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遇罗锦
[主页]->[百家争鸣]->[遇罗锦]->[一个大童话(5)]
遇罗锦
·一个大童话(5)
·一个大童话(6)
·一个大童话(7)
·一个大童话(8)
·一个大童话(9)
·一个大童话(10)
·一个大童话(11)
·一个大童话(12)
·一个大童话(13)
·一个大童话(14)
·一个大童话(15)
·一个大童话(16)
·一个大童话(17)
·一个大童话(1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1)
·给外星人的66封信(2)
·给外星人的66封信(3)
·给外星人的66封信(4)
·给外星人的66封信(5)
·给外星人的66封信(6)
·给外星人的66封信(7)
·给外星人的66封信(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9)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1)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2)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3)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4)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5)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6)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7)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8)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9)
·伟大的影片《林肯》
·悼士非
·大水
·也读《绿山墙的安妮》
·德国芝蔴——大烟籽
·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欧盟的利弊
·喜欢她的性格——读毛栗子
·影片《赎罪》(Abbitte)给人的启示
·全世界在装傻充楞
·日本一山农
·德国的社会房
·这个国家叫“官穷民富国”
·遇罗克照片上的污斑二三事
·每月有十万战争难民涌进西欧
·“希望列车” ——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雾霾不是锅盖,它随风旅行
·伊斯兰暴怒文化应先从食物上改变
·这里整个乱了套
·为何西欧青年去加入IS?
·这事如果发生在德国
·战士们已进入心脏
·胡杰——道德与力量的先行者
·追求心灵之爱的卡佳
·三读柳栋
·这本身就是电影剧本
·60种派别的伊拉克
·血浴, 巴黎的黑色星期五
·IS为何如此壮大?
·遇罗锦﹑柳栋:《以理性面对历史》
·雾霾﹑鸟屋﹑服装
·小鸟的房子
·意大利人为何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偷窃的艺术
·2016.1.1.德国新年事件
·“新年事件”的连锁反应
·西欧难民现状所见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如果遇罗克的名字在电影界是禁区
·世界上的教派越少越好
·布鲁塞尔爆炸: 不一样的复活节
·温暖人心的生日卡
·报考过三次大学的遇罗克
·一次关于文革50周年的访谈
·我的幻想 (1,2.)
·微信时代的纪念
·德国现象
·痛悼黄嘴黑八哥
·发中共的牢骚,鼓民运的士气
·为何喜欢蔡英文
·高兴的是川普赢了!
·一部感人至深的鸿篇巨著 ——与《玫瑰坝》的作者谢宝瑜对谈
·我们在「绿野」找到了家——与《松园旧事》作者汪晶晶对谈
·我只想写下一生的想法 一一遇罗锦与彭小明文学通信
·遇罗克的预言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天降大任任不寐
·金钟和女儿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补充版)
·遇罗锦 2017.9.3 推文:
·你在我心里是位巨人 ——给章立凡(增补稿)
·刘无敌为何被害死灭口?
·新年,给你写一封另类的信
·令人感动的“传奇时代”
·天然画家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大童话(5)

22.香山之夜
   
   
   
   哥哥:

   当暑假中你载着我在田野上行驶时,我心里就骂着自己是逃兵。可是我又没有勇气承认。直到今天,想起我如何怕苦怕累,心里总不安。前几天我读了一本美国小说《小妇人》,里面的乔多么像我啊!我真喜欢她男孩子般的性格,可是不如她有勇气。后来,她嫁了一个白发苍苍的穷教授,这结局似乎令人奇怪。可是又很能说明她的性格。我还看了一本杰克·伦敦的《热爱生命》,我真喜欢……
   
   
   罗锦:
   你的信我看了两遍,并把它珍贵地保存起来。我真高兴你能写出你的读书感想。可是,光是喜欢还不够,那样就成了消遣。人的面前有两类知识:一类是业务知识,一类是人的知识。这两类知识,我们都要认真地学习。《热爱生命》这篇小说,它道出了强者的力量、道出了生命的价值。《小妇人》我也看过,文笔细腻逼真。我也喜欢乔的性格。应当学习的,是作者描述人物的语言和方法。你是搞艺术的,建议你多涉猎世界文学名著,以此开拓自己的艺术眼界。我帮你订一个读书目录:1、车尔尼雪夫斯基的《怎么办》;2、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3、莱蒙托夫的《当代英雄》;4、屠格涅夫的《猎人笔记》;5、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6、雨果的《悲惨世界》……
   
