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遇罗锦
[主页]->[百家争鸣]->[遇罗锦]->[“新年事件”的连锁反应]
遇罗锦
·一个大童话 我在中国的四十年 1946--1986(1)
·一个大童话(2)
·一个大童话(3)
·一个大童话(4)
·一个大童话(5)
·一个大童话(6)
·一个大童话(7)
·一个大童话(8)
·一个大童话(9)
·一个大童话(10)
·一个大童话(11)
·一个大童话(12)
·一个大童话(13)
·一个大童话(14)
·一个大童话(15)
·一个大童话(16)
·一个大童话(17)
·一个大童话(1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1)
·给外星人的66封信(2)
·给外星人的66封信(3)
·给外星人的66封信(4)
·给外星人的66封信(5)
·给外星人的66封信(6)
·给外星人的66封信(7)
·给外星人的66封信(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9)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1)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2)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3)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4)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5)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6)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7)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8)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9)
·伟大的影片《林肯》
·悼士非
·大水
·也读《绿山墙的安妮》
·德国芝蔴——大烟籽
·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欧盟的利弊
·喜欢她的性格——读毛栗子
·影片《赎罪》(Abbitte)给人的启示
·全世界在装傻充楞
·日本一山农
·德国的社会房
·这个国家叫“官穷民富国”
·遇罗克照片上的污斑二三事
·每月有十万战争难民涌进西欧
·“希望列车” ——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雾霾不是锅盖,它随风旅行
·伊斯兰暴怒文化应先从食物上改变
·这里整个乱了套
·为何西欧青年去加入IS?
·这事如果发生在德国
·战士们已进入心脏
·胡杰——道德与力量的先行者
·追求心灵之爱的卡佳
·三读柳栋
·这本身就是电影剧本
·60种派别的伊拉克
·血浴, 巴黎的黑色星期五
·IS为何如此壮大?
·遇罗锦﹑柳栋:《以理性面对历史》
·雾霾﹑鸟屋﹑服装
·小鸟的房子
·意大利人为何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偷窃的艺术
·2016.1.1.德国新年事件
·“新年事件”的连锁反应
·西欧难民现状所见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如果遇罗克的名字在电影界是禁区
·世界上的教派越少越好
·布鲁塞尔爆炸: 不一样的复活节
·温暖人心的生日卡
·报考过三次大学的遇罗克
·一次关于文革50周年的访谈
·我的幻想 (1,2.)
·微信时代的纪念
·德国现象
·痛悼黄嘴黑八哥
·发中共的牢骚,鼓民运的士气
·为何喜欢蔡英文
·高兴的是川普赢了!
·一部感人至深的鸿篇巨著 ——与《玫瑰坝》的作者谢宝瑜对谈
·我们在「绿野」找到了家——与《松园旧事》作者汪晶晶对谈
·我只想写下一生的想法 一一遇罗锦与彭小明文学通信
·遇罗克的预言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天降大任任不寐
·金钟和女儿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补充版)
·遇罗锦 2017.9.3 推文:
·你在我心里是位巨人 ——给章立凡(增补稿)
·刘无敌为何被害死灭口?
·新年,给你写一封另类的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年事件”的连锁反应

   
   
   
   一. 去警察局登记的妇女越来越多
   


   
   如果西欧不把千百万的穆斯林战民请来居住,穆斯林国家上千年来对妇女歧视的严重问题,西欧人并无亲身感受。就算早已知道那些国家男人对妇女的歧视,也似乎是遥远的《天方夜谭》,无关自己切身的痛痒。
   
   尽管早已有土耳其居民在德国居住, 但“新年事件”里表现出的种种恶德, 还从未在土耳其人身上发生过。无非是绝大多数土耳其家长们,不希望自己的子女与德国人结婚罢了。在从头到脚妇女必须蒙黑布袍的规定上, 在土耳其本国也已经绝迹了。
   所以,德国人对于穆斯林国家深入骨髓的恶习与教诲,是千百万战民到达之后才渐渐有了体会的。
   
   
   2016.1.1新年事件引发的问题, 象一长串望不到头的“二踢角”, 从一月一号炸响到今天, 越响越长越烈。
   在德国,东西南北已有十几个城市﹑已有超过三百多位妇女及未成年少女, 去警察局登记,述说了与科隆广场同样的遭遇经过。 还不仅仅是在新年之夜, 有的是在所居住的城市, 在大街小巷里或寂静无人的停车场里﹑或没有行人经过的安静之处, 所遭遇的突然袭击式的侮辱﹑抢劫或强奸; 并对警察的不作为与保护不力极为不满。 更有很多中轻年妇女及少女,去警察局登记是述说在平时欢聚的迪斯科舞厅, 如何遭遇每每一下子涌进来五六百位男性战民, 对她们进行围攻式的人身侮辱﹑动手动脚, 甚至在厕所遭到强奸, 居然没有舞厅人员相应的保护措施,过后去警察局登记, 却得不到应有的答复与对待。
   尽管, 由于新年事件, 那位科隆警察局局长已被解雇,但却没有记者去采访他为何不作为,为何如此? 笔者想: 如果他真能够畅所欲言, 肯定会揭示出令人吃惊的事实,肯定他是有一肚子苦水。 因为, 他这种不作为的态度, 怎么竟是德国各警察局的普遍行为呢? 是什么使得他们如此?
   
