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就信仰与科研的求助信]
家庭教会
·徐永海: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徐永海: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基督徒于艳华遭受警方重复处罚
·徐永海: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北京家庭教会带领人徐永海 确定遭刑事拘留
·涉通州教案 张海彦精神病医院获释
·声援许志永刑拘加精神病院,张海彦获释后感谢党的培养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
·维权人士赵广军、王素娥从丰台看守所获释 
·徐永海: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教案蒙难者徐永海的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居小玲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徐彩虹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吕动力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张海彦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张海彦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取保候审决定书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1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2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3
·教案蒙难者杨秋雨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2)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3)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2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2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3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4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5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6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7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8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9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9
·辽宁上访维权人士王春梅被逮捕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0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0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1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1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2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3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4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5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6
·大连访民王亚新意外死亡,北京维权人士葛志慧呼吁关注
·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2014-5-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2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3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4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4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5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6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7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8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9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9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0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0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1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2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3
·胡石根长老近一年来的施洗圣礼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您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和祈祷的照片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4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6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7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8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9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4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7
·徐永海自荐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8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9
·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2014-5-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督徒徐永海就信仰与科研的求助信


   
   
   基督徒徐永海就信仰与科研的求助信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6年7月21日
   
   
   【摘要】:
   ﹃
   我1984年毕业于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毕业后我先从事内科工作,后从事精神科工作,2003年后因基督信仰坐牢2年。作为精神科医生,多年来我一直进行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工作,我发现:
   
   在我们人类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内应当具有一个“崇拜、爱善恨恶区(中枢)”,而使得青春期后人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如现在一些少男少女狂热崇拜明星),并且人们崇拜效法了“谁”,人们就会具有“谁”那样的“爱善恨恶”的心。当这“爱恨”出现异常时,就会患精神分裂症;如爱的异常,会认为无关人也爱他,而出现夸大妄想;如恨的异常,会认为无关人也恨他,而出现被害妄想等。
   
   我们崇拜效法了耶稣,我们的心中就会拿去恨、充满爱,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就是这么简单。当人们拿去恨、充满爱时,自然就会容易具有健康的心理及心身;当所有人都拿去恨、充满爱时,自然就会容易进入美好的社会,带来民主、自由、人权。因此说“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徒4:12),耶稣一定就是上帝,是道成肉身。
   
   关于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和精神分裂症发病机理当今科学知道的很少,认识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和精神分裂症发病机理将会是重大科学发现。通过对大脑前额叶的脑科学研究,将会帮助人们知道“耶稣一定就是上帝”,这也将会是神学理论上的重大突破。
   
   当今世界科学先进国家都在支持对脑科学的研究,如上个世纪美国“脑的十年”、欧盟“EC脑十年计划”、日本“脑科学时代”。再如2013年美国拿出1亿美元、欧盟拿出7200万美元来支持对脑科学的研究。据媒体报道“中国脑计划预计最晚2016年启动”。为此,我请求美国、欧盟、日本等科学先进国家,及我国的有关部门,及热爱科学、追求真理的弟兄姊妹们、朋友们,来对我的这个大脑前额叶的脑科学研究工作给予支持、帮助、参与。
   ﹄
   
   
   一、作为基督徒实在不应当反对科学,因为科学可以帮助人们知道,是真的存在上帝
   
   随着科学的发展,当今的科学已经认识到,整个宇宙的历史只有137.5亿年,在137.5亿年前这一时刻,整个宇宙是从一个“点”中诞生的。谁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只能是上帝。科学正在帮助人们知道,是真的存在上帝。
   
   《圣经•启示录》中写到:“他右手拿着七星”(启1:16)。“七”在圣经里是一个完全数。“七星”可理解为“所有的星”,即所有的恒星、行星、卫星等等,即整个宇宙。“他右手拿着七星”,即耶稣(上帝)右手拿着整个宇宙,耶稣(上帝)创造、掌管着整个宇宙。
   
