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苏明张健评论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2016-08-31

   

   一贯高喊革命,自以为革命,于是看所有的人都是不革命,或反革命的共党,其实根本就不是革命党,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农民造反党。与两千多年来发生的所有的农民造反,侥幸坐了天下的模式几乎完全一模一样。

   首先,是用均田地、等富贵,平等、大同等等的口号,去激发农民和流氓无产者对现实社会的不满和愤怒。于是,轰轰烈烈地以随意的破坏和杀戳为泄愤的农民暴动开始了。共党与历代农民造反打出的旗号略有不同:一边是传统的均田地、等富贵的口号,一边又加上了马主义的所谓理论。这对于普遍文盲或半文盲的农民和流氓无产者来说,听上去既新鲜,又神圣,更是有恃无恐地大干下去。

   殊不知马克思是个暴力狂,它把空想社会主义改编成了暴力共产主义,力主通过阶级斗争和暴力革命,推翻现有的一切,于是流氓无产者才能得到最后的解放。共党以平等、自由作为暴动的号召,但暴动成功后就立即扼杀了平等与自由。共党重新划定权力,重定名位和等级,造成了暴动有功人员在官职、金钱和美女的追求和争夺,内讧、内乱永不停息。接下来更是杀功臣、清除异己分子,又是把全国民众划分出三六九等,以制造民间仇恨。

   六十多年后的今天,每位中国人不妨反思一下,共党这个流氓无产者团伙的一切所做所为,是不是无思想而又反思想,无文化而又反文化,无知识而又反知识,要全体国民灭人欲而它们却是人欲膨胀到了兽性的疯狂。

   农民造反从来是在专制政权的腐败和横征暴敛下逼出来的。无论成功与否,通常都会得到政治上和经济上的一个短暂的松口气的瞬隙。但农民起义永远不会达到变革天命,推动社会制度进步或建立民主制度,只不过是维持了原有的社会制度,但却是换上一班新人执政而已。

   共党则更甚,不仅颠覆了民主共和的政体,反而实行了在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极权主义统治,让没有经历过奴隶社会的中国人补偿当奴隶的滋味。欧洲中古世纪的极权主义统治,是以基督教和世俗权力的结合,才造成近千年的黑暗时期。共党却找不到一种能使大多数人信仰的精神力量,去维持它的极权统治。唯独只能重新打出马主义的招牌,妄图马主义中国化。

   但马主义能否中国化,却不是习近平一个人说了算的事。虽说共党几乎成功地全面破坏了中国文化,但儒、释、道三家学问,毕竟熏陶出了中国人深厚的精神底蕴。现代人说“人敬人高”。古人说“涵养须用敬,进学在致知”;又说,“人道莫如敬,未有能致知而不在敬者。”“唯上下一于恭敬,则天地自立,万物自育。”“惺惺乃心不昏昧之谓,只此便是敬。”

   有了恭敬的心,才能学到真道理。所以古人说:“会万物于己者,其为圣人乎!”其实倒也不必要去做圣人,多读些三家学问的书,明白了“无缘慈”,“同体悲”,和“民胞物与”的道理,也就明白了这三家学问其实是同一个出发点。同是站在人本的基础上,鼓励人人上进,人人都可以成圣,成佛,成神的。

   所以自古以来的中国人都懂得的一句话是:“理即是道,道即是理。理外无道,道外无理。”以此衡量马主义,毛思想乃至习语录,它们的理在哪里?道在何处?纯属理外的无道行径,更是仁义王道之外的霸道小鬼。以霸道治民,当然中国大陆地区就成了危邦。

   德国《新苏黎世报》发表了一篇题为“严重问题的起因”的文章。内容是联合国委派的极端贫困和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阿尔斯顿,关于为期九天的中国之行的访问内容。阿尔斯顿谈到,在近十几年来,中国已有7亿人脱贫,这是令人印象深刻和非凡的成绩。但是,又有多少人在发展中受益,他却无法得知。原因在于中国政府提供给他的数字,与专业人员提供的数字出入极大。

   同时,中国当局向联合国报告的贫困人口为5亿,而世界银行提供的数字是7.67亿。他经调查后发现,中国当局的解释是,以人均日收入2.3美元为贫困线,而世界银行则以国际贫困标准1.9美元为原则。仅这两个贫困人口的数字,就足以说明共党撒谎、欺骗成性的本质。

   习近平高喊扶贫,公布的贫困人口只有几千万。当然,稍有头脑的人是根本不相信这个数字的。现在才知道,原来共党向联合国报出的贫困人口是五亿。其实这个数字也是大大缩小了的假数字。由于共党向世界组织所报出的所有的数字都是假数字,所以世界银行也只能大致测算出个7.67亿的数字出来。这个数字是否真实,则又要看世界银行是否根据共党报出的13亿人口这个假数字测算。

   中国大陆上的贫困人口已占到了总人口的60%。中国大陆上的实际人口,早在2008年的6月底,就已经是15亿2千万了。以这个人口基数推算,以每年新增3千5百万到4千万之间是可信的。那么到了今天,总人口应该是17亿5千万到18亿5千万之间。如果以这个人口总数去测算贫困人口的话,应该现有贫困人口近十亿。

