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台湾央广就《炎黄春秋》采访孙文广160822]
孙文广文集
《参选纪实》201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参选纪实
·《参选纪实》前言
·《参选纪实》目录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一【11月23-11月25】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二【11月26】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三【11月27】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四【11月28—12月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六【12月12—12月29】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一【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美国之音、自由亚洲】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二【台湾央广、希望之声、大纪元时报、新唐人】
·第三章 大学生的来信和支持者的证词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之一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二】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一】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二】
·第六章 大学生的遭遇和怒吼
·第七章 台湾选举【一】
·第七章 台湾选举【二】
·第八章 参选楼长与住房问题
·第九章 狱中上书论民主与选举
·附录:独立参选人法律须知
·《参选纪实》后记
*
*
《逆风33年——1977后的专政与宪政》2010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逆风33年》前言、后记
·《逆风33年》分类目录
·《逆风33年》第一章 限制共产党 实行多党制
·《逆风33年》第二章 去社会主义 去共产意识形态
·《逆风33年》第三章 要宪政、要人权、反对专政
·《逆风33年》第四章狱中建议修宪、论军队国家化、论政治
·《逆风33年》第五章政治变革 选举两会修法
·《逆风33年》第六章联邦制:两岸、香港、西藏、新疆
*
*
《狱中上书》200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关于本书
·上书(分类)目录
·《狱中上书》评论
·《狱中上书》评论毛泽东
·《狱中上书》建议分段解决毛泽东问题
·《狱中上书》清除“毛泽东迷信”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国际上“反修运动”和对外政策
·《狱中上书》越南柬埔寨问题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经济思想
·《狱中上书》经济建设与经济政策
·《狱中上书》评文化大革命
·《狱中上书》林彪四人帮
·《狱中上书》对极左的批判
·《狱中上书》评四项基本原则
·《狱中上书》关于邓小平
·《狱中上书》共产党的历史及建设
·《狱中上书》批评华国锋
·《狱中上书》政治、政党、多党制
·《狱中上书》民主与自由
·《狱中上书》法制与修改宪法
·《狱中上书》冤假错案平反
·《狱中上书》哲学、继承、分工
·《狱中上书》文艺政策及理论
·《狱中上书》监狱见闻及改革意见
·《狱中上书》后记
*
*
《百年祸国》2004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百年祸国》序
·《百年祸国》不跟毛泽东学
·《百年祸国》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
·《百年祸国》毛泽东祸国殃民
·《百年祸国》评价毛泽东
·《百年祸国》评论江泽民
·《百年祸国》建议修宪促江泽民下台
·《百年祸国》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
·《百年祸国》声援刘荻(不锈钢老鼠)
·《百年祸国》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百年祸国》香港:大陆的明灯
·《百年祸国》编年目录
*
*
《呼唤自由》2006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呼唤自由》前言
·《呼唤自由》分类目录
·《呼唤自由》关于自由化
·《呼唤自由》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呼唤自由》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呼唤自由》残害生命“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九评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之灾一胎化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呼唤自由》促江泽民辞职
* * * * * *
*孙文广文章*
* * * * *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湾央广就《炎黄春秋》采访孙文广160822

   台湾央广就《炎黄春秋》采访孙文广
   播出时间: 2016-07-20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主持人: 杨宪宏
   「焦点访谈」―访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先生
   


   台湾央广主播杨宪宏:
   创刊二十五年、被视为中国最后一本改革派刊物的《炎黄春秋》,在社长和总编辑等高层主管,日前突然遭到撤换后,前社长、也是前新闻出版署暑长杜导正,七月十七日发出公告,正式宣布停刊。
   《炎黄春秋》自1991年创刊以来,一直以敢言著称,经常刊登支持胡耀邦、赵紫阳和大量反思历史错误的文章,深受读者喜爱,也得到许多中共党内自由派元老的支持。
   
   习近平父亲习仲勋曾为《炎黄春秋》题词:“《炎黄春秋》办得不错”。但是,即使抱住习仲勋这块招牌,也难逃被整顿的噩运。
   
   杨:怎么观察《炎黄春秋》此时此刻被停刊?有媒体说,习近平上台后这三年是中国文革结束后最黑暗的时期;也有人说,这是中共高层在进行权力斗争,主管宣传系统的刘云山企图搅局。
   
   今天节目我们打电话到山东济南,访问孙文广老师,他是《炎黄春秋》的忠实读者,请他谈谈对这个事件的看法。
   
   杨:孙文广老师在线上吗?
   
   孙文广(以下简称孙):是的,我在电话线上。
   
   杨:我们要关心你现在的状况,请问孙老师现在还有人监控你吗?
   
   孙:是的,现在还受到当局严密监控,从去年春天开始,每天24小时,楼下每天都有市公安局和山大公安处派人站岗。出门有公安的专车。出门的时候要坐他们的车,最近改为我自己开车他们在后面开车跟着。
   
   杨宪宏(杨):他们没有假期,不管过年周休都要值班,他们总数有多少人?
   
   孙:敏感时期,大约20、30 人。
   
   杨:咱们谈一下《炎黄春秋》。你有什么看法?
   
   孙:《炎黄春秋》我连续订阅超过十年,这个杂志在知识分子里面,被视为当前中国唯一一家能够讲点真话的、坚持改革方向的杂志。我们现在看到国内的很多杂志,都是从正面宣扬共产党的伟大光荣。但是《炎黄春秋》这个杂志报道了很多真实的、揭露负面的文章。对共产党统治黑暗的一面,他反映的相当的多。我的很多好的朋友,有的是党员,都是忠实读者。最近的事情是当局用违法的手段进行打压,首先是换主编、把他原来的主编杨继绳换掉,杨继绳是非常受欢迎的。
   
   杨:他还到过台湾,我在台湾见过他,他很年轻
   
   孙:他出了一本书叫《墓碑》,写得是非常好,大家都找来看。就是这样一个总编辑他们一定要坚持把他换掉,杨继绳再三恳请又让他干了三个月,最后还是离开了总编辑的岗位。最近又把社长、副社长、新的总编都撤掉。这种做法在中共的历史上也是屡见不鲜。
   
   杨:我可不可以换个角度请教,《炎黄春秋》为什么还可以存在这么多年?
   
