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遇罗锦
[主页]->[百家争鸣]->[遇罗锦]->[我的幻想 (1,2.)]
遇罗锦
·一个大童话 我在中国的四十年 1946--1986(1)
·一个大童话(2)
·一个大童话(3)
·一个大童话(4)
·一个大童话(5)
·一个大童话(6)
·一个大童话(7)
·一个大童话(8)
·一个大童话(9)
·一个大童话(10)
·一个大童话(11)
·一个大童话(12)
·一个大童话(13)
·一个大童话(14)
·一个大童话(15)
·一个大童话(16)
·一个大童话(17)
·一个大童话(1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1)
·给外星人的66封信(2)
·给外星人的66封信(3)
·给外星人的66封信(4)
·给外星人的66封信(5)
·给外星人的66封信(6)
·给外星人的66封信(7)
·给外星人的66封信(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9)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1)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2)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3)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4)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5)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6)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7)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8)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9)
·伟大的影片《林肯》
·悼士非
·大水
·也读《绿山墙的安妮》
·德国芝蔴——大烟籽
·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欧盟的利弊
·喜欢她的性格——读毛栗子
·影片《赎罪》(Abbitte)给人的启示
·全世界在装傻充楞
·日本一山农
·德国的社会房
·这个国家叫“官穷民富国”
·遇罗克照片上的污斑二三事
·每月有十万战争难民涌进西欧
·“希望列车” ——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雾霾不是锅盖,它随风旅行
·伊斯兰暴怒文化应先从食物上改变
·这里整个乱了套
·为何西欧青年去加入IS?
·这事如果发生在德国
·战士们已进入心脏
·胡杰——道德与力量的先行者
·追求心灵之爱的卡佳
·三读柳栋
·这本身就是电影剧本
·60种派别的伊拉克
·血浴, 巴黎的黑色星期五
·IS为何如此壮大?
·遇罗锦﹑柳栋:《以理性面对历史》
·雾霾﹑鸟屋﹑服装
·小鸟的房子
·意大利人为何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偷窃的艺术
·2016.1.1.德国新年事件
·“新年事件”的连锁反应
·西欧难民现状所见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如果遇罗克的名字在电影界是禁区
·世界上的教派越少越好
·布鲁塞尔爆炸: 不一样的复活节
·温暖人心的生日卡
·报考过三次大学的遇罗克
·一次关于文革50周年的访谈
·我的幻想 (1,2.)
·微信时代的纪念
·德国现象
·痛悼黄嘴黑八哥
·发中共的牢骚,鼓民运的士气
·为何喜欢蔡英文
·高兴的是川普赢了!
·一部感人至深的鸿篇巨著 ——与《玫瑰坝》的作者谢宝瑜对谈
·我们在「绿野」找到了家——与《松园旧事》作者汪晶晶对谈
·我只想写下一生的想法 一一遇罗锦与彭小明文学通信
·遇罗克的预言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天降大任任不寐
·金钟和女儿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补充版)
·遇罗锦 2017.9.3 推文:
·你在我心里是位巨人 ——给章立凡(增补稿)
·刘无敌为何被害死灭口?
·新年,给你写一封另类的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幻想 (1,2.)

1.
   
   这幻想已经有五年了, 是从我65岁退休后开始的。
   说起来,我本不该有这幻想:还有比退休之后的日子更舒服的吗?
   在德国福利制的保障之下, 无论你的退休金属于哪一种, 都能生活得不错。何况, 我们从北边搬到南边, 找到了十分令人满意的住处——对面的树林四季的颜色多彩多姿地变换着: 清晨,鸟儿亲切动人的鸣唱; 阳台的花朵鲜艳美纶美焕; 秋天的金黄与橙红实在动人, 从屋里拍出的照片, 让朋友们感叹活象一张明信片;

   
   
   (照片: 永远的十月 注:此文集中,所有的黑白和彩色照片,都在自己的谷歌博客的首页。文末有博克名称与链接。)
   
   
   冬天的雪, 呈现出一派洁白的晶莹与静谧…… 一年四季, 整天整天, 就象生活在大公园里, 眼里的分分秒秒, 是一幅又一幅永远看不够的生动的图画。
   何况,与PIPI从相识到结婚, 有27年之长了, 要是不和睦, 早就吹了。 正因多吃素之后, 我俩都变得很健康, 若是没有意外的变动, 就这样过到80岁﹑90岁, 或许100岁了: 天天看看书﹑上上网﹑想写就写写给网站投稿; 每天做做家务活; 有宽敞的住房﹑抽水马桶﹑淋浴澡盆﹑电炉子电烤箱﹑洗衣机﹑这机那机……活得卫生﹑健康﹑自由自在, 还要怎样舒服呢?
   
