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杀死隋炀帝者非刺客——笑看习当局的杭州安保]
曾节明文集
·覃夕权:黎小龙失败的主要原因
·透视中共最新内斗:习王刘之争鹿死谁手?
·特朗普崛起的数术之象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
·特朗普现象产生的真正原因
·王岐山再不动手,李克强将上位
·“双规”制度正逼迫党官反党,王岐山面临抉择
·对黎小龙一家的援救,重点宜在母子
·习近平“十九大”恐下台,王岐山摄政
·朝鲜半岛近期不会开战
·比利时连环大爆炸强力助选特朗普,克鲁兹梦破
·曾庆红企图维护寡头共治平衡,是在枉费心机
·穆斯林严重渗透欧洲的真正原因
·敬告余志坚:中共气数已尽垮台不远
·余志坚对方励之的评价,尖刻但准确
·术数显示中共内斗激烈濒危
·孤立主义大回潮,特朗普制胜希拉里已得天时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英国不会脱离欧盟
·中外征战史均验证了中华数术的神奇
·姜野飞“被失踪”类似秦永敏,中国司法向极权倒退
·点评关羽“走麦城”:死要面子,不要生路的悲剧典范
·并非无稽之谈:诸葛亮借刀杀人害死关羽
· 数术显示:诸葛亮是谋害关羽的幕后黑手
·透视中国教育之扭曲:“邓计生”是根源,朱镕基是祸手
·曾节明散文集作者自我简介
· 流亡的背后:有些东西是逃避不了的
·满清龙脉断于日本,“北龙”龙脉毁于中共
·江胡密谈以李代习,习近平危机四伏
· 疾病是共产党政权的大变数
· 霍金的预言反映出西方文明已无出路
· 李源潮图谋上位,习近平怒关团校
· 谁会暗杀李克强?
·君主专制的利与弊
· 吴宏达死因明显遭人掩盖
· 习近平恐以外事救局,中日东海冲突难避
·恶待郭飞雄,中共在羞辱广东人的先贤和传统
·我的第一个美国工友——杰克.皮尔斯
·术数显示:特疯子必战胜希拉里当选总统
·习近平集权新趋势:以个人专制取代党专制
· 英国的“6.23”公投结果将不会脱欧
·覃夕权:有些东西由不得你不信
· 不公正处理雷洋事件,习近平将威信扫地
·雷洋事件是警权黑恶化大升级的标志
·秦永敏、姜野飞的“被失踪”案,打上了习近平的鲜明印记
·习近平对雷洋案可能的处理
·与满清废科举效应暗合:高考生家长上街的变天力量
·“文革”的特点及对中国的另类影响
·体制困局:习近平反腐反而增加了“被嫖娼”的风险
·共产党只剩皮一袭,李克强必胜习近平
·透视中南海:刘云山不是反习派,而是习近平的铁杆
· 数术显示:雍正死于女人行刺
·为什么中共拿不下台湾?——两岸关系的历史和走向
·习近平与李克强的内斗将复辟北洋政府
·蛛丝马迹中的真相:雍正被杀,死状很惨
·诸葛亮断送蜀汉与蒋经国断送台湾民国
·大陆和台湾两个无可挽回的趋势
· 数中隐含天命:“六四”何时得公道?
·“六四”运动失败的真正原因
· “六四”方式不朽:街头运动没有过时,也不会过时
· 对付习共新“维稳”的民运兵法
· 华雄被关羽瞬间斩杀的哲理
·吕布一打二的难度及华夏尚武精神的退化
·中国是“愤青”害惨的吗?
· 中国亡于北胡之祸根,始种于宋朝
·数术显示:西方社会将败于穆斯林之手
·从佛州惨案看美国“建制派”政客的无可救药
·民粹主义是双刃剑——评英国公投脱欧
· 脱欧阻止不了英国的穆斯林化
· 英国文化的缺陷:导致无休无止的分裂
·英国脱欧是“自由的胜利”吗?
·英国“脱欧”后果前瞻
· 中共国即将走满一个循环
·音乐美丑与海德里希的洁癖
·中美南海之战会不会爆发?
·反对派为什么应该反对南海仲裁
· 中美互补性大于对抗性,需警惕的是日本
· 警惕中共战略特线“高级黑”反对派的伎俩
·土耳其“7.16”兵变的启示
·反对派为什么应该反对南海仲裁——因为南海岛礁不是哪个党的!
· 谁最希望政治流亡者“安心”做外国公民?——中共当局!
·“高级黑”的一般规律
·习李公开对着干,府院争大升级十九大难测
·特朗普的本质及其选情前瞻
· 中国大陆赤化注定于孙中山吗?
· 北洋军阀比国民党更不能抵御赤化——告刘因全
·中国古典音乐成就何以远不如欧洲?
· 巴赫身后遮藏着贵族社会的二律背反贡献
· 习近平狰狞毕露,高智晟呼之欲出
·由八宫卦的角度看历史:中共已到了游魂卦的阶段
·“重大改革措施20条”的可取与荒谬
·所有国企变私营不可取——论国企的优势
·万恶的胡锦涛式伪国企
· 秦二世,崇祯帝与习近平
·“港独”扬短避长,客观上是助共维稳
· 对《炎黄春秋》态度,印证了习近平比胡锦涛都不如的野蛮素质
·中共领导人为何拒绝越南式的政改?
· 金庸《射雕英雄传》的两大硬伤
·杀死隋炀帝者非刺客——笑看习当局的杭州安保
·朱婷现象的启示:计生扼杀天才降低人口素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杀死隋炀帝者非刺客——笑看习当局的杭州安保

