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回击草包将军给特线打鸡血指挥他们亢奋不已大力围攻漫天造谣]
徐水良文集
·政治人物必须勇于承担历史责任
·转告国内朋友,千万不要上当
·关于反共问题和带路党问题
·也谈口炮党与改良派等问题
·关于魏京生等问题驳曾节明等人
·也谈非暴力非组织问题
·评点和随感
·狭义民运圈的真实情况与媒体制造的情况差距极大
·再驳一神教的素质论和信主才有民主论
·理想美好,信仰可怕
·关于信仰问题
· 本人关于美国大选的部分意见和评论
·再评美国大选
·三评美国大选
·四评美国大选
·关于美国宪法的几个问题
·学习美国的同时防止照搬美国弊端
·张三老说法完全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辩论他们吹捧习近平的问题
·讨论大选问题并驳曾节明刘刚等
·谈些基本知识
·驳张小鼐
· 驳茅于轼文章《重温洛克名言“财产不可公有”》
· 驳王希哲等没有任何党可以代替共产党等谬论
·再驳设立国教等陈旧烂货
·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
·再笑造谣撒谎的刘刚附带蠢人顾晓军
·谈彭明等问题
·笑笑高学历特线科盲刘刚
·近日部分跟帖汇编修改
·上午在共舞台再谈特线问题
·徐林先生的说法和观点都很错误
·社会转型自由先行还是民主先行?我的意见
·揭露曾节明企图误导破坏中国民主运动阴谋
·对刘刚等特线破坏茉莉花革命的揭露批判
·对几个问题的评论
·再谈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造成雾霾等问题的社会原因和哲理
·美国将联俄制中共
·思想、言论自由等问题再讨论
·救世主、大救星、神、骗子和恶魔
· 关于环境问题网上文章两篇
·对环境污染问题的讨论
·部分网友提供的曾节明小部分材料链接
·本人近日部分意见汇编
· 郭永丰《拆除自由女神像美国才能真正强大!》评论
·再谈破除迷信、解放思想
·现在是全世界解决马列教一神教问题的时代
·再谈土义和团、洋义和团
·关于台湾问题的一点意见
·对民运等一些问题的评论
·谈中共特线掩盖狭义民运圈沦陷区的问题
·一神教问题再调侃
·今日杂谈:白左白右习大大,神棍谎言老穿帮
·谈贵族制度及其它
·再谈贵族、神棍和革命
·对朱学勤先生文章的简单评论
·也谈老虎咬死人问题
·现代世界,动物园是奢侈品还是公共必需品?
· 我在公有私有问题上的简要意见
·人就是需要正义和良心
·丛林法则和丛林动物
· 探讨对川普问题的合适态度和策略
·生命和规则,何者是根本?
·近日部分讨论和辩论帖
·谈对付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的策略
·继续探讨敌人首、次和应对策略问题
·谈如何评价岳飞等问题
·再谈川普等问题
·川普像是本能的独裁者
·再谈当代世界的历史任务
·部分川粉图穷匕首见,公开反民主
·评民阵过渡工作委员会《重申和平理性非暴力》
·再谈盛雪问题
·反自由反民主的代表作
· 关于228事件等历史问题
·几个短点评
·闲聊儿童教育问题
·“反对政治正确”荒唐口号的本质
·惊世骇俗的荒唐口号——打倒政治正确
·两系特线的大致轮廓
·对吴向宏文章的批评
·中共两系特线内斗、中央系大规模反扑
· 也谈“伪善”问题
·语言、文字、文化:用信息科学常识批驳陈腐教条
·具像化是信息时代的大趋势
·国际通用文字只能是表意文字,不可能是拼音文字
·纠正拼音迷沿用的西方哲学心理学语言学某些基本错误
·继续讨论教育问题
·互联网时代革命的策略
·继续批评国际意识科学社会科学及中国拼音迷的错误
·继续讨论语言文字问题
·颠倒的国际意识科学和社会科学
·关于数学和哲学
·与某网友的一次小辩论
·在微信再谈马列教一神教问题
·重视形象思维和右脑作用
·避开狭义民运圈沦陷区踏踏实实做工作
·再谈儒家问题
·思想、信仰、文化、制度、素质
·美国应该尽快对北朝鲜动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回击草包将军给特线打鸡血指挥他们亢奋不已大力围攻漫天造谣