   整个宇宙(包括所有的时间、空间、物质世界)都在耶稣的手心里,那么宇宙的本来面目一定是虚空的、零点的,是个“点”。只有这样,才好来理解,才好来解释,为什么如此宏大的宇宙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来,因为整个宇宙一直都在这个“点”内。
   
   2011年9月24日,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发现了超光速的中微子”,借此人们终于可以公开讨论“超光速”的现象了。如果我们的速度是100亿光年(距离)/秒,是无限大,根据相对论,我们所看到的宇宙就会越来越小,最后小到零点。那么宇宙的本来面目一定是虚空的、零点的,是个“点”,并且是真的存在上帝,因为只有上帝才能在一个“点”内展现出如此宏大的宇宙。
   
   随着科学的发展,科学必将会帮助人们知道,是真的存在上帝,整个宇宙都在耶稣(上帝)的手心里,整个宇宙的演化、整个地球上所有生物的演化及人类的演化都在耶稣(上帝)的手心里,都在耶稣(上帝)的掌管之中。耶稣(上帝)自然可以通过“神导进化论(进化论)”的方式创造出所有生物及人类。
   
   因此,作为基督徒,我们实在没有必要反对“神导进化论(进化论)”。作为中国基督徒,我们就更没有必要反对“神导进化论(进化论)”,因为,你的反对,将会导致一些人(无神论者)可以理直气壮地认为我们是愚昧、无知、反科学的,而可以理直气壮地打压我们,而使一些教堂及教堂的十字架遭到强拆(如2014年后的这两年仅浙江就已经有近2千个十字架遭强拆),一些主内弟兄姊妹遭到关押(如在2104年我们教会13人因聚会学《圣经》被关押1个月)。
   
   正是由于某些信徒极力反对科学,如极力反对“宇宙大爆炸理论”、“生物进化论(神导进化论)”等,而中国又是一个高举科学的国家,而使得不少人(无神论者)想当然地认为基督信仰也是愚昧、无知、反科学的,而排斥我们基督信仰。以致习近平在2016年4月22日至23日全国宗教工作会议的讲话中都说到:“加强对青少年的科学世界观宣传教育”;“共产党员要做坚定的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者”。
   
   
   二、作为基督徒实在没有必要反对进化论,因为它能帮助我们来认识,耶稣一定就是上帝
   
   我1984年毕业于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毕业后我先从事内科工作,后从事精神科工作。我作为精神科医生,我发现:
   
   在我们人类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内,应当具有一个“崇拜、爱善恨恶区(中枢)”,它使我们人类具有了“崇拜、爱善恨恶”的天性;即,青春期后人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如现在一些少男少女狂热崇拜明星,以前崇拜的多是英雄),人们崇拜效法了“谁”,人们就会具有“谁”那样的“爱善恨恶”的心。当这崇拜爱善恨恶区、当这“爱善恨恶”天性、当这“爱恨”出现异常时,就会患精神分裂症;如爱的异常,会认为无关人也爱他,而出现夸大妄想;如恨的异常,会认为无关人也恨他,而出现被害妄想等。
   
   我们崇拜效法了英雄,我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爱善恨恶的心、正义的心——强烈的爱好人、恨坏人(“好人”自然容易指本民族的人,“坏人”自然容易指敌民族的人)。出于强烈的爱与恨,人们可以勇敢杀敌(坏人),甘愿流血牺牲,而具有勇于牺牲的心。
   
   在人类几百万年、几十万年的原始时代,群体(民族)之间存在着激烈的竞争,相互之间可互为“敌人”。如印第安人在殖民者到达之前,印第安人尚未进化到需要奴隶的地步,这时印第安人在争战中,胜利部落是把失败部落的男女老幼全部杀掉,并以割下的头皮数目计算战功。在如此竞争中,自然只有这些具有“崇拜、爱善恨恶”天性的群体(民族)才能生存下来;那些不具有“崇拜、爱善恨恶”天性的群体(民族)应当都被淘汰掉了。
   
   在人类几百万年、几十万年的原始时代,那时人们的智慧、知识应当很是不足,人们很难通过道理(如理论、教义、主义、律法、诫命等)的说教,来使人们具有爱善恨恶的心、勇于牺牲的心。但是英雄(榜样)还是很容易产生的,为此只能通过榜样的作用,通过具有“崇拜、爱善恨恶”天性,来使人们具有爱善恨恶的心、勇于牺牲的心。
   
   榜样的力量才是无穷的!
   