   杀死隋炀帝者非刺客——笑看习当局的杭州安保
   
   
   
    大凡专制僭主政权,总要有一层“合法性”的伪饰。


   
    如入关窃据中国的满清,要装出尊孔的样子,要禁书炮制伪史,拼命散播明朝亡于李自成之手,入关的满清是“吊民伐罪”之类的谎言(同时严禁抹不去满清灭明痕迹的南明史)。
    因为伪饰正统王朝的需要,爱新觉罗家的殖民统治者就得做样子,如皇帝即位的时候要大赦天下,皇帝出巡的时候要“赐”给沿途汉族奴民食物,以示“满汉一家,皇恩浩荡”;皇帝巡行的线路自然要清场、警戒,但绝不至于有不许沿街百姓人家生火做饭的“安保”措施,
   
    纳粹政权、法西斯、苏俄极权、毛共极权也都披有一层“人民性”的伪饰。当年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很自信,深知本国民众崇拜自己,因此敢于“洗人民澡”,并不需要很苛严的安保措施;斯大林和毛泽东需要“群众演员”制造亲民假象;江泽民、胡锦涛对“群众演员”已放心不下,但江总当年出巡,民众还可以远望,胡四就不行了,设人墙狙击手,空中禁飞,生怕哪支航模或鸽子身上落下一颗炸弹,炸毁了他花岗岩的脑袋、、.但都还没有到不准老百姓生火做饭的地步,连金正恩都没有。
   
   
    但是秦始皇、多尔衮、毛泽东、金正恩都有所不为的事,中共国第五代核心习近平却搞得轰轰烈烈:
    继去年“反法西斯胜利五十周年”大阅兵之后,习近平当局再次下发谕旨:九月四日至五日,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杭州峰会期间,杭州居民不准使用明火做饭,家庭用餐需登记身份证和住址,由派出所配送、、、、、、
    至此,习近平应去年“反法西斯胜利五十周年”大阅兵之“需”而发明的“不准明火做饭”,遂成习记安保新特色。2008年,防微杜渐的“维稳”工程师胡锦涛为北京奥运会奉献了火车票和菜刀“实名制”,此尚有毛共时期出行介绍信及蒙元菜刀管制的先例,而习近平的不准明火做法安保条例,真正在古今中外查无先例。
   
    可见,习近平突破了邓、江、胡的“俗套”,真正创造新的“史无前例”!
   