答范似栋帖


   

徐水良


   

2916-8-10日


   
   
   中共特线已经在《独立评论》违反坛规,谈论我的家人好多天了。坛规也不起作用。所以,对范似栋谈论我家人的贴,我本人就允许,请不要作为违规。
   
   范似栋说不见了的帖子,移到矛盾江湖了。
   
   所跟帖:范似栋:刚才见到陈尔晋和刘路的两贴,一会儿不见了。
   
   刘路的一贴说是水良的儿子是八十年代生的,难不成是水良在监狱里生的?
   
   陈尔晋的一贴是要我分析水良的判刑或他自己的判刑为什么这么重?刚才是晃了一眼,记不太确切。
   
   我简单的说两句。81年那个民协或民刊案件,有大约五十人入狱,是中共历史上对中国异议人士群体最严重的镇压。现在史家对这个案子不注意,但早晚会注意的。
   
   中共为什么要判这个案?原因很简单,因为文革后中共要搞经济建设,要学新加坡专制,认为民众的政治诉求妨碍了中共的新思路。
   
   重判这个案子的理由却不充分,那么中共就要做文章。中共书记处司法上的思路继承文革中的那一套。文革中的那一套是什么?其一就是重判年龄大的,重判有政治经历的,目的是突显案件的严重性和政治性。水良是这些人中年龄最大的,学历最高的,文革中的职务地位也是最高的。文革中中共宣传常说要揪长胡子的,那么水良正合那个长胡子的条件。但是事实上,81年案水良卷入不深,所以就判了个十年。
   
   刘路说水良有问题,我还没有这么高的水平,除非水良的儿子确是八十年代,水良应该坐牢时生的。我说水良不是中共特务的最大理由是因为他经常主动抓人特务。我的经验告诉我,没有一个中共特务会主动抓别人特务。中共特务的常态是深沉不露,四处活动,人家抓他特务他也会反击,但不会主动抓人家特务。
   
   徐水良:某草包将军给特线打鸡血针,使他们亢奋不已。他调集相当大的力量,指挥特线大力围攻本人,漫天造谣。
   
   但他们也不想想,那个草包将军和他们合起来,是不是我的对手?
   
   你大概也不看我过去早已写过说过的东西,一味在那里胡猜。你如果看过我过去的东西,这些特务漫天造谣的面目,应该是清清楚楚的。
   
   我入狱时我妻子刚刚怀孕一个月,她与我一起受迫害被批判,被开除团籍,派去做最低级,最脏,很累的工作,承受巨大压力。中共强迫他离婚,强迫她堕胎。但她坚决拒绝离婚,坚决拒绝堕胎,坚持把小孩生下来。当时中共强迫她离婚堕胎的做法,引起全厂舆论哗然,中共才不敢继续强迫。我的儿子还没有出生,在他母亲肚子里一个多月,就开始受中共迫害。
   
   民运中许多人都知道这个情况。这些特务应该看过我的自传和资料,陈大骗子也听我们谈过此事,也应该在民运中其他地方对此事有过听说,应该都非常清楚这个情况。而刘路,应该有他主子给他的材料,也应该知道这个情况。不过,他们还是故意拼命造谣,目的就是用我们家庭遭受中共迫害的不堪回首的过去,来挖我们内心里的最痛苦一页和伤疤,以便打击我们,尤其从心理上情绪上打击我们,以便继续他们主子对我们家庭的残酷迫害。这些特线,特别无耻,特别没有人性。
   
   你还要搞什么疑问?
   
