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6]
家庭教会
·圣爱团契为仍未恢复自由的肢体们祈祷
·为记念主的好仆人袁相忱梁惠珍而祈祷
·追思记念中国的圣徒袁相忱梁惠珍
·2011年3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4月
·让我们为中国祈祷
·为肢体胡石根、何德普、董继勤、倪玉兰祈祷
圣爱团契文稿
·在逼迫中恢复的一个北京团契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告(2)
·圣爱团契文告(3)
·圣爱团契文稿4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5)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6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7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8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9
·为维权自焚者王学勤祈祷
·为因两会而被限制自由的杨靖弟兄祈祷
·我一个良心释放犯基督徒要去申诉
·北京一家庭教会过圣诞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
***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六封求助信与一本书
·揭开宇宙终极奥秘
***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一鞍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二萧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三两山后教案
***
·让我们一起公开高声地为主传福音吧!
·自然科学与宗教信仰的和谐统一
为主坐牢
·徐永海:为主做工、为主坐牢
·徐永海:在杭州看守所里我提起上诉
·徐永海:上诉书
·徐永海:在监狱里我提起申诉
·徐永海:申诉书
·徐永海:监视居住未抵刑期法官业务不精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中级法院的信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高级法院的申诉书
·徐永海:到全国最高法院上访记
·徐永海:申诉一年多未给答复就此事致最高法院的上访信
·2004年中国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起诉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判决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裁定书
·因鞍山萧山两大教案我们被判刑坐牢
袁相忱
·中国家庭教会的发起人袁相忱牧师
·袁相忱老仆人的生命见证——你要誓死忠心
·家庭基督教徒袁福生
·主为我死,我为主活
·劳苦的人,在天国里安息
谢模善
·徐永海与谢模善牧师合影
·谢模善牧师:活为主活,死为主死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杨毓东
·杨毓东牧师回忆录
见证
·我们的家庭教会
·中国家庭教会杰出的传道人蔡卓华弟兄
·为主坐牢者的母亲李明芝
·一个基督教家庭教会的普通老基督徒:
·我的宗教维权经历
·维护宗教信仰权利是基督徒的本分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是基督徒的好行为
·弟兄姊妹的爱使狱中的我充满信心
·徐永海:我被带到派出所是要对我说在“中非论坛”期间不能离开家门
·为中国福音大会2006祷告
信仰与爱心
·维权人士残疾人刘安军即将出狱
·给一位老朋友的信,他曾为民运坐了9年的牢
·希望狱中的何德普弟兄能读到《圣经》
·让主的公义慈爱来充满我们曾痛苦的心灵
·我的主内弟兄华惠棋
·请求关心华惠棋一家
·求主拣选他们
·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
证道
·我们所信的上帝是真实可信的
·人人需要信仰与真的存在上帝
·对空间膨胀理论和相对论的进一步理解——确实存在终极的上帝
·纪念马礼逊来华传道200周年“科学与上帝”研讨会
·宇宙空间与物质世界统一的理论物理
·人人需要信仰与人人需要相信耶稣基督
·宇宙是从零点中诞生的与宇宙一定是上帝创造的
·宇宙本身是零点的与宇宙的一切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中
·让我们与主一起为福音的中国去工作
刘凤钢2007年2月4日出狱
·刘凤钢先生成功进行了心脏搭桥手术
·齐志勇 侯文豹:请为刘凤钢牧师伸出您宝贵的援手
·徐永海:刚刚出狱的刘凤钢病重住院
·徐永海:请求帮助刚刚出狱的病重的刘凤钢弟兄
·[消息]刘凤钢已于今日上午出狱
·为主坐牢三年的刘凤钢即将出狱
·徐永海:10月13日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被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圣爱团契文稿6


   
   圣爱团契文稿6
   
   

   【徐永海:自1989年后,我们这个小小的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已经走过了二十多年。在这二十多年中,我们众肢体每周一次地相聚在一起,来学习《圣经》,来接受耶稣,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真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真心希望仇敌也来认罪、悔改,接受耶稣,将来大家一起去天堂”。近来我们教会的胡石根长老(他热心传福音,他同时还是其他教会的长老)被判刑了,在有关的案件审理中出现了“地下教会”、“非法宗教活动”这样的词汇。为此,在这里我们将这些年来我们聚会后的总结(近些年来,因有了网络,每次聚会后都尽可能总结一下,并公开发表过)汇总在这里,希望大家了解我们教会,我们不是“地下的、秘密的”,我们在一起学习《圣经》仅仅是为了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来具有这心灵、生命改变。请众肢体为我们祈祷!2016-8-9】
   
   
   
   
   
   为困境中的胡石根弟兄祈祷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6
   
   2010年1月9日
   
   
   一、胡石根弟兄的情况介绍
   
   1、《维基百科》对胡石根弟兄的介绍
   
   胡石根是我们这个小小的基督教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的主内肢体。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是这样介绍他:
   
