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6]
家庭教会
·基督再来与世界末日
·以色列与阿拉伯
·论守主日与守安息日问题
·李克牧师:就缸瓦市教堂致信政府各级宗教事务领导同
·基督徒不可以诉讼告状吗
·缸瓦市教会事件的真相——对杨毓东牧师回忆录的思考
·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
·圣经为什么不能出版
·朋友!您了解基督教吗
·爱恨之奥秘
·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
·重建圣殿——“这殿的荣耀必大过先前的荣耀”
·纪念“十九号文件”30周年
·清查三自教会财务回报情况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我所知道的父亲吴耀宗
·偶像算不得什么
·认真贯彻宗教政策 加强教会自身建设
****************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7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7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7
·人权日看望刚恢复自由的张文和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7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4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李美青祈祷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5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李美青祈祷2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7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李美青祈祷3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8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4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0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5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1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6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5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2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9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3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10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10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三大神学特点
·北京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求助各位肢体朋友
·基督徒徐永海就信仰与科研的求助信
·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稿(2)
·圣爱团契文稿(3)
·圣爱团契文稿4
·圣爱团契文稿(5)
·圣爱团契文稿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圣爱团契文稿6


   
   圣爱团契文稿6
   
   

   【徐永海:自1989年后,我们这个小小的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已经走过了二十多年。在这二十多年中,我们众肢体每周一次地相聚在一起,来学习《圣经》,来接受耶稣,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真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真心希望仇敌也来认罪、悔改,接受耶稣,将来大家一起去天堂”。近来我们教会的胡石根长老(他热心传福音,他同时还是其他教会的长老)被判刑了,在有关的案件审理中出现了“地下教会”、“非法宗教活动”这样的词汇。为此,在这里我们将这些年来我们聚会后的总结(近些年来,因有了网络,每次聚会后都尽可能总结一下,并公开发表过)汇总在这里,希望大家了解我们教会,我们不是“地下的、秘密的”,我们在一起学习《圣经》仅仅是为了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来具有这心灵、生命改变。请众肢体为我们祈祷!2016-8-9】
   
   
   
   
   
   为困境中的胡石根弟兄祈祷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6
   
   2010年1月9日
   
   
   一、胡石根弟兄的情况介绍
   
   1、《维基百科》对胡石根弟兄的介绍
   
   胡石根是我们这个小小的基督教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的主内肢体。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是这样介绍他:
   
   胡石根(1954年11月-),江西人,中国持不同政见者。198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之后曾经担任北京语言学院(今北京语言大学)的讲师。1991年,胡石根与王国齐秘密组建了地下反对党派中国自由民主党,还组建了外围组织——“中华进步同盟”和“中国自由工会筹备委员会”。1992年,胡打算在当年的6月间到北京、上海、武汉等地派发传单以抗议六四事件的镇压和纪念六四死难者。结果胡在1992年5月27日因被人举报计划在天安门广场用航模飞机撒传单而被捕。
   
   1994年12月,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组织和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等罪名,判处胡石根有期徒刑20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服刑期间,曾经有传胡石根病危。胡于2005年和2008年两次获得减刑,最终在2008年8月26日,服刑16年之后获得释放。
   
   上面是《维基百科》对胡石根弟兄的介绍,下面是我从网上得知的——在胡石根弟兄坐牢期间和坐牢后——胡石根弟兄被一些组织和个人授予的奖项和荣誉称号:
   
   2、在胡石根弟兄坐牢期间授予的奖项和荣誉称号
   
   1995年,中国自由民主党名誉主席(1995年中国自由民主党“三大”决议,纽约)
   2002年6月4日,全美学自联“自由精神奖”(华盛顿)
   2004年12月5日,魏京生基金会“中国民主斗士奖”
   2005年7月22日,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中国杰出民主人士奖”(旧金山,任不寐致词)
   2007年9月5日,亚太人权基金会“民主英雄奖”(悉)
   2008年6月19日,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工人权利奖”(华盛顿)
   2008年8月31日,中国在野党联盟名誉主席(中国新民党、在野党联盟2008.8.31,南京)
   2009年12月1日,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名誉主席(2009年12月1日公告,纽约)
   
