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遇罗锦
[主页]->[百家争鸣]->[遇罗锦]->[大水]
遇罗锦
·哥哥不是孤独的英雄
·一个大童话 我在中国的四十年 1946--1986(1)
·一个大童话(2)
·一个大童话(3)
·一个大童话(4)
·一个大童话(5)
·一个大童话(6)
·一个大童话(7)
·一个大童话(8)
·一个大童话(9)
·一个大童话(10)
·一个大童话(11)
·一个大童话(12)
·一个大童话(13)
·一个大童话(14)
·一个大童话(15)
·一个大童话(16)
·一个大童话(17)
·一个大童话(1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1)
·给外星人的66封信(2)
·给外星人的66封信(3)
·给外星人的66封信(4)
·给外星人的66封信(5)
·给外星人的66封信(6)
·给外星人的66封信(7)
·给外星人的66封信(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9)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1)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2)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3)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4)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5)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6)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7)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8)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9)
·伟大的影片《林肯》
·悼士非
·大水
·也读《绿山墙的安妮》
·德国芝蔴——大烟籽
·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欧盟的利弊
·喜欢她的性格——读毛栗子
·影片《赎罪》(Abbitte)给人的启示
·全世界在装傻充楞
·日本一山农
·德国的社会房
·这个国家叫“官穷民富国”
·遇罗克照片上的污斑二三事
·每月有十万战争难民涌进西欧
·“希望列车” ——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雾霾不是锅盖,它随风旅行
·伊斯兰暴怒文化应先从食物上改变
·这里整个乱了套
·为何西欧青年去加入IS?
·这事如果发生在德国
·战士们已进入心脏
·胡杰——道德与力量的先行者
·追求心灵之爱的卡佳
·三读柳栋
·这本身就是电影剧本
·60种派别的伊拉克
·血浴, 巴黎的黑色星期五
·IS为何如此壮大?
·遇罗锦﹑柳栋:《以理性面对历史》
·雾霾﹑鸟屋﹑服装
·小鸟的房子
·意大利人为何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偷窃的艺术
·2016.1.1.德国新年事件
·“新年事件”的连锁反应
·西欧难民现状所见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如果遇罗克的名字在电影界是禁区
·世界上的教派越少越好
·布鲁塞尔爆炸: 不一样的复活节
·温暖人心的生日卡
·报考过三次大学的遇罗克
·一次关于文革50周年的访谈
·我的幻想 (1,2.)
·微信时代的纪念
·德国现象
·痛悼黄嘴黑八哥
·发中共的牢骚,鼓民运的士气
·为何喜欢蔡英文
·高兴的是川普赢了!
·一部感人至深的鸿篇巨著 ——与《玫瑰坝》的作者谢宝瑜对谈
·我们在「绿野」找到了家——与《松园旧事》作者汪晶晶对谈
·我只想写下一生的想法 一一遇罗锦与彭小明文学通信
·遇罗克的预言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天降大任任不寐
·金钟和女儿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补充版)
·遇罗锦 2017.9.3 推文:
·你在我心里是位巨人 ——给章立凡(增补稿)
·刘无敌为何被害死灭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水

   大水
   
   (照片: Passau 邮票很能说明本市的三条河现状 )
   
   


   1993年春,当我和海曼第一次来到Passau这五万人口﹑起起伏伏的丘陵田野和森林面积极大﹑被称为“世界上最美丽的三条河大学城”时, 立即被它那童话般的美景震惊了。由于念念不忘它的魅力,又由于北边工业大城的失业人数多得让我们头疼, 1994年8月,我们决定搬家,说什么也得住在西南端的边境城市Passau。
   
   当第一次见到Passau市政厅墙外,每次发大水的高度标记时,就和那些旅游者个个好奇瞻望的脸一样,是把它当作特色故事来欣赏的。我在中国生活了四十年,从未见过发大水是什么样; 海曼出生在德国威省,也没见过。似乎,凡是人未身受其害时,就算在电视及电影里见过, 也象是遥不可及﹑不会真地被触动的。尤其见到商店门前﹑售卖风景明信片的架子上, 竟然有发大水作为本市一景的明信片出售,更觉得十分新奇。
   
     起初,我们一心一意地想住在离多瑙河很近的老城。因为在北边住惯了老城区,觉得生活和办事都方便,又热闹。无奈找不到空房, 才明白绝大多数没汽车的大学生,最爱住在离大学最近的老城。
     花了不少钱﹑费了好大力把家搬来了, 虽然新房子很不错, 但始终觉得离老城太远, 不够热闹,还事事得开汽车, 觉得不方便而遗憾呢。
   
