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遇罗锦
[主页]->[百家争鸣]->[遇罗锦]->[IS为何如此壮大?]
遇罗锦
·一个大童话(5)
·一个大童话(6)
·一个大童话(7)
·一个大童话(8)
·一个大童话(9)
·一个大童话(10)
·一个大童话(11)
·一个大童话(12)
·一个大童话(13)
·一个大童话(14)
·一个大童话(15)
·一个大童话(16)
·一个大童话(17)
·一个大童话(1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1)
·给外星人的66封信(2)
·给外星人的66封信(3)
·给外星人的66封信(4)
·给外星人的66封信(5)
·给外星人的66封信(6)
·给外星人的66封信(7)
·给外星人的66封信(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9)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1)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2)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3)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4)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5)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6)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7)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8)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9)
·伟大的影片《林肯》
·悼士非
·大水
·也读《绿山墙的安妮》
·德国芝蔴——大烟籽
·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欧盟的利弊
·喜欢她的性格——读毛栗子
·影片《赎罪》(Abbitte)给人的启示
·全世界在装傻充楞
·日本一山农
·德国的社会房
·这个国家叫“官穷民富国”
·遇罗克照片上的污斑二三事
·每月有十万战争难民涌进西欧
·“希望列车” ——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雾霾不是锅盖,它随风旅行
·伊斯兰暴怒文化应先从食物上改变
·这里整个乱了套
·为何西欧青年去加入IS?
·这事如果发生在德国
·战士们已进入心脏
·胡杰——道德与力量的先行者
·追求心灵之爱的卡佳
·三读柳栋
·这本身就是电影剧本
·60种派别的伊拉克
·血浴, 巴黎的黑色星期五
·IS为何如此壮大?
·遇罗锦﹑柳栋:《以理性面对历史》
·雾霾﹑鸟屋﹑服装
·小鸟的房子
·意大利人为何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偷窃的艺术
·2016.1.1.德国新年事件
·“新年事件”的连锁反应
·西欧难民现状所见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如果遇罗克的名字在电影界是禁区
·世界上的教派越少越好
·布鲁塞尔爆炸: 不一样的复活节
·温暖人心的生日卡
·报考过三次大学的遇罗克
·一次关于文革50周年的访谈
·我的幻想 (1,2.)
·微信时代的纪念
·德国现象
·痛悼黄嘴黑八哥
·发中共的牢骚,鼓民运的士气
·为何喜欢蔡英文
·高兴的是川普赢了!
·一部感人至深的鸿篇巨著 ——与《玫瑰坝》的作者谢宝瑜对谈
·我们在「绿野」找到了家——与《松园旧事》作者汪晶晶对谈
·我只想写下一生的想法 一一遇罗锦与彭小明文学通信
·遇罗克的预言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天降大任任不寐
·金钟和女儿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补充版)
·遇罗锦 2017.9.3 推文:
·你在我心里是位巨人 ——给章立凡(增补稿)
·刘无敌为何被害死灭口?
·新年,给你写一封另类的信
·令人感动的“传奇时代”
·天然画家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IS为何如此壮大?

   IS为何如此壮大?
   
   
   
   瑞士一网站名为“20分钟”, 是个很受欢迎的网站。 今天的一篇文章很有意思: 《IS的粉丝们居住在何处?》


   http://www.20min.ch/wissen/news/story/Wo-die-meisten-IS-Fans-wohnen-11213043
   文中, 据“推特”公开的统计 :
   
   卡塔尔: 48%
   
   巴基斯坦: 35%
   
   比利时: 31%
   
   印度尼西亚: 28%
   
   英国: 24%
   
   利比亚: 24%
   
   土耳其: 22%
   
   埃及: 22%
   
   此数字尚未包括心里热爱IS却未公开表态的人。
   
   事实是: 越来越多的国家在积极响应IS; 除了上面所列的国家之外, 还有突尼斯﹑阿尔及利亚﹑黎巴嫩﹑也门﹑乌斯别基斯坦﹑俄国﹑菲律宾﹑马来西亚﹑尼日利亚等国, 都有了IS的组织。
   
   IS在叫嚷着要征服法国, 征服意大利和罗马, 接着征服全世界。
   IS为何如此狂傲? 原因是什么?
   首先是财大气粗。
   在IS占领了叙利亚的一半国土之后, 每天, IS国有一至三百万美元的石油收入。 加上有钱的逃亡战民的财产全部没收, 至少约合一百万美元的收入。 个别国家虽然表面上反对IS, 但却购买它的石油, 如土耳其。
   还有一些不愿公开的国家的财力支持。比如, 有的国家捐献很多的钱, 帮助他们盖清真寺或购买武器等等。
   
   其次是IS宣扬的福利制和其他做法, 吸引了太多的男人和穷人。
   首先, 伊斯兰国的教会名称和内容, 与其他MSL的不同, 它的全称是: Islam- Wahhbismus。 它不同于原教旨主义的瓦哈比派。
   它倡导高福利制和男人至上主义:
   
   1.居民不交房租费, 水电暖杂费也全由国家负担;
   
   2. 全民医疗保险皆由国家负担;
   
   3. 对开店的业主无论大小, 付税制度必须严格执行, 偷漏税者立即送进监狱;
   
   4. 在男人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 允许一夫四妻制;
   
   5. 健康的男人必须工作;
   
   6. 已婚妇女只允许在家里操持家务;若因其他技能外出工作, 则必须经过丈夫同意;
   
   7.全民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因教主是上天派来的;
   
   8. 妇女上街, 一律要蒙黑袍;
   
   9.无论男女, 居民不准吸烟喝酒;不准嫖赌
   
   10. 无论男女, 居民必须每天去清真寺祈祷五次……
   
   
   西方世界曾为中世纪教会规定的那些无数抗争, 又复活了; 复活得不仅是光明正大﹑理所当然,且一呼百应。
   是男人们都成了受气包, 几百年来没处申冤了吗?
   是穷人越来越多, 那些IS应许的福利制, 正是底层人民视为很重要的吗?
   是现代社会风气愈来愈不被无数人认同, 都在寻找着一位有力量有能耐的救世主吗?
   
