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遇罗锦
[主页]->[百家争鸣]->[遇罗锦]->[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遇罗锦
·一个大童话(2)
·一个大童话(3)
·一个大童话(4)
·一个大童话(5)
·一个大童话(6)
·一个大童话(7)
·一个大童话(8)
·一个大童话(9)
·一个大童话(10)
·一个大童话(11)
·一个大童话(12)
·一个大童话(13)
·一个大童话(14)
·一个大童话(15)
·一个大童话(16)
·一个大童话(17)
·一个大童话(1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1)
·给外星人的66封信(2)
·给外星人的66封信(3)
·给外星人的66封信(4)
·给外星人的66封信(5)
·给外星人的66封信(6)
·给外星人的66封信(7)
·给外星人的66封信(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9)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1)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2)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3)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4)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5)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6)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7)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8)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9)
·伟大的影片《林肯》
·悼士非
·大水
·也读《绿山墙的安妮》
·德国芝蔴——大烟籽
·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欧盟的利弊
·喜欢她的性格——读毛栗子
·影片《赎罪》(Abbitte)给人的启示
·全世界在装傻充楞
·日本一山农
·德国的社会房
·这个国家叫“官穷民富国”
·遇罗克照片上的污斑二三事
·每月有十万战争难民涌进西欧
·“希望列车” ——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雾霾不是锅盖,它随风旅行
·伊斯兰暴怒文化应先从食物上改变
·这里整个乱了套
·为何西欧青年去加入IS?
·这事如果发生在德国
·战士们已进入心脏
·胡杰——道德与力量的先行者
·追求心灵之爱的卡佳
·三读柳栋
·这本身就是电影剧本
·60种派别的伊拉克
·血浴, 巴黎的黑色星期五
·IS为何如此壮大?
·遇罗锦﹑柳栋:《以理性面对历史》
·雾霾﹑鸟屋﹑服装
·小鸟的房子
·意大利人为何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偷窃的艺术
·2016.1.1.德国新年事件
·“新年事件”的连锁反应
·西欧难民现状所见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如果遇罗克的名字在电影界是禁区
·世界上的教派越少越好
·布鲁塞尔爆炸: 不一样的复活节
·温暖人心的生日卡
·报考过三次大学的遇罗克
·一次关于文革50周年的访谈
·我的幻想 (1,2.)
·微信时代的纪念
·德国现象
·痛悼黄嘴黑八哥
·发中共的牢骚,鼓民运的士气
·为何喜欢蔡英文
·高兴的是川普赢了!
·一部感人至深的鸿篇巨著 ——与《玫瑰坝》的作者谢宝瑜对谈
·我们在「绿野」找到了家——与《松园旧事》作者汪晶晶对谈
·我只想写下一生的想法 一一遇罗锦与彭小明文学通信
·遇罗克的预言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天降大任任不寐
·金钟和女儿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补充版)
·遇罗锦 2017.9.3 推文:
·你在我心里是位巨人 ——给章立凡(增补稿)
·刘无敌为何被害死灭口?
·新年,给你写一封另类的信
·令人感动的“传奇时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连连有戏的德国, 又出了一件事: 柏林市的一位13岁俄国移民少女丽莎,在放学回家步行的路上,被一位会讲德语的MSL以甜言蜜语骗进他所居住的家中,他伙同二位新进入德国的战民, 三人一起, 合伙强奸了丽莎达三个小时之久。
   


   丽莎回到自己家里, 对父母哭诉此事, 作为移民在德国居住了很多年的父母, 怒气冲天, 立即带上女儿去警察局报案, 又去医院做了检查,很快查明了那三位歹徒的地址及个人情况。 证据虽然确凿, 但那三人一口咬定是丽莎自己愿意的。 如此血口喷人, 丽莎的父母决定去法院上诉。
   
   在德国, 如果属于低收入者, 现在已不象以前那样容易打官司, 必须经过你所属的局同意之后, 才能去法院领取同意你上诉的证明, 以此证明才能去找律师。还有: 如果你属于低收入者,但是你却有辆较贵的汽车,或是已分期付款地买了房子, 或是做了生命保险等等, 则也是不能免费打官司的。
   就算你有了法院允许的免费证明, 又因各个城市的案件都积压如山, 是要等很久的。
   但等候居留的战民虽然没有工作, 但打官司是免费的手续却是很快给予的。
   
   丽莎的父母等不了, 将此事放在俄文推特和脸书上公之于众, 俄国广播电尤其是警察局希望此事不要张扬, 要一步步调查, 不仅要等很久或许会不了了之。 台立即采访了他们一家三口, 又在俄国的和欧洲的各电视台广为播出, 不仅四百多万的俄国移民, 就连西欧人都知晓了实情。
   