   
    不能不说,此种千古一绝的“特色”做法,还真堪称奇,奇到与习近平同志大阅兵仪式上左手敬军礼的(绝无仅有)程度。
    什么人会怕老百姓会怕到连生火做饭都恐惧的地步?当然是残民以逞、且极度虚弱的神经质蠢贼。
    常人都知道,贼只要不弱智,总是要装作老实人,甚至扮作道貌岸然的样子,至少要混在人群中不引人注目,这样他(她)才能不被抓住,至少可以减少继续作案的阻力,以为长久之计。
    毛泽东时代,中共这个大贼就扮作道貌岸然的样子;“六四”之前的中共,在邓小平带领下扮作老实人;“邓南巡”之后,江泽民带领中共打“不问政治,闷声发财”的粉红旗,以求混在人群中不引人注目。
    为什么必须这样?因为在意识形态衰败的情况下,你越惹眼,就越自曝贼的面目(即政权非法性)。
   
    而习近平却反其道而行之,在意识形态久已破产的情况下,拼命高举马克思,“意识形态主动出击”、“亮剑”、、.习近平却生怕老百姓不注意他(们)是贼,遂以不准生火做饭的史无前例荒诞扰民方式,扯着破锣嗓子向群众咋呼:
    “大家注意了啊,老子们就是贼,老子们就是匪!、、、、、、”
   
    这是什么智慧?这就是“大撒币”的智慧!连金正恩都不具有的智慧。这是什么气魄?这就是“大撒币”的气魄,连金正恩都没有的气魄。
    对此,金三等其他僭主一定嘀咕:不准生火做饭,这不是神经病吗?老子们的神经还不至于弱到这样的地步!
   
    此次杭州G20峰会的不准生火做饭,与习近平去年所发明的入厕实名制、不准开窗、会场周边地区居民禁车禁足(不管妨碍上班)等一到,对绝大多数“不问政治”的杭州人构成了千古一绝的骚扰:
    据说现在杭州城已经军警遍布,沿街检查瓶装液体(含水壶、饮料瓶、易拉罐等),携带者乘公交、出入公共场所,都遭军警强迫“试喝”,否则带走;有人因遭几番“试喝”,当晚竟被迫喝光了次日的早餐牛奶;一位公交女乘客因为所带的工业香精不能喝,即被拷上警车带走、、、、、、
   
    习近平此种对良民千古一绝的神经质、下三滥的骚扰,其刺激杭州人反党的效果,绝对要强过魏京生亲赴杭州演讲“煽颠”(如果老魏能赴杭州演讲的话)。
    君不见,现在大陆网上、手机上到处是对杭州的鄙夷和嘲笑。而按照中共国国父毛泽东的厚黑老师——意大利人马基雅弗利的规律:
    如果一个暴政政权招致民众的仇恨和畏惧,它仍然可以存在;但若一个暴政政权招致民众的鄙夷和轻视,它就快完了。
    第五代“今上”习近平同时符合孟子古训“小人之泽,五世而斩”,和道家律“三为生气五为死,生在三兮衰在五”,这决不是偶然的。
   
   
    据说此次杭州安保,习近平调动了集团军护驾,现在杭州街头已装甲车穿梭云集,空中直升机四处盘旋,狙击手卡位,黑衣保镖晃荡,真正针插不进、水泼不进、、.这安保阵势绝对是世界峰顶,其实这只暴露出这个政权的顶级虚弱。
    看似密不透风、无懈可击的系统,其实都是不堪一击的。习近平是否想过:倘若这些个装甲车和直升机反了的话,会怎么样呢?
    杭州不准生火做饭的安保,除了自曝虚弱、自显傻二之外,其实毫无用处,习近平不要忘记:
   
    当年出巡江都的隋炀帝,并没有死于侠女刺客之手,而是死于他自己的御林军统领——右屯卫将军宇文化及之手!隋炀帝在江都有骁果禁卫军十万人护驾,结果又怎么样?
   
    当年江青、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毛远新也没有落到“右派阶级敌人”的手里,而是被栽在了其左派同志华国锋、汪东兴的手里。
   
   曾节明 于2016.8.27 丙申年丙申月辛巳日 于秋燥纽约州下午
(2016/08/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