   
   他列出几十本世界文学名著,我都从未看过。我望着他那清秀、劲拙的笔迹,在我的心里,他更加高大了起来——他不仅是哥哥,还是良师益友!
   我去“首都图书馆”借书,也在学校附近的“崇文区图书馆”借书,一本接一本地读下去——俄国的、法国的、美国的、西班牙的、英国的……也有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儒林外史》……除了画画、外出速写、复习几门文化课之外,我利用所有的课余时间阅读这些中外名著,每一本书,都给我打开了一个世界。我爱那些有个性的人物;爱那些田园风光;爱那书里的自由、平等、博爱的气氛;爱作者笔下的真实——这正是它们之所以成为名著的原因。作家们给了我一个新的灵魂、新的精神——使我知道还有与我们全然不同的生活,还有与我们完全不同的思维方式。我更相信那才是真实的生活和世界、是人们应该有的——哪怕描写的是最底层的穷人、罪犯、流浪汉,但他们是真实的;只有真实,才是文学的一切、生活的一切、人追求的一切。
   越读、也越苦闷:为什么,在我们的周围,到处是假、大、空?为什么?好人全没好报应?为什么,人生下来是不平等的?为什么越假越坏的人,升得越快、越受重视?为什么……太多的“为什么”了。
   
   那时我只有十六岁、又住校;读书之上瘾——在颠跛的、拥挤不堪的公共汽车里,也读,不愿放过每一分、每一秒;更加上瘾时,连周六、日,家也不想回;吃着学校食堂的馒头、就着白开水,从早看到晚;不停地在日记里抄下我最喜欢的描写和句子。十六岁,伴着这些书,我正在形成着自己的个性。哥哥和父母并不知道。
   
   当时,正大力提倡“先红后专”。文艺界,不能写“中间人物”,什么事都要“合二而一”—— 一元论代替了唯物辩证法。雕塑上,一律是“前腿弓、后腿蹬、一个劲儿向前冲”;宣扬着“收租院”的“阶级斗争”式的泥塑群象;《林海雪原》及《青春之歌》,只因其中有一丁点人情味,连这种把人物高大化了的作品,都说成是“小资产阶级情调”……
   学校里必须搞“军训”——早晨六点起床操练,跑步、走正步、方步、刺杀;学校一次又一次在大阶梯教室里,为全校学生做“反修防修”、“阶级斗争”、“先红后专”的冗长的报告……
   晚上九点必须熄灯,把全校同学锁在宿舍楼里(下二层住男生、最上第三层住女生),任何人不得去教学楼用功。
   
   一年级时教务主任陈祥广先生的提拔,见我不写入团申请书实令他失望,自己又根本不想当官,所以第二学期的“文娱委员”便由别人去做了。国栋也是“不争气”,只爱当“旁观者”,故“学习委员”也由别人去当了。
   一次我偶尔对一女生王玛梨说了“佩服约翰·克利斯朵夫”,她正想入团,立即汇报给了团支部,也不用与朱玉成先生打招呼,那积极进步的老师便写在全校的黑板报上,对我不指名地批判——“有的人不要求进步,只想个人奋斗,竟然佩服约翰·克利斯朵夫的资产阶段思想!……”
   我再也不敢对任何同学讲话了,只在日记里写道:“个人奋斗有什么不好?个人不奋斗,难道要别人为他奋斗?”
   日记,成了我唯一能倾诉的人。我买了一把锁、安在课桌的抽屉上,为了日记本的安全。
   
   
   同学们说我变了,变得不爱讲话、孤僻、不爱打扮了。
   一位高干的女儿想入团,只要她在课间操时不去下楼做体操、人们蜂拥上楼时,她偏偏在那儿用墩布擦水磨石的楼道(一直有清洁女工、每天都擦),做上这么几回,一入团,也就不再擦了。
   一位学习太差、只爱练气功的男生,在班会上带来一件他爸爸的老破棉袄,声泪俱下地回忆他爸爸所受过的“阶级苦”,这位出身“城市贫民”、象二溜子似的学生,很快便入了团。
   外班一位漂亮的女生,专门在人人能看见的地方,用大长胶皮管子浇花,她便入了党——全校唯一的学生女党员,另一位是男生——学生会主席。她的美丽容貌、出身“城市贫民”、浇花、听话、靠近校领导,这就够了,哪怕她学习成绩一般、也从未有特殊的才能。
   
   
   尽管我一直爱着国栋,但随着我的不合群、总是用每一分钟余闲去看小说,对许多同学都疏远了。再说,他对我十分谨慎、好像总在冷眼旁观,而我也就犯不上表示出一丝一毫。恋爱是什么滋味儿?是收到淮淮信时,那久远的心情?又为什么想不起他?我以为自己仍不知什么是真正的恋爱——何况学校公开地禁止呢!我只以自己的爱好去幻想——努力、勤奋、做一个让他佩服的人!
   