   又由于俄国总统普京对西欧无休止地引进战民, 从一开始就公开谴责, 认为这会给西欧和全世界造成不安定因素, 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无奈普京如何担忧和谴责,欧盟却我行我素﹑毫不在意。
   此事在俄国移民当中变为一件大事, 舆论有如巨涛般地支持着丽莎的父母。 俄国外交部长拉夫霍夫表示由外交部出资请律师, 帮助丽莎的父母立即上诉法院。
   
   
   四百多万以俄语为母语的移民居住在德国, 他们遵纪守法﹑勤劳节俭, 最大的心愿就是攒钱买房子, 与儿女和孙儿们和睦地居住在一起, 到老了安享晚年。 他们天天看的听的都是俄国的电视与广播, 在家里讲的都是俄语, 99%的俄国移民若是结婚也只找俄国人。 或许“新年事件”之后, 向警察局登记的一千几百名妇女中也有不止一位俄国妇女,因为很多俄国妇女在旅馆和清洁公司手下做工 , 她们的工作时间就是两班倒地早出晚归, 遇害的情况也就比别人高。
   
   因此,13岁的丽莎事件, 本来只是“新年事件”之后微不足道的弱小火苗, 但因警察局有意的压制和只想大事化小, 竟然燃起了冲天大火, 全德国的各大中城市, 凡是有较多俄国移民居住的地方, 都在1月23日星期六大白天的同一时间, 同时上街游行示威!
   
   尽管我在德国居住了三十年, 还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说过俄国移民曾经在德国有过示威游行,更未有过什么动乱, 但他们的血液里似乎有着天生的团结斗争精神, 在示威之前并没有按照德国规定向警察局申请登记, 因为他们不希望警察局故意拖延批准时间, 深知一定会象往常对待别的党派那样,定会有对立党派一起上街与之对抗, 一起示威游行,给他们自己的队伍增加干扰和泄阳气。如果万一警察用水冲击, 一定也只是冲击警察局不支持的队伍。
   
   所以,当德国新闻报道:在星期六的大白天这同一钟点, 所有大中城市的俄国移民, 为了那个13岁的少女丽莎而上街示威, 愤怒地呼喊着口号和高举着标语时, 德国人这才感受到了他们的团结斗争精神!因为“新年事件”的那一千几百位受害妇女, 无论德国人还是哪一国人, 有气只往肚里咽, 可谁都没想过去上街示威, 哪怕一个人举举牌子!
   游行队伍的口号与标语是: “德国没有了安全感!”,“德国在沉沦!”,“我要回俄国!”,“德国在陷落!”, “德国的法制何在?”……
   是的, 如果在俄国有良好的居住条件的话, 回国居住, 又何乐而不为呢? 何况, 很多人在俄国还有多年的工龄,可以申请退休金呢。 海外新闻不止一次地报道过: 普京在对待居民生活的改善中, 比以前做得好了很多。那里空气清新, 地域辽阔, 且普京绝对不会异想天开地招进来几百万战民给自己添乱。
   但德国政府对普京的做法予以谴责, 认为他是在利用“丽莎事件”。
   
   这四百多万俄国移民,从他们的父母开始, 到他们这一代中年人, 在德国几乎都是从事低种工作的, 能出人头地的很少。 甚至, 连第三代的年轻人, 从事很一般的或低种工作的也居多。
   正象其他种族的居民一样, 在德国, 都是以一个家庭为一个“王国”; 哪怕是几家俄国人都住在同一楼里, 见面客气地点点头打个招呼, 却互不来往, 完全有如德国人的生活习惯了。
   家家各过各的日子, 因为一切都有政府管; 或许,德国的秩序与安宁正是从中体现的。 然而,如今却由于来了上百万的战民, 突然将原来的安宁秩序破坏了。
   
   俄国人的愤怒,更因为很多人因战民的到来而失业。
   网上揭露: 由于有很多已在德国生活了多年的MSL居民, 他们能用德语应付自如,此时, 他们有的也是失业者, 于是就秘密充当了地下的工作介绍人, 去战民营悄悄问那些身强力壮的战民: “你想不想挣外快? 你只要不声张, 你可以一边领着德国每月发给你的救济金, 一边每天做些零活挣点钱。”
   那些在战民营里无聊苦闷的男人, 没有不想挣钱的。 哪怕一天净挣5欧元也是好的。因为白住, 白吃, 救济金照拿, 5欧元偷偷净得, 谁多给你一欧元?
   所以很快, 各个城市都有了秘密联络地点, 比如在某处不为人注意的街角, 一些壮劳力似乎在那里无所事事地聊闲天儿, 看天看云看行人, 老板却冷眼旁观, 不动声色地低声告诉介绍人: 要那个, 要这个, 就要这几个……
   在不打草惊蛇的状态下, 一个个悄悄上了老板的面包车, 干活去也。 干一天活, 当天就给现金5欧元, 而这5欧元, 其实是俄国人一小时的净工资。因此, 俄国人却被老板解雇,由战民做黑工而代替了。
   
