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遇罗锦
[主页]->[百家争鸣]->[遇罗锦]->[世界上的教派越少越好]
遇罗锦
·一个大童话(3)
·一个大童话(4)
·一个大童话(5)
·一个大童话(6)
·一个大童话(7)
·一个大童话(8)
·一个大童话(9)
·一个大童话(10)
·一个大童话(11)
·一个大童话(12)
·一个大童话(13)
·一个大童话(14)
·一个大童话(15)
·一个大童话(16)
·一个大童话(17)
·一个大童话(1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1)
·给外星人的66封信(2)
·给外星人的66封信(3)
·给外星人的66封信(4)
·给外星人的66封信(5)
·给外星人的66封信(6)
·给外星人的66封信(7)
·给外星人的66封信(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9)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1)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2)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3)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4)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5)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6)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7)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8)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9)
·伟大的影片《林肯》
·悼士非
·大水
·也读《绿山墙的安妮》
·德国芝蔴——大烟籽
·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欧盟的利弊
·喜欢她的性格——读毛栗子
·影片《赎罪》(Abbitte)给人的启示
·全世界在装傻充楞
·日本一山农
·德国的社会房
·这个国家叫“官穷民富国”
·遇罗克照片上的污斑二三事
·每月有十万战争难民涌进西欧
·“希望列车” ——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雾霾不是锅盖,它随风旅行
·伊斯兰暴怒文化应先从食物上改变
·这里整个乱了套
·为何西欧青年去加入IS?
·这事如果发生在德国
·战士们已进入心脏
·胡杰——道德与力量的先行者
·追求心灵之爱的卡佳
·三读柳栋
·这本身就是电影剧本
·60种派别的伊拉克
·血浴, 巴黎的黑色星期五
·IS为何如此壮大?
·遇罗锦﹑柳栋:《以理性面对历史》
·雾霾﹑鸟屋﹑服装
·小鸟的房子
·意大利人为何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偷窃的艺术
·2016.1.1.德国新年事件
·“新年事件”的连锁反应
·西欧难民现状所见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如果遇罗克的名字在电影界是禁区
·世界上的教派越少越好
·布鲁塞尔爆炸: 不一样的复活节
·温暖人心的生日卡
·报考过三次大学的遇罗克
·一次关于文革50周年的访谈
·我的幻想 (1,2.)
·微信时代的纪念
·德国现象
·痛悼黄嘴黑八哥
·发中共的牢骚,鼓民运的士气
·为何喜欢蔡英文
·高兴的是川普赢了!
·一部感人至深的鸿篇巨著 ——与《玫瑰坝》的作者谢宝瑜对谈
·我们在「绿野」找到了家——与《松园旧事》作者汪晶晶对谈
·我只想写下一生的想法 一一遇罗锦与彭小明文学通信
·遇罗克的预言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天降大任任不寐
·金钟和女儿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补充版)
·遇罗锦 2017.9.3 推文:
·你在我心里是位巨人 ——给章立凡(增补稿)
·刘无敌为何被害死灭口?
·新年,给你写一封另类的信
·令人感动的“传奇时代”
·天然画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世界上的教派越少越好

   
   
   
   一. 120种互相反对的派别
   


   
   我的朋友里有两对回民夫妇, 与我认识很久了, 和我关系都挺好。
   我和他们之间,从来没有谁是回民谁是汉人的感觉。以前在北京的学校里, 同班同学里也有回民, 他(她)们也从未受到过任何歧视; 在我们心里, 他们完全与我们一样。
   
   几十年过去,直到这次战民涌入西欧,看到叙利亚的民房被炸成一片片废墟,看到那些惨不忍睹的实景照片, 着实令我感叹, 在战乱的无政府状态之下, 各种派别却象蓬勃的野草般丛生而起; 伊拉克有60种派别,叙利亚已有了120种。 在土耳其国家, 与库德人的怨恨,似乎永远也不能停止, 今天这里爆炸了, 明天那里又被袭击。
   
