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遇罗锦
[主页]->[百家争鸣]->[遇罗锦]->[雾霾﹑鸟屋﹑服装]
遇罗锦
·一个大童话(5)
·一个大童话(6)
·一个大童话(7)
·一个大童话(8)
·一个大童话(9)
·一个大童话(10)
·一个大童话(11)
·一个大童话(12)
·一个大童话(13)
·一个大童话(14)
·一个大童话(15)
·一个大童话(16)
·一个大童话(17)
·一个大童话(1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1)
·给外星人的66封信(2)
·给外星人的66封信(3)
·给外星人的66封信(4)
·给外星人的66封信(5)
·给外星人的66封信(6)
·给外星人的66封信(7)
·给外星人的66封信(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9)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1)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2)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3)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4)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5)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6)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7)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8)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9)
·伟大的影片《林肯》
·悼士非
·大水
·也读《绿山墙的安妮》
·德国芝蔴——大烟籽
·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欧盟的利弊
·喜欢她的性格——读毛栗子
·影片《赎罪》(Abbitte)给人的启示
·全世界在装傻充楞
·日本一山农
·德国的社会房
·这个国家叫“官穷民富国”
·遇罗克照片上的污斑二三事
·每月有十万战争难民涌进西欧
·“希望列车” ——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雾霾不是锅盖,它随风旅行
·伊斯兰暴怒文化应先从食物上改变
·这里整个乱了套
·为何西欧青年去加入IS?
·这事如果发生在德国
·战士们已进入心脏
·胡杰——道德与力量的先行者
·追求心灵之爱的卡佳
·三读柳栋
·这本身就是电影剧本
·60种派别的伊拉克
·血浴, 巴黎的黑色星期五
·IS为何如此壮大?
·遇罗锦﹑柳栋:《以理性面对历史》
·雾霾﹑鸟屋﹑服装
·小鸟的房子
·意大利人为何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偷窃的艺术
·2016.1.1.德国新年事件
·“新年事件”的连锁反应
·西欧难民现状所见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如果遇罗克的名字在电影界是禁区
·世界上的教派越少越好
·布鲁塞尔爆炸: 不一样的复活节
·温暖人心的生日卡
·报考过三次大学的遇罗克
·一次关于文革50周年的访谈
·我的幻想 (1,2.)
·微信时代的纪念
·德国现象
·痛悼黄嘴黑八哥
·发中共的牢骚,鼓民运的士气
·为何喜欢蔡英文
·高兴的是川普赢了!
·一部感人至深的鸿篇巨著 ——与《玫瑰坝》的作者谢宝瑜对谈
·我们在「绿野」找到了家——与《松园旧事》作者汪晶晶对谈
·我只想写下一生的想法 一一遇罗锦与彭小明文学通信
·遇罗克的预言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天降大任任不寐
·金钟和女儿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补充版)
·遇罗锦 2017.9.3 推文:
·你在我心里是位巨人 ——给章立凡(增补稿)
·刘无敌为何被害死灭口?
·新年,给你写一封另类的信
·令人感动的“传奇时代”
·天然画家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雾霾﹑鸟屋﹑服装

   雾霾﹑鸟屋﹑服装
   
   
   
   一. 雾霾使东西方变为近邻


   
   
   昨天一大早(2015.12.7), 阴云惨惨已十天的铅样天空, 突然一片蔚兰, 一兰到底地不见边际, 太阳又自由自在地出现了, 阳光普照。
    疼了十天的右腿膝关节突然不疼了。 这才又一次明白了维生素D的重要——阳光给予人类的正是这种最健康的维生素。缺少了它, 人类就会得疾病。人为制造出来的各种维生素和氧气, 或是人为的保暖措施, 就算做得再好, 但与大自然给予的, 是无法相比﹑绝对不能相提并论的。
   当天上午, 高兴地去网上看德国新闻,首条是: 中国于今天不得不命令2100家工厂停工;因风向于国内不利。
   这才明白: 如果无数大烟筒冒出来的浓烟, 由于这天没风或风向只是
   自转的话, 那么, 毒烟便只能停留在一个个的城市上空, 则这一天的雾霾,老百姓就会难于忍受。 如果能刮东南风或西北风, 才能把阴雾沉沉的毒气全部刮到别的国家去, 才会有西欧二三个月见不到太阳的奇妙童话。
   当初咱写《雾霾不是锅盖, 它随风旅行》时, 还真没想到风向的重要。
   要命的是当天空阴沉沉不见底时, 根本就没有风。 那风, 已不知跑到何处去了。
   或是它偏要在人类需要它时, 就不刮﹑而是耍脾气地一动也不动。它象死了似地躲藏在不知何处,好象地球从来就没有过风。 它就是要看看人类怎样自处? 我还真没想过风的脾气竟有这么大!
   
