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爱恨与守戒应是人类更高层的心理需求]
徐永海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三)——徐永海致维权朋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四)——徐永海就申诉一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五)——徐永海就诉讼一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六)——徐永海就申辩一事的公开信
2009年7月写的文章
·*********2009年7月写的文章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请朋友关心刚刚出狱的张林他患多种疾病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病重住院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十一”前一被监控者的公开信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十一这几天给我们带来的烦恼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主的好使女勾庆惠姊妹
·判刑二十年的政治犯胡石根接受耶稣
·为曾判刑20年的政治犯胡石根弟兄祷告
·我们人类就要迎来全世界的福音化
·北京一家庭教会致徐文立的一封信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2009年12月写的文章
·******2009年12月写的文章
·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稿(2)
·圣爱团契文稿(2)
·圣爱团契文稿(3)
·基督徒老民运人士杨靖已被抓走3天
·坚持走家庭教会的道路
·圣爱团契文稿4
·圣爱团契文稿(5)——为被判11年刑的刘晓波祈祷
·二十年来圣爱团契所走过的道路
·主的好使女勾庆惠姊妹
2010年写的文章
2010年1月写的文章
·*******2010年写的文章
·*******2010年1月写的文章
·请关心政治释放犯查建国的身体
·为困境中的胡石根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6
·为被警察带走“被旅游”的高洪明祈祷——圣爱团契7
·为了民主我们坐牢都不怕还怕爱仇敌吗
·为曾经的六四领袖现在的传道人陈天石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8
2010年2月写的文章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为被遭软禁的高洪明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9
·为维权自焚者王学勤祈祷——圣爱团契文稿10
·为因两会而被限制自由的杨靖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11
·侯杰:我读《铁屋中的绿树》
·马淑季:铁屋中的绿树
2010年3月写的文章
·*****2010年3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致信天主教教宗
·因两会我们团契的6位基督徒失去自由——为此致朋友们、主内肢体的一封公开
·胡石根等基督徒被阻止参加教会活动
·基督徒徐永海在复活节前被软禁
2010年4月写的文章
·********2010年4月写的文章
·刚出狱的维权人士残疾人倪玉兰已经流落街头
2010年5月写的文章
·*****2010年5月写的文章
·给胡石根兄、康玉春兄、高洪明兄、李海兄的信
2010年6月写的文章
·*********2010年6月写的文章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民主论坛》使坐牢时的我摆脱了苦上加苦——曾因政治、信仰原因而坐过牢的
·致胡石根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胡石根兄的一封信
·致高洪明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高洪明兄的一封信
·致朱锐大姐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朱锐大姐的一封信
·致傅月华大姐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傅月华大姐的一
·致张晓平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张晓平兄的一封信
·致严正学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严正学兄的一封信
·通过推进科学进步来推进信仰与民主
·从福音化到民主化——我们需要人心的改变
·北京圣爱团契研讨会纪实
2010年7月写的文章
·********2010年7月写的文章
·中国一基督徒七一致信中共总书记
·圣爱团契为被抓的刘贤斌弟兄祈祷
·一个中国政治受难者的求助信
·遭软禁的基督徒致信正访华的德国总理
·给舒海云(Ingrid Jung)女士的信
·圣爱团契众肢体为遭软禁的胡石根祈祷
·受逼迫家庭教会一带领人致信美国总统
·圣爱团契为狱中何德普狱外贾建英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六四领袖王丹
·为良心犯妻子贾建英祷告
2010年9月写的文章
·******2010年9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教会对发起焚烧古兰经的琼斯牧师说不
·开展空间能源研究的呼吁书
·圣爱团契众肢体听李克牧师评三自
·历史规律不可抗拒
·十一前2天基督徒徐永海遭软禁
2010年10月写的文章
·********2010年10月写的文章
·因刘晓波获奖而在软禁下的主日敬拜
·因刘晓波获奖而在软禁下的主日敬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爱恨与守戒应是人类更高层的心理需求


