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遇罗锦
[主页]->[百家争鸣]->[遇罗锦]->[这里整个乱了套]
遇罗锦
·一个大童话(5)
·一个大童话(6)
·一个大童话(7)
·一个大童话(8)
·一个大童话(9)
·一个大童话(10)
·一个大童话(11)
·一个大童话(12)
·一个大童话(13)
·一个大童话(14)
·一个大童话(15)
·一个大童话(16)
·一个大童话(17)
·一个大童话(1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1)
·给外星人的66封信(2)
·给外星人的66封信(3)
·给外星人的66封信(4)
·给外星人的66封信(5)
·给外星人的66封信(6)
·给外星人的66封信(7)
·给外星人的66封信(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9)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1)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2)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3)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4)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5)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6)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7)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8)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9)
·伟大的影片《林肯》
·悼士非
·大水
·也读《绿山墙的安妮》
·德国芝蔴——大烟籽
·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欧盟的利弊
·喜欢她的性格——读毛栗子
·影片《赎罪》(Abbitte)给人的启示
·全世界在装傻充楞
·日本一山农
·德国的社会房
·这个国家叫“官穷民富国”
·遇罗克照片上的污斑二三事
·每月有十万战争难民涌进西欧
·“希望列车” ——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雾霾不是锅盖,它随风旅行
·伊斯兰暴怒文化应先从食物上改变
·这里整个乱了套
·为何西欧青年去加入IS?
·这事如果发生在德国
·战士们已进入心脏
·胡杰——道德与力量的先行者
·追求心灵之爱的卡佳
·三读柳栋
·这本身就是电影剧本
·60种派别的伊拉克
·血浴, 巴黎的黑色星期五
·IS为何如此壮大?
·遇罗锦﹑柳栋:《以理性面对历史》
·雾霾﹑鸟屋﹑服装
·小鸟的房子
·意大利人为何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偷窃的艺术
·2016.1.1.德国新年事件
·“新年事件”的连锁反应
·西欧难民现状所见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如果遇罗克的名字在电影界是禁区
·世界上的教派越少越好
·布鲁塞尔爆炸: 不一样的复活节
·温暖人心的生日卡
·报考过三次大学的遇罗克
·一次关于文革50周年的访谈
·我的幻想 (1,2.)
·微信时代的纪念
·德国现象
·痛悼黄嘴黑八哥
·发中共的牢骚,鼓民运的士气
·为何喜欢蔡英文
·高兴的是川普赢了!
·一部感人至深的鸿篇巨著 ——与《玫瑰坝》的作者谢宝瑜对谈
·我们在「绿野」找到了家——与《松园旧事》作者汪晶晶对谈
·我只想写下一生的想法 一一遇罗锦与彭小明文学通信
·遇罗克的预言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天降大任任不寐
·金钟和女儿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补充版)
·遇罗锦 2017.9.3 推文:
·你在我心里是位巨人 ——给章立凡(增补稿)
·刘无敌为何被害死灭口?
·新年,给你写一封另类的信
·令人感动的“传奇时代”
·天然画家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这里整个乱了套

这里整个乱了套
   
   
   
   仅仅一个周末德国便进入四万难民

   
   
    “看哪, 快看!”
   9.12周六那天, 我正坐在电脑前给朋友回信, 不料海曼在他屋子窗前叫唤。
   我忙走过去看, 他将大玻璃窗打开, 真是从未见过的奇景!只见傍晚六点还青亮的天空下, 白色的飞机嗡嗡声和机尾喷出的长长的白线,足有二十几条, 每条长线前的小白点当然是飞机, 它们似乎从不同的地点出航, 比如在一百公里外的慕尼黑或三十几公里外奥地利的林兹机场, 在天空交织成一幅奇特的图案。 我们住在这里二十年了, 还从未见过这等景观!
   或许因本小城是德奥交界处, 两个飞机场的飞机都必须经过这里?
   “肯定是难民,” 海曼说:“怪不得今天新闻上说, 仅仅一个周末,
   慕尼黑就来了四万!”
   “住在哪儿啊?”
   “说尽量安排在大体育馆里了。”
   原来如此!定是有人帮忙,躲避了匈牙利的高厚铁丝网, 出了用飞机接送的主意,以图省事快速。
   是那些徒步旅行的人改为坐飞机吗?没钱的是否仍旧步行呢? 总之, 是绝对不想经过匈牙利的难民想出了从天空飞越。
   在周五的电脑视屏里, 被关闭在匈牙利难民营里的MSL们, 警察在分发食物时, 不是按照秩序一个个好好地分发, 而是在铁栅栏之外将包好的食物一个个往里扔, 谁捡着谁要。 大高个子男人一下子抓到三四个食物包,身量矮的或小孩子就抓不到。新闻说: 有的小孩子已经五天没吃到东西了。那抓得多的就自己独吞或只照顾自己的家人了。扔食物就象扔给动物园里的动物那样,令人不由得对匈牙利政府反感:起码应该对吃饭问题周到地去做吧?
   
