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盛雪:赵逝世宣判了民主政治改革的死刑]
盛雪文集
·六四悲情的现代主义演绎——漫评英文舞台剧《的士》
·加中关系研讨会 中国人权再成焦点
·李竹阳获救彰显加拿大人权大国形象
·“六四”后一代:承载苦难走向阳光
·《远华案黑幕》作者盛雪女士谈赖昌星被遣返回中国
·你可以 “借阅” 著名作家盛雪
·成龍遭遇艾未未
·各方帮助 李竹阳申请加拿大庇护获准
·張樸:盛雪印象
·盛雪的香港六天 六四情结萦绕
·盛雪 北风谈网络纪念“六四”的活动
·盛雪、六哥“六四”结义
·女侠香港行 情深深 雨蒙蒙--记民阵主席盛雪访港
·盛雪:法总统会见达赖是民主国家应採做法
·追逃追赃誓打“出逃虎”咋不使杀手锏
·封你没商量!纪念六四全球网络会议遭袭
·蘇庚哲——沒有最奇,只有更奇
·中国乱象 全民倒共应运生
·27年揭露六四 盛雪入選麦克林「加拿大故事」
*************
评诗集《觅雪魂》
*************
·陈奎德:雪韵
·诗集《觅雪魂》如何成为禁书
·盛雪诗集《觅雪魂》纽约发布会
·劉劭夫:我多想迎著太陽走
·北明:丢失后的残字 --读盛雪《觅雪魂〉
·陈破空:在文学与信念之间 (图)
·刘真:《觅雪魂》的另一种荣幸
·黄河清:四美俱,二难并
·阿海: 盛雪詩集《覓雪魂》出版散記
·黄河清:盛雪《觅雪魂》诗集成为大陆禁书的事实证据
·黄河清:且觅丁亥雪魂,聊述戊子衷肠
·盛慧:盛雪诗歌的兵器谱
·费良勇:《覓雪魂》就是自由魂
·胡平:推薦盛雪詩集《覓雪魂》
·野火:捕捉詩性的灵光1
·东海老人: 聯賀盛雪詩集《覓雪魂》出版
·刘路:败仗
·文婧: 尋覓圣雪的灵魂1
·三妹:读盛雪诗文随想
*************
友人赠诗赠文
*************
·黄河清:俚词贺盛雪获英女王颁发钻石勋章
**************
百年不风流 千古人传颂
·
**************
·超越时空的对话
·迟了半个世纪的臧家祭奠
·百年滄桑夢頻碎 風雲人物青史垂(图)
·朱学渊:东北大学的人物踪迹——也纪念臧启芳先生
·追尋英魂 還原歷史(多图)
·歷史長河 百年一瞬——《百年不风流》编后
·千古啟芳 傲立蒼茫——《千古人传颂》前言
·追怀昔日的“大学精神”
·直书信史在民间 (上)
·代理天津市长——臧启芳雄才难展的从政之路
·張學良內定的天津市長到底是此臧還是彼臧
***************
加拿大“十元人道救助”计划
***************
·愿帮助你的 也都平安
·呼唤人性的温暖 ——记“10元人道救援行动”
·"不要讓好人孤單"
·“十元人道捐助”计划年会
·十元人道捐助计划 资助维权大陆人
·多倫多10元救助 7年來籌逾4.5萬 捐贈中國逾20名繫獄維權人士
·10元人道捐助 7年籌款4.5萬元
·十元计划及海外救助中国良心犯行动
·中共人权迫害加剧 民运人道救援先行
****************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选编
****************
·刘淇昆评炉霍事件
·加中国人权联盟呼吁哈柏关注中国人权
·加朝鲜人权协会呼吁救助将被中共遣返难民(图,视频)
·藏人新年绝食抗议 民阵呼吁华人声援
·韩广生谈王立军其人及对中共政局的影响(图)
·李竹阳:理解父亲秦永敏的政治理念
·悼六四 李必丰儿子到多伦多朗誦父亲詩歌
杂项
*****************
·Ben Arnold《真正的名扬四海:硬盘!》
杂议万象 历史留痕
******************
·為一個獄中政治犯舉行作品朗誦會引發的爭論和攻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盛雪:赵逝世宣判了民主政治改革的死刑

   十一年前的一个采访,今天的一切证实我的判断完全正确。
   
   
   更新: 2005-01-21 1:44 PM
   


   【大纪元1月21日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蔡红、齐月采访报导) 中国共产党前总书记赵紫阳17日逝世的消息公布后,在海内外引起巨大反响。赵紫阳的逝世是否会在中国引发一场新的民众悼念浪潮将取决于中共如何对赵紫阳作最后的评价。对此记者采访了著名的自由撰稿人盛雪女士。盛雪女士为海外多家媒体撰写新闻报道和时事评论,发表过大量分析中国政局的评论文章。
   连接收听
   
   盛雪女士在谈到赵紫阳先生自六四事件以后一直被软禁直到病逝时说: “我觉得现在赵紫阳逝世,可以说是宣判了中国民主政治改革的死刑。因为在八九年民运的时候,是赵紫阳提出来要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可是他却在远离民主和法制的一个地方被软禁了15年半,而且是这么寂寞悲惨的死去。我想这是整个中国社会的悲哀,是今天中国现实的一个悲哀。”
   
