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遇罗锦
[主页]->[百家争鸣]->[遇罗锦]->[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遇罗锦
·一个大童话(4)
·一个大童话(5)
·一个大童话(6)
·一个大童话(7)
·一个大童话(8)
·一个大童话(9)
·一个大童话(10)
·一个大童话(11)
·一个大童话(12)
·一个大童话(13)
·一个大童话(14)
·一个大童话(15)
·一个大童话(16)
·一个大童话(17)
·一个大童话(1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1)
·给外星人的66封信(2)
·给外星人的66封信(3)
·给外星人的66封信(4)
·给外星人的66封信(5)
·给外星人的66封信(6)
·给外星人的66封信(7)
·给外星人的66封信(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9)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1)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2)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3)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4)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5)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6)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7)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8)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9)
·伟大的影片《林肯》
·悼士非
·大水
·也读《绿山墙的安妮》
·德国芝蔴——大烟籽
·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欧盟的利弊
·喜欢她的性格——读毛栗子
·影片《赎罪》(Abbitte)给人的启示
·全世界在装傻充楞
·日本一山农
·德国的社会房
·这个国家叫“官穷民富国”
·遇罗克照片上的污斑二三事
·每月有十万战争难民涌进西欧
·“希望列车” ——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雾霾不是锅盖,它随风旅行
·伊斯兰暴怒文化应先从食物上改变
·这里整个乱了套
·为何西欧青年去加入IS?
·这事如果发生在德国
·战士们已进入心脏
·胡杰——道德与力量的先行者
·追求心灵之爱的卡佳
·三读柳栋
·这本身就是电影剧本
·60种派别的伊拉克
·血浴, 巴黎的黑色星期五
·IS为何如此壮大?
·遇罗锦﹑柳栋:《以理性面对历史》
·雾霾﹑鸟屋﹑服装
·小鸟的房子
·意大利人为何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偷窃的艺术
·2016.1.1.德国新年事件
·“新年事件”的连锁反应
·西欧难民现状所见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如果遇罗克的名字在电影界是禁区
·世界上的教派越少越好
·布鲁塞尔爆炸: 不一样的复活节
·温暖人心的生日卡
·报考过三次大学的遇罗克
·一次关于文革50周年的访谈
·我的幻想 (1,2.)
·微信时代的纪念
·德国现象
·痛悼黄嘴黑八哥
·发中共的牢骚,鼓民运的士气
·为何喜欢蔡英文
·高兴的是川普赢了!
·一部感人至深的鸿篇巨著 ——与《玫瑰坝》的作者谢宝瑜对谈
·我们在「绿野」找到了家——与《松园旧事》作者汪晶晶对谈
·我只想写下一生的想法 一一遇罗锦与彭小明文学通信
·遇罗克的预言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天降大任任不寐
·金钟和女儿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补充版)
·遇罗锦 2017.9.3 推文:
·你在我心里是位巨人 ——给章立凡(增补稿)
·刘无敌为何被害死灭口?
·新年,给你写一封另类的信
·令人感动的“传奇时代”
·天然画家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一.这几年全德国到底有多少分居的?
   


     “这也叫分居?”我对海曼说。
     “全是欺骗政府,”每次他都是这话。
     Glas(玻璃)太太以“他整夜打酣我睡不着觉”为理由,与玻璃先生分居一年了。他们的二居室单元房,就在我们楼下的左侧。分居后,玻璃太太就在本楼群里租到一间一居室的单元房。所以,每天这对已退休的老夫妇如何整天在一起的情况,邻居们都看得一清二楚。当然, 夜里一定是分开睡的。
     他们在这儿已住了十几年,玻璃先生的打酣邻居们早就听说过,他自己也供认不讳,还开玩笑地说:“我太太老说我象打雷,可我们从认识的第一天起她就认命了,还说过没有我这音乐,她就觉得缺少了什么呢,我女儿都三十岁了,也没被我的打雷吓死呵!”说完便哈哈一笑。然而,在分居以后,他可不敢再公开说这话了。
   
     这三层高的居民楼群,共有四十来户人家,近两年分居的夫妇还有另外三家。我们住在这儿二十年了,仅这两年内,就有四家夫妇分居,却又整天在一起: 去超市购货﹑做饭﹑吃饭﹑带孩子们散步﹑洗衣晾衣﹑晒被﹑养花种花﹑全家开车出门远游……这叫什么分居呀? 过去,真没见过这等事!
     而今,一到十八岁,儿女就想离开父母单过;即使有了伴侣的,年轻人说声再见就立即分手;有了孩子也不怕,甚至说“不知这孩子的爸爸是谁”要比说出真爸爸的姓名,更有生活保障。否则那爸爸就得象牛马般地去挣钱了,还是做个隐姓埋名却又能经常见到孩子的爸爸更自由自在。现在比起《忏悔录》卢梭的时代,着实更开放﹑自由和实惠了。就连年老的,不但也赶时髦, 且比年轻人更上一层楼——丝毫不在乎被议论假分居。
   
   分居就意味着:政府就得多给一个人付一份房租和水电暖杂费——如果他的个人收入要靠政府的话。
   但,你能举报他们吗?很难。“打酣象雷,无法治愈”,有医生证明,是名正言顺的分居理由;至于互相照顾,互相串门,一起旅游,这可不算违法,总比互相仇视没个完﹑甚至动刀动枪的要好吧?
   
