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本人近日网上部分发言]
徐水良文集
·李录、多维,和第二正义党
·朱长超:刘晓波有获得自由权利,但不具备得和平奖资格
·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笑话
·部分朋友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奖
·诺贝尔和平奖的泄密丑闻
·评刘晓波得诺贝尔奖共舞台评论三则
·怎样看待和利用诺贝尔奖事件
·刘晓波获诺贝尔奖评论(3)
·让软骨头和平奖为中国民主事业铺路
·未来中国的转型道路
·刘晓波诺贝尔奖评论(4)
·诺贝尔和平奖评论(5)
·三个建国纲领,你选择哪个?事涉中国未来
·关于刘晓波问题答周志荣先生
·教温家宝一招:
·64天网披露中共转型计划
·刘晓波三百年殖民地谈话:中国人从肉体到精神统统阳痿
·中国民主运动中的十二大分歧
·诺奖评论(汇编7)
·说几点几乎公开的秘密
·诺奖评论(8)
·就刘晓波问题答李悔之先生
·答刘荻
·诺奖评论(9)
·揭示陈尔晋真面目、他的谣言和被他搅乱的某些历史真相
·驳曾节明——陈泱潮那些东西是信仰吗?
·中国教育的耻辱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绝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原来刘派呼吁释放刘晓波是演假戏
·答朋友:不要过分重视对方边角料
·刘派偷改《我没有敌人》(附按语)
·驳胡平
·网友评论三则
·与刘荻论战实录
·关于《民运精英大起底》,为郭罗基先生辨
·荆楚:“和平理性非暴力”是违背基本常识的废话
·小学水平评大学及其它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三言两语初评方绍伟文章和“公地悲剧”
·对吴义龙和秦永敏先生的一点赞扬和希望
·关于刘晓波问题的通信
·刘晓波不靠正路靠异路出名
·答方绍伟先生
·答方绍伟先生
·对方绍伟先生谈一些常识性问题
·对方绍伟先生后一句话的补充批驳
·颠倒的现行社会科学和意识科学
·真正笑话:方绍伟暴露自己是假学者假经济学家
·方绍伟先生又一次自打嘴巴
·愚蠢到家的线人花瓶民运
·说一说方绍伟先生的错误从哪里开始?
·主张政权即产权就是主张国家奴隶制
·评刘晓波对方励之的批判
·徐水良答小乔和张健
·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王希哲帮中共宣扬中共自己不敢宣扬的违宪歪理
·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刘刚:见证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
·随笔四则:之一、中国海外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之二、写不写悔过书不一样
·之三、这是一场未来的战斗
·之四、中挪之间没有实质性裂痕而演假戏
·土义和团和洋义和团
·准备体制外的革命转型
·思想和信仰自由的一些基本含义
·人民币的历史性转折
·短评两则:儒家别学洋义和团;关于曲阜教堂问题
·评彭剑许志永等调查报告
·关于民运的派别划分
·再谈中国民运派别问题
·为线人花瓶民运起草《呼怨书》
·关于刘晓波媚共谎言问题
·评“撞死十个八个,看他还敢拦”
·海外一定要比国内调子要高一点
·写给许志永先生
·对许志永先生的一个意见
·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
·香港反对派组织和黄雀行动之谜
·一个水果摊推翻突尼斯强人政权并按语
·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转发别做梦了!慈禧太后再世又怎啦?并按语
·驳李劼对方励之先生的诬蔑攻击
·张三一言批判李劼和余杰反共和谬论
·和平奖颁奖大会上空椅子默默诉说
·总攻前必须扫清外围
·革命前无形组织和革命中急速形成有形组织的重要性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典型的机会主义策略
·中国人,准备上街
·中共特务线人的一个诡计—关于闯关回国问题的总结
·革命,该轮到我们了
·信仰、理性、科学
·说几点外汇储备的问题
·埃及革命的教训究竟是什么?
·儿戏或是演习?
·对革命派朋友们的一个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三点补充建议
·警惕中共情报机构争夺花季革命主导权
·如何把儿戏变成真戏
·一点看法:魏京生先生说花季革命时机不成熟是不对的
·茉莉花革命以来我的部分内部信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人近日网上部分发言