   我本来想给朋友写封信, 说说昨天竟是白高兴了, 兰天和太阳仅仅一天便没了。而今天,天空又恢复了往日的阴惨惨的面貌, 没有一丝风地象块大灰布似地挂在人人的脸前。 仿佛一切都那么心怀叵测, 不知大自然心里想的到底是什么?
   可又一想, 与其给一个人写信, 不如写篇杂文给网站吧。
   此时, 右腿膝盖上捂着热水袋, 一个字一个字地敲……
   想起昨晚, 忽然浓雾降临, 几米外, 窗外的树林都看不见了, 浓灰灰的一片。 还以为中国俗语说的“一雾三晴”的好日子即刻就要到了,怎么可能兰天和阳光就只给一天呢?
   
   今日才恍悟: 昨晚的时间, 正是国内的清晨, 国内无法再一天地停工了。当清晨那浓烟滚滚而喷时, 风立刻把它们吹到了西欧,送到了每一家的窗前。或是: 风的力度远赛不过浓烟喷出的力度, 那浓烟竟能猖狂到把自己的毒烟硬是送往西欧和各大洲。
   以至这毒雾使得地球越来越热: 西欧有的国家正在发大水; 美国曼哈顿的海水涌上了人行道。 北极南极的冰山快溶化光了, 白熊饿得找不到食物。
   而今天, 毒雾所以象幕布似地停在天空不动, 并非因为风躲藏了起来, 恰恰是没完没了的浓烟不停止地游弋输送过来, 使这幕布越来越浓重, 以至于, 连风都被挤得没了位置, 都惊慌失措地吓跑了。 正因为毒雾太厚, 所以,太阳才二三个月露不出脸来。
   感叹: 雾霾使东西方完全变成了近邻, 从来没有觉得这么近过。
   近到: 我这边的天空什么样, 就知道你那边什么样。
   一个国家想赚钱, 想使国家富起来, 起码得保证老百姓不被自己工厂的浓烟熏得都必须住医院吧? 要是连这帐都算不清?
   
   
   
   二. 这小木屋是给人住还是给小鸟住呢?
   
   
   新闻说: 国内的外销产品, 销售额比以前降低不少。
   在我看来, 一些产品是因为不了解西欧实情﹑仅凭想当然所造成的。
   比如国内给林中小鸟造的小木屋。 有的, 还是可以, 因为厂家如果严格按照德国方面的要求制做的话。 但有的, 完全是不了解西欧生活凭自己的想当然。
   
   就说这用大纸盒包装的小木屋吧。 打开那印得精致美丽的纸盒, 乍一看, 德国顾客几乎人人乐得惊呼一声: 还从来没见过这等精致﹑这么美仑美焕的小木屋呵!
   小木屋不是用普通木板, 而是薄薄的三合板, 用窄木条把三合板固定住。大小长宽都合乎尺寸:
   
   1. 30公分高与宽的整个小屋, 每一面都涂了各种颜色的油漆: 淡兰﹑淡粉﹑淡黄﹑淡青﹑淡绿……煞是多情, 对林中小野鸟还从没人这么多情过;
   
   2. 多情的事情还有: 小屋前还造了小栏杆, 象美国人的住家户一样, 屋门前还有台阶, 知道不可能一下子高高地蹦下去, 否则就会歪了脚脖子;
   
   3. 山墙上还斜挂着一架木梯子, 或是为了主人上树采摘苹果, 或是爬上屋顶通烟筒用的吧?
   
   4. 另一边山墙还长着爬山虎, 绿色的蔓茎都爬到了房顶;
   
   5. 屋前还有两丛花卉在生长;
   
   6. 窗户挂着两边撩开的床帘, 有个小女孩正向外看……
   
   制作者一定在想: 这么美的小鸟屋, 掏钱的大人们还能不动心?
   西欧有多少小野鸟, 必定能卖出多少小鸟屋!
   可价钱不低, 因为太费工了。
   我只见超市里这批货, 往多说卖掉了1%。
   
   我亲眼见有家独身女人,是把这小木屋挂在自己的卧室里欣赏而非阳台上;她屋里可没小鸟。
   买主如果是当装饰品, 或是幻想着自己死后能在天堂上给自己住的话, 或许会买一个。
   
   因为就连幼儿园的小孩儿都知道:林中的野鸟, 是闻不来油漆味儿的, 也从来不认三合板的,更不知道那些人类才有的东西与花花绿绿的装饰品都是什么的干活。
   
   小鸟只认它们熟悉的树木, 只习惯它们熟悉和喜爱的气味。它们需要的是最原始的东西。
   它们在认准一个小木屋之前, 是要经过好长的时间反复参观和考察的,当它们真地在这木屋里孵出小鸟之后, 如果没发生过意外, 它们就几代几代地以此为家了。
   
   鸟屋附近的环境﹑鸟屋的木材质量﹑进出口之圆洞的大小﹑ 洞的高矮﹑洞前能落脚的横棍之长短与高低, 以及便于在秋天给鸟屋清理干净的后面的拉门, 或是底部一块能活动的木板, 不仅在鸟书里写得很多, 当你自己实践之后, 才会知道得更为一清二楚。 各种鸟屋的尺寸及圆洞的大小都是有学问的, 都不一样。
   从不读鸟书的人, 却凭自己做为人类的想当然对待野生的小鸟们, 费了这么多劲却赚不到钱, 怪自己还是该怪别人? 是否还应该再做一个金钱和金银宝石手饰品的保险柜 ,大电视和两套高级沙发, 屋前再有辆高级迷你小轿车, 买这鸟屋的人才会增多?
   