   盛雪女士在谈到赵紫阳的逝世对中共有何冲击时说:“其实我们可以从中共当局现在这种紧张的态度上看出来,他们仅仅是新华社发了一个短讯,非常简单,而且在网络上把所有讨论的区间都封闭了,在几个论坛上把关于赵紫阳逝世的讨论的那些帖子都摘掉了。从这个角度就可以看得出来,其实不论是当局还是民间都知道今天的中国社会很多事件,或者说任何一个事件都有可能引发大规模的抗争运动。而赵紫阳因为他在八九民运当中的表现和作为,成为当年八九民运的一个象征。我们知道八九民运、六四事件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能够得到重新评价,而赵紫阳也是带着这样的遗憾去世的。所以,很多人都把他们对中国社会变革的一个心愿或者一个希望寄托在赵紫阳能够得到重新对待这件事上。现在大家看到赵紫阳是在这样一种状态下孤独的去世。所以我相信,在中国社会会引发一个相当程度的一种反响。”
   
   盛雪女士在回答记者就新华社发布赵紫阳逝世消息时称赵紫阳“同志”的提问时说:“其实我们知道共产党是很喜欢搞这种历史评价呀等等,尤其是赵紫阳曾经官至中共总书记,不给他作评价肯定是说不过去的,但是给他做评价对当权者来说肯定是一个极大的难题,因为如果说他好,按照中共的角度来给他肯定的话,就无法绕过八九民运赵紫阳的表现这一关,而且确确实实软禁了他15年半;可是,如果对他的评价不能够客观公正,那么民间肯定也对此会有反弹。我觉得这的确是中共的一个难题。它现在称赵紫阳“同志”其实是一个约定俗成的叫法而已,因为按照原来的一个习惯说法,是他们人民内部的矛盾的话,还可以称为“同志”,但是赵紫阳当时所作的事情其实是跟当权者性质上不同的,在八九民运中,当时掌权的主流派要决定镇压的时候,赵紫阳在那一刻真的是展现了他人性当中极大的光辉,他出来同情学生,反对镇压,并且在广场公开表态。从那一刻他就跟共产党的当权者完全走上了两条道路。而且我们看到,15年以来,他一直没有表示认错、后悔等。而且在这15年当中,我觉得他的思想境界和人性还有了进一步的提升。最近他一直在讲,他认为当年中共当局镇压学生的做法是非常错误的。”
   
   有人说自从赵紫阳下台,中国真正的改革就结束了。对此,盛雪女士进一步强调说:“赵紫阳的死,对我们来讲,是意味着中国的民主政治改革也死了。因为当年赵紫阳提出来要在民主与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是当初八九民运八九学潮起来的时候。可是当时中共没有能够按照他这个思路,所以从那以后,从镇压开始,的的确确中国社会是越来越偏离了民主与法制的轨道。”
   
   盛雪女士以六四为转折,对前十年和后十三年进行了比较说:“虽然我们现在看到中国经济改革取得了不小的成就,特别是从外界来看,看到很多表面现象,比如几个大都市的繁荣景象啊,中国每年GDP(国民生产总值)数字增长啊等等、等等,其实这是给人的一种假象。应该说这15年当中,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一点都没有往前走,而且民主与法制离我们越来越远。而且在这15年当中由于中国单向的推动经济改革,不计后果的搞开发等等,其实整个自然环境、生态环境等方面造成的恶果,可能在以后100年都不会重新恢复的。而且中国今天的社会由于贫富悬殊的巨大差距,整个弱势阶层、弱势群体可以说已经到了真的走投无路的境地。所以我们才看到那么多的抗争,拆迁不公啊、股民被圈钱啊、农民抗暴抗税啊、下岗工人要求最低生活保障啊等等,这些事情天天都在发生。所以说,当年赵紫阳提出的要在民主与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这样一个合情、合理、合法的设想没有能够实现,此后,中国社会真的是朝着一条不归路滑下去了。我们今天所看到的经济繁荣的假象,其实在他背后掩藏了巨大的社会危机,而那些社会危机不是十年二十年的经济建设代价能够换得来的。”
   
   盛雪女士在回答记者提出的,赵紫阳先生在民间的威望很高,民间将会有什么样的方式悼念?是否会呼吁恢复赵紫阳的名誉和平反六四时说: “我觉得这得分两个角度来讲,一般来说,这种大型的社会抗争活动,很多时候是从学生开始的,因为学生带有几种特点:最不计利害得失,在中国大陆也是,有几次大的民间抗争行动都是从学生开始的。但是今天,我觉得30岁以下或者说大学里边的学生,他们可能已经不具有关怀社会、关注社会的激情或者情怀。首先我不认为赵紫阳的去世会引发中国学生、广大的青年人走上街头,为了悼念他而引发大型的社会抗议活动。倒反而是弱势群体或者是社会底层的人民,因为积累起来的矛盾冲突等等,已经到了要爆发的边缘,所以赵紫阳的去世会引发这个阶层的人们的一种反思或者是反响,这可能引发一系列的社会上的抗议行为。”
   
   盛雪女士并指出,中共会如何对待民间的悼念和呼吁:“从今天中共当权者来看,我们看不到他们会有诚意以民主和法制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所以说,我还是仍然非常担心它还是会用一贯老的手法,就是用镇压的手法。但是如果说今天的中国民众,在范围上,层次上,比如说是由工人、农民、社会上的一般的市民、公民参与和发起的大型社会抗议行动,那是很难镇压下去的。 因为我们知道,毕竟中共当权者它控制着军队、警察,它控制着所有的国家机器。但是所有这些成分也都是由人来组成的,每一个人他也有亲人、家人、亲友、同事,所以说,我觉得从中共的角度来讲,它一定会用镇压的手段去解决社会纷争;可是抗争的民众如果能够达到一定的范围和程度的话,很有可能在这样的一个时期,将中国社会引向一个转折点,引向争取真正的民主与法制这样一个社会的开端。”
   
   (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天下纵横》节目录音整理)
(2016/08/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