   
   爱恨与守戒应是人类更高层的心理需求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6年8月15日
   
   
   (2016杭州G20峰会将于9月4日至5日举办,可是从8月11日开始我就遭软禁,不许我出家门,如必须外出买菜等警察要跟着。虽然经历这许多苦难,如因为基督信仰,我曾被劳动教养2年、行政拘留13天、有期徒刑2年、监视居住2个多月、剥夺权利2年、刑事拘留1个月等,出狱后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但是作为基督徒,我依旧是坚持基督信仰。作为精神科医生,我依旧是坚持科学研究。为此写了此论文,望您一读,并望给予帮助。)
   
   
   1、我们人类具有生理需要、安全需要、社交需要、尊重的需要和自我实现的需要
   
   美国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在1943年的论文《人类激励理论》中提出了:生理需要、安全需要、社交需要、尊重的需要和自我实现的需要,共五类。
   
   饥渴,使得人类(以及其他动物)个体必须去寻找食物、饮水,并进食、进水。如果没有这个生理需要,个体就无法生存。
   
   性饥渴,使得人类(以及其他动物)个体必须去追求异性,性交(交配),并产子。如果没有这个生理需要,物种就无法延续。
   
   爱情,使得我们人类个体必须去和异性组成家庭,来共同养育孩子。如果没有这个社交需要(爱的需要),没有夫妻双方的共同养育,孩子就无法渡过十多年的未成年期(幼态延续),人类的未成年个体就无法生存,人类物种也就无法延续。
   
   
   2、这些需要、驱力、欲望由于伴随着情绪体验,使得我们人类每个个体必须去满足它们
   
   我们人类的这些“需要”,是发自内在的,是有个内在“驱力”的,或者说是有个内在“欲望”的,并且伴随着情绪体验。
   
   当具有某种需要、驱力、欲望(如饥渴、性饥渴、相思暗恋等)时,就会具有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就会感到焦虑、烦躁、不安、闹心等。如果没有满足这些需要、驱力、欲望,焦虑烦躁就会持续存在;当去满足这些需要、驱力、欲望后,焦虑烦躁才会消失。这样,使得个体必须去想方设法地满足这些需要、驱力、欲望。
   
   当成功了,满足了某些需要、驱力、欲望(如饥渴、性饥渴、相思暗恋等)时,就会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就会感到轻松、愉快、自豪、光荣等。由于轻松愉快(喜乐幸福)是那么的美好,使得个体必须去想方设法地追求成功,来满足这些需要、驱力、欲望。
   
   当失败了,没有满足某些需要、驱力、欲望(如饥渴、性饥渴、相思暗恋等)时,就会具有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就会感到痛苦、懊悔、内疚、自责等。由于痛苦懊悔是那么的不好忍受,使得个体必须去想方设法地避免失败,来满足这些需要、驱力、欲望。
   
   
   3、我们人类还应当具有“爱恨”这更高层的需要、驱力、欲望,具有这更高层的心理需求
   
   几亿年、几千万年、几百万年……,在动物(包括我们人类)的进化过程中,物种之间存在着激烈的竞争,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在这进化过程中,尤其是在我们人类的进化过程中,自然是那些“具有各种需要、驱力、欲望的,并伴随着具有相应情绪体验的”个体、群体,才能生存下来。由此使得我们人类具有了这五类需要:生理需要、安全需要、社交需要、尊重的需要和自我实现的需要。
   
   在动物进化过程中,物种之间存在着激烈竞争,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但是在绝大多数的同一动物物种内部,并不存在着那么激烈的竞争。同一种动物物种内的不同族群之间,为了争夺领地、食物等,也会发生争斗;但是争斗的结果一般是,把对方打跑,并不杀死对方。同一种动物物种内部更不存在以捕杀同类(如弱小的同类)作为食物的“弱肉强食”。如果在同一物种内部,也存在激烈的竞争,相互残杀,那么这个物种就会被自我淘汰,而无法延续下来。
   
