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遇罗锦
[主页]->[百家争鸣]->[遇罗锦]->[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7)]
遇罗锦
·情义,那心里的痛
·哥哥不是孤独的英雄
·一个大童话 我在中国的四十年 1946--1986(1)
·一个大童话(2)
·一个大童话(3)
·一个大童话(4)
·一个大童话(5)
·一个大童话(6)
·一个大童话(7)
·一个大童话(8)
·一个大童话(9)
·一个大童话(10)
·一个大童话(11)
·一个大童话(12)
·一个大童话(13)
·一个大童话(14)
·一个大童话(15)
·一个大童话(16)
·一个大童话(17)
·一个大童话(1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1)
·给外星人的66封信(2)
·给外星人的66封信(3)
·给外星人的66封信(4)
·给外星人的66封信(5)
·给外星人的66封信(6)
·给外星人的66封信(7)
·给外星人的66封信(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9)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1)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2)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3)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4)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5)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6)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7)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8)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9)
·伟大的影片《林肯》
·悼士非
·大水
·也读《绿山墙的安妮》
·德国芝蔴——大烟籽
·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欧盟的利弊
·喜欢她的性格——读毛栗子
·影片《赎罪》(Abbitte)给人的启示
·全世界在装傻充楞
·日本一山农
·德国的社会房
·这个国家叫“官穷民富国”
·遇罗克照片上的污斑二三事
·每月有十万战争难民涌进西欧
·“希望列车” ——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雾霾不是锅盖,它随风旅行
·伊斯兰暴怒文化应先从食物上改变
·这里整个乱了套
·为何西欧青年去加入IS?
·这事如果发生在德国
·战士们已进入心脏
·胡杰——道德与力量的先行者
·追求心灵之爱的卡佳
·三读柳栋
·这本身就是电影剧本
·60种派别的伊拉克
·血浴, 巴黎的黑色星期五
·IS为何如此壮大?
·遇罗锦﹑柳栋:《以理性面对历史》
·雾霾﹑鸟屋﹑服装
·小鸟的房子
·意大利人为何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偷窃的艺术
·2016.1.1.德国新年事件
·“新年事件”的连锁反应
·西欧难民现状所见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如果遇罗克的名字在电影界是禁区
·世界上的教派越少越好
·布鲁塞尔爆炸: 不一样的复活节
·温暖人心的生日卡
·报考过三次大学的遇罗克
·一次关于文革50周年的访谈
·我的幻想 (1,2.)
·微信时代的纪念
·德国现象
·痛悼黄嘴黑八哥
·发中共的牢骚,鼓民运的士气
·为何喜欢蔡英文
·高兴的是川普赢了!
·一部感人至深的鸿篇巨著 ——与《玫瑰坝》的作者谢宝瑜对谈
·我们在「绿野」找到了家——与《松园旧事》作者汪晶晶对谈
·我只想写下一生的想法 一一遇罗锦与彭小明文学通信
·遇罗克的预言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天降大任任不寐
·金钟和女儿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补充版)
·遇罗锦 2017.9.3 推文:
·你在我心里是位巨人 ——给章立凡(增补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7)

229.“北苑农场”的高墙外。大铁门上的小铁门启开,罗锦和父亲吃力地提着一个大行李出来,母亲提着两个包跟在后面。
   
   230.北屋。白天。苍老了的父亲,坐在写字台边心事重重地抽烟。
   母亲:“崇基,今后你打算怎么办呢?”
   父:“我在家里,找点儿外文资料翻译翻译,也不少挣。”

   母:“那不是长久之计呀。还是找‘水力电力部’和领导好好谈谈。冲你的技术,说不定能恢复工作。”
   父:“我不去。”
   母:“现在找个工作不容易呀。”
   父:“翻译稿子也一样。”
   母:“那有一天、没一天,不是牢靠的事啊。”
   父执拗地:“我不去。”他一想起那些领导,就水火不容.
   
