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你究竟是谁?]
孙宝强
·红楼女囚(13)贼卧底
·红楼女囚(十四)逮捕
·我的过去方程式和现在方程式
·红楼女囚(十五)新难友
·(红楼女囚十六)公判
·红楼女囚(十七)押往提蓝桥
·红楼女囚(十七)杀人犯的控诉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文学之三:飘荡的幽灵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一)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二)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四)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五)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究竟是谁?

   你究竟是谁?
   一边保家卫国跨过鸭绿江,一边是秋海棠蜕变大公鸡;
   一边是全国财富全民所有,一边是八旗后裔大富大贵;
   一边饿殍万里枯骨如山,一边是佳丽三千簇拥红太阳;
   一边是炎黄后代龙的传人,一边是北极熊的孝子贤孙;


   
   一边是寻祖问根查家谱,一边是拜马祭列叩魔头;
   一边对百姓敲骨吸髓,一边在国外大撒币;
   一边谈宪政背名著,一边跨境抓出版商;
   一边清算政法委的魁首,一边拘禁维权律师;
   一边反贪倡廉,一边姐夫离岸;
   一边消灭炎黄春秋,一边制造炎黄春秋;
   一边抗议南海仲裁,一边服从南海仲裁;
   一边弘扬民族文化,一边歌剧白毛女;
   一边让人民捐款,一边收买海外媒体;
   一边市井吃包子,一边搞奢靡出访;
   一边打假反假,一边腰揣假文凭;
   一边嗔怒金三胖,一边扶植金独裁;
   一边去井冈山访贫问苦,一边赠非洲学生银子;
   一边反美帝,一边送订单;
   一边谈血浓于水,一边在布置导弹;
   一边煽动抵制日货,一边拒收日本赔款;
   一边谈环保,一边核电站;
   一边收赃物,一边涨物价;
   一边魏则西,一边封谷歌;
   一边学雷锋,一边造雷洋;
   一边议健康,一边转基因;
   一边是保护央企锦上添花,一边是私企倒闭釜底抽薪;
   一边搞平等,一边搞特供;
   一边谈任人唯贤,一边重拔红二代;
   一边是军警撑股市,一边和庄家私订契文;
   一边是包青天收状纸,一边是非法上访关牢房;
   一边是许诺,一边是收网;
   一边是歌颂,一边是杀戮;
   一边是从善如流,一边是秋后算账;
   一边反对拉帮结伙,一边嫡系招兵买马;
   一边是世界经济老二,一边让百姓勒紧裤带;
   一边买美国国债,一边延长退休年龄;
   一边赃款成亿黄金成吨,一边看不起病上不起学;
   一边是谷开来杀人不偿命,一边是聂树斌无罪却命丧;
   一边反对低俗文化,一边搞义和团文化;
   一边反对暴力,一边鼓吹打砸抢;
   一边言论无罪,一边寻衅滋事罪伺候;
   一边有罢工权利,一边是汤姆子弹上膛;
   一边声讨反华势力,一边把西方核粪请回家;
   一边反对个人崇拜,一边搞个人粉丝图腾;
   一边谈中国无一男儿,一边是黄袍马褂加身;一边反文革莫须罪,一边搞屏幕上认罪;
   一边大谈爱国主义,一边把妻妾送出去;
   一边是统战,一边是坦克;
   一边是组长,一边是领袖;
   一边是独裁,一边是总统;
   一边是习仲勋的儿子,一边是毛泽东的孙子。
   双重人格分裂人格;朝秦暮楚出尔反尔;翻手云雨人脸善变;袈裟遮面紧攥权杖一一数风流人物,还看习大大!
   世人大惊:此乃袁世凯的冤魂,非蒋经国的重生!

此文于2016年08月1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