   我对任何教派都无兴趣, 第一次问了一位回民朋友,为什么他们之间你反对我, 我反对你, 反对个没完? 在西方人的眼里, 简直就闹不清他们为何互相反对的理由,难道他们的乐趣仅仅是这互相反对的本身?
   这位朋友回答道:
   关于穆斯林的派别,我一下子说不清。如果有空闲,起码得用一下午时间才能把这个问题回答清楚。总之, MSL的教派林立, 有一位教授用了一生的精力才梳理清楚: 伊斯兰教从开始创立,就讲究“门”。国内的教派有上千个,但实际只有三个“门”。教门——在上千个教派中,只有三门,在各个门内——有林林总总的派。这位教授只写了这一本书,他梳理得让学者们个个服气。 作家张承志一生写作,只是写了一个门内的一支派别的延续及拼杀史。每次我想弄清楚,总会请教这个问题的顶尖级专家。一直到搞通了才拜别。 这位专家是西北民族学院的教授。 我俩畅聊了半个多月, 我终于弄清楚了。 他的书我常读, 书名为《中国伊斯兰教派源流探考》。此书印数极少。但得到了官方资助也得到了海外穆斯林基金会的资助。他的调查方式是田园调查,采用美国流行方式。年轻时候跑遍全国,到五十岁时才坐下来写作。 而中东及阿拉伯世界及全世界的穆斯林,只讲究了两门,是什叶派和逊尼派, 实际是两门内的林林总总派别。稍一研究门内的派别, 便有一千多年历史源流; 短的也有数百年源流。
   
   
   我这对任何教派都不感兴趣的人, 看到这些话头已经大了——要这么多“派”这么多“门”, 做什么?
   我以为,老百姓最关心的是能否过上好日子,无论什么样的教派国家, 老百姓视为最重要的是能否在合理的社会制度之下, 少有所学﹑老有所养﹑住有所居﹑病有所医﹑男女平等﹑言论自由﹑没有战争; 男女老少的生活都能有最基本的社会保障——这是一个国家最基本的东西。至于那些教派, 反而是越少越好, 它们如果真能给老百姓带来幸福, 就不会有长期以来没完没了的战争了。
   
   资中筠先生不止一次地说过: “自由民主的社会制度, 不是打出来的, 而是谈出来的。”
   没错, 确实也打过, 但更是谈出来的。 但, 假如能够执掌政权的极少数人, 既不想读关于民主自由的好书, 又只想自己一人独断专行地执政, 若是抱定了“自己一定要独自说了算”的想法, 可怎么谈? 谁跟谁谈? 就象毛掌权的六十年来, 他是否愿意读一读关于西方世界是如何建立民主自由社会制度的好书呢?他那大床头与书柜里, 摆满了的, 不都是如何整人治人的线装古书,如何加强专政专治的封建道理与统治手腕吗?
   
   正如MSL世界, 至今为止, 全世界所看到的, 就是掌权者的自我封闭﹑专断独行与奢侈腐化。 人民生活长期以来, 一直得不到保障, 社会没有合理的制度, 再加上老百姓的火气性格, 所以这些年来, 革命与战争一轮又一轮, 炸成废墟又再重建,重建了又再炸成废墟, 却仍是换汤不换药。统治者所想的, 除了征服别国, 就是征服世界; 而不是想着如何去福利人民。
   可以想见, 就算来来回回地再战上几百年, 如果连一本有益的书也读不下去,如果自由民主的思想不能深入每人的心中, 社会是不会有任何进步的。
   
   
   二. 胡椒喷雾器及其他
   
   以前才5马克(2.5欧元)价格的胡椒喷雾器, 现在已然变成了十分难得的抢手货, 就那么一个小玩艺儿, 在德国已涨到了25欧元, 不仅商店里一到货就被买光, 就算在网上订购,也要等好久才到货。
   随着疯抢般地购买, 厂家也生产出了好几种大小不同的样式, 以满足人们的好奇心理。
   最小的如手掌般大小, 最大的如家用灭火器那么大的一个大铁罐子, 样式愈来愈多; 有一般的散喷式的, 有能射到六米以外的射击式的,有带颜色的是为了警察便于甄别作案的, 多种多样。
   由于德国不准老百姓随便购买枪支, 于是人们就用胡椒喷雾器代替了防卫与袭击的武器。
   其实这胡椒喷雾器是伤人的, 喷得太过, 搞得不得当, 不仅眼睛会受重伤,甚至会失明; 有的人, 呼吸道与肺部也会受伤不浅, 甚至过敏者有个别人为此死亡。那种散喷式的, 若风向不对, 喷者自己就会首先受伤。
   
