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清明祭奠谁? ]
徐沛文集
对镜自视
·文如其人,人如其文- 在德国华文报刊交流会上的发言
·浪花自述
·我的来路
·对镜自视(1)
·对镜自视(2)
·此花不与群花比
·母亲是个害人精
·可怜中国儿女心
·徐沛其人其事
·孩子的自由 自由的孩子
·为自己辩护 — 与文人对话
·天生我材必有用
·中国古董
说长道短
·中国“功夫”与中共“英雄”
·想当天使的女人— 与看中国的安琪笔谈
·郑家栋的“妻”
·刘亚洲的“气”
·不为杜导斌
·“南霸天”-为石三村村民而作
·走马观花(茉莉-莫言)
·走马观花(章诒和-冰心)
·走马观花(安魂曲-王丹)
·走马观花(余樟法-何新)
·走马观花(曹思源-何清涟)
·走马观花(高行健-张艺谋)
·走马观花(曹长青-王蒙)
·走马观花(龙应台-杨银波)
·走马观花(张郎郎-柯云路)
·走马观花(杨曦光=杨小凯)
·同是天涯沦落人(清水君/龙应台)
·同是天涯沦落人(廖亦武/袁红冰)
·文人不相轻
·紫阳落 共产亡
·哀叹“公”民(鄢烈山—焦国标)
·袁红冰的色彩
·男子有德便是才
·宽容有底线 — 从性别谈起
·遥想新西兰的彩虹—兼谈顾城
·从《色,戒》到“汉奸”
·谁会妒忌淫星?—从汤唯到李安
·茉莉花牵连艾未未
·多谢师涛、何清涟等泄密者
·艾未未的最新社会雕塑《借款抗暴》
·“恶之花”结的果—简评虹影、张枣和赫尔塔·米勒
·高行健与韩寒之我见
·就严歌苓谈女作家
·情报与色狼-高瑜之我见
·乐见“德国自干五”
真理需要捍卫
·从江泽民拜佛谈起
·天天踩江 踩出新天
·当心共特
·高秀敏是遭了恶报
·回应张耀杰—透视方舟子
·笑话《十评法轮功》
·棒喝东海一枭 — 浅谈法轮大法
·在德国与胡锦涛唱对台戏
·难忘清水君 — 致博讯主编
·狼的“共”性与李敖个“性”
·英雄广场
·敬告华人 — 为蒋彦永,为清水君,为无名氏,更为自己
·草庵居士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辛灏年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袁红冰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在德国科隆炼法轮功
·在科隆大教堂前传达心声
·给绝症病患妻子的答复
·徐沛照片
我心中的大丈夫
·对照清水
·一别四年—致清水君
·每逢中秋倍思君— 黄金秋(清水君)被捕五周年
·清水、清涟清净我心 —书信摘录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1)— 新华网给陈光诚定了十大罪名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2) — 谁在制造这样的人间悲剧?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3) — 以个人的名义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4) —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5) — 何谓“计划生育”?
·以民运人士为荣 -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6)
·真相岂能掩盖?—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7) 
·闪光的黑眼睛 — 陈光诚的同道
·人生如梦—致高智晟
·欢迎高律师入川
·三人行- 写给七十年代生人
·就高智晟“悔罪”与郭国汀对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明祭奠谁? 

   
   
   从四月三日起我就接二连三地接到涉及清明节的电子讯息。在中共的反右运动中挨整现已退党的高先生在群发件中表示:“由于马列主义的传入,中国死于非命的人何止千千万万……由于共产革命而导致的上亿的无辜死难者,更值得人们祭奠和怀念”;还有网友提醒“清明节到了! 别忘了为抗日献身的320余万国军、‘解放战争’被屠的200万国军以及留在大陆被杀的100万国军致哀!……十四年抗日卫国战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永垂不朽!三年抗俄反共战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八九六四为争取民族民主自由而牺性的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六十七年来死于反抗暴政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清明时节祭英魂!”
   
   我在感动之余,想起为实践“真善忍”而被迫害致死甚至被活摘器官的大陆法轮功学员,有名有姓的已达到3950之多。详情可查:http://library.minghui.org/category/32,94,,1.htm 


   
   还有大概150位英勇的藏人用自焚来抗议中共暴政……
   
   如果我在大陆,我会与家人一起去祭奠父母,可惜我从2002年起就因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被剥夺了回家探亲的权利。像我一样痛斥中共迫害法轮功还活摘器官的文坛英才力虹,因身在大陆已在中共的迫害中辞世。力虹让我念念不忘,一有机会就会提及,在此摘录我在猴年到来之际(2016年2月7日)给一位因六四屠杀逃到德国的文友拜年的邮件,以示对力虹的祭奠:
   
   
   你对互联网的评价让我又想起力虹。
   
   元月,当外地朋友专门来电话问及科隆遭遇的性恐怖袭击时,我告知那时我就坐着离事发地点步行不到十分钟的家里缅怀力虹。
   
   力虹于2010年最后一天在匪共的迫害中辞世。从此每到西历岁末,我就不得不想起他。力虹像清水君一样是我通过互联网结识的文友。他也支持袁红冰发起的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如果不是中共非法抓捕他,本来我们可以在澳洲墨尔本相见。联系上不久他就被捕。现在阴阳相隔,好在有力虹文集相伴。《四十年反控制散记》是他生前在博客中发表的最后一篇文章。他当过知青,后成为“文革”后首届本科毕业生。在大学时代因为创办诗刊被中共以“非法组织、非法刊物”的罪名打击并从此被监控。
   
   1989年胡耀邦之死引发天安门运动后,力虹不仅在宁波带头上街声援,还赶赴北京参与抗议。六四屠杀发生时,刚返回宁波的他当天就佩戴黑纱去上班。1989年8月3日中共爪牙把力虹抓进日寇修建的监狱刑讯逼供,四个月后力虹被以“在六四动乱期间犯有反革命煽动罪错”判处三年劳动教养。1991年2月在国际舆论的压力中力虹得以获释。1999年,力虹接触中国民主党筹建人并因此被非法拘禁一个月。2005年他创办的民间思想人文网站爱琴海在运行七个月后被封杀,这时我才有幸获知其人其文。
   对此力虹表示:“我还要感谢上苍所赐的互联网,在今年3月9日《爱琴海》被关、‘苏家屯事件’被揭露之后的日日夜夜里,让我坐在电脑前挥笔著文,能够奇迹般地与外部文明社会时时沟通、休戚与共,与全世界热爱自由、向往民主的正义人士站在一起,为早日结束地球上最后、最野蛮残暴的极权统治而共同努力。没有互联网,中国仍旧是漆黑一团,包括我在内的所有自由知识分子、维权人士和自由民主斗士必然成为中共古拉格集中营中任人宰割、生不如死的囚徒与‘活摘供体’”。
   
   互联网虽然让力虹发出了自己的心声,让他与红墙内外的同仁相识相知,但却无法阻止暴政对他的迫害。力虹的遗作《违天意反民心,必遭天诛地灭》距今已经快十年了:http://www.epochtimes.com/gb/6/8/24/n1432288.htm
   
   我为你庆幸,庆幸你在六四屠杀后敢于偷渡并且成功,否则,你我就不可能一起纪念六四。
   我也不可能在此给你拜年。 
   
   
   莱茵河畔,二零一六年四月五日
(2016/08/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