   随着我们人类进入到了农业社会,出现了多民族、多阶级的国家,如果人们依旧崇拜效法自己民族的民族英雄,就会对敌民族——尤其是处于统治地位的敌对民族(统治阶级)——具有强烈的恨,这样的多民族、多阶级国家不会持久。因此,在人类历史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这样的国家,虽然一时很是强大,但是并没有能够持续几代统治者,国家就解体、消亡了。
   
   为此,人们只有崇拜效法那些圣子、圣人、圣贤(如耶稣、孔子、释迦摩尼、穆罕默德、关帝等等),人们来具有这些圣子、圣人、圣贤那样的爱心——连仇敌(坏人)都爱的心,才不会对敌对民族、敌对阶级具有强烈的恨,而给社会带来稳定,而使得国家(朝代)持久下来。
   
   我们只有崇拜效法了耶稣,我们才会更彻底地来拿去心中的恨(只恨撒旦),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真爱的心——连仇敌都爱——是真心希望仇敌也来认罪(说出真相)、悔改(付出补偿)、接受耶稣,将来一起去天堂。只有自己的心中拿去恨、充满爱,才会容易具有健康的心理及心身;只有所有人的心中都拿去恨、充满爱,才会容易进入美好的社会——大同社会、千禧年、新天新地(当然你也可以称它为共产主义社会)。
   
   “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罗5:8),如果我们人类中的任何个体都无法做出耶稣这样的大爱的终极榜样;那么,就只能需要上帝(耶稣)亲自降世为人,来亲自给我们人类做出这个大爱的终极榜样,来使我们人类从此——依靠耶稣这个榜样——就能够拿去恨、充满爱,来具有这心灵、生命的改变,来具有这重生、得救、成圣。如果真是如此,那么,耶稣一定就是上帝,一定就是道成肉身。
   
   因此作为基督徒,我们实在没有必要反对“生物进化论(神导进化论)”,因为“生物进化论(神导进化论)”能帮助我们认识到:一、借着进化,我们人类具有了“崇拜、爱善恨恶”的天性;二、榜样的力量才是无穷的;三、耶稣一定就是上帝,是道成肉身,因为只有道成肉身的耶稣,才能做出如此大爱的终极榜样。
   
   
   三、榜样的力量才是无穷的,在二千多年前先贤们就已经发现了这一现象,论述了这一现象
   
   榜样的力量才是无穷的!
   
   可是,由于我们人类具有联想、思维、认识、智慧,很多人是想当然地认为,只有通过智慧,通过道理(如理论、教义、主义、律法、诫命等)的说教,才能改变人心,才能使人具有爱善恨恶的心、勇于牺牲的心。
   
   其实,只要我们静下心来,认真地想一想,我们就会发现,人们的这个认识其实是很错误的。因为,我们会看到,很多具有强烈爱善恨恶之心、勇于牺牲之心的人,如很多战斗英雄,他们并不具有很高的理论水平,甚至不认识字;而那些理论水平很高的人,也许他们并不具有多少爱善恨恶的心、勇于牺牲的心,他们是贪生怕死。
   
   其实,在二千多年前,东西方的一些先贤们、先知们就已经发现了这一现象,就已经论述了这一现象。即智慧,即道理(如理论、教义、主义、律法、诫命等)的说教,并不能使人心变好——拿去心中的恨、具有大爱的心;而圣人、圣贤、圣子的榜样力量才是无穷的,才能使人心变好。
   
   如《心经》中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即“受想行识”也是空的,并不能使人心变好。
   
   如《道德经》中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即“道”并不能使人心变好,而“名”,即圣子、圣人、圣贤的“名”(及他们大爱的事迹)才能使人心变好(拿去恨、充满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