   可是在进化到我们人类后,由于我们人类非常的强大,人数众多,虽然在我们人类内部,在不同的族群(民族、部落等)之间,出现了相互残杀,但是我们人类却没有被自我淘汰。反而,借着不同族群之间的互相残杀,只有那些进化得最好的族群才能生存下来,从而使得我们人类快速(跑步)进化,在几十万年中就出现了智慧、爱情、精神、信仰、宗教、身体直立、被毛退去等等。
   
   在人类如此进化过程中,只有那些“在内心能够产生强烈‘爱恨’的,并且把‘爱恨’作为一种需要、驱力、欲望的”个体、群体,才能生存下来。因为,只有心中对本民族的人具有强烈的爱和对敌民族的人具有强烈的恨,尤其是对敌民族的人具有强烈的恨(对本民族的人爱有多深,就会对敌民族的人恨有多深,甚至更深!!!),才能对敌民族的人做出各种残忍的事情,才能使本族群(民族、部落)在激烈的竞争中生存下来。如印第安人在殖民者到达之前,印第安人尚未进化到需要奴隶的地步,这时印第安人在争战中,胜利部落是把失败部落的男女老幼全部杀掉,并以割下的头皮数目计算战功。
   
   
   4、我们人类具有“恨”的需要,人们愿意崇拜那些勇敢杀敌的英雄,而对敌人充满了恨
   
   在我们人类进化过程中,我们人类具有了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大脑前额叶,猫增加了3%,黑猩猩增加了17%,人类则增加了29%)。在人类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内应当具有“崇拜、爱善恨恶区(中枢)”,而使得青春期后人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如现在一些少男少女狂热崇拜明星,以前崇拜的多是英雄)。通过对英雄的崇拜、效法,人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的爱善恨恶的心——强烈地爱好人、恨坏人(“好人”自然容易指本民族的人,“坏人”自然容易指敌民族的人),出于强烈的爱与恨,尤其是出于强烈的恨,而勇敢杀敌,甘愿流血牺牲。
   
   由于我们人类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到了青春期后我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我们就会崇拜效法英雄,以此我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的“爱恨”的心,具有“爱恨”的需要、驱力、欲望。
   
   其中,我们人类具有了“恨”的需要、驱力、欲望,具有了这“恨”的心理需求。如,到了青春期后人们就会愿意崇拜那些“对敌人充满恨,并能勇敢杀敌”的英雄。并且,人们渴望能够勇敢杀敌(那怕是的游戏中);当杀敌成功时,人们就会具有强烈的自豪感;当杀敌失败时,人们就会具有强烈的自责感。
   
   (当然,我们人类也具有了“爱”的心理需求)。
   
   在原始社会,每个社会单元都是单一的民族。每个社会都鼓励人们崇拜效法自己民族的民族英雄,通过对这些英雄的崇拜效法,人们就会具有这些英雄那样的心——强烈地爱本民族的人、恨敌民族的人,出于强烈的爱与恨,尤其是出于强烈的恨,而能勇敢杀敌(敌民族的人),甘愿流血牺牲。从而使本民族在激烈的民族之间的竞争(争战)中生存下来。
   
   到了农业时代之后,社会单元多是多民族、多阶级的国家(其中某个民族、家族可为统治阶级,如清朝时的满族)。如果社会(国家)依旧鼓励人们崇拜效法民族英雄、人民英雄,就会使得人们具有英雄那样的心,强烈地恨敌民族、敌阶级的人,而会带来“苏联肃反”、“中国文革”、“红色高棉”那样的灾难;如果被统治阶级强烈地恨统治阶级,这样的社会(国家)不会持久。
   