   231.北屋。傍晚。罗克又像每周末一样回家。脚还没迈进屋,便高兴地喊:“爸爸!”
   父亲高兴地迎上去接下他的背包:“爸爸可想你了,好孩子!”
   母:“明天星期天,咱们得照张全家福去。”
   
   232.照相馆。父亲、姥姥、母亲坐着,身侧,身后是四个孩子。灯光一闪,定格。
   
   233.一九六二年八月.
   北屋。中午。
   罗克:“罗锦,你离开学还早呢。最近我们菜园忙不过来,招家属临时工,一天一块钱。你在家待着也没事,不如去干个十天半月,还能挣十几块,买点书也是好的。再说,你了解一下农村生活,对你也没坏处。”
   罗锦犹豫地瞧着他。罗克又说:“工余,你还可以画画水彩风景画儿。”
   锦:“好吧。我这就收拾行李。”
   
   234.北京大兴县红星人民公社旧宫大队菜园小队,农业工人的宿舍。嘟嘟嘟的马达声一刻不停。下午。
   温室组和菜园组单身男女宿舍的一排平房。右边一大间是男宿舍,左边紧邻是女宿舍。白天,宿舍的门老是开着。房前的空场是人人必经之地,男、女社员、老人、孩子、干部,凡经过男、女宿舍门前的,都能一目了然地看见宿舍里的一切。
   罗克和罗锦提着行李、每人背着鼓囊囊的书包,来到宿舍前,只听有人高兴地喊:
   “伊拉克儿来了!”几个青年男女和两三个社员围上来。
   罗克介绍:“这是我妹妹,来打短工的。”
   罗克把行李立在他的单人木板床床头地上,从书包里掏出一本本的书:从首都图书馆新借来的二十本,男女青年农工四、五个,高兴地急忙“瓜分”。
   罗克:“赵大爷,这是您要的茶叶。这是找给您的零钱:四两茶叶五毛六,您给了我一块,找给您四毛四,您点点。这是发票。”
   赵大爷:“嗨,伊拉克儿,跟你没得说!”
   克:“王大嫂,这是您要的绣花线:红的、绿的、粉的、黄的,颜色对吗?这是发票:四股线三毛二,您给了五毛,找您一毛八,您点点。”
   王大嫂:“伊拉克儿,谢谢你啦!这颜色全对!什么发票不发票的!”
   克:“二海,你要的解放鞋,42号,看合不合脚?三块八毛九,这是发票,你给我五块,再找你一块一毛一。”他递给一位二十来岁的青年农民。
   二海试鞋,抬头一笑:“正合脚儿。”他满意地把鞋收起。
   克:“小玲,我妹妹住在你们宿舍吧?”
   小玲:“没问题,跟我来吧。”
   
   235.女农工宿舍。八个自搭的木板单人床,几乎占满了全屋。只五个床上有被褥和蚊帐。除了一张旧木桌、两把破椅子之外,只在墙上有个圆形旧电表,其他一无所有。每人的床下放有自己的洗脸盆,内有香皂和毛巾等.
   小玲:“三个床位都空着,你睡哪儿都行。”
   罗锦把铺盖铺在了小玲旁边的空床板上。
   小玲:“我在温室组。明儿一早儿,和我们一块儿起来,跟你哥哥出工就行了。”
   屋里苍蝇嗡嗡乱飞。几百只苍蝇拥挤着扒在灯绳和电线上,象一条粗粗的黑棒槌。罗锦好奇地一抖灯绳,几百只苍蝇轰地飞起,把她吓一跳;片刻,无数的苍蝇又落回原处。
   
   236.宿舍前空场。傍晚。
   罗锦站在女生宿舍的门口,好奇地观看四周。小玲买了饭菜回来。
   罗锦耸耸鼻子:“玲姐,怎这么臭哇?”
   小玲往三米远的两个大水泥池子一扬下巴:“没瞧见吗,那俩大粪池?”
   锦:“大粪池?”
   玲:“菜园儿小队的宝,没它,长得了黄瓜吗?”说罢进了屋.
   罗克招呼道:“罗锦,和我打饭去。”他递给她一个小饭盆、一个小勺子。
   两人经过那两个没有盖的大稀粪池,臭气熏天,罗锦直纵鼻子。
   锦:“哥哥,你们天天就闻这臭味儿?”
   克:“习惯了也就好了。”
   锦:“这嘟嘟嘟的马达声是什么呀?”
   克:“前头那水泵机,每天二十四小时地抽水。”
   锦:“二十四小时?”
   
