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遇罗锦
[主页]->[百家争鸣]->[遇罗锦]->[德国的社会房]
遇罗锦
·一个大童话(2)
·一个大童话(3)
·一个大童话(4)
·一个大童话(5)
·一个大童话(6)
·一个大童话(7)
·一个大童话(8)
·一个大童话(9)
·一个大童话(10)
·一个大童话(11)
·一个大童话(12)
·一个大童话(13)
·一个大童话(14)
·一个大童话(15)
·一个大童话(16)
·一个大童话(17)
·一个大童话(1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1)
·给外星人的66封信(2)
·给外星人的66封信(3)
·给外星人的66封信(4)
·给外星人的66封信(5)
·给外星人的66封信(6)
·给外星人的66封信(7)
·给外星人的66封信(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9)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1)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2)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3)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4)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5)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6)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7)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8)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9)
·伟大的影片《林肯》
·悼士非
·大水
·也读《绿山墙的安妮》
·德国芝蔴——大烟籽
·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欧盟的利弊
·喜欢她的性格——读毛栗子
·影片《赎罪》(Abbitte)给人的启示
·全世界在装傻充楞
·日本一山农
·德国的社会房
·这个国家叫“官穷民富国”
·遇罗克照片上的污斑二三事
·每月有十万战争难民涌进西欧
·“希望列车” ——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雾霾不是锅盖,它随风旅行
·伊斯兰暴怒文化应先从食物上改变
·这里整个乱了套
·为何西欧青年去加入IS?
·这事如果发生在德国
·战士们已进入心脏
·胡杰——道德与力量的先行者
·追求心灵之爱的卡佳
·三读柳栋
·这本身就是电影剧本
·60种派别的伊拉克
·血浴, 巴黎的黑色星期五
·IS为何如此壮大?
·遇罗锦﹑柳栋:《以理性面对历史》
·雾霾﹑鸟屋﹑服装
·小鸟的房子
·意大利人为何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偷窃的艺术
·2016.1.1.德国新年事件
·“新年事件”的连锁反应
·西欧难民现状所见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如果遇罗克的名字在电影界是禁区
·世界上的教派越少越好
·布鲁塞尔爆炸: 不一样的复活节
·温暖人心的生日卡
·报考过三次大学的遇罗克
·一次关于文革50周年的访谈
·我的幻想 (1,2.)
·微信时代的纪念
·德国现象
·痛悼黄嘴黑八哥
·发中共的牢骚,鼓民运的士气
·为何喜欢蔡英文
·高兴的是川普赢了!
·一部感人至深的鸿篇巨著 ——与《玫瑰坝》的作者谢宝瑜对谈
·我们在「绿野」找到了家——与《松园旧事》作者汪晶晶对谈
·我只想写下一生的想法 一一遇罗锦与彭小明文学通信
·遇罗克的预言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天降大任任不寐
·金钟和女儿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补充版)
·遇罗锦 2017.9.3 推文:
·你在我心里是位巨人 ——给章立凡(增补稿)
·刘无敌为何被害死灭口?
·新年,给你写一封另类的信
·令人感动的“传奇时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德国的社会房

   德国的社会房
   
   
   一.为何称为“社会房”
   


     联邦德国的全称,实质是叫“社会国”,它没有“主义”二字。
     有关这国名的详细解释,《欧华导报》的创办人兼主编钱跃君博士,在该报及他所出版的法律著作中,都有具体详实的阐述,我就不在这里谈了。
   
     租给低收入者的房子,在德国不叫“简易房”,而称为“社会房”(Sozialwohnung),就连“穷人房”或“救济房”,谁也不敢公开这样称呼:“怎么,你富呵,你明天失业了,你那房子连减价出售都难找到买主儿,你太太不带孩子跑了﹑你不捅她们几刀﹑你不上吊就不错,你还富什么,还不如我们呢!”或是:“哈,你因为自己有房子,就看不起没房子的人哪?你这样说话贬低人,我去法院告你!”
   
