵族相比,自然是天壤有别的。这就是西方音乐先“浪漫化”,后“通俗化”,再粗糙化、、.的根本原因。一言以蔽之,这就是“市场化”。
    失去了贵族的轻视和压迫的另一面,就是失去贵族的庇护和支撑,就得向市场讨生活,就得投合市井大众的低级趣味。
    这又是一个典型的二律背反现象。
   
    因此,市场化,只意味着古典音乐的死亡。这就是西方流行音乐越来越粗糙,美国脏话绕口令歌曲大受欢迎的根本原因。
    法国大革命后,欧洲贵族社会、基督教宗教社会,齐齐走向衰微,古典音乐人,如海顿、莫扎特、贝多芬、舒伯特、斯特劳斯、、.不得不转向市场求生存,艰辛备至,以至于多人英年早逝。但即便是这艰辛备至的古典音乐市场,也是夕阳晚景。因为贵族社会已然消亡当中。离开贵族阶层的需求,高雅唯美的古典音乐,也就“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了。西方优美不再了!
    此亦足见基督教对西方文明的鼎柱作用,呜呼,基督教衰,则西方文明衰矣!
   
   
    余观乎欧洲古典音乐诸巨匠,以巴赫最为博大精深,而莫扎特最具天才。巴赫一生中留下作品达2300多部(首),都是天才横溢的精品,但仅相当于其著作的几分之一而已——据巴赫之子约翰.克里斯蒂安.巴赫回忆说,其父闲暇时以小提琴、钢琴、风琴即兴创作的许多作品,非常优美动听,可惜未记录下来。巴赫善于创作复调音乐,而复调音乐谱曲的难度是很大。无怪乎贝多芬第一次读到巴赫的曲谱惊叹:
    “这不是小溪(德语“巴赫”一词乃“小溪”之意),而是大海!”
    巴赫中世纪宗教色彩浓重,头戴假发,令人望而生畏,故余迷古典音乐经年,至参加工作之后,始听巴赫,果然博大精深优美:
    《勃兰登堡协奏曲》,工整流畅典雅,且气势磅礴;《巴赫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优美、热烈、奋发而又透露出一丝忧伤——恰如夏午多云天碧空中的一丝阴云一般、、.久听而不倦,反倒是演奏完毕时,令人惶急而若有所失。
    《钢琴十二平均律》乃和谐美典范;《无伴奏小提琴奏鸣曲》则时而空灵、时而阴郁,如上州暮秋时节的傍晚。
    总之,巴赫的音乐优美、严谨而又气势磅礴——巴赫是典型的德国人,但感情极沉抑内敛,以至于外在冰冷精确,这既是伟大艺术,或许也是一种缺陷,因为唯有此种冰冷,能与盖世太保海德里希的工作并行不悖。
   
   
    纵观欧洲各国的古典音乐史,德国的成就最大而且天才济济、耀眼之异乎寻常,这与德国封建时代在欧洲大国中最长、贵族社会在欧洲各大国中最牢固,是一致的。
    古典音乐家依附于贵族,在贵族阶层的压迫下过活,因此得免市场化生存的浮躁,得到更多的心灵的沉淀。他们不是为了钱而创作,这是伟大艺术作品产生的条件。
    现在还有这些条件吗?
    受到压迫,却获得心灵的沉淀,这是一个二律背反现象。
    这就是“国家不幸诗人幸”的道理。由此可知,专制压迫极深的中国毛泽东时代,能够产生众多优美的音乐(包括不朽的《梁祝》),而“改开”松绑后,经济上、地位上大为优越的中国音乐人却碌碌无为,甚至丑化堕落,道理即在于此。
   
    康德哲学中的二律背反,在黑格尔、马克思及当今科学鬼子的眼中,是不肯接受的稀奇怪物,但却深符中国道家哲学。
    “得”也就是“失”的另一面,反之亦然。
   
   曾节明 于2016.8.7丙申年丙申月辛酉日立秋翌日下午于晴爽纽约州
   
   
   
   
   
   
   
(2016/08/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