   且无论中国大陆有多么的强大,或排名世界老二,毕竟人均月收入不足2,000元人民币。前几天网上的一篇文章说,中国大陆月收入在6,600元收入以上的人有一亿五千万。如果这个数字是可靠的话,那么其他的十六、七亿人口的月收入,恐怕平均仅有几百元,甚至几十元。原因就是在一亿五千万的人月收入在6,600元以上,这里全部包括体制内的中高层干部的月收入几万到十几万元,和国企央企的中高层人员月收入几十万,甚至百万。比较一下因各种原因领退休金和社保的人的月收入,从不到十块钱的月社保收入,到几十块钱、一、两百块钱的月退休金收入。更何况还有着一个庞大的失业、无业和就业不足的人口。可以说,中国人的普遍贫穷状况,甚至比1949年以前更糟糕。

   这位联合国特别报告员在对他的采访中说:“我发现人们缺少受教育的机会,缺少对当局的问责,以及巨大的社会不公。”“由政府来决定公民哪些时候的哪些权利,看上去是政治正确。”但是“看来是有中国特色的人权,人们几乎没有可能反映所受到的不公。”“中国人权领域的发展走向了错误的方向。”

   所谓“旁观者清”,确实是正确的。否则人民只能整天被习近平和他的捂毛、篾片强行灌输马主义、加强党的领导、强大、自豪、老二、骄傲、国家地位提高等等之类的无根之语。可是,庞大的冤民人口,庞大的无业人口,庞大的贫穷人口,他们在想什么,说什么却没有人知道。毕竟他们是组成中国人口的大多数,国家民族的兴亡到底是在他们的手里。

   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不等于他们不发声。然而旁观者发出客观、冷静的声音,或许触动共党的疼处,或许给受苦受难的中国人以鼓励和启发。但是,真正能够变反动为正动,还国人一个国泰民安的日子,最终还是要靠中国人自己去变革天命。

   在以前的评论中,本人曾几次提到佛学中的一句话:“造命在天,立命在人”。佛家学术思想是反对“人的命,天注定”,以及算命先生所算的命和运程的。它极力主张人的命运是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只要去学习,去努力,去积德行善,去树立人生目标,去确立生命的意义,就能够达到一个人心中所想的目的。

   所以佛学又说:“人心即佛心。”并且肯定地说:“人地固分南北,佛法岂分东西。”目的也是在鼓励,激发每一个人的自由精神,自主意志和努力创造生活的自然属性。同样道家学术思想注重的更是修命。修命就要发自内心,决心去努力。所以道家说:“心之乎大也哉。”因为心,“与宇宙天地同根,与万物同体。”每个人就是一个宇宙,千万不要把自己看做是可有可无,无足轻重之辈。

   这就好比得了冠军的女排中的一位朱姓十九岁的队员一样,在共党严厉控制生育的情形下,这位女队员的父母竟然一口气生养了六个孩子。这位女队员是老三,按共党的政策是绝对不可出生的人。天晓得在赢得冠军的比赛中,她立下了汗马功劳。人的价值又岂是共党所能明白的道理?也亏得习近平恬不知耻地和这个不准出生的人握手。

   孟子提倡“养浩然之气”,并非仅孟子有浩然之气,而是人人的身体都有这股浩然之气。所以在孔孟的学说中,都一再强调“人天合一”,“人命即天命,天命即人命。”这并不是说天上有神,因为“子不语,乱力鬼神”。只是在告诉每一个人,宇宙无私地化生天地万物,不求奖励、报酬和名誉。人同样有这个能力和品德去这样做,就像宇宙天地万物一样生生不已。

   但是包括共党极权在内的一切非人道的政体,则不可能去妄想生生不已了,原因是它们在当政时期欠下了太多的人命债和财产债。凡是这种政体的统治手段无非是两种:一是不断地强化极权的权力和手段。中国人都知道共党用纳税人的钱供养着两千多万共党政工干部,支部、党委遍及任何有人的地方,目的是监控人们的思想、话语以及一切;

   二是不断地制造借口去野蛮、残忍地镇压、屠杀本国民众,目的是防微杜渐,杀一儆百去维持政权。需要特别注意的是,每当这种政权步入摇摇欲坠的末期时,也就是民愤沸腾,朝野板块断裂的时候。这种政权必将不识时务地更是强化这两个手段。

   习近平在这四年中的一切所为正是这件事。纵观近、现代各国所爆发的民主革命,及其所使用的暴力的形式,无一不是极权专制统治团伙逼上梁山的结果。说得更具体一点,就是极权专制团伙有预谋、有计划和一步不让的暴力镇压和屠杀的行为,直接逼迫国民不得不起义的结果。这种附带着暴力的民主革命,同样是人权中的一个重要权力。

   所谓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争,也要面对的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政权。也就是说,在不应该采用暴力革命的手段时,采用了暴力革命,这便是非理性的。但是在不得不采用暴力革命的手段时,却不敢用暴力革命的手段,同样也是非理性的。

   人民并不愿意使用暴力革命的手段,通常是被统治者逼出来的。美国《独立宣言》中最后的一句话是:“如果政府破获人民的基本人权,人民有权推翻政府,必要时可以使用武力。为了在自己出生的土地上推翻暴政的统治,我们、、、、、、人民,光荣地具有永远不可剥夺的反抗和革命的权力。”

(2016/08/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