   
   (照片: 美丽的三条河大学城Passau)
   
   
   是呵是呵, 完全可以满满足足地活到去世的那一天的。 但人的个性就是不一样, 我竟然总有一个幻想: 去国内的偏远地区, 那山沟沟里, 那没有小学校的地方, 去教小孩子们读书写字。
   工资呢? 我在国内有二十年的工龄,我补上那二十年的退休保险费, 理应有退休金,那就是我的工资。 甚至,我乐意用花不完的钱, 去给孩子们买书,买纸笔。
   如果自己生了病呢? 一个人会生什么病﹑会何时死去, 全是天意, 全不由己, 随它去。
   
   我已经问过PIPI好几次: 是否愿意与我一同去中国? 你可以教孩子们德文哪。 他回答:我才不想去那里生活。 他并不因我的话而生气, 也不以为能成真的; 就算我的幻想真地实现了, 他也以为我是放着好日子不过自找倒霉的。那么, 他的生活伴侣呢? 或许, 当我这篇文章发表后, 自会有愿意来德国生活的人与我联系, 愿意和他做伴儿吧。 何况,花了不少钱置办的家, 都是现成的。 我们三个应该是好朋友, 我不喜欢思想太狭隘的人。
   
   
   (照片: 与PIPI在美国华盛顿“越战纪念碑前”)
   
   
   为何我总有这幻想?
   并非因为看到了影片《一个人的课堂》获奖之后才有的。因为我这幻想自退休后就有了, 已经五年了。
   这幻想的产生, 是希望能创造一种自己想要的生活:给予﹑诚实﹑朴素﹑节俭﹑愉快﹑有意义。
   
   我在中国的四十年, 还从来没有过这种生活。不错, 我在玩具厂搞过儿童玩具设计, 我在《学习与研究杂志社》搞过美编, 我因日记问题被劳教又当过十年农民……被平反后, 那些年都算工龄。然而那所有的, 都不是我很想要的和自己乐意创造的。
   
   我幻想在一个交通不发达﹑僻静的还没有小学校的山沟里, 我与一家诚恳待人的农民为邻居, 自己有间小土屋, 有个可以烧柴的土炕和做饭的灶台。 白天, 我去学校里教课, 傍晚和晚上, 我在自己的土屋里批作业,看书和写作; 或许没有电脑,没有电话, 无所谓, 那就用手写。
   假如我能这样生活十年﹑二十年, 精神上该有多丰富多有意义啊! 因为这种生活是我从未体会过的, 且是我自己创造的和最想要的。
   
   但是,如果凡是领取国内退休金的人或是想在国内定居的归国人士(指以“政治庇护”身份在海外定居者, 以及以此身份定居后又入了外国国籍者), 一律都必须写“悔过保证书”才可以领取退休金才可以归国的话, 这个梦就吹了。
   所以才说, 很遗憾,它仅仅是幻想了。
   去台湾的山沟里教孩子们中文吗? 人家那里, 并不缺学校与师资。
   而需要的地方, 必须写“悔过保证书”, 又去不成。
   但我仍要幻想:当此文发表之后, 我收到了中国驻德大使馆给我的信, 就象那天我七十岁时, 意外地收到了Passau市市长给我邮寄来的生日贺卡一样。
   信里说: “您的文章我们读了之后, 决定对您改变作法: 如果您真地愿意回国教山区小孩子们学习的话, 我们相信您的人品与能力, 您不用写悔过保证书, 我们希望并乐意帮助您的幻想成真。”
   哈,乐死了!是童话吗? 又是童话了?
   
   2016.4.21
   
   
   
   
   2.
   
   
   4月22日在“共识网”发表了《我的幻想》, 接着就去网上寻找有关影片《一个人的课堂》的确切信息。
   在来自全世界91个国家的4000多部影片中参与角逐,此片不仅夺得第49届休斯顿国际电影节最佳外语片奖, 且男主角孙海英先生还获得了最佳男演员奖, 实在了不起!
   
     
   网上照片: 《一个人的课堂》导演李军林(右)与著名影视剧演员孙海英(中),在第49届休斯顿国际电影节上一起手捧奖杯。
   
   
   记者问李军林的感想, 他回答:“很开心。想不到能在美国的电影节获得这样的肯定,我想大概是其中的师生情谊和艰难的生活环境感动了他们吧,人类美好的感情都是相通的!”
   我想去网上看看有关孙海英的个人简介, 想知道他还演过什么影片, 突然, 左上角一红色“警告”二字吓人一跳, 黑色大字是: “访问此网站可能会损害您的计算机!”
   我只好退回, 继续写下去吧。
   
   “剧本是一剧之王”,编剧与导演都是年轻的李军林先生一人, 在他个人的微博里, 他称赞孙海英先生是“一个有情怀的人,一个很生动的人”。现在影片的公演日期虽然还有待时日, 但我很想知道此片想表现的是什么? 它好在哪里?
   于是很快在网上找到了剧情介绍:
   “宋文化是偏远山区教书近30年的小学代课教师,来上学的都是村里的留守儿童。随着近几年村民外出务工的热潮,村里孩子陆续跟着父母转学到城市上学,学校趋于落寞,学生仅有四个,教师仅宋文化一人仍坚守岗位。后来几经波折,学校学生仅剩与奶奶相依为命的唐明明,宋文化依然坚持每天到学校去上课,每天按时打上课铃,按时升国旗,维护着学校的尊严。明明的奶奶辞世后,宋文化收养了明明,继续维持明明的学业。”
   多么感动人的题材啊!
   接着又去看了网上介绍的有关此片的拍摄花絮。
   李军林在湖南农村长大,农村的各种农活如种田耕地 ﹑打鱼晒网﹑砍柴垛草的事他都会。他的小学就是代课老师教的。他的父亲外出打工, 每逢年底才能回家。三十年过去了, 但中国仍有6000万留守儿童象他儿时那样生活至今。 这部影片讲述的就是当下农村社会的真实缩影, 男女劳动力为了生活, 不得不都去城里打工, 乡村越来越凋蔽, 只有老人和孩子在巴巴地守望着﹑守望着……
   