   或许周六的飞机大穿行, 正是因为看了那样的电脑视屏才有了更高明的主意。 那么,今后各国只要是想来西欧定居的难民, 都可以在上飞机前领到本国签证,登上飞机, 很快便到,再不用和铁丝网生气了。
   
   美国总统奥巴马一定觉得自己万分慷慨, 他说:“好吧,美国可以接收十万穆斯林国家的战争难民!”
   然而, 德国仅仅一个周末就到达四万! 那么辽阔的美国,总共才接
   收十万 ?!
   其实,就连这“十万”也做不到, 美国至今只接收了一千五百名MSL。美国方面发言说: “我们不能不谨慎, 因为已发现有ISIS的人混了进来。”
   那么, 德国怎么就不害怕呢?
   匈牙利也已发现了不止一位ISIS,已把他们送进了监狱。
   而已经人满为患的德国呢? 它就没发现一个ISIS?
   
   
   
   既没有邀请信又没有护照的难民潮
   
   
   以前外国人要想在德国居留或居住,进入德国之前都必须有邀请信,无论是私人或单位的邀请, 都是固定的程序。然而今天, MSL及其他难民, 是“万里长征”地步行便到了。邀请信不但省了, 甚至很多人连护照也不(能)要了。
   在一临近边境的树林里, 警察发现了一堆被扔掉的几十本各国护照。当然是撕了照片和国名及号码的。这肯定是挣钱的蛇头干的。其中有印度护照。而印度人属于非共产党国家, 是不可以来报难民的。这印度人在哪儿呢? 难道他在德国会说自己是印度人吗?
   看看战乱国处处一片废墟的录像片,房屋都没了, 人人不见得天天把护照带在身上吧?你能活着没被房屋掩埋就不错了, 难道谁还有工夫去一把把地扒开砖土去寻找护照? 扒着扒着又挨炸弹?至于街道名称,你住在哪儿, 你家的门牌, 问这还有没有用?
   所以如今进入德国, 既没有邀请信也没有护照的难民太多了。
   “我能活着出来就不错啦!”他们可以理直气壮地对登记的工作人员说。而工作人员不敢怠慢,赶紧登记, 否则, 岂非与德国总统唱对台戏?
   国内有很多新疆人, 以前就曾大批地逃到土耳其, 得到土国的收留。现在,他们又可以从土国放心地进入德国了。
   难道他们会说自己是新疆人吗?谁分得清你是哪国的MSL呢?
   如今,谁胆子大谁就能成功。去德国办理难民居留既然那么容易,再不
   办, 就“过了这村儿没那店儿”啦。
   
   
   
   计划没有变化快
   
   
   每天的变化都与昨天不同: 匈牙利修筑了边境围墙, 并派了军队护防。几千个MSL步行到了高厚的铁丝网围墙外,愤怒地决定坐在地上绝食, 就是不走, 以此表示抗议。还有的对军人粗暴地扔石头, 立即遭到了军队无情地水击和催泪弹。
   德国总统立即派了火车和大汽车把他们接到了德国,才算解决了问题。
   
   保加利亚也决定派军队保护边境围墙, 不准随便进入自己的边境。凡是为了来到德国所必须经过的小国, 如Kroatien 和Slowenien以及瑞士总理﹑德国柏杨省的省长, 也都很不满地批评德国总理的博爱精神。
   今天新闻说: 明天,已聚集在Kroatien边境的难民,有二万人。
   那样一个小国,也就难怪吃不消, 要造防线了。
   而欧盟总部对此也不表态,似乎是说了也没用,或不知说什么好。
   博爱的欧盟主席眼泪汪汪地说“我们都是曾经逃过难的人。”
   可那会儿逃难的才几个人哪? 若也是8000﹑9000万如汹涌潮水的话, 哪国也不能不关大门的!至于一直甘愿敞开大门的,那就都往你那儿送好了。
   因此,如今唯有德国总理一个人表示博爱,而其他盟国并无响应, 反而都在打算去筑长城。
   
   如此想来,当时的犹太人, 因太有教养,也都象小羊小兔。若他们早就是“永远盛怒”的民族,希特勒也无法把他们都送进焚尸炉。
   而把德国炸平的, 也轮不到美国了。
    新进入德国的MSL已有很多人不再拉家带口,电视里, 都是年轻力壮的男士,他们的理由是:“路上不方便,等我们有了居留后再接家人来德国定居。”
   然而,这借口到底是真是假? 很难说。如果这些人全是ISIS的战士,又当如何?
   