   这些不用语言的低种工作, 以前都是居住在德国的外国人干的,如为室内装修打杂, 刮墙皮, 涂墙料, 铺卫生间的瓷砖,铺室内地面,擦玻璃, 搞清洁,在饭店﹑旅馆或厨房帮工……等等凡是不需要语言, 一指点就会做的工作。实在笨手笨脚的,没几分钟让他走人了, 会干的就一天天地干下去。
   在德国, 大小公司都是私人的, 以前由劳动局分配员工, 如今撇开了这局那局, 也撇开了正式登记的有营业执照的“工作介绍所”, 直接要来更加便宜毫无怨言的员工, 老板何乐而不为? 老板省了大钱, 介绍人拿了黑钱, 战民挣了体己钱, 一锅黑, 德国各局成了黑眼瞎——没人给国家上一分钱的税。
   这种偷税漏税, 德国当局是否知道? 或是各局缺人手真地管不过来?或是连公务员也因为消沉悲观而没有了检查的积极性?
   
   
   我在多年前已出版的书《给外星人的66封信》里写道: 自我去过美国之后, 才知道美国的报税制度是多么合理,是多么简单又科学: 不是只由老板报税, 员工也必须报税。员工报的实你老板报的虚, 你老板要受大罚。在美国, 就连还没有正式居留的居民,只要你工作了,都有税卡必须报税, 因为这不仅是体现老板的虚实, 也关系到个人退休金的多少。正因与自己的生活好坏密切相关, 所以人人都愿意实实在在地报税。 你多一个“点儿”,你退休时就多些钱。
   但德国与美国因二战时的成见, 似乎无法化得开: 成立欧盟说是为了对抗美国, 美国做得好的地方全看不见。
   
   
   德国新闻, 天天是政治家们为战民的事争论不休,而老百姓心里却是悲沉。 德国的前景,世界的趋势, 让老百姓如何高兴得起来?
   新闻上报道: 德国大城市的步行散步区, 比如科隆市双教堂前的空场上, 或其他城市, 人们最爱聚集聊天又有可坐长椅的步行区, 如今, 都是战民一伙伙地聚集着, 议论﹑骂人或是打架, 到处随地撒尿甚至大便, 臭气熏天垃圾遍地, 以前哪有这等情景!
   
   每个城市最喜欢干坏事的, 正是难民登记手续不合格却又不想回本国的人。 他们看谁都不顺眼, 看谁都有气, 不顺心就立即用石块砸谁的头, 任何道理和秩序也不讲。 甚至, 一些少年人用小利刀杀死了战民营里的女管理工作人员, 只因那被杀者不合他心里的意。由于这类少年不够18岁, 所受的惩罚极轻, 顶多送去进出自由的“少管站”完事。
   
   因此,居民都猫在家里不愿出门, 而真假战民们就在外面为非作歹, 因为这些人是不怕进监狱的, 因为那监狱实在比战民营舒服得多、、、、、、
   既然把无数没有受过良好教育的人都引了进来, 这种种的社会图像就是必然的。
   
   或许不用太久, 下一步, 就该骚扰每个住家户,做案份子才能满足了。 正象文革时的红卫兵们, 在大街上改街牌改店名砸古迹文物没闹几天, 就冲进无数的私人家里抢掠打杀了, 因为没有油水可捞的大街已不能满足他们越来越大的胃口了。
   德国的警察那么少, 保护私人住户够用吗?
   个人想买手枪自卫吗, 不准许,又怎么办?
   
   瑞典已经决定将80000难民遣送回国, 他们主要是来自阿富汗与摩洛哥。但“请神容易送神难”,具体到如何能送达当地的问题, 细节的种种都是令人头疼的, 比如在上飞机之前及在飞机上, 他们能否那么老实?如果他们逃往其他西欧国, 依然可以用“国际难民法”的条例予以驳回, 他们等于给其他国家添乱添了麻烦,最后他们的做法, 正如前面所叙述的一样。
   
   德国人怀念的是那三十公里长的大桥Oresundbrücke, 是从丹麦直达瑞典, 一路上海景怡人,没有任何检查,自由自在地就象飞。 但自从战民走在桥上汹涌而来, 直到今天,一路上仔细检查的警察,把旅游者的好梦全灭了。
   
   
   2016.1.28 德国Passau
   
   
   纪念文革 怀念遇罗克
   http://jinianhuainian.blogspot.de/
(2016/08/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