   笔者在《西欧难民现状所见》一文里写过: 警察在各关要路口检查过往行人,带着能闻出气味儿的“钱币狗”, 仔细搜查行人们所带的钱币以及其他物品;人们在汽车里, 有时要等一小时才能轮到自己。如果那天你急于去飞机场或是去医院看病, 无论你有多急, 却又不能超队前行, 实在是够焦心又无可奈何的。
   然而, 用胡椒喷雾器干坏事却是得心应手: 去银行﹑加油站或商店的柜台抢劫钱财, 它成了最佳武器; 在公路上, 朝面前正要检查自己的两三个警察, 与同伴同时朝警察喷它, 警察自顾不暇, 作案人开车一溜烟跑了;在公共汽车里喷完它,乘客大呼小叫地捂眼睛,呛得直咳, 车门还未关上, 作案者转瞬下车跑掉了; 在迪斯科打群架时也喷它……以前哪儿见过这种种作案手法与下流恶作剧!
   总之,它成了这战乱时代做坏事的武器, 成了让人们学坏的最佳工具。
   
   在德国一个胡椒喷雾器虽然是25欧元, 但去最近的捷克购买才5欧元。 然而在回国的路上, 当警察检查时若发现了它, 由于你是在捷克买的, 则要立即罚款100欧元。
   
   那些申请被驳回﹑又回不了国却只想作案的战民, 使得各处不安生:二月份的狂欢节时被性骚扰者众多; 凡是人多的场合丢钱包者众多; 被翘了锁家里的值钱财物尽失者众多; 两列电动列车对撞, 死伤者众多……
   既然不允许购买枪支,因此这胡椒喷雾器 , 便成了当今无数人必备的宝物, 成了生产厂家发大财的宝产, 亦成了当今西欧的“品牌明星”。
   
   由于作案者太多, 德国警察实在应付不过来, 且它又不能算是真正的武器, 所以警察局呼吁应该制止这产品大肆地生产与销售。
   假如不制止, 谁还愿意轻易上街? 甚至坐公车和列车?
   假如不制止, 德国还有没有正常的社会秩序?
   假如不制止, 难道有一天, 德国真地会打起“胡椒喷雾器大战”?
   
   
   再如, 欧盟各国造边境围墙的越来越多,对战民愈发感到头疼。 法国声明只能接收三万战民, 绝对不再多接收。其他好几个国家也如此声明不再多接收, 唯有德国不改口。
   仅仅在上周五这一天, Passau这边境小城, 进入9327位战民, 是本市的公安局公布的数字。他们都是从奥地利过来的, 因那边不想再收, 就都来到了德国。柏杨省省长说了多次想造边境围墙, 但只说不做。
   在最近布鲁塞尔的欧盟峰会上, 有关战民的讨论, 各说各话, 无法一致。
   
   又如: 俄国移民因战民便宜的顶替而失业, 前些天在纽伦堡举行了规模不大的示威游行,或许这次事先去了警察局登记申请, 反对党也随之而来一起示威。俄国移民的标语牌写的是: “反对战民的犯罪行径”……
   在美国, 一老友来信说: 每天平均有一千中国人, 以旅游身份进入美国要求定居, 以前一个工作是三十个人抢着要,现在是一百个人抢一个工作。因奥巴马对于进入美国的签证手续很宽松,比如: 在大使馆要求你得有房子有工作, 但一得到签证,转脸就把房子卖了工作辞了, 照样上了飞机平安到达,所以, 从来没有这么多的中国人进入美国……
   总而言之, 全世界的发展不是在蓬勃向上, 而是普遍地向下溜, 似乎一切都发展到了尽头。
   今后, 何去何从?
   
   
   2016.2.18 德国 Passau
   
   
   
   纪念文革 怀念遇罗克
   http://jinianhuainian.blogspot.de/
(2016/08/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