   237.农工食堂。一间敞着门的五平方米小土屋,一土灶、上架一大铁锅,锅里是煮白菜掺萎瓜;汤少、菜稠。胖胖的、扎着围裙的王师傅,用大勺子给农工往小饭盆里盛菜。破木桌上有一大竹笼屜蒸熟的馒头和玉米面窝头。
   罗克:“王师傅!三个馒头,两份儿菜。”他交上饭票:“这是我妹妹,来打短工的。”
   王师傅:“好哇,多给你们来点儿。”他往两个小饭盆里搯了满满两大勺菜。
   罗锦端饭要走。
   克:“就蹲这儿吃吧。回去,苍蝇多得不得了。”
   罗克大口地吃得香香。罗锦吃了口菜,味道不佳,勉强地嚼着。
   
   238.女宿舍。晚上,屋门终于关上了。熄灯,六个人都躺下了,一个个都把蚊帐严实地塞在褥子四边。马达声嘟嘟嘟嘟。
   蚊子起码有几百只,嗡嗡地大声唱着,一齐扑向罗锦。她倏地坐了起来,用手扑打。不行,她用毛巾将脸蒙住、用棉被将身子盖严,仍不行,隔着毛巾钻进她的头发、照样叮她的脸,她又坐起来扑打。
   小玲:“没有蚊帐不行啊。”
   罗锦索性用棉被将自己整个蒙住,太热,她汗水淋淋,刚露出头,几十只蚊子一齐上,她啪啪地打自己的脸,忙又钻进被里。脚露了出来,又忙把脚缩进去。
   
   239.天曚曚亮。女宿舍。
   小玲:“起了,该起了。”她推推罗锦。
   罗锦从被子里探出头来,迷糊糊地:“我刚睡着。”
   小玲:“这儿没蚊帐不行啊。”她拿着脸盆出去了。
   罗锦迷迷糊糊地看看灯绳和灯泡上的电线,都像黑棒槌一般,各糊满了无数只苍蝇;夜里的蚊子都飞出屋去吃露水了。
   罗锦拿脸盆出去洗脸,碰到灯绳,几百只苍蝇“轰”地一飞,唬得她急忙奔了出去。马达嘟嘟嘟嘟。
   
   240.稀粪池旁边有个小锅炉房,房前有个公用自来水龙头,人们在这里就地刷牙洗脸。
   罗克也在接水洗脸:“罗锦,夜里你挨咬了?”
   锦:“嗯。”
   克:“中午,我带你买蚊帐去。”
   
   241.旭日东升,天大亮。菜地里,罗锦和十几名女社员蹲在田垄上间菜苗。家属们一边聊着天儿,一边两手熟练又飞快地间着,罗锦使劲赶也赶不上,总差二米远。一位大嫂在垅头上接了她一把。
   大嫂:“你干得还行。你哥乍来,还不如你呢。走,上那块地去。”
   
   242.另一块菜地。每人占一条垅。罗锦远远看见罗克蹲着在间菜苗儿:他那文弱的身躯、他那微驼的背、他那闪闪发光的白玻璃框眼镜、他那不甘落后的姿势,不是熟练自如,而是不屈不挠,她被深深地打动了! 她顾不得再看,急急忙忙地间着菜苗赶上去。
   