   
   
   德联邦难民局局长辞职
   
   
   纽伦堡德国联邦难民局局长, 于今天(9月17日)主动辞职。
   他说实在干不了了。250000件等待审查的难民案件, 以便决定是否能够通过,堆如山的工作却没人干, 极其缺乏人手。
   还不仅是人手的问题,更是无法调查的问题。比如说是因为同性恋的理由来的难民。这同性恋既非结婚又非同居, 既无可以证明的证件, 又没有准确的在场对象, 你可以说每天和一个人搞过, 你可以说和十个人二十个人都搞过; 你可以说我的同伴死了或在监狱里, 你可以说“看, 我这胳臂上的疤痕就是警察打的!”(这句话就在《给外星人的66封信》里已有描写http://www.21ccom.net/book/book.php?bid=305)。
   或许是真的,或许是假的,如何去调查是否真有其事呢?
   那些说自己被强行割了处女膜的非洲人, 是否去德国医院检查过是真的呢?其他国家难民说的理由也全象真的, 可谁去调查过呢?
   难民涌来如山如海, 又怎样去一个个地核实和调查呢? 何况这个没有护照,全听他一面之辞; 那个也没有护照, 他说得天花乱坠;下面的工作人员, 就这么着把案件往上报? 这是哪儿跟哪儿的事啊?!
   这联邦局长真地太太太难当了! 与其被说成“工作不力”被迫辞职,不如自己主动辞职算了。
   
   正写着稿,见德国刚刚发出来的新闻豁然在目:
   柏林,41岁的伊拉克人Rafik.Y. , 被一德国警察击毙。
   R很有名, 他是伊拉克一恐怖组织的头头, 2004年曾打算谋杀柏林的一位部长。但在2012年被德国法院判决为可以自由出入,但必须带上“跟踪脚带”。今天,他自己把脚带卸掉,用刺刀刺杀了一位柏林警察的腹部,另一警察开枪击毙了他。
   
   
   
   除了北冰洋和南极洲,没有安静的角落
   
   
   自我上篇小文《伊斯兰暴怒文化应先从食物上改变》发表后,海外两家网站都转载了; 而谁也不知道:我整天琢磨着往哪儿跑呢。 狮子和狼能改为吃草吗? 不也仅是老童话的幻想吗? 没见贴子上有人留言吗: “小心你会被ISIS追杀”!
   前几天的德国新闻第一条是: 汉堡市已有7500多穆民的一个组织"Salafisten", 名义上是禁烟禁酒的,象个好人组织,他们在汉堡自己租了个地方, 定期做集体祈祷,但德国的秘密警察已发现: 他们其实是与ISIS团结一起的, 因为这里面的一些年轻成员, 曾去过叙利亚与ISIS一起作战, 两国来回往返。
   可人家7500口子,已经全都住进德国人的“家里”来了,还是德国政府请人家来住的呢。
   也还是那个问题: 调查人员人手太不够, 处处事事讲究证据的民主国家, 不可能象ISIS那样:不论青红皂白,先把你的头割下来再说。
   或许人家正是因为你太民主太按政策办事,才大大地利用你这民主。
   一个小小案件能上诉又上诉,驳回又驳回地没个完; 国内来的汉民, 凡是申请不被通过的,就上诉, 由于是低收入, 打官司也不花分文, 来来回回地能扯个七﹑八年才算案件了结, 而这七八年他照旧在中国饭店里挣着钱分文不少; 他攒足了钱,被通知必须离开德国时, 他高高兴兴地坐着火车又跑意大利去了。能搞到个有居留的女人结婚,他就算安心定居了。或许一直没遇见合适的对象,但他是越来越有经验,编的那理由,活象惊险小说了。
   后来德国自己发现,这么打官司太傻了,于是结束了那长期作业,改为短期或立即拍板决定了。
   
   ISIS不仅有很先进厉害的武器(是谁供给他们的呢?), 作战办法有如当初老毛的方法: 先占领一个小地区, 然后就一点点扩大, 而且这个小地区的地势必须是绝对地好。 比如大港口汉堡,水陆空的交通太便捷, 能进能退, 运输量很大又极其方便;或是象我所住的边境小城, 四通八达,往哪国跑都便利。 这些地形, 就象老毛选择的井岗山。
   是否先占住重要的城市, 再一步步扩大地盘呢?
   是否西欧的每一个国家都必须有ISIS的人, 让他们早早熟透地了解了实情, 等哪天突然地发动战争,肯定胜利在握呢?
   新闻还有: 反对以色列的巴勒斯坦组织,也和ISIS站在了一起。
   没法儿往下想。
   海曼说:“还有美国呢。”
   我反驳说: “当初成立欧共体(欧盟的前身)时,你不是说: 德国成立它就是为了反抗美国吗?到了这会儿又爱美国啦?”
   他无话。
   我又说: “美国最爱狂轰滥炸,处处炸成一片平地却炸不到人,人都躲在隐蔽处, 最倒霉的还是普通老百姓。 二战结束前, 美国不是非得把德国炸平才算完吗? ”
   他无话。
   
   ISIS不久前公开地招兵买马: 号召喜欢ISIS的年轻人都来加入。 其实已有些德国的年轻白人参加了ISIS, 因为他们在家里没工作感到没前途,由于精神苦闷,去了那里立即被视为好兄弟, 又立即给工资给房子(即那些逃到西欧的MSL扔下的好房子), 又能开枪杀人,远胜过玩电脑游戏。还派给女友同居(ISIS也号召年轻女士们来加入,也真有去的,只是人数ISIS还嫌太少)。
   而德国议会呢, 政治家们还在那儿争论来讨论去地浪费口水呢,等人家打到鼻子跟前还不知是咋回事儿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