   胡石根(1954年11月-),江西人,中国持不同政见者。198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之后曾经担任北京语言学院(今北京语言大学)的讲师。1991年,胡石根与王国齐秘密组建了地下反对党派中国自由民主党,还组建了外围组织——“中华进步同盟”和“中国自由工会筹备委员会”。1992年,胡打算在当年的6月间到北京、上海、武汉等地派发传单以抗议六四事件的镇压和纪念六四死难者。结果胡在1992年5月27日因被人举报计划在天安门广场用航模飞机撒传单而被捕。
   
   1994年12月,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组织和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等罪名,判处胡石根有期徒刑20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服刑期间,曾经有传胡石根病危。胡于2005年和2008年两次获得减刑,最终在2008年8月26日,服刑16年之后获得释放。
   
   上面是《维基百科》对胡石根弟兄的介绍,下面是我从网上得知的——在胡石根弟兄坐牢期间和坐牢后——胡石根弟兄被一些组织和个人授予的奖项和荣誉称号:
   
   2、在胡石根弟兄坐牢期间授予的奖项和荣誉称号
   
   1995年,中国自由民主党名誉主席(1995年中国自由民主党“三大”决议,纽约)
   2002年6月4日,全美学自联“自由精神奖”(华盛顿)
   2004年12月5日,魏京生基金会“中国民主斗士奖”
   2005年7月22日,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中国杰出民主人士奖”(旧金山,任不寐致词)
   2007年9月5日,亚太人权基金会“民主英雄奖”(悉)
   2008年6月19日,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工人权利奖”(华盛顿)
   2008年8月31日,中国在野党联盟名誉主席(中国新民党、在野党联盟2008.8.31,南京)
   2009年12月1日,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名誉主席(2009年12月1日公告,纽约)
   
   3、胡石根弟兄时常忍饥挨饿、饥寒交迫
   
   被判20年,在监狱里坐了16年多,胡石根的身体受到了严重的摧残。在出狱时,一个五十多岁的人像个七十多岁的老头,白发苍苍、行走不稳。出狱后,经过一年多的恢复,胡石根弟兄的身体逐渐地恢复了正常,现在行走有力了,他常戴个运动员的球帽,看上去倒像个小伙子。胡石根是总是戴着这个帽子,到了屋里也不摘,因为狱中的生活使他落下了一个时常头痛的病根,怕冷,一冷头就疼。
   
   出狱后的胡石根,失去了家庭,在他坐牢期间妻子与他离婚;失去了工作,不再是大学老师,成了“无业游民”。为了生活,为了吃饭,他先后在到几家公司去工作。警察对他的工作“非常地关心”,时常开着警车陪着他去上班。对他的工作环境更是“关心得不得了”,曾认真地检查过公司中所有员工们的身份证。也许还有一些更关心的事情,咱们就不知道了。总之,由于警察的过分关心,胡石根弟兄不得不离开这些公司,回家继续“待业”,做他的“无业游民”。
   
   由于没有工作,没有收入,也没有“低保”等社会救济,胡石根弟兄的生活时常陷入困境。妻子与他离婚,家中只有他一个人,知识分子的自尊使他不好意思去找亲戚、朋友求助,胡石根弟兄时常忍饥挨饿、饥寒交迫。
   
   4、是的、胡石根弟兄是在时常地忍饥挨饿、饥寒交迫
   
   是的,胡石根弟兄是在时常地忍饥挨饿、饥寒交迫,有时因吃不上饭(不是没有吃饭的时间,而是没有钱吃放),他多次到派出所、办事处去找警察、政府官员,让他们解决他的吃放问题,人家也多次“被请”他吃饭。胡石根弟兄认为,找这些派出所、办事处的警察、政府官员,他更理直气壮,不伤自尊。因为是警察、政府官员把他这个无罪的大学老师送进了监狱,使他的生活陷入这样的困境。
   
   是的,胡石根弟兄是在时常地忍饥挨饿、饥寒交迫,今年的冬天北京是非常的冷,胡石根弟兄没有钱买棉鞋。一直穿着一双“人造革”的皮鞋。袜子破了,不敢扔,两双套在一起,这样更暖和一些。因为没有棉鞋,胡石根弟兄脚冻伤了。脚时常地痛痒,使胡石根老师非常的难受,但胡石根老师,曾经的大学老师,因为自尊,从不对朋友提起这些事情。
   
   是的,胡石根弟兄是时常在忍饥挨饿、饥寒交迫,由于他的自尊,不愿意让朋友知道。虽然我们经常见面,但是,我们并不知道他的生活是这样的艰难,我们总认为海外朋友的帮助能维持他的基本生活。每次问他,他都说:“吃饭没有问题,不会饿着、冻着”。我们总认为,我们这些人对生活要求都不高,胡石根的对生活的要求更不高,应该是吃饭没有问题,也不会被冻着。
   
   几天前,在聊天时,他说他的双脚冻伤了。我才注意到他穿着还是那双“皮鞋”(“人造革”的)。问他为什么不买一双皮棉鞋。他才说他现在身上只有一百多块钱,不够买皮棉鞋的。一百多块钱,确实不够买皮棉鞋的,同样也不够吃几天饭的。
   
