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就裸照作答]
徐沛文集
·走马观花(章诒和-冰心)
·走马观花(安魂曲-王丹)
·走马观花(余樟法-何新)
·走马观花(曹思源-何清涟)
·走马观花(高行健-张艺谋)
·走马观花(曹长青-王蒙)
·走马观花(龙应台-杨银波)
·走马观花(张郎郎-柯云路)
·走马观花(杨曦光=杨小凯)
·同是天涯沦落人(清水君/龙应台)
·同是天涯沦落人(廖亦武/袁红冰)
·文人不相轻
·紫阳落 共产亡
·哀叹“公”民(鄢烈山—焦国标)
·袁红冰的色彩
·男子有德便是才
·宽容有底线 — 从性别谈起
·遥想新西兰的彩虹—兼谈顾城
·从《色,戒》到“汉奸”
·谁会妒忌淫星?—从汤唯到李安
·茉莉花牵连艾未未
·多谢师涛、何清涟等泄密者
·艾未未的最新社会雕塑《借款抗暴》
·“恶之花”结的果—简评虹影、张枣和赫尔塔·米勒
·高行健与韩寒之我见
·就严歌苓谈女作家
·情报与色狼-高瑜之我见
·乐见“德国自干五”
真理需要捍卫
·从江泽民拜佛谈起
·天天踩江 踩出新天
·当心共特
·高秀敏是遭了恶报
·回应张耀杰—透视方舟子
·笑话《十评法轮功》
·棒喝东海一枭 — 浅谈法轮大法
·在德国与胡锦涛唱对台戏
·难忘清水君 — 致博讯主编
·狼的“共”性与李敖个“性”
·英雄广场
·敬告华人 — 为蒋彦永,为清水君,为无名氏,更为自己
·草庵居士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辛灏年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袁红冰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在德国科隆炼法轮功
·在科隆大教堂前传达心声
·给绝症病患妻子的答复
·徐沛照片
我心中的大丈夫
·对照清水
·一别四年—致清水君
·每逢中秋倍思君— 黄金秋(清水君)被捕五周年
·清水、清涟清净我心 —书信摘录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1)— 新华网给陈光诚定了十大罪名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2) — 谁在制造这样的人间悲剧?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3) — 以个人的名义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4) —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5) — 何谓“计划生育”?
·以民运人士为荣 -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6)
·真相岂能掩盖?—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7) 
·闪光的黑眼睛 — 陈光诚的同道
·人生如梦—致高智晟
·欢迎高律师入川
·三人行- 写给七十年代生人
·就高智晟“悔罪”与郭国汀对谈
·我心中的大丈夫
·前仆后继—不忘高智晟
·清明祭奠谁? 
诗歌
·观新唐人新年晚会有感
·乐山大佛
·遥想故乡
·致清水君(黄金秋)
·答有情人
·追根
·贺胡紫薇
·白日鸳梦
·追思
·六四渣滓
·自嘲诗两首
·《目莲救母》现代版
·非情诗一首
·了结情债
争做中国人 不做中共奴
·共产主义探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裸照作答

   
   2003年开始上中文网活动后,就发现中文已经被匪共污染,我当然不会等闲视之,于是追根溯源,找出鲁迅以及推崇他的毛泽东是主要的污染源。鲁迅不仅是“洗脚”鼻祖,还是五毛鼻祖,因为他是共产国际的地下成员。
    
   鉴于匪共还在祸乱中华,中文网络难免被搞得乌烟瘴气,为了破坏以结束中共暴政为目的的民运,鲁迅徒孙一直在起着抹黑民运的作用。我从六四屠杀后就支持民运,目睹了无数共产乱象,比如打着各种旗号的共特。我一有空就围观涉及民运的笔战,就是希望借此辨别真伪,然后将我的判断公之于众。以下是我的最新观战结果:
    


   我希望代替沉默的大多数告诉盛雪的攻击者:无论你们再制作多少黑材料都无法改变我们支持盛雪继续带头反共抗暴!
    
   我不仅支持志士仁人清除鲁迅流毒,也乐于帮助反共志士抵挡明枪暗箭。写作《就民阵纷争-谈真伪民运》,也是要表明在盛雪与对她使用语言暴力的彭小明之间,我选择相信前者。他们数次把与盛雪亲密的男人裸照投入我的邮箱后,我更确信盛雪的攻击者与我不是同道,因为我反共抗暴就是出于推崇“信仰为本道德为尊”的中华文化,自然反对打着反共的旗号践踏他人的隐私与尊严,即使那人真的罪大恶极。
    
   我与盛雪没有私交,也没参与过她举办的活动,不过2006年我自费去柏林参与民运大会与她及其攻击者有过一周的接触。我没发现盛雪的作风不正派。记忆尤深的是:与民阵前主席后来未婚生子的女秘当时声称用来租借会议厅的现款丢失,而如果不立即支付租金,会议厅就不能继续给我们使用,于是我立即到处借钱,甚至向人募捐,这也算是我践行“费斯汀格法则”的实例……会后我曾专门打电话给他们,包括盛雪,希望参与会务的人员一起总结柏林大会的经验教训,可惜无果,从此我再次远离民阵。所以,面对他们对盛雪的指控,我只能发笑,毕竟我既不能证伪也不能证实。
    
   我能力有限,抓不了共特,管不了贪污犯与流氓犯,也不会搭理没有底线的鲁迅徒,无论他们打什么旗号。
    
   我只能关注进入我视线的公开言行是否符合天理人伦,是否值得探讨。从去年八月获知针对盛雪的指控至今,我查阅了涉及盛雪的资料。1994年她就开始支持流亡藏人反共抗暴,她也比我早声援法轮功学员反迫害,所以,她深得所在地法轮功学员的支持……与之相比我自愧弗如,简言之,我没有理由不视盛雪为同道,虽然我与她有分歧。
    
   盛雪爱打扮,爱显摆,即使授人以柄依然如故,也算本性难移。她可能本来也无意从政,只是顺应时势,充当反共抗暴的讲演者或曰主力军,就象我本来只想当志士仁人的啦啦队,岂知为此得先辨别真伪,还得赤膊上阵,我也不怕因此挨骂。 不仅是我,连从不涉入纠纷的曾铮等女士也免不了被鲁迅徒丑化与臭骂啊?!
    
   等盛雪像高瞻一样被所在国确认为共特,或谁能拿出她像廖X琪那样吃人血馒头的证据,我再纠正自己的误判也不晚。
    
   我希望盛雪在攻击中反省自己,超越自我,继续推动三退大潮,支持大陆的志士仁人比如郭飞雄。
(2016/08/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