   这个坛坛规不得涉及家人,严格禁止。可是这些特务涉及家人的东西却明目张胆地不断重复,坛规也不起作用了。
   
   在某将军指挥下,特线们的一切,都给围攻开路。
   
   另外,你说于为民没有被判刑,完全不对。他是干部子弟,被判刑四年。他带刊物去北方,应该是在北方被抓,被抓的时间比我早。刊物来不及送给徐文立。
   
   下面是昨天关于此事的帖子:
   
   所跟帖:范似栋:谢谢陈尔晋提出了一个有意义的问题
   
   徐水良什么时候编学习通讯第六期?
   判决书一般在时间上不会出错。徐文立的回忆在这个问题上一般也不会出错。
   于为民送民刊给徐文立,如属实,徐文立应该记得。
   问题出在哪里呢?
   
   徐水良:问题出在陈大骗子精神病大发作非要坚持造谣。
   
   连各方面包括一起轮流主编学习通讯的徐文立、王希哲和其他人,以及起诉书判决书裁定书通知书,都是讲我主编学习通讯第六期。但陈大骗子以为他能在这种众所周知的问题上继续漫天造谣。
   
   陈大骗子这蠢货当时已经引起一些朋友的警惕,被排除在学习通讯之外。他非常愚蠢,又从来没有编过民刊,当然愚蠢得怎么也无法理解民办刊物的排期,以为当年十月商定轮流主编,他就以为以后的每一期,都应该在当年十月出版。
   
   他怎么也搞不清楚,不知道以后的每一期都是要在当年10月之后按月才能出版,所以根本无法理解第六期排在来年四月出版。
   
   他和戈倍儿曾中共电视台记者曾节明(申曦),这两个特别愚蠢的蠢货、两个骗子特线的任务,就是绞尽脑汁胡说八道漫天造谣,污蔑攻击外加纠缠浪费别人精力,以便帮助中共。反正他们也没有信用,即使回答他们,也主要是嘲弄嘲弄这些大坏蛋小特线,好玩而已。
   
   你陈大骗子的智力水平理解不了民刊排期问题。你根本不像也不是弥勒佛,你还是到楼下看你像不像原始人: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64521
   
   陈泱潮一再强调,说他在3月下旬往返南京,两次见到徐水良,根本没有听到我提起我的学习通讯。
   
   本人早已说过:我从来看不起也不相信你陈大骗子,怎么能把编学习通讯这类民运内部的很重要的要事告诉你大骗子?更何况那时编学习通讯是“顶风作案”,能让我从来不相信的你陈尔晋大骗子知道?
   
   以上这些东西,这段时间的围攻中,我早已告诉他,我从来看不起也不相信他大骗子,就像我用故意离开来故意赶他走一样,还几次推托有事不见他,他都极端愚蠢不知道我是什么意思。这里他也是极端愚蠢,以为他大骗子是个什么重要人物,别人一定要接待他,告诉他各种机密。
   
   这陈泱潮一再漫天撒谎吹牛,说他是七九民主墙被抓犯人的首犯。非常可笑。我嘲笑说:你刑事诈骗犯大骗子拼命要把自己打扮成首犯,有人信吗?相反,你诈骗案发,不得不投共当特线,一改整整十年像躲避瘟疫一样躲避民运的懦夫表现,出来就大力宣传江泽民当皇帝,倒是事实俱在。
   
   你神经病居然想否定我主编学习通讯的事实,你特大骗子、假弥勒、假上帝之子精神病发作得更厉害了吧?
   
   北方清晨:六路(刘路)就是典型的小特务,专门搅浑水,探听消息做小汇报,骗钱
   
   徐水良:他是渗透民运的最卑鄙的职业特务之一。一般职业特务,往往只是职业而已,人品上往往比民运叛徒线人要好一些。不会像他那样,为了献媚中共,不顾一切道德准则,去漫天造谣,献媚主子。
   
   估计其原因,他不是正宗特工学校毕业生,而是不太正规的大学或大专毕业生,因为人格卑鄙去当职业特务,所以总是不顾一切道德准则来献媚其主子,以便争取在正规学校毕业的职业特务群体中出人头地,向上爬,因此成为职业特务中特别卑鄙的一个。
   
   他原来多少还有点羞耻知心,因为自己的卑鄙和对中共前途的失望,导致精神不正常,自称多次想自杀,有精神疾病。但现在,他已经完全是厚颜无耻,对厚颜无耻已经没有心理障碍。
   
   他昨天还以他曾经批判张鹤慈,来辩解自己不属于特线一伙。
   
   我回答他:你们特线当然会以各种各样的面目和观点出现。可怜的张鹤慈,成了你们练拳假打、白自己的沙袋,你们还好意思用骂张鹤慈等来辩护,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你刘路的特务问题,是网上无数文章揭发的,不是我揭发的,你来找我说,没用?
   