   正是“留守儿童及上学艰难”这一严重的社会问题, 促使李军林非要写出来不可的迫切愿望,才产生了这部影片的。 年轻的导演李军林先生, 他自己就有“留守儿童和上学难”的生活经历,那些艰辛悲伤的以往回忆令他刻骨铭心,不表达出来他就无法安生——真是个有情有义﹑不忘恩师的教导﹑有志气有理想的青年! 由那样一个可怜的农村孩子成为电影导演, 他的经历, 不正是另一个电影剧本吗?
   
   他决定自写剧本自己导演。如果剧本不真实不生动, 如何会有人投资呢? 有了好剧本,有了好导演还得有拍片的钱; 他不属于气派庞大的事业单位国营电影制片厂有铁资金﹑铁饭碗的人,而是必须自己去想法筹资。 集资是另一种艰难困苦, 不仅得让有钱人的良心看了剧本很受感动﹑承认它的社会意义,还得肯定它不会赔钱才行;谁的钱也不是容易挣出来的。 光这种种的准备工作,就花去了他十年的时间!
   人的一生, 有几个十年 ?!
   
   有了钱, 他才能去找演员, 再去寻找景地…… 这一道道的工作﹑焦虑﹑思索﹑奔波﹑比较和决定, 本身就是又一个生动的剧本了!
   李军林评价孙海英:
   “孙海英老师是一个很热爱生活的人,没有一点明星的架子,到了现场,除了完美地诠释这个角色以外, 他还关心着剧组每一个人。 一些片场的事情,他都能热心帮忙与参与,也经常会给我很多建议。孙海英老师真的很敬业,记得有场他背着几十斤重的黑板,去学生唐明家去上课的戏,拍了一天,转了四五个场,孙海英老师每次都是自己背着黑板在肩膀上。我躲在监视器后面看着孙老师的背景,能感觉到他全身都散发着内心戏,我都不愿意喊停啊,这戏太好了,不需要台词,不需要花哨的镜头,不需要夸张的表演,就静静地看着这种背景,都能让我热泪盈眶。”
   读到这儿, 我的眼睛也湿了。无论是导演和演员,都真正地走进戏里面去了! 他们已经与人物完全地甘心情愿地融合在一起, 分不清是演还是在如此地活着!
   对孙海英先生的夸赞,并非是导演李军林一人,饰演奶奶和妻子的两位演员,以及其他演员和有关的参加者,也对他赞不绝口。
   端详着照片中的孙海英先生: 慈眉目善﹑一脸正气; 亲切﹑朴实﹑厚道﹑豁达大度的形象, 实在令人难以忘怀。
   
   李军林先生的心, 并非只沉浸在过去的生活里, 他更关心着现在和将来,他说: “对于现实中的留守儿童, 我想说的是, 这关系到6000多万孩子的健康成长, 如果孩子的教育问题﹑心理问题得不到解决, 将来会出大问题。 我们现在能在网上看到很多学生打架斗殴﹑早恋堕胎﹑走失被拐的新闻, 这些很多都是缺乏家庭教育和关怀的结果。”——说得多么中肯, 多应该引起上层的重视啊!
   
   先时, 我还没看这许多介绍, 只看了海外的一篇文章, 就令我写了那篇《我的幻想》发给了共识网, 因为我很想在自己的余生, 做一个象教师宋文化先生那样默默无闻而又杰出的人。我深信要比我在德国的家里享清福的生活充实一百倍, 也有意义一百倍。 无论我怎样跑出了中国, 怎样入了德国国籍, 其实从灵魂上, 我还是一个中国人。诚然, 这也是海外所有中国人的情怀。
   好心的共识网编辑,在信里告诉我此文已发表的同时, 还附加一句: “并祝贺幻想成真”, 我开心地笑了。
   每次只要“共识网”一发表拙作, 我都美滋滋地发给约一百人的群信(信址就这些, 朋友们都与我的年纪不相上下), 然后去推特﹑脸书﹑Go+以及自己的博克上做宣传。 “北京之春”的主编陈维健先生回回愿意转载, 他对拙作的欣赏,实在让我高兴又感动!
   
   
   但这次, 却有两位国内外的老友回信表示担心:
   一位说: “罗锦,你有现在的生活,這很正常。若真想回国教中文,那就不正常!”
   另一位说: “罗锦姐,莫幻想,这里还是地獄和粪坑,人民也不善良,他们不要文化,只要钱。过好你自己,莫理猪狗,更不要自投罗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