     第二年夏天,见报纸说多瑙河又发了水,老城里沿河的那条长长的店铺街的一层, 全被淹了。我们奇怪为何本市的电视台连半句也不报道(后来才知怕影响外地人来旅游), 就开车好奇地去老城观看。方知每次多瑙河发大水时, 很多住在远处的人特意来看大水, 你只要看到那些喜笑颜开的脸和停在那里的几辆远程大客车, 就知道了,真是自己没受害就不心疼。比起市政厅墙外的标记,那一次的水不是很大, 救护队员们穿着黄色红杠的工作服,戴着防护帽,已在受灾地段搭起了窄窄的有扶手的铁架桥, 供人们行走。我们也和那些好奇的人一样,走在铁架桥上四处乱串, 象小孩子觉得很好玩的那种心理,看着脚下浑浊的黄水汤汤涌涌。那时海曼说:“如果真住在老城,很多房屋没有汽车停车位。就算能找到一处停车,也会被水淹了。水发的急,一觉醒来,你连大门都出不去。”
     那时才感到住在老城并不怎么样。才明白为何这条长街和店铺里总有股霉味儿。没两天,没再下雨,水就退下去了。
   
     隔了一二年,第二次又发水时,就没心情去看了——想到受灾人的损失,也不会再好奇了。庆幸我们的住处比老城高出百多米。如果这里也淹了,则全世界都是汪洋大海了。
     又一年,那次西欧的大水发得特别凶。电视里河水涛涛,汹汹滚滚不可一世,无数房屋被激流冲垮。很多人家虽然住得离河很远,但因地势不高,混水从卫生间的马桶里往外冒,连厨房的水池﹑凡是有眼的水管道都往外咕嘟嘟冒水。一位老太太半夜被水声惊醒,她一见,水已及腰深了。如果电插销的位置不够高,为此而死的会有人在。
     保险公司对于天灾是不赔款的。
     报纸上说:都应该怪爱住在河边的人——谁让你非要在那里开店﹑买房或租房呢?开店是因为沿河的游人多,为了有生意;买房是因为喜爱热闹办事方便,可你就得付代价。大水过去,房子干了又装修之后,房主卖房,没经验的照样来买,却不想为何房价不太贵,也不好好打听或调查一下。至于店铺也一样,房主说:“那老店主发了大财,嫌这儿小,去了柏林(或慕尼黑)开更大的店去了。”或是:“老店主在这里开了二十八年,现在老了,退休了。”这些谎话无奈就是有人信。要是写篇《开店心理学》,把这些实例都写进去,让人少受些骗就好了。所以,本市的老板,绝大多数都是外地人。他们见到这美丽的大学城,再也不想做任何调查,就象男人轻易地被美女迷上了一样。
   
     玛雅人说2012年12月底是世界末日,末日景象倒还没见,但唯一感觉到的是:从去年秋天就开始阴雨雪不断,没了太阳。不仅德国,西欧各国几乎都是。下下下,下下下,阴阴阴,阴阴阴,太阳哪儿去了? 就算刚一露脸,转眼就没了。整整下了半年的雨雪雨!
     只见窗前树林里的树木喝足了﹑淋够了,枝叶都窜得老高老茂。其实对果树并不利,天冷雨多,很多果蕾纷纷落地,也长不大,太缺阳光。
   
     2013年六月初,多瑙河开始上涨,与之交汇的茵河与伊尔滋河也上涨,各处的河水都涨起来了。
     本市临河的那条著名的商店长街,只有一位女店主在早做了准备工作,在水刚一涨时,就赶紧把所有的电器和用品拆卸,请人帮忙搬走了。而整条街的老板,就算有一多半是外地来的受了谎话的骗,但起码有一少半是在这条街开店十几年的,不仅不早做准备工作,反而还笑那女老板太神经。因为他们每次等水下去之后,把电器擦擦洗洗照样用。却不想想:西欧已经下了半年的雨雪,若发起水来怎么会小? 这事后来登在本市的报纸上:这条街,只有一位女老板未受损失,其他的皆受了大害,想拆卸电器时已经来不及了。就连天气预报明明报道过,说水深会达到十二米多,很多人也不知道,还怪罪天气预报没讲。今年的大水是本市五百年来未曾见过的,达十二米半深——比1504年的那次大水水位还高些!
     连以前从未有过大水﹑离河较远的老城区,也处处能划船了。
   