   3、胡石根弟兄时常忍饥挨饿、饥寒交迫
   
   被判20年,在监狱里坐了16年多,胡石根的身体受到了严重的摧残。在出狱时,一个五十多岁的人像个七十多岁的老头,白发苍苍、行走不稳。出狱后,经过一年多的恢复,胡石根弟兄的身体逐渐地恢复了正常,现在行走有力了,他常戴个运动员的球帽,看上去倒像个小伙子。胡石根是总是戴着这个帽子,到了屋里也不摘,因为狱中的生活使他落下了一个时常头痛的病根,怕冷,一冷头就疼。
   
   出狱后的胡石根,失去了家庭,在他坐牢期间妻子与他离婚;失去了工作,不再是大学老师,成了“无业游民”。为了生活,为了吃饭,他先后在到几家公司去工作。警察对他的工作“非常地关心”,时常开着警车陪着他去上班。对他的工作环境更是“关心得不得了”,曾认真地检查过公司中所有员工们的身份证。也许还有一些更关心的事情,咱们就不知道了。总之,由于警察的过分关心,胡石根弟兄不得不离开这些公司,回家继续“待业”,做他的“无业游民”。
   
   由于没有工作,没有收入,也没有“低保”等社会救济,胡石根弟兄的生活时常陷入困境。妻子与他离婚,家中只有他一个人,知识分子的自尊使他不好意思去找亲戚、朋友求助,胡石根弟兄时常忍饥挨饿、饥寒交迫。
   
   4、是的、胡石根弟兄是在时常地忍饥挨饿、饥寒交迫
   
   是的,胡石根弟兄是在时常地忍饥挨饿、饥寒交迫,有时因吃不上饭(不是没有吃饭的时间,而是没有钱吃放),他多次到派出所、办事处去找警察、政府官员,让他们解决他的吃放问题,人家也多次“被请”他吃饭。胡石根弟兄认为,找这些派出所、办事处的警察、政府官员,他更理直气壮,不伤自尊。因为是警察、政府官员把他这个无罪的大学老师送进了监狱,使他的生活陷入这样的困境。
   
   是的,胡石根弟兄是在时常地忍饥挨饿、饥寒交迫,今年的冬天北京是非常的冷,胡石根弟兄没有钱买棉鞋。一直穿着一双“人造革”的皮鞋。袜子破了,不敢扔,两双套在一起,这样更暖和一些。因为没有棉鞋,胡石根弟兄脚冻伤了。脚时常地痛痒,使胡石根老师非常的难受,但胡石根老师,曾经的大学老师,因为自尊,从不对朋友提起这些事情。
   
   是的,胡石根弟兄是时常在忍饥挨饿、饥寒交迫,由于他的自尊,不愿意让朋友知道。虽然我们经常见面,但是,我们并不知道他的生活是这样的艰难,我们总认为海外朋友的帮助能维持他的基本生活。每次问他,他都说:“吃饭没有问题,不会饿着、冻着”。我们总认为,我们这些人对生活要求都不高,胡石根的对生活的要求更不高,应该是吃饭没有问题,也不会被冻着。
   
   几天前,在聊天时,他说他的双脚冻伤了。我才注意到他穿着还是那双“皮鞋”(“人造革”的)。问他为什么不买一双皮棉鞋。他才说他现在身上只有一百多块钱,不够买皮棉鞋的。一百多块钱,确实不够买皮棉鞋的,同样也不够吃几天饭的。
   
   当我知道胡石根弟兄的情况后,我非常的难受与痛苦。我拿出来了一名北京平谷主内肢体奉献给教会的2百元钱让胡石根弟兄去买鞋,又拿出其中的1千元钱让他解决这个月的吃饭问题。
   
   5、奉献款的来历
   
   说到北京平谷这位主内肢体的奉献款一事,那是个很好的故事。在上个月底,有一天天气很冷,(今年的冬天,北京的天气真的太冷),那一天,一大早六点左右,天还很黑,我还没有起床,我被电话吵醒了。电话中,一个男子做了自我介绍,他说他受人委托,来给我们送点钱来。
   
   按照相约的地点,我们相见了。来人一看就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弟兄或农民工弟兄。他说他受人委托,来给我们送点钱。他递给我一张香烟盒纸,纸里面包着一些钱。纸上写着:
   
   暂还部分欠款:
   
   圣诞快乐!
   