   
   如果用失去原则性来表达对战民的友好, 却是用不保护居民来讨好那些应当受到惩罚的罪犯吗?
   德国的法制, 颠倒到了这种程度吗?
   是否德国的政治家们,集体受到了“邪恶外星人”的无形钳制?
   
   
   在新年当夜放礼花的钟点, 不仅在德国发生了对妇女人身污辱的丑事, 在瑞士﹑芬兰﹑奥地利﹑瑞典等国的一些城市, 也发生了同样的事件。
   瑞典首都赫尔辛基市中心广场上聚集着一千多位战民, 对看礼花的妇女动手动脚, 但周围的武装警察却立即对她们进行了保护, 毫不迟疑地将罪犯拿下送往监狱, 平息了这次动乱。 难道, 唯有瑞典没有“邪恶外星人”的钳制?
   
   为何在同一时间, 都是在看礼花那个钟点统一行动? 难道会是巧合吗?难道不是IS在西欧国家的一次演习?不是IS对自己号召力的一次试验? 现在IS还不想对西欧国家武装暴动,但他们同样可以用这种方式来指挥作战呵!
   假如真的是如此,那么IS这次是成功的。难道西欧各国不感到害怕?
   然而,德国新闻报道说: 还有一千万非洲人在路上,正在满怀对生活的热情幻想,就算徒步行走也得奔向西欧定居!
   
   
   二. 从小所受的教育就是歧视妇女
   
   
   东欧的穆斯林国家,是男人至上主义。男人从一出生起到成人,耳闻目睹的都是这种教育。男人可以有好几位太太; 男人可以想性交就性交而不叫强奸; 女人上街必须从头到脚的蒙黑袍, 只露两只眼睛看路即可; 女人不可随意离婚不可有情人; 女人不许与外族人结婚(但在非常时期想结婚取得居留的情况下, 男方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则暂作别论); 父亲若年老体衰或去世, 兄长就全权代表父亲决定一切; 女人必须这必须那……当这种教育根深蒂固地变为每个男人的性情与习惯时, 在他们眼里,西方妇女的开放行为——从衣着打扮到举止言谈,就有如一个个卑贱的妓女。难道对妓女还需要尊重吗? 是的, 他们恰恰不懂, 西欧各国的法律对职业妓女与对居民一样, 也是需要尊重的。若男人有出格行为,一律受到法律制裁。
   
    对于是否允许妇女在西欧国蒙黑袍,各国态度是不一样的。瑞士规定得很严格: 不仅只露两只眼睛的黑袍不允许穿戴, 连一般的戴头巾也不允许。对于那些不听话的刚入学的少女们, 凡是不摘掉头巾的一律立即离开学校,没有任何姑息。
   瑞士的法制与德国不同,在德国, 总理的个人权利巨大, 一言九鼎;但瑞士属于七人领导核心少数服从多数的表决, 来决定一切国家大事。
   
   
   三. 战民营里的乱象
   
   
   今天的德国新闻有不止一篇文章发表说: 集体居住的战民房里, 由于好几国好多派别, 打架斗殴成了家常便饭。时时为了一点不合适,如淋浴池的脏堵, 或有人把厕所故意搞脏,自己的东西被偷, 饭菜口味的不习惯, 或一两句话不合, 都会争吵起来甚至动手打架。
   战民房里是男女混合居住, 结了婚的家庭与单身者共同居住在一个屋顶下, 甚至自己的少女或幼女被同屋战民强奸的事时有发生。 而作案人绝对不承认, 受害者找证人又难乎其难, 就算有人明明可以作证, 也因害怕对方报复而沉默。
   笔者在上一篇文章里说“集体居住是在制造着邪恶与仇恨”,如今被别人发表了的文章又一次予以证实。
   
   德国政治家们以自己所受教育的程度去揣测战民是错误的, 没有充分估计到集体居住问题的严重性, 而问题发生之后又不善于立即合理地解决。
   在老问题已堆积如山的情况下, 仍旧放开国门, 让千百万的非洲长征者怀着满腔不切实际的幻想, 继续加入战民营的行列。
   
   已到达西欧各国的战民还远未了解西欧国情, 还远未体会人人平等和居民具有的权利; 还远未体会奖惩分明的法律制度, 不过是由于主人把他们当作客人,对他们睁只眼闭只眼, 若他们觉得可以为所欲为和软弱好欺,可就大错特错了。
   
   或许因为换了新的警察局局长, 或许这个新局长尚未被“邪恶外星人”所钳制, 今天,德国新闻象暴发的洪水般,谴责新年事件的文章一篇又一篇,好象憋了好久好久的怨气,今天才喷出来喊出来了!
   
   
   2016.1.10 德国Passau
   
   
   纪念文革 怀念遇罗克
   http://jinianhuainian.blogspot.de/
(2016/08/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