   孙:《炎黄春秋》领导层的一些人,如:他们的社长杜导正等人,都是中共过去的高官,如:胡耀邦的儿子胡德华,还有毛泽东的秘书李锐(曾担任过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都是资历很老的一些人,他们在党内都曾有比较高的地位,影响比较大。
   
   杨:可是这些条件现在都在啊,为什么要撤他们呢?
   
   孙:江泽民、胡锦涛时期都能够包容他们。为什么以前不关?现在要关了?这是因为现在党内上层有些人的思想是相当左的,前几年换总书记,他上台以后,也换了宣传部长,他们思想都是比较左的。
   
   杨:我们在台湾这边直接叫左棍。
   
   杨:导致这个大换血,有没有什么主要原因?
   
   孙:主要原因就是不听话。
   
   杨:《炎黄春秋》在2013年的新年献词呼吁中共落实宪法,今年5月五篇反思文革的文章都被撤掉,是不是接管的主要原因呢?
   
   孙:看样子是这样的,上面不让他们登的文章,他们有时候还是放出来了,如反思一些敏感的问题。他们对赵紫阳持肯定的态度,在前几期登的比较多,几乎每一期都从正面肯定赵紫阳。
   
   杨:那这些内容有什么敏感呢?
   
   孙:就是肯定赵紫阳的改革,在过去是很少公布的,要写这些,上面对他们就不高兴了。现在国内思想很活跃,媒体反映主要有两个报纸:南方周末和《炎黄春秋》。对《南方周末》的打压,就是压势头。对《炎黄春秋》就是大患血。
   
   杨:曾经担任中国《南方周末》新闻主任,目前流亡在德国的作家长平,他就说维权人士大量被抓,维权活动普遍被打压,《炎黄春秋》停刊意味着中国政府零容忍的态度,反对意见都要压下去,现在是中国30年来最黑暗的时期,你觉得像长平这样说的观点你怎么看?
   
   孙:这当然是一种黑暗的现象,在历史上,在文革结束后,从80年代末到现在,这是最黑暗舆论的一段。在文革时期会封的更多。毛泽东的错误一点都不能提,提出来就坐牢,现在使用的方式,还是毛的方式,重复毛的错误。80年代的改革开放之后,30年来,现在是最黑暗的一段时期。
   
   杨:胡耀邦的儿子副社长胡德华,经受到了许多打压和考验,这次《炎黄春秋》停刊是不是意味着习近平彻底和胡家有裂痕?
   
   孙:现在就是对胡耀邦的孩子进行打压、进行撤换,搞得这一套太露骨。这个做法不得人心,广大的知识分子,特别是自由派的知识分子都非常反感。
   
   杨:《炎黄春秋》停掉了,真的就能管制言论牵制思想吗?
   
   孙:现在是很难的,原因主要来自俩方面:一个是海外媒体的穿透力还是存在的,国外的主流媒体,通过翻墙还是可以看到的。另外一个是网络,现在很难封闭,包括微信群,互联网不可能完全关闭掉。《炎黄春秋》关闭,在网上的反对意见一大批,一些人还是知道的。中共本来是要保密,但是真相通过各种渠道在民间很快就传开了。
   
   杨:我觉得,《炎黄春秋》停下来也是暂时的。我认为原来的班子还是有实力复刊的,还是有可能的。杜导正他们还是有手段的来应对这样的问题,他高喊:“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绝对不让当局在这个地方左右自己,他很有勇气。《炎黄春秋》停掉后舆情哗然,这种情况也不是习近平能挺得住的,你认为《炎黄春秋》在一段时间后能复刊吗?
   
   孙:我觉得呢习近平啊,在一定程度上办一件事情是不会松手的。这个《炎黄春秋》换人之后,继续保留,继续发表,就是内容不会一样了。
   
   杨:言论就要改变了。
   
   孙:看的人会很少了,像《南方周末》这样感言的:不同观点的没有了,内容也没有了,看的人也少了,观点不同的声音也没有了。
   
   杨:孙老师你这样就少了一份刊物可以看了。
   
   孙:是的,是的,但我想呢,新闻自由在中国是大方向、大趋势,是世界潮流,螳螂挡车没有什么好果子吃,出版自由必定会是一种趋势。如果不让他出版刊物,他们也会在网上去发表自己的意见。
   
   杨:说不定《炎黄春秋》可以出网络版,杜导正很有骨气,不要和当局搞模糊,不要妥协,继续办,有《炎黄春秋》骨气。这是一本有批判性的杂志,到时候可以改成网络版的。看样子还要演双城记了,一个很黑暗,一个很光明。两种势力在世界上拉扯,还是想办的。
   
   谢谢今天孙老师接受访谈。
   
   注:以上内容,是在2016年7月19日采访20日播出
   
   孙文广后记:当局整肃《炎黄春秋》,社长杜导正宣布停刊,“宁为玉翠不为瓦全”。后来暴徒非法侵占编辑部,在8月,出版了伪刊《炎黄春秋》第八期(见照片),社长、总编辑、副社长全都换了人,社长杜导正将此事起诉到法院。
   
   台湾央广就《炎黄春秋》采访孙文广160822

(2016/08/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