(汇编辑修改)


   

徐水良


   

2016-8-3日


   
   
   中共汉奸党必然逻辑:卖国本性——不讲道理蛮干——丧权辱国——偷偷接受——确认卖国结果——最后,还要打肿脸充胖子,掩盖自己丧权辱国和卖国罪责,反咬爱国者是汉奸卖国贼。
   
   中共从卖国本性始,到卖国结果终,最后还要坚持和强化自己的汉奸卖国贼极权统治。
   
   ====
   
   唐夫:现在看来,王林没事,释怀信无焉了。这两人都是坏透了的恶霸。
   
   徐水良:世将乱而妖孽生,这些江湖骗子神汉巫婆恶棍,都是中共官方支持和腐败的产物。
   
   这王林,网上说是江泽民的国师。江系曾家军戈倍儿曾小特一直对王林顶礼膜拜,所以,他见我们批他们的国师就急,楼下破口大骂。王林这种江湖骗子,有江系力保,人们打他有点难度。他名声很臭,翻不起大浪,就暂时放一边,也是一种策略。
   
   这戈倍儿曾小特恼羞成怒不奇怪,他与他们同类,大家说王林们,也就是说他。
   
   ====
   
   余大郎(胡安宁):世界日报:南海降温:美中漫天要价就地成交?
   
   徐水良:中共卖国贼嘴脸再次暴露。开始气势汹汹改贴,不惜开战护南海,原来是假的,不过是纸老虎吓唬人的。最后还是偷偷接受丧权辱国的结果。
   
   胡内奸们的主子妥协投降,他们奴才被打脸。汉奸党及其走卒自称爱国,都是假的。
   
   余大郎:理论上厘清祖国/国家之别,说不良小拳爱党国贼/卖祖国贼
   
   徐水良:胡内奸你汉奸卖国党走卒,永远是五毛特线超宇宙逻辑,祖国不是国家?汉奸党走卒倒是爱国?爱国反共反汉奸党倒是卖国?
   
   再劝胡内奸一句:人要知耻,别永远不知羞耻,永远丢人现眼。
   
   ===
   
   余大郎:要米继徐包打天下为垃圾人口大出血——伪政治正确超级昏话。
   
   徐水良:你什么时候是都输、都出丑,现在只能学泼妇一天到晚不断唠唠叨叨,造谣污蔑诅咒咒骂。也不怕丑。
   
   再劝你胡内奸,俗话说人要脸,树要皮,做人要知耻。像你这样不要脸,不要皮,从来不知羞耻的,真是世界少有。
   
   你的逻辑,把祖国和国家区别开来,是超宇宙逻辑。但把你和人类区别开来,倒是符合日常逻辑。像你这样不知羞耻的,恐怕早已不能算个人。
   
   ====
   
   唐夫:越狱:徐洪慈——中国版肖申克的救赎
   
   徐水良:这是个奇迹。我在镇江江苏二监时,见到多起越狱的,全被判死刑,多起越狱,合起来有四五个或更多犯人,都被判死刑。而且,那已经是八十年代中期。不过当时是84严打后不久。完全不是刑法上规定的,逃跑罪只是加刑几年的规定。
   
   此外,有一个犯人,仅仅因为打了管教干部一巴掌,也被判死刑。
   
   其中有个犯人,我路过他禁闭室门口时,他对我说:老徐,他们要枪毙我,你出去要帮我伸冤。
   
   可是,我出狱后,什么都做不了。我自己始终在中共监控跟踪下生活,还能做什么?而且,我连这些犯人具体的个人情况,都不清楚。
   
   等中共垮台以后,要想办法给这些冤死的人一个说法。
   
   ====
   
   陈泱潮又漫天造谣,说我没有搞民运,进监狱是因为偷工厂糖浆等等一系列上海国宝制造的谣言。
   
   徐水良:陈大骗子你这帖已存档,你永远诈骗犯本质,永远漫天撒谎。如果不是《四五论坛》上当受骗,为你吹嘘,你这种诈骗犯根本成不了什么著名民运人士。你算什么东西?
   