     出于人人平等的观念,也出于社会现实在不断地变化﹑人的处境也在变化;甚至有的个人收入已超出了原来的规定,自己却不想搬家(下面会写)。所以,称呼它为“社会房”,使大家都能接受﹑彼此心平气和。
   
     
   二.厕所万万省不得
   
     为什么中国偏要称为“简易房”呢?这当然是因造房的成本低廉。
     我在“共识网”上偶见一文里提到:“今后盖简易房,不用盖每家的卫生间(厕所)。”
     我在国内时,很熟悉简易房:没有自己家的阳台和厨房,没有抽水厕所卫生间,只有公用过道和公用厕所。往往是每层楼有一个小小的磁制冲水蹲坑,各家轮流值日打扫卫生。
     若在德国,给低收入者盖这样房子的话,一定会遭到普遍的抗议示威了:“凭什么我们就不该有自己的厕所?不该有淋浴设备?虽然我们挣的工资不高,但也给国家上税了呀。我们工作累得出一身汗,就不该洗澡吗?”
     厕所﹑洗澡﹑取暖设备,这是最基本的人之需,是对人生活上的最基本的重视,是省不得的。每家有个厕所,不仅仅是生活上的方便,还能防止疾病的广泛流传。个人卫生了,家庭卫生了,国家才有大的环境卫生--难道你愿意与一个肺结核或爱滋病人蹲一个厕坑吗?难道你一开厕所门,见蹲坑边,不知谁拉稀拉得满地都是屎,你不头疼么?难道你发现蹲坑被什么堵住了,水都冲不下去,你不生气吗?难道那个不停地抽烟的人刚出来,又无抽风设备,你进去时能呼吸吗?难道你发现有人在墙上乱画乱写﹑低级下流,却又不知谁写的,你能平静吗?这些,不仅会给人与人之间﹑给邻居之间,造成不和与没完没了的矛盾与仇视,也等于故意让低收入者时时感到自己低人一等,连自己有个厕所都不能!再说还得考虑年纪大了的及残废人蹲不下去,只能坐着的实情。因此,这种节约法,正因为没反过来想想自己若生活在这种环境里,自己会如何?
     明着是为国家节约,实际上是加深了人与人之间的矛盾,给国家造成不应有的不团结和不安因素--仅仅因为一个小小的厕所!
     周永康贪污得一个人富可敌国,能盖多少给低收入者的房子和厕所?
     大中小贪官的家里存着一箱箱的钞票,能盖多少给低收入者的房子和厕所?
   
   
   三.德国有几种社会房
   
     1.私人房
   
     自己想多盖几间屋子出租,以此收入做为自己的生活来源。但资金不够,于是可以向国家银行借钱。银行经过调查,同意后,以低息贷款的方式拨款,但合约上规定:今后只能租给低收入者,房租不得过高。这一切,在合约上,都有明确具体的详细规定。
     低收入者必须出示自己的收入证明,才能算是否是低收入者。往后就是每两年检查一次房客的收入情况。
     但这种私人房,凡是有过一次坏经验的人,都是不愿意住的。
     我在自传《给外星人的66封信》里,写过我由于没有经验,住进了这种私人房。一是房租涨得过高过快;二是可以偷用房客的暖气和水电;三是哪里坏了需要修理时,明明不是房客的责任,但房主尽量不想花钱修理;应退还的押金也不退还。
     它的好处是:房主寻找房客时,由于很仔细,不找到让自己满意的人就不会出租,所以楼房里邻居之间能保持安静与和谐。
     除非房主对房客有一定深度的友谊,才愿意订立死合约(即不再涨房租的合约)。
   
