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遇罗锦
[主页]->[百家争鸣]->[遇罗锦]->[布鲁塞尔爆炸: 不一样的复活节]
遇罗锦
·一个大童话(12)
·一个大童话(13)
·一个大童话(14)
·一个大童话(15)
·一个大童话(16)
·一个大童话(17)
·一个大童话(1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1)
·给外星人的66封信(2)
·给外星人的66封信(3)
·给外星人的66封信(4)
·给外星人的66封信(5)
·给外星人的66封信(6)
·给外星人的66封信(7)
·给外星人的66封信(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9)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1)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2)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3)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4)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5)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6)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7)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8)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9)
·伟大的影片《林肯》
·悼士非
·大水
·也读《绿山墙的安妮》
·德国芝蔴——大烟籽
·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欧盟的利弊
·喜欢她的性格——读毛栗子
·影片《赎罪》(Abbitte)给人的启示
·全世界在装傻充楞
·日本一山农
·德国的社会房
·这个国家叫“官穷民富国”
·遇罗克照片上的污斑二三事
·每月有十万战争难民涌进西欧
·“希望列车” ——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雾霾不是锅盖,它随风旅行
·伊斯兰暴怒文化应先从食物上改变
·这里整个乱了套
·为何西欧青年去加入IS?
·这事如果发生在德国
·战士们已进入心脏
·胡杰——道德与力量的先行者
·追求心灵之爱的卡佳
·三读柳栋
·这本身就是电影剧本
·60种派别的伊拉克
·血浴, 巴黎的黑色星期五
·IS为何如此壮大?
·遇罗锦﹑柳栋:《以理性面对历史》
·雾霾﹑鸟屋﹑服装
·小鸟的房子
·意大利人为何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偷窃的艺术
·2016.1.1.德国新年事件
·“新年事件”的连锁反应
·西欧难民现状所见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如果遇罗克的名字在电影界是禁区
·世界上的教派越少越好
·布鲁塞尔爆炸: 不一样的复活节
·温暖人心的生日卡
·报考过三次大学的遇罗克
·一次关于文革50周年的访谈
·我的幻想 (1,2.)
·微信时代的纪念
·德国现象
·痛悼黄嘴黑八哥
·发中共的牢骚,鼓民运的士气
·为何喜欢蔡英文
·高兴的是川普赢了!
·一部感人至深的鸿篇巨著 ——与《玫瑰坝》的作者谢宝瑜对谈
·我们在「绿野」找到了家——与《松园旧事》作者汪晶晶对谈
·我只想写下一生的想法 一一遇罗锦与彭小明文学通信
·遇罗克的预言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天降大任任不寐
·金钟和女儿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补充版)
·遇罗锦 2017.9.3 推文:
·你在我心里是位巨人 ——给章立凡(增补稿)
·刘无敌为何被害死灭口?
·新年,给你写一封另类的信
·令人感动的“传奇时代”
·天然画家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黄河边—— 给人以笑声的勇士
·特务世界
·二看黄河边——领袖的气质
·韦石,不要悲伤!
·三看黄河边——杰出的修养和才华
·四看黄河边——铁肩担道义,愿走荆棘路
·五看黄河边——坚冰与尘埃的性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布鲁塞尔爆炸: 不一样的复活节

   
   
   
   今天是3月22日, 复活节是从25日至28日。
   欧洲人最重视的大节日,除了圣诞节,就是复活节了。所以很多家庭成员或学生,从今天起就开始出门旅游或去远处探亲访友了。


   而IS的恐怖组织, 是专门在节日的时候, 最爱制造大事件。 电视新闻报道已经公布: 今天的布鲁塞尔大血案,IS骄傲地承认是他们策划的。
   
   
   早上八点, 在布鲁塞尔飞机场的候机大厅里, 人们正在等候着护照及行李检查以便上飞机, 就在此时, 两枚“人肉炸弹” 引爆强烈的爆炸, 14名旅客立即死亡, 很多人的双腿被炸掉, 一百多人受重伤被送往医院抢救。
   一小时之后, 约九点钟时, 在市中心距离欧盟总部500米之处的地铁站, 在第一节车厢里, 一枚强烈的炸弹爆炸, 20位旅客立即死亡, 130名旅客受了重伤。
   
   
   事后警察在搜索中发现: 在飞机场的候机大厅里, 发现了一条被扔在地上的炸弹腰带尚未引爆, 以及装有炸弹的一个箱子。 从后来新闻报道的录像片上看: 有三名男士(人肉炸弹)推着行李车并排进入候机大厅, 手推车里都有一个箱子, 装的是炸弹; 三人的左手都戴着黑手套, 里面握有炸弹的引爆开关。 一定是其中的一名,事到关头突然不想死, 才将这炸弹腰带和箱子扔在了地上的。 他自然成了警方急速搜索的对象。
   在地铁站, 12点钟时, 当旅客早已逃之一空之后, 警察在继续搜索时, 发现了一个被遗弃的箱子, 也装有炸弹,警察用仪器将它安全引爆。
   
   
   炸弹爆炸及救护过后, 布鲁塞尔成了一个死城: 飞机场所有的飞机不再起飞,地铁不再运行, 公车汽车不再行驶, 学校停课, 政府号召居民都应待在家里……
   那么, 今后呢?
   其实, 德国的老百姓早就老老实实地猫在家里不轻易上街了。 除了必须去工作的人们之外, 能不上街的都尽量不上街了。
   有朋友想来德国和我家看看, 我都婉言谢绝了, 没办法, 万一出了事, 可怎么办? 德国新闻是: 今天又发现了一具无头尸, 明天又谁谁被抢劫,后天是一个只有 256位居民的村庄, 被分配进入居住的战民是784人……
   
   写到这儿, 我倒想问: 过了这几天, 西欧各国是否还要继续博爱, 无休止地继续欢迎战民进入西欧? 前两天德国总理还慷慨地说: “其他国家封锁边境不容易进入的话, 我们欢迎战民乘飞机进入德国!”
   
   其实, 最有钱的战民就是IS, 因为他们有足够的经费, 他们绝大多数人都是乘飞机到达西欧的。正如炸了美国的双子楼的那两位, 他们在德国是不工作只想上大学的。 在暑假里, 他们飞往一个富裕的MSL国家免费学习开飞机, 接受培训, 这也是在他们死后, 才调查出来的实情。因为德国始终不知道他们在哪儿学会了开飞机的?
   
   法国的“黑色星期五血浴事件”, 警方仍在搜索着凶手和策划者; 而布鲁塞尔又一次成了“恐怖首都”。
   反对战民进入﹑反对欧盟的德国新党派AFD的壮大, 证实着人心所向。无论你怎样不喜欢美国的那位“疯子建筑商”, 但他所得的票数, 也证实着人心所向。喜爱战争﹑制造武器的大财团们,当然不讨厌战争; 而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们,只好听天由命。
   
   
   2016.3.22 德国Passau
(2016/08/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