   当我知道胡石根弟兄的情况后,我非常的难受与痛苦。我拿出来了一名北京平谷主内肢体奉献给教会的2百元钱让胡石根弟兄去买鞋,又拿出其中的1千元钱让他解决这个月的吃饭问题。
   
   5、奉献款的来历
   
   说到北京平谷这位主内肢体的奉献款一事,那是个很好的故事。在上个月底,有一天天气很冷,(今年的冬天,北京的天气真的太冷),那一天,一大早六点左右,天还很黑,我还没有起床,我被电话吵醒了。电话中,一个男子做了自我介绍,他说他受人委托,来给我们送点钱来。
   
   按照相约的地点,我们相见了。来人一看就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弟兄或农民工弟兄。他说他受人委托,来给我们送点钱。他递给我一张香烟盒纸,纸里面包着一些钱。纸上写着:
   
   暂还部分欠款:
   
   圣诞快乐!
   
   圣爱团契教会
   
   徐永海200元
   
   贾建英500元
   
   守望教会200元
   
   任畹町前辈200元
   
   天安门母亲200元
   
   刘飞跃民主200元
   
   山西临汾老家浮山教会200元
   
   上海万邦教会200元
   
   成都秋雨之福教会200元
   
   托徐永海转交。
   
   谢谢,
   
   平谷区百姓还所欠之款陆续再还。
   
   感谢主。
   
   2005年12月25日
   
   《圣经•罗马书》第十五章26-27节“马其顿,和亚该亚人乐意凑出捐项,给耶路撒冷圣徒中的穷人。这固然是他们乐意的。其实也算是所欠的债。因外邦人,既然在他们属灵的好处上有分,就当把养身之物供给他们”。通过圣经,我知道了这里的欠债自然也是“乐意凑出捐项”——奉献款,而非真正的欠债。
   
   看到送钱来的弟兄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弟兄,绝对不是有钱人,也是个穷人,我实在不好意思接受这些钱。这位弟兄对我说:“我只是受人之托,给你们转钱,钱你一定要收下,否则我没有办法交待”。看到这位农民弟兄的为难,同时看到,也是让我转钱交给贾建英、守望教会、任畹町前辈、天安门母亲、刘飞跃民主、山西临汾老家浮山教会、上海万邦教会、成都秋雨之福教会,我也不好再推辞,我只得收下。
   
   我问:“这位出钱的主内弟兄姓什么?叫什么?”,转钱的农民弟兄说:“人家不让说,人家只让说,是平谷的”,我说:“总得让我知道姓什么吧”。答:“姓宋”。通过之后的交谈,我知道宋弟兄是个农民,也不富裕,只是这两年做了点生意,有了一点钱,在还完“饥荒”(方言:欠债)后,还剩下点钱,想到了主内肢体。宋弟兄不富裕,还想到主内肢体,我一定要把这些钱,按照托付,转给给贾建英、守望教会、任畹町前辈、天安门母亲、刘飞跃民主、山西临汾老家浮山教会、上海万邦教会、成都秋雨之福教会。
   
   6、我将一些奉献款给了胡石根弟兄,不能再让他忍饥挨饿、饥寒交迫了
   
   我收到奉献款后,将其中的500元按照托付,转给了贾建英500元。贾建英每周六都来我家聚会,我们几个主内肢体在一起学习圣经(我们圣爱团契的家庭聚会)。纸片上的委托词,还让我转交给任畹町前辈200元,任畹町也是我们这个小小家庭教会的主内肢体,他在1998年在我们这个教会受洗归入主耶稣。但是他目前已经出国了,在法国。我想我给他写封信(电子邮件),让他将这200元钱给胡石根弟兄,胡石根没有工作,没有收入。
   
   天安门母亲200元,我曾见过丁子霖老师一面,但那是在15年之前,我想,我可以通过江棋生老师,转给丁子霖老师。刘飞跃,我们曾有过电话联系,回头我电话给他,问问如何给他转过去。守望教会、山西临汾老家浮山教会、上海万邦教会、成都秋雨之福教会,我都不认识,尤其是山西临汾老家浮山教会、上海万邦教会、成都秋雨之福教会,不再北京,如何是好。
   
   当我正在发愁,如何按照托付,如何将这些奉献款转交给有关人员和有关教会时,发生了胡石根老师的事情。我将其中的给任畹町的200元给了胡石根老师,让胡石根老师去买双棉鞋。将其中山西临汾老家浮山教会的200元、上海万邦教会的200元、成都秋雨之福教会的200元、刘飞跃的200元、我的200元,共1千元又给了胡石根老师,作为胡石根这个月的生活费,不要让胡石根老师再忍饥挨饿、再饥寒交迫了。这1200元钱,我自作主张,暂时不再给他人,而给了胡石根老师,因为胡石根老师确实需要,而且我也确实不知道如何给浮山教会、上海万邦教会、成都秋雨之福教会等,他们不再北京。
   
   还有400元,守望教会的200元,天安门母亲200元,我将想办法转到,因为他们都在北京,如何转给他们,我总能想出办法来。
   
   7、给我们奉献款的宋弟兄的情况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