   你除了不断诈骗,诈骗云南宣威某镇上千万人民币,案发后为免除坐牢投靠中共渗透民运当线人,装神弄鬼,自称上帝之子和弥勒佛转世,用上帝、真主、佛陀的名义给全世界政治和宗教领袖发“敕令”。而且迄今为止,还不断吹嘘你和你的《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即所谓的《特权论》是“马列主义的顶峰”,吹虚你自己是多么伟大的马列主义者。你这样的东西,也能够算是“民运”?
   
   我的历史。作为当代中国民主运动第一发起人和命名者的历史,你污蔑得了、抹杀得了吗?
   
   陈泱潮有吹嘘:中共竭尽全力封杀《特权论》及其作者?中共最害怕的是陈泱潮。
   
   徐水良:中共特别封杀你?你陈大骗子讲神话吧?
   
   陈泱潮:徐水良第一次见到我知道我就是陈尔晋后,马上离开不止1个小时!
   
   徐水良:当时全国最有名的是我和李一哲,四五运动以前开始搞民运,就是我们两者。一般都是别人、各地的人来拜访我们,我有自己的事要做,你算什么东西,你来,我就不能去做自己的事情?我自然做自己的事情。你来,我不知道你是骗子,所以还见你。当时来见我的特务也很多,我没有把你当特务,我客气见你一下,看你那样子,我也不留你长谈,说有事,实际上是让你很快走路,但已经对你是很客气的了。现在你还要漫天造谣?
   
   因为当时我被中共严密监视,所以,除了王希哲例外,专门安排住宿。别人,我往往都让他们快走,因为怕给他们造成影响。但王希哲与我一样,必然被严密跟踪,所以,无论留多久,在中共那里都一样。当时王希哲坚决不相信有跟踪,我告诉他我们发现多少辆车多少人跟踪,他都不相信。后来他到杭州,才知道确实有人跟踪。
   
   由于这个情况,当时凡来人,我尽可能让他们尽快走路,你陈尔晋也不例外。而且,你一见到我们南京女民运人士就色迷迷地去骗她,我就很看不惯很讨厌你这样的土老冒骗子,后来你好几次来南京,我都不想见你或找借口不见你。你别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别人一定要放下自己的事情来接待你。
   
   关于跟踪的事情,王希哲不相信,到杭州才相信,王希哲书中也有。
   
   陈泱潮:看官已经清楚:徐水良已经承认他有违常理确实忙忙离开了!
   
   徐水良:我不想与你这样的人详谈,可以吧?到现在你还愚蠢到不知道那是赶你走?你这样的蠢货,竟然还要冒充弥勒佛转世,上帝之子转世?
   
   是你一再来拜见我,我从来没想见你,相反,我多次推脱有事不见你,这事实俱在,你陈大骗子漫天自吹有用吗?
   
   陈泱潮(对王希哲):我去找徐水良,是不知究里,听人介绍。老兄也同样吧?
   
   徐水良:你是到处找名气大,或官位高的献媚诈骗。可惜我不买你这套。
   
   你这种人,我从来没有也不会与你深谈。借口有事赶你走,你都不知趣,都不知道是赶你走。绝对的蠢货一个。
   
   你陈大骗子思想陈旧,到南京诈骗女民运,我不想与你这种人交往,故意冷落他,让你走路,你还赖着不走。
   
   陈泱潮:徐赖回答:我刚到纽约时,你和你太太在饭馆请我吃饭算什么?
   
   徐水良:我也说有事,你死活赖着,我们有什么办法?
   
   陈泱潮:徐巨骗:你赶我走,我还能和你谈【组党】的事吗?政治流氓!
   
   徐水良:我组党根本不会和你这样的人去组,跟你这样的人谈什么组党?
   