   
   
   三. 做衣服不考虑西欧人的身材和式样
   
   
   上面是说对待野生动物的想当然,再举一例是对待外国的民族服装及普通服装, 也同样是不理解实情地想当然。
   比如德国妇女的民族服装Dirndl,基本是白色无领﹑宽袖撮袖口﹑可身的棉布汗衫, 再配上颜色较深的紧身背心; 裙子宽大多折, 几乎长到脚脖,都有衬裙和围裙, 棉麻布料的颜色和图案搭配得十分协调漂亮, 背心的缝制尤其讲究。 每一件都可以分开来和另外的搭配。 不仅仅是节假日或休闲日才穿它, 很多农村妇女即使在平时干活也穿这类旧衣服。
   
   但由中国生产的这民族服装Dirndl, 竟然一夜之间全部变为超短裙了!白色衬衫也不再是长袖, 或许制做厂家只是想着如何省衣料, 如何更性感, 衣领大大地露着半个胸脯, 不露出乳沟来绝不罢休。 更丝毫不考虑如何保暖的问题, 因为这种民族服装本来在冬天也穿的, 不过是里面加件兔毛的衬衣衬裤和厚长袜子罢了,所以白色衬衫领口也不能过大。
   
   “和你没商量”的德国民族服装, 突然就彻底地革了命了, 难道妇女无论年轻年老都该穿超短裙? 就算这超短裙只是给年轻人穿的, 可年纪大的妇女上哪儿去买自己的民族服装? 难道只能学着自己做或去很贵的裁缝铺? 但以前, 到处都能买到自己可心的衣裙的, 如今那时光竟然一去不复返了。
   曾几何时, 服装店的衣服都变了样:服装的尺码很多不考虑德国人的身材, 走在大街上, 放眼望去, 无论男男女女, 过去大方得体漂亮新颖的服装全不见了, 代之的是紧紧巴巴﹑总觉得衣服都不够肥不够长; 要么是袖子过窄过紧, 或是过于松夸, 更别说那式样的千篇一律,以及衣服的低等质料了。 那模样,再显不出居民穿衣的舒服合身﹑大方雅致。 尤其是: 衣服不仅遮不住身体的缺陷, 反而大大地显示出身体的缺陷。 而在二十几年前, 走在大街上的人们,可不是这副形象和神态。
   
   别以为只要廉价, 厂家就以为普通老百姓定会满足。
   哪有这么简单的事!任何思维正常的人, 都希望能买到自己可心的服装,让自己显得年轻漂亮。 哪怕是低收入者,其实更舍得花钱买好看的衣服。 但如今, 普通人手里不是没钱,却难于买到可心的衣服。在亚洲货大量进入之前, 在各个城市著名的德国生产的服装连锁店里, 无论是属于哪种收入的人, 无论是年轻或年老, 买不到可心服装的问题是没有的。
   而这个问题不仅在德国, 也是西欧各国的现象。
   难道, 生产服装比制造尖端武器还难吗?
   
   
   又如国内的出口旗袍, 命运也如德国的Dirndl, 一律变为超紧超短, 似乎男人都得一见必爱地幻想非非, 直流口水, 让他们幻想着超短裙的里面是什么, 让看的人个个馋涎欲滴﹑眼珠都转不动, 生产厂家才觉得是成功了。
   
   做服装,不是考虑如何让每位顾客能随心所欲地找到自己很满意的衣服; 做服装, 不是考虑如何提高人们的审美力和道德感; 而是只考虑把人类分为三六九等, 以为不是大阔姥就不必考虑他们的愿望与需求。 孰不知, 正是你看不起的占99%的老百姓, 才是最大的财源。 以为那1%真地能给你带来财富吗? 今天的失败还不能说明问题?
   
   我相信并非没有好的设计人员,而是故步自封的领导人仅仅为了节省布料和工时, 算计那不该算计的小小成本, 不去鼓励好的设计, 而因此失去了自己产品的成功之可能; 如果总是外行领导内行, 绝对不会有好成果。 国内厂家更应该学习的, 是德国过去的服装厂, 如何设计﹑制做与生产和销售的, 这一条龙的整个作业, 是必须学习和熟悉的。
   无论是哪一类的领导人, 若不知己知彼, 是无法领导好任何企业和任何事业的。
   想赚钱吗, 它是门学问,想当然只有碰壁。
   
   
   2015.12.8
   
   
   
   纪念文革 怀念遇罗克
   http://jinianhuainian.blogspot.de/
(2016/08/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