   因此,到了农业时代之后,社会(国家)只能是鼓励人们崇拜效法耶稣、孔子、释迦摩尼、穆罕默德等等圣子、圣人、圣贤。通过对这些圣子、圣人、圣贤的崇拜效法,人们就会具有他们那样的心,心中拿去恨、充满爱。对于多民族、多阶级的社会(国家)来说,只有使人们的心中拿去恨、充满爱,这样的社会(国家)才能持久。
   
   可是,我们人类具有“恨”的心理需求,我们必须应当满足这个心理需求,否则就会具有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而容易患各种焦虑性精神疾病,如失眠、强迫症、神经衰弱等等。通过对耶稣的崇拜效法,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心,只恨撒旦,不再恨人。如此,一方面我们满足了“恨”这个心理需求,另一方面我们具有了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同时我们更满足了“爱”这个心理需求)。
   
   耶稣说到:“我给你们作了榜样,叫你们照著我向你们所做的去做”,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只要我们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我们的心中就会拿去恨(只恨撒旦)、充满爱(连仇敌都爱)。由于在人世间只有耶稣给我们做了如此大爱的终极榜样——“为爱所有的人,甘愿被钉十字架并降阴间(3天后复活,40天后升天)”,使我们人类能从“恨(恨人)”中走出来,因此说耶稣一定就是上帝(道成肉身);因为只有上帝亲自道成肉身,亲自降世为人,才能够做出如此大爱的终极榜样。
   
   
   5、我们人类具有“守戒”的需要,人们愿意守那些各种各样的戒命,而给社会带来愚昧
   
   在人类发达的大脑基础上,我们人类还具有了迷信心理。当人们处于无助、困难的处境时,人们就会具有某些强迫现象。如某些股民必须穿戴佩带某些吉祥物,如必须穿红色的内衣(尤其是在本命年时);否则就会具有不安、闹心等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过度担心所买的股票会跌。
   
   在这迷信心理基础上,具有宗教信仰的人,就会“强迫”自己去严格遵守(恪守)宗教戒命——“守戒”,如不能在某个特定日子(如安息日这天)出门干活,如不能吃某种特殊的食物(如猪肉),如自己家的女人外出必须蒙头(戴头巾)等等。以此可以减轻自己不安、闹心等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
   
   在这迷信心理基础上,具有宗教信仰的人,就会“强迫”自己去进行一些宗教仪式活动,如必须定期地去礼拜、膜拜、跪拜神明;借此,人们就能够更好地崇拜效法这些神明(生前多为本民族的民族英雄),来具有这些神明(英雄)那样爱善恨恶的心,强烈地爱好人(本民族的人)、恨坏人(敌民族的人),出于强烈的爱与恨,尤其是出于强烈的恨,而勇敢杀敌,甘愿流血牺牲。在人类的进化过程中,民族(族群、部落、氏族)之间存在激烈的竞争(争战),自然只有这些具有迷信心理的民族才能生存下来。
   
   借着人类的进化,我们人类具有了迷信心理,具有了“守戒”的需要、驱力、欲望,具有了这“守戒”的心理需求。
   
   到了农业时代,人们不能再崇拜效法民族英雄(这些英雄死后被认为成了神明),以免来具有英雄那样强烈恨的心;因此,很多宗教只能是高举礼拜、膜拜、跪拜神明(这些神明不再曾是人世间的英雄),高举各种各样的“戒命”。在各种各样的戒命中,一些戒命给个人和社会带来了愚昧。
   
   如,耶稣就因为在安息日给人治病,违反了守安息日的戒命,而被送上十字架。“犹太人越发想要杀他,因他不但犯了安息日,并且称上帝为他的父,将自己和上帝当作平等”(约5:18)。再如,因为必须守戒,必须认同《圣经》中所有文字的字面意思(不能从精义来理解),中世纪的宗教裁判所将科学家布鲁诺活活烧死,因为布鲁诺坚持认同哥白尼的“日心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