   其实,什么才是玻璃夫妇分居的真正原因呢? 是因为玻璃先生前年一个人去老家俄国探亲,整整待了半年,他把夫妇倆辛苦积攒的三万欧元,全花在了那里,给他的前妻和大儿大女平分了。他分文不剩地回了德国,玻璃太太大怒,认为他吭了自己,因为那三万里也有她的一半,却丝毫未经过她的同意。一怒之下,与自己的女儿和女婿商议好,在钱财上再也不与这老头子生气,与他各住各的,银行帐号各归各的。玻璃太太只想死了给自己的女儿留下什么, 而绝对不是她没见过的那前妻一大家子。
   除了真地性情不合而分居的之外,以各种名义与理由分居的,你只看他们是否经常在一起,便知真假了。
   
   德国没有街道办事处﹑没有街道主任和党委书记,也没有小脚侦缉队和模范大妈,其他居民几乎都不管别人的闲事,连举报谁都要思前想后,生怕担不是或给自己找麻烦, 所以才给那些欺骗政府的分居者,造成了他们的胆大妄为。
   
   我们的楼群,紧挨着一片私人房——这些住户都算是有产阶级了。
   能分期付款买房的,首先必须有个满工时的工作,或是自己自营实业。一般都是分期付款到六十几岁退休为止。然而突然失业了,太太要带孩子离开,去租个便宜住处,留下丈夫慢慢处理房产问题,以免全家谁也拿不到失业或救济金。无奈丈夫想不开,盛怒之下,动刀动枪地造成家庭悲剧。
   网上公开的例子远在天边的不算,只算在我们眼前的街道某一家,就是这样变为凶宅。
   网上还介绍了一家,夫妇俩,男的失业了,女方很清楚将面临什么,但她一声不吭。不久她突然走了,丈夫一直不知道她住在何处。半年之后,直到丈夫消了气,冷静了,她才提出离婚——起码她的生命过了危险期。
   这几年全德国到底有多少分居的? 没人公开过统计数字。
   到底有多少因为失业和要求分居,造成了生命危险的家庭悲剧的? 没人公开过统计数字。
   “留神,PIPI,”我对海曼说:“你要是夜里老去撒尿,吵得我睡不好,我就和你分居!”
   说这话时,心里自有一种无比的愉快和得意。
   
   
   二. 还会有爱因斯坦吗?
   
   
   比起钟道然的《我不原谅》里所描述的,德国的孩子们可谓太自由了:寒假﹑暑假﹑春假﹑秋假﹑复活节假﹑圣诞节假,凡与耶酥和玛丽亚有关的一切节假日,每年绝对不少于三个月,还不算周六日的两天。
   连德国人自己都说:“今天学了的, 放完假就全忘了。”
   
   我们的楼群里大约有二十个孩子。他们没有象中国那样多的繁重的家庭作业,没有老想包办代替的虎爸和虎妈。
   尽管儿童生育费很高,政府鼓励多生子女,生一个孩子还给父母算三年工龄,但除了知识不高的家庭子女多之外,德国人和其他西欧国家的移民,并不喜欢多生子女,所以才以高优厚的福利鼓励又鼓励,却仍旧鼓励不起来。
   家长普遍对孩子都太放松,只见已上小学的孩子们整天在外玩耍欢乐,从早大呼小叫地玩到晚;上中学和高中的,又自有他们玩乐的去处。我常对海曼说:“太紧了不好,太松了也不好。他们大了以后,还能做什么呢?是否都会象父母一样,悠哉闲哉地过日子?只觉得唯有这样才舒坦?”
   
   总之,在社会的恶俗影响之下,能够知道多看好书,安静﹑努力﹑上进的孩子,实在太少。更别说能够独立思考﹑有自己的见解﹑有特殊才能的孩子了——而这种青年,在德国是不会被埋没的,关键就是太少。
   如果德国的一半人口,都属于低工资﹑低退休金的穷人阶层,如果他们的父母,爷爷和奶奶也属于这种阶层,如果这一半人口的知识水平普遍都很低,都没有上进心,你能指望他们的孩子不蹈父母的复辙吗?
   而没有上进心的家长们,他们为何灰心丧气?仍旧与失业大潮太有关系。多年来由低工资降为不超过四百欧元临时工的工资,老板几乎无税可上。美国是员工(无居留的黑工也一样)自己报税,员工报了你老板不报,或员工如实报了你老板却不如实,老板要受大罚。这聪明合理又简单的报税制度,无奈德国就是不学,还总是嚷“国库空了!”
   
   德国第二大党SPD,无论怎样呼吁铲除这“临时工”的工资, 无奈在国会上就是通不过。甚至很多人远挣不到四百欧元, 每月只挣三百二百的也有。四百欧元的工资,以此给国家上的那一丁点税, 一个人必须干三百四十年,才能得到刚够社会局的救济金的收入水平。当家长无望地见不到好前景时,他们的儿女如何会乐观起来?家长是否会有心情鼓励儿女上进努力?
   
   若从小就过惯了父母安排的日子,便觉得是天经地义,就总想这么过。在钱的多少上,他们倒很想得开,他们并不觉得自己不幸福。
   但,还会有著名的科学家出现吗?还会有爱因斯坦吗?
   实在茫然。
   过去温家宝对德国总理梅克尔说:“你们不应该有这么高的福利,既然国家的赤字那么高,就应大大销减福利。”
   然而德国政府生怕因不能保障人民的基本生活,而引起全国内乱。如果象中国那样,每年有上万起内乱的话?
   可是这种保障能维持多久呢? 这才是德国人忧心的事。
   
   
   2013.7.26
   
   
   纪念文革 怀念遇罗克
   http://jinianhuainian.blogspot.de/
(2016/08/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