   
     2.社会房又分三种
   
     A.给遵纪守法的市民
   
     市政府为了解决本市低收入者的住房问题,买地皮,向国家银行贷款。
     在对低收入者的住房规定上,都有具体详细的条文,如:独身者﹑两口人﹑或两口人以上的家庭应住的面积;房租费的规定;每两年一次填表检查,看是否每家仍旧符合要求和规定。
     有孩子的家庭,按住房面积所规定的,必须有一个或两个厕所。淋浴及澡盆设备是每家必须有的;住房的高度若达到了规定的层数,必须有电梯;得有花园和能晾晒衣服﹑被单﹑被子的晾架;楼外的园林绿化规定;每家的信箱﹑汽车的停车位﹑自行车存放间;每家的地下室﹑公用照明﹑电铃对话器﹑电视﹑座机电话及家用电器的插孔﹑门上的猫眼﹑厕所抽气设备和楼道防火设施等等,凡所规定的都得具备,否则不准施工。
     每个城市,对于低收入者,都有几个不同的属于市政府的房屋管理委员会,每个委员会分片管理着很多住房。每个管理委员会的管理方法也不尽相同。但在根本问题上是一样的,如:事先明确地给房客看统一印好的种种条文规定--多久涨一次房租,每次涨多少钱;多少年之后,还清了国家银行的贷款,就不再属于社会房;存车库或室外存车位置的每月租金是多少;每个家庭是否有义务每二周一次搞楼道分段和地下室楼道分段的清洁(或是统一每月每家自动转账付款由固定的清洁工来搞),以及维护公共秩序及卫生和保护公共设备的规定……
     如果一个人中了六合彩大奖或其他大奖,或继承了一笔不小的遗产,或是又有了好工作,收入已不能算低,但他喜欢这里,并不想搬家。比如:他与邻居相处得不错;他喜欢屋价便宜和附近的绿化环境;他更喜欢若有哪些应该修理的问题,管理委员会立即派人来修,房客不付分文,所以他一点也不想离开这里。这时,管理委员会不强迫他搬家,而是每平方米必须长一点房租,往往是一欧元(以前是二马克)。比起别处或私人房,这还是很低廉。
     有的新房是15年到期,有的是30或40年到期。到期之后会怎样呢?
     有的房租费并未涨,房客也不知道将来会如何。有的,因房子太老了,市政府没钱大修缮,于是卖给私人。甚至很多是有钱的外国人。如,有个日本人买了三座楼房,他将楼外刷了新颜色,又给每家造了个小阳台,每月比先涨了一百欧元的房租费,但这就把很多房客仅有的零花钱全搞光了,而找房搬家又并非简单易行的事。
   
     B.给不遵纪守法者的房子
   
     社会上总有这类人,以不遵纪守法为快乐﹑为自豪。如:几个月不交房租费,搬几次家对房主都是如此地蛮横无理;无论住在哪里,总是爱吵爱闹,酗酒闹事;或是外表脏臭得出奇,偏就这样绝对不改;或是在家做暗娼,或搞见不得人的活动;或总是拉帮结伙地打群架;或偷盗……被邻居联合起来签名,将之告到管理委员会;以及因犯罪出狱却找不到正经人住的房子者;于是便让这类人住在一个楼里。每个城市都有一二座或几座这类破旧肮脏的名声极坏的楼房(这种楼房越多越标志着一个城市的面貌)。每人一间小屋,连锁垫都会立即被邻居撬了;也没有厕所设备和独用的厨房,就搞个煤油炉或小电炉在自己屋里做饭好了;只有一个楼道里公用的卫生间,总是那么脏和堵;连暖气总开关也会被个别住户故意搞坏,以至冬天里,好几天大家都没暖气。就算市政府把楼房里外修理粉刷一新,很快就会被那些爱搞恶作剧的无赖弄得破旧肮脏。至于他们的孩子,都不准住在那里,由社会局安排,托给有教养的私人家庭抚养,每月每个孩子的抚养费和抚养期等等都有具体的规定。
     人一旦住在那种楼里,想找工作或搬家,老板或房主都知道是来自那里的败类,简直就找不到工作和房子,除非你设法又奇迹般地找到了新居。
   
     C.流浪者之家
   
     比起C,B又比C强很多,起码还有间自己的屋子,起码夫妇俩还能住在一起,起码还有每月的救济金,除去扣除自动转账的房暖租,还能剩下够抽烟喝酒及坐公车的钱,也有医疗保险。
     一旦沦落到进入“流浪者之家”的地步,就都没了以上的好处,而是二三十个人一屋,上下铺,每人只有一个木板床的铺位。也没有救济金汇到帐号上,而只有每天一顿中午的救济餐:炖大猪肉片加煮土豆。
     没有其他食物可挑,也甭挑食了;就这个,爱吃就吃,不吃拉倒。
     每次给一满满一大盘,饭量中等的都吃不完。如果需要看病,管理员会开条子可以去医生那里。
     男女分开,妇女住在另外的地方。至于他们的孩子,安置办法与B一样。
     但别以为上下铺都住的是没来历的穷人,这里真有不止一个以前的公司大老板呢,也不止一个有房有产业有钱的呢。别看外表拉拉塌塌,有的,竟是很有知识和素养的技术人员或教授呢。但他们怎么会沦落如此?为何偏要住在这里?这,可就是一个个很值得听﹑都能讲出道理的故事了,如果他们想告诉你的话。
   
   
   2014.5.29
   
   
   
   纪念文革 怀念遇罗克
   http://jinianhuainian.blogspot.de/
(2016/08/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