     六月上旬,半个月里,整天电视里不播别的了,全是西欧各国发大水的画面——德国,奥地利,捷克,瑞士,英国,匈牙利……一句话,凡是河流地区, 处处汪洋一片,无一幸免。本市是三条河的交界处,在这里汇集为多瑙河,宽展地向匈牙利流去。无数农田被淹,无数房屋被毁。受灾的人们,都被安置在高远处安全的大厅或学校里,但去时不准带任何多余物件,每人只有一个单人床位,以及有饭食供应。大学和许多中小学校停课。很多大学生去做义务支援工作。电冰箱等电器极缺,号召人们把不用的电器捐献。我和海曼单身生活时,每人都有洗衣机,都未坏,后来又买了好的,那两台一直放在地下室,也趁机捐献了。
   
     但,无论河流怎样发“脾气”,西欧的水利专家们都要顺着它们,不象中国人偏不听水利专家的意见,到处拦河造坝﹑乱造小水库。造不造水库和发电站,一定要听水利专家的,一定要经过多次的讨论并向大众公开,谁也不敢轻举妄动。若是老百姓不同意,抗议示威,就算通过了什么,也会停下来,再次听取意见。水利专家认为,人类不该破坏生态自然,认为河的流向是天然合理地形成的,河流是根据环境和地理,自己找出的水路,自有它的道理,
     绝对不该人为地改变和破坏。它发水就发,随它去,发了反正会退的。而人类倒是可以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绝对不应是属于大自然的河流。这种看法,根深蒂固于每一位的居民思想中,从人们一上小学起就灌输的。
     比如,这次淹得最惨的一个奥地利旅游小城Schärding,紧挨宽长的茵河,全城被淹得惨不忍睹。六月底,当大水退下之后,报纸上就热议:过去人们都爱住在河边丘陵地区的山上,为何现在不能? 高处有得是空地可以盖居民楼,应该把沿河的居民楼都拆掉,让居民住到山上去。而那些非要在河边开店铺的呢?难道他们就不能也搬到高处去吗?就不能把最热闹的步行区变成在山坡上吗?就不能一劳永逸吗?
   
     而有的好例子是应该广为宣传的:我和海曼曾在旅游小城Altena开过“亚洲杂货店”(详见《童话中的一地书》),那位市长真是为市民做了件大好事——那小城紧挨Lenne河,过去,每次发水都淹一大片,于是,市长决定沿河建坝。先是把沿河的街道垫高,再建造半人高的坚固的水泥石墙;既不影响瞻观和视野,又变为让人们沿河散步的长长的步行区。石墙造得很漂亮,人们可以倚着靠着并坐在那上面。你挨着石墙往下看, Lenne河变得低低的;而你抬眼往远看,蓝天白云森林游人,美景一样不少。步行路的另一边,成为免费的长长的停车道。人们因这里太方便,即使不买东西也愿意来散步闲逛,由此给许多商店带来了生意。 无论发多大的水,这小城一直安然无恙。永远永远,没有人不念那位市长的好!
   
     然而,德国也有更多的城市,却不想着如何往好里做。如大拆大建地浪费了很多人力物力,只顾好大喜功地胡乱建造,却与老百姓的生活﹑与长远利益完全无关;并非每位市长都爱听取绝大多数市民的意见,总觉得自己比谁都聪明的市长有得是。
     我也认识一位国内的水利专家,他明明知道乱造水库是不应当的,但他和他的同事们却照样乱出主意乱接活,在一条不长的河上可以建造几十个小水库和拦水坝!原来,他的独生子在美国大学毕业,没有正当工作,只好在家里看孩子兼做家务,仗着太太不高的工资生活。儿子想买房子,四十万美元哪里出? 老爸爸一心腻爱地供养他,本来与老伴共七千元退休费,完全可以生活得蛮好,无奈有这儿子的美国无底洞,老爸爸就四处接活﹑乱造水库地挣钱。他的理由是:我管它什么破坏祖国河山,过去当了几十年的“黑五类”,这国家亏欠我的太多! 我不接活,别人照做不误,我又干嘛不做?!
   
     写于2013.6.30,Passau
   
   (照片. 本市游览一景: PASSAU市政厅墙外的大水标记,2013年6月的标记在最高处。)
(2016/08/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