   我真懒得理刘路这种特务。只是因为他不断无耻造谣纠缠,来完成他主子交给的围攻任务,所以我才不得不花时间回击他。
   
   昨天刘路还造谣说我没有信誉,软骨头。
   
   本人回答他:你们那么多特务长年累月漫天造谣污蔑谩骂,包括这次大规模的围攻,难道不正是因为你们对我无能为力,包括无法动摇我的立场和信誉?
   
   因此,你刘路等一大批特线长年累月围攻本本人,恰恰证明本人超级硬骨头和超级誉。正因为在下硬骨头有信誉,你们才调动那么多特务漫天造谣骂我。如果我软骨头、或没有信誉,你们还用得着花那么大的力气调动那么多人,利用你们的超宇宙逻辑,长年累月对我漫天造谣歪曲污蔑搞围攻,对我进行人身攻击吗?
   
   今天略有点空闲,就回你几贴,算是对你们的揭露和给大家的娱乐。实际上,我非常懒得理你这样已经被大家无数次揭露、特别卑鄙无耻、毫无信誉可言的特务。
   
   再说一遍,因为和骨头硬有信誉,你们才必须长年累月对本人进行围攻和人身攻击;因为你特线软骨头没信誉,所以我除了被迫回击或驳斥你们的谬论,从不需要主动对你们进行人身攻击。
   
   你们用超宇宙逻辑进行造谣歪曲,被彻底驳倒,就重复一万遍,但重复一万遍,也不会变成真理
   
   附:中共特务的又一个超宇宙逻辑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64867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625273534320395&id=100005132613761&pnref=story
   
   中共特线的不同类别和刘路近来发疯献忠心的原因
   https://plus.google.com/u/0/111142178535963106499/posts/72FpjYUvyvV
   
   刘路攻击我出国还还捧许世友。
   
   本人回答:我曾说过他保我不被浙江抓走,但那属私事。我批判他大抓516,那是公义。你特务混淆两者,把它们说成互相否定,能成立吗?
   
   刘路继续攻击我早期文章吹捧毛,说是我白纸黑字写的。
   
   笔者回答:我自己公布的东西,当然是白纸黑字。但那时谁敢不打红旗不捧毛?更何况你特线是利用我糊弄你主子的那篇文章中,糊弄你主子的东西。
   
   当时唯一反毛反共的办法,就是打着红旗反红旗。不打红旗直接反毛反共,不打红旗拥毛拥共,脑袋就没有了。
   
   那不得不打的“打着红旗”,当然是白纸黑字,公开的东西;相反,那“反红旗”,却是尽可能比较隐蔽的东西,不隐蔽就会掉脑袋。
   
   你主子当年拼命收集和批判我们“恶毒攻击”的东西,现在你与你主子反一反,反过来把我们不得不“打着红旗”的文字,来歪曲历史事实,那当然是白纸黑字,比你们主子抓我们“恶毒攻击”省劲得多。但你们用“打红旗”来攻击当时被迫“打着红旗”反毛反共的人们,那不过是你们追随主子,变换方法和策略而已;不过是你们死保主子,根据历史变化,改变方法而已。你们特线仇恨和污蔑攻击反共反毛的仇恨心理,始终不变。
   
   曾节明也攻击本人献媚许世友
   
   本人回答:我楼上已经说了,你低档小特造谣前从不做功课,你不到南京了解一下,南京那省市性批判许世友的最早文章,《告全市人民书》,以及其他批评许世友许多文章,是不是我徐水良写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