   组党是特大的事情,必须严肃认真反复周密准备。跟你这样把组党当儿戏,当小孩过家家的人组党,那这样的党还是趁早别搞。
   
   即使你说组党,也是你自己讲,我理都不理你。
   
   我都用“我有事”来赶你走,你还不知趣,赖着不走。
   
   我绝对不会跟你这样的骗子和没有头脑只会乱来的人去组党,只会找有头脑又稳重的人去组党。
   
   附:
   
   关于陈尔晋问题答刘路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333283
   
   很多人上了陈大骗子的当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33324
   
   江系神棍大骗子陈尔晋陈泱潮的真面目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332840
   
   丹麦和原缅甸果敢特区军人等朋友调查揭发陈尔晋真面目
   http://blog.boxun.com/hero/201009/xushuiliang/21_1.shtml
   
   澄清早期民运历史
   http://blog.boxun.com/hero/201307/xushuiliang/1_1.shtml
   
   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http://blog.boxun.com/hero/201101/xushuiliang/12_1.shtml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共3页)
   http://blog.boxun.com/hero/201511/xushuiliang/21_1.shtml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共3页)
   http://blog.boxun.com/hero/201511/xushuiliang/22_1.shtml
   
   曾节明陈尔晋等特线谎言一个又一个,什么都漫天造谣
   http://blog.boxun.com/hero/201511/xushuiliang/29_1.shtml
   
   ====
   
   老王社长(王希哲):为徐先生说明一下:徐先生参加了民刊的,也受徐文立的组党案牵连的。
   
   1980年6月,老王赴京。徐文立邀去甘家口某旅馆开会,提出要组织政党“共产主义者同盟”(呵呵,现在已经不见共产主义了!)。老王很意外。提出现在民主墙思想很混乱,不必组党,还是先搞个民运思想交流刊物吧。文立同意了,决定搞个“学习通讯”,各城市民主墙人物轮流主持出版。后,老王去上海南京武汉等地会见了付申奇,徐水良,秦永敏等,告知了徐文立曾打算组党,被我否定,但决定先搞个民运思想交流刊物“学习通讯”的意见,他们都同意参加。付申奇,徐水良先后也主办过两期。
   
   甘家口会议被中共侦查了,中共81年9号文件说是民主墙人要组“反革命政党”,以此罪扑灭民主墙运动。各地人士相继被捕后,与会的河南刘二安被迫伪供,没说老王否定组党,说是老王“提出先为组党作准备”。于是,“学习通讯”成员皆被视为“组织反革命政党”成员轻重不等判刑。自然包括徐水良先生。
   
   徐水良先生此外还有什么问题不清楚。但他又曾是号称“南京李一哲大字报”作者。属再犯。获刑较重,不奇怪的。
   
   只此实事求是说明一下。陈尔晋先生这里说的徐的其他,不表意见。
   
   ====
   
   曾节明也用污言秽语攻击本人。
   
   徐水良:你曾小特渗透民运很迟,与大骗一唱一和,只能暴露你中共党媒记者欺骗撒谎习惯成性,大小两个骗子一路货色。并且暴露你党媒记者转行渗透民运当特务,却对民运历史的完全无知,只能永远用超宇宙逻辑,漫天造谣撒谎进行污蔑攻击,暴露你极端无耻,也暴露你江系政法系曾家军特务,还是陈尔晋邪教一个半信徒中的半个信徒。还有一个陈神棍邪教信徒,就是他自己。你们师徒俩,与大骗子王林等同属江湖骗子,可是诈骗本领,还不如王林。
   
   附1:
   
   揭露曾节明造假大陆国民党
   https://plus.google.com/u/0/111142178535963106499/posts/3UwLZRfp6Ln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的草包造假(共2页)
   https://plus.google.com/u/0/111142178535963106499/posts/fgKmjMDUf2t
   
   为曾节明和安徽公安合制假国民党穿帮出主意
   https://plus.google.com/u/0/111142178535963106499/posts/FHpbFnXZLLZ
   
   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
   https://plus.google.com/u/0/111142178535963106499/posts/gucQvYV2J4j
   
   你江系曾家军反咬一口漫天造谣多少年有用吗?还是请你复习一下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339378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