   圣爱团契教会
   
   徐永海200元
   
   贾建英500元
   
   守望教会200元
   
   任畹町前辈200元
   
   天安门母亲200元
   
   刘飞跃民主200元
   
   山西临汾老家浮山教会200元
   
   上海万邦教会200元
   
   成都秋雨之福教会200元
   
   托徐永海转交。
   
   谢谢,
   
   平谷区百姓还所欠之款陆续再还。
   
   感谢主。
   
   2005年12月25日
   
   《圣经•罗马书》第十五章26-27节“马其顿,和亚该亚人乐意凑出捐项,给耶路撒冷圣徒中的穷人。这固然是他们乐意的。其实也算是所欠的债。因外邦人,既然在他们属灵的好处上有分,就当把养身之物供给他们”。通过圣经,我知道了这里的欠债自然也是“乐意凑出捐项”——奉献款,而非真正的欠债。
   
   看到送钱来的弟兄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弟兄,绝对不是有钱人,也是个穷人,我实在不好意思接受这些钱。这位弟兄对我说:“我只是受人之托,给你们转钱,钱你一定要收下,否则我没有办法交待”。看到这位农民弟兄的为难,同时看到,也是让我转钱交给贾建英、守望教会、任畹町前辈、天安门母亲、刘飞跃民主、山西临汾老家浮山教会、上海万邦教会、成都秋雨之福教会,我也不好再推辞,我只得收下。
   
   我问:“这位出钱的主内弟兄姓什么?叫什么?”,转钱的农民弟兄说:“人家不让说,人家只让说,是平谷的”,我说:“总得让我知道姓什么吧”。答:“姓宋”。通过之后的交谈,我知道宋弟兄是个农民,也不富裕,只是这两年做了点生意,有了一点钱,在还完“饥荒”(方言:欠债)后,还剩下点钱,想到了主内肢体。宋弟兄不富裕,还想到主内肢体,我一定要把这些钱,按照托付,转给给贾建英、守望教会、任畹町前辈、天安门母亲、刘飞跃民主、山西临汾老家浮山教会、上海万邦教会、成都秋雨之福教会。
   
   6、我将一些奉献款给了胡石根弟兄,不能再让他忍饥挨饿、饥寒交迫了
   
   我收到奉献款后,将其中的500元按照托付,转给了贾建英500元。贾建英每周六都来我家聚会,我们几个主内肢体在一起学习圣经(我们圣爱团契的家庭聚会)。纸片上的委托词,还让我转交给任畹町前辈200元,任畹町也是我们这个小小家庭教会的主内肢体,他在1998年在我们这个教会受洗归入主耶稣。但是他目前已经出国了,在法国。我想我给他写封信(电子邮件),让他将这200元钱给胡石根弟兄,胡石根没有工作,没有收入。
   
   天安门母亲200元,我曾见过丁子霖老师一面,但那是在15年之前,我想,我可以通过江棋生老师,转给丁子霖老师。刘飞跃,我们曾有过电话联系,回头我电话给他,问问如何给他转过去。守望教会、山西临汾老家浮山教会、上海万邦教会、成都秋雨之福教会,我都不认识,尤其是山西临汾老家浮山教会、上海万邦教会、成都秋雨之福教会,不再北京,如何是好。
   
   当我正在发愁,如何按照托付,如何将这些奉献款转交给有关人员和有关教会时,发生了胡石根老师的事情。我将其中的给任畹町的200元给了胡石根老师,让胡石根老师去买双棉鞋。将其中山西临汾老家浮山教会的200元、上海万邦教会的200元、成都秋雨之福教会的200元、刘飞跃的200元、我的200元,共1千元又给了胡石根老师,作为胡石根这个月的生活费,不要让胡石根老师再忍饥挨饿、再饥寒交迫了。这1200元钱,我自作主张,暂时不再给他人,而给了胡石根老师,因为胡石根老师确实需要,而且我也确实不知道如何给浮山教会、上海万邦教会、成都秋雨之福教会等,他们不再北京。
   
   还有400元,守望教会的200元,天安门母亲200元,我将想办法转到,因为他们都在北京,如何转给他们,我总能想出办法来。
   
   7、给我们奉献款的宋弟兄的情况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