   但少男少女们,正一天天地走向成人,学校的禁止,不过是使“恋爱”不能公开罢了。
   学生们认为那是一种神秘的、甜蜜的感情,谁能禁止得了?两年前自己曾对高年级外班的那一对、唧唧我我之反感,如今,自己倒幻想着,若能与国栋那样唧唧我我,可该多美!
   入学以来,有谁爱过我吗?
   二年级第一学期,我忽然接到一封信,他说他刚刚于这学校毕业,他对我的印象怎样好、怎么看上了我……我气得简直要哭了,这封信对我活活是个侮辱、原来他在悄悄寻找着自己的对象,我竟全然不知!我才二年级,就像被他看上该有多么荣幸似的!我气得连他的名字也没记住,就把那信撕了个粉碎、扔进了垃圾箱。二年级的寒假,我和外班的几个男生,组成一个小画队,每天去农村,画农民和风景,忘了吃、忘了喝,一画就是一天。比我高一级的曹文一天兴奋地对我说:“但愿我们今后,永远做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在艺术上共同奋进。”
   “当然!”
   “好,那么拉钩儿,”他伸出右手粗壮的食指:“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我毫不犹豫地伸出食指让他勾了几下。
   直到有一天他闷闷不乐、完全一副失恋的样子,有人说他是为了我,我才恍悟那天的“志同道合”竟是爱情的誓言——多误解啊!
   还有别人。无论他们以什么方式爱我,但比起国栋,我都无法爱他们。我和国栋单独在一起的机会有得是,却一次也没利用过。
   一个夏日的中午,同学们都在呼呼睡午觉,我独自在教室里看小说。忽然国栋开门进来了,我头也不抬、心跳着、继续地看。他在自己的座位上愣了片刻,又起身走了。我仍在盯着书,心里却充满了遗憾。为什么他连一句:“你在看什么?”都不问呢?而他来教室,是否也是为了看课外书呢?他又为什么走了呢?是因为我的“白专”、受过批判、他怕和我接近?怕沾嫌疑?他也太谨慎了。却又怪谁呢?我不是以前的我了——那个可爱的“一年级学生”不见了。谁能理解我呢?
   他不表示,我也不表示。但我相信,他从开学第一天就爱我、正像我一样。只是他太谨慎、太冷静、太旁观,我的任性和“怪僻”使他无法接近我。那就让我们沉住气,在学习、事业上比赛吧,只有那种爱才是令人神往的!
   一、二年级的“基础课”过去之后,三年级开始分专业。全班共分四组——景泰蓝、象牙及玉器雕刻、宫灯和儿童玩具。我被分在“儿童玩具设计”一组。设计内容包括木制、铁制(有机心)玩具的造型及结构。
   我多希望和国栋分在一个组!可我们没有自己选择的权力。
   与他一组、又是他好朋友的黎凡,追我追得厉害,但因他是国栋的好友、又住同一宿舍,似乎沾着国栋的气息,便被动地接受了他。我不喜欢他的长相、不喜欢他的哗众取宠。即使在和他散步、一起谈论的每一分钟,我都在想:“要是国栋,可该多好!”
   没有真正的知已、没有爱;自己的爱心对方不知道,现实又如此地令人苦闷;为此,我常常郁郁寡欢,只有向大自然寻求慰藉。
   
   一下课,除了背上画夹、要么拿一本书,在学校对面的“龙潭湖植物园”里,一待就待到太阳落山。画完一张画、或看完几十页书,我会坐在没有人的丛林里、湖边或草地上,细心地观察每一片树叶,倾心地体会每一丝微风,观察晚霞的出现、浓云的聚合、湖水的涟漪,领会大自然给我的无言的爱语……那碧蓝的天空,比我的心要纯净得多,还有什么想不开的呢!它是一位最宽厚、慈爱的朋友,时刻都会开导我。只消我抬头望去,便能听到那动听的、理解的、心胸博爱的话语。我把国栋完全融化在了大自然中。我想向他倾诉,靠着发出青气的树干,或踏着茸软的芳草漫步,用不着一句语言,感到此刻不知在何处的国栋,一定会听到我的心声。尽管每天能看见他,但他给我的实际感受,远不如我在大自然中,对他的幻想来得甜蜜。这是不正常、不情愿的,可有什么办法呢?我多希望他能搂抱我、抚爱我、好好地亲吻我呀!
   
   
   一个湿漉漉的雨后的傍晚,夕阳早已沉落地平线。我背着画夹、黎凡挟着一小卷旧毛毯,愉快地走向樱桃沟花园。在这远离城市的山乡、通往卧佛寺的长长的马路上,回城的游人都已绝迹,而我这十八岁的瘦挑的女孩子,却哼着歌,在黎凡面前,雀跃着向前走去……动人的傍晚啊!泼墨似的雨云低垂着,云边发出奇妙的、洇淡的金光;那涌动的云,正热情地向我低声呼唤……国栋,要是你,该多好啊。
   暗青色的天宇下,散发着浓浓的山野气息,那醉人的气息正沐浴着我,仿佛吹去我身上的每一粒灰尘。我跳蹦着,走几步、便回身看看黎凡。他老赶不上我,只冲我傻笑着。我们穿过满是水珠的草地和庄稼,攀上山,寻找一处安身落脚的地方。就在那儿,树丛中横卧着一大块平平的“石床”,上面是伸出的“石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