   243.歇息儿。大蓆棚下堆着稻草捆,人人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有的大嫂拿出针线活或纳鞋底。
   “罗锦,干得下来吗?”罗克从那边走过来。
   “干得下来,”罗锦尽量装得自然。
   一位三十多岁的男社员老远就嚷:“喂!伊拉克儿!昨儿个,那工分儿你咋给我记的呀!”
   “怎么了?”罗克瞅他一眼,坐在田埂上。
   “我明明干了一天儿,你咋给我记了半天儿?”
   罗克:“下午那半天儿你哪儿去了?”
   “你说我哪儿去了?”他一歪头、一眯眼、梗着脖子。
   罗克:“还是你说吧。”
   “我说就我说,不信你问问——”
   “甭问了。”罗克嘲讽地一笑:“下午那半天儿,你大儿子来找你,你回去一会儿,回来打个照面儿又溜了,你当我不知道呢!”
   几个社员笑了。直到这时,罗克才轻松而锐利地盯了他一眼。
   那人圆睁的小眼睛和罗克的目光对视了两三秒钟,似乎还想耍赖,却又扑哧乐了,无奈地笑嚷道:“好你个伊拉克儿!我算服了你了!也难说,你小子比别人多俩眼睛!”说罢,拾起一块土疙瘩随便一扔,悻悻地去了。
   一个社员:“这赖瓜!记工员这差事不好当,就是爱得罪人。”
   克:“因为有空子可钻,有人才敢赖。如果都一丝不苟。就没人敢赖了。”
   罗锦:“哥哥,你一直是记工员吗?”
   克:“不是。那真的病了,让我替他两天。”
   一位纳鞋底的大嫂:“听我们当家的说,那次上馆子吃饭,有伊拉克儿在旁边儿,谁也不敢往兜儿里装瓷勺儿、小盘儿什么的。谁知他身上怎么有股神光儿?”
   说得连罗克也一笑。
   
   244.小百货店。门面极小、货品极少。中午。一位年轻女售货员站在柜台后。
   罗克:“蚊帐一顶多少钱?”
   售货员:“十五块。”
   锦:“哥哥,太贵了,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挣出十五块呢。就算能,也不能把十五天工钱都买了蚊帐啊!回城里又用不上。”
   罗克犹豫着。
   锦:“走吧,哥哥。”她硬拉他走开。
   
   245.女宿舍。中午都休息,有的缝补着,有的睡着,有的躺着看书。罗锦也和衣躺着,用手轰着苍蝇。
   罗克抱着蚊帐走进屋,将蚊帐往她床上一撂。
   “我的蚊帐给你。”
   罗锦一跳下床,抱起蚊帐追出去。
   “哥哥,那怎么行!”
   罗克不接;罗锦把蚊帐放在他床上,又跑回来。罗克又抱蚊帐出来,进了女宿舍。
   
   246.女宿舍。
   罗锦:“我能坚持。没蚊帐,你怎么睡觉?”
   小玲:“这样吧,罗锦晚上和我一个蚊帐。”
   
   247.女宿舍。夜。马达嘟嘟嘟嘟。
   一米宽的床,小玲与罗锦背靠背地侧身躺着,但身体只要一蹭着蚊帐就挨咬,天气太热,紧挨着也不行。二人不时地拍打着,只能更往中心勉强凑凑。但仍抵不过蚊子的严阵以待。
   
   248.歇息儿。罗锦看着手上的血泡、挠着腿上的疱,无精打采。罗克走过来。
   克:“你看这儿的风景多美!要是我,早利用中午时间画它一张了。”
   锦:“嗯。”
   克:“手疼吗?腰酸?过两天就好了。这不比在学校下乡劳动。你们家属队的活儿算最轻的了。我们用锹翻菜畦,不比你们累?可我也干下来了。她们还夸你能干呢。”
   “嗯。”
   
   249.女宿舍。当晚,罗锦睡在自己床上,穿着长袖棉毛衫、裤,用被子蒙上头。
   小玲:“你怎么又一个人睡?”
   罗锦:“没关系。明天反正我要回家了。”
   小玲欲言又止,没再坚持,钻进了蚊帐。
   马达嘟嘟嘟嘟。蚊子嗡嗡嗡。罗锦坐起来,用毛巾不停地轰着蚊子,看看墙上的电表:夜里一点半。
   她一面不停地轰着蚊子,一面穿上鞋,蹑手蹑脚地开了屋门。
   
   250.男宿舍窗外。灯亮着。罗锦扒着玻璃向屋里张望。两个蚊帐垂挂着是人已睡了,两个还没有,罗克与小叶,各自在床头的小桌上看书。他俩穿着老旧的﹑补了补丁的厚布工装,扎住裤脚、戴着布帽,在每人的小台灯下,看得聚精会神。罗克一边看书,一边挖了点儿小盒里的清凉油,涂在脖子的两侧,又专心地看下去。小叶合上书,打个哈欠,看看表:“罗克,今天你又赢了。”他拉下蚊帐钻进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