   我不得不想起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在建国之前, 给予人民的光明许诺, 是如何地动人的。
   也不得不想起他们在建立国家政权之后, 那一波波的政治运动, 杀害了多少无辜者的; 因为, 他们始终没有建立起一个人民可以监督和执行的社会制度。
   即使在先进社会的西欧, 其实, 国家制度也仍存在着不健全的弊病, 否则,就不会有如今很大很难解决的社会问题。
   
   
   巴黎的血浴黑色星期五, 已经过去了,人们聚拢在无数的鲜花与点燃的腊烛之前, 沉默不语地哀悼。但不知谁吼了一嗓“有炸弹!”, 人们惊慌失措地逃离而去, 甚至不惜你绊了我﹑我踩了你; 那一刻, 将几秒钟之前的沉默宁静﹑博爱与修养的哀悼气氛, 变得一钱不值——傻兔傻羊们,怕狼怕得如此吗? 只因听见一声“狼来了”?!
   而国家的防御措施, 又是什么呢? 难道在不远处散步端枪的警察, 全等于零?
   面对着电视广播前的这活生生的场景, 谁也无法不感叹。
   
   血浴后的周二,按照早先的计划, 是在德国的汉诺威市举行足球赛, 但警方收到一恐吓电话, 说将会有IS安置的炸弹。
   这恐吓电话吓得人未到﹑场全空, 其实那炸弹根本没找到。
   IS是故意逗德国玩, 自己乐得哈哈笑? 这就是他们的道德品质。
   18日早上德国新闻: 法国警察去检查一位住在巴黎Saint Denis地区的被怀疑的IS女成员, 她关了屋门而引爆自杀。
   
   自13日的黑色星期五之后, 法国在全面加紧搜捕IS成员, 新闻透露: 其实大本营与大角色并不住在法国。
   比利时﹑布鲁塞尔市和莫伦贝克区再一次进入了人们的视线,那里成为被国际关注的焦点:《比利时政府对打击遏制圣战分子不给力》﹑《欧洲圣战中心的避难所》﹑《巴黎恐袭的突破口在比利时》……等等批评性的新闻报道一个接一个。
   莫伦贝克区, 早先是一幅浪漫﹑安宁﹑美丽的磨坊与溪流的图画,是个只有9万多居民的小地区,莫伦贝克始终属于布鲁塞尔的管辖, 人人安静守法地过日子。 但为何, 如今却沦为IS圣战分子的“藏身基地”和“恐怖魔窟”? 世界上有多次的恐怖事件, 都与这里的“圣战分子”有关。
   这里到底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
   
   
   战民仍旧无休无止地涌进德国, 当然第一站仍是本市这唯一的“进入口”——这只有五万居民的Passau小城, 这美丽著名的“三条河大学城”。
   我和其他居民一样, 已经变得麻木不仁了。 爱多少人涌进来,我们早已充耳不闻﹑无动于衷了。
   德国经济部长本来答应今天来本市访问, 但却借故因IS的不安全状态而不能前来。 其实经济部长心里太明白: Passau市长要对他诉苦穷, 期望他能批钱给本市; 何况二人又都是同一SPD党派的, 总得有点儿照顾吧。
    但经济部长已经无法顾及同党之友情了, 因为他的头早就大了: 德国因战民的经济支出大亏空, 今后怎么办? 恐怕几十年之后, 这经济大亏空都无法弥补!
   
   在笔者看来, 唯有三个国家做得比较理智: 波兰和捷克, 只接受相信天主教和基督教的战民, 执行得十分严格﹑一丝不苟。 此二国并且允许和鼓励人民购买枪支, 希望人民去射击场练习打靶; 因为政府不希望人民成为手无寸铁﹑只等待毙的傻羊傻兔。
   匈牙利的围墙也造得及时, 再无一位战民可以随便进入。
   德国及奥地利的围墙都还没造, 说很不容易造。
   
   而在比利时, 那个成为著名的“MSL贫民居住区”的莫伦贝克, 因近年来不止一件恐怖活动与该地的MSL居民有关, 因此成为国际媒体热衷的曝光对象。 那少数人的极端残暴行为,给整个MSL民族和宗教贴上了不光彩的一页, 一个无法消除的黑色标签。
   今天,那里的三千MSL居民举行抗议示威, 高呼口号: “我们只是普通居民!”“我们不是恐怖份子!”
   
   自11.13黑色星期五之后, 巴黎警方根据已获得的情报, 搜索了414处可疑分子的住处。 60名IS被捕, 118人只允许待在家里,不许随便走出家门。
   警方又得到可靠消息: IS要在近日对富人区La Defense发动抢劫商店的恐怖袭击。
   
   今天(11.18)清晨4点20分, 警方包围了一处私人房, 里面居住着8名IS战士。整整七小时的双方激战, IS向警方发射了5000发子弹!警方未有伤亡。 一IS被射死, 一女IS自爆死, 其余6人被捕。
   而世界上越来越多的IS粉丝们, 正在盼望着那位万能的救世主, 能给他们带来幸福快乐的生活。
   
   
   2015.11.18
   
   
   
   纪念文革 怀念遇罗克
   http://jinianhuainian.blogspot.de/
(2016/08/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