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姜维平文集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华人房东聚会,搭建互助平台
·“踩高跷”炒股票,没有不跌倒的
·黄奇帆救股市,别搞笑了
·江派设局,习近平切莫进入陷阱
·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不必判处林森浩死刑
·程慕阳案发回重审,因为鸟鱼相遇
·抓捕维权律师的原因和恶果
·河北官场继续地震,张越自杀未遂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二)
·薄熙来余党反攻倒算,李俊企业发生血案
·天津大爆炸,李克强成了缩头乌龟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福州村霸,挑战习近平“依法治国”
·李克强当司仪,韩正干瞪眼
·习近平访美,中美人民的期待
·习近平访美,力促中美互利共赢
·习近平访美,日本安倍急了
·中美友谊屋,民间赠送给习近平的大礼
·跑到西雅图,黄奇帆给习近平丢脸
·重大突破,习奥就网络间谍问题达成共识
·习近平接受访民的申诉材料
·从王健民到信力健,胡春华一再胡来
·河北“政法王”名声臭到联合国
·习近平谈及非营利组织,意指郭玉闪?
·王建民的悲哀
·王林是骗子吗?
·吴弘达不是一个诚实的人
·辽宁贪官张家成给我的印象
·应当对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展开调查
·难以包装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胡耀邦不朽,七常委求救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上篇)
·韩正狡猾,丢了西瓜捡芝麻
·高铭暄等法律专家说,钟安平不是贪污犯
·屠呦呦:机会垂青有准备的人
·加籍港商钟安平,狱中发出两封公开信
·蔡英文当选,未必是台湾之福
·一起被埋没的外企老板遭“黑打”的冤案
·车震不犯法,警察不该抓
·艾宝俊和郭广昌被调查,上海要地震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中)
·美国纽约一个难忘的夜晚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阔别16载,访港点滴
·习近平力促平反冤案,重庆地方不执行
·法院违法,王健民案“难产”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法院判官违法,不应成一纸空文
·追责不到位,冤案继续有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下篇)
·桂明海案件的另一面
·迟到的判决,归咎于官员不作为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两会在即,抓捕黄奇帆正当时
·薄熙来大秘的人生轨迹
·王阳被抓,韩玉臣乐了
·张鑫跳车身亡,薄熙来该当何罪?
·王健民案成了烫手的山芋
·杨华自杀,撕开辽宁官场贪腐的口子
·草民控告,揭穿黄奇帆老底
·赵明远辞职,抖落一身鸡毛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三)
·文革50年,从李秉瑶到薄熙来
·雷洋案有可能引发一场新的“六四”事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冤情和隱情
   
   姜維平
   
   近幾天,我原本是在多倫多的乡下休假的,但由網絡新聞得知,著名歌手曲婉婷的母親張明潔因涉嫌經濟犯罪,於7月20日在黑龍江省哈爾濱市中級人民法院受審,感到心中不安,一種同情而憂慮的從動激發我又要拿起筆。這並非因為我是一個她的歌迷,愛屋及鳥,而是過去多年在哈爾濱一帶採訪活動,不僅了解那裡的風土人情,而且與許多官員和商人有過交往,尤其是對體制內的一些官員,從省長田凤山到基層的某個小鎮長,大都比較了解,基於現有的並不獨立司法體制,檢方指控張明潔犯有貪污,受賄,濫用職權等三個罪名,是否成立,哈市中法應當慎重,特別應考慮她的辯護律師的意見。


   
   據報道,檢方最終以張明潔涉案3,5億元,犯罪金額特別巨大,而且據不認罪等為由,建議判處其死刑;而辯方律師則以證人與張有利害關系,檢方查案有時出現不規範行為,要啟動“非法證據排除”程序,以及國有土地使用權界定政策模糊為由,認為她無罪。控辯雙方圍繞是否存在非法證據,土地使用權如何界定等案件涉及的爭議焦點進行了辯論,法庭認真聽取了控辯雙方的意見,也給予被告人進行最後陳述的機會,審判長宣布休庭,對該案擇日宣判。從官媒的描述看,法庭審理的程序還是比較好的,但我想,此後的結果不可能由法官決定,他們要請示政法委,甚至請示上邊更高級別的領導,由此,我想起了原哈爾濱市副市長朱勝文的案子。
   
   當年,有關他的報道很多,我不再复述,記得朱案剛判決時,官媒都是一個聲音,雖然我採訪過朱和哈市政協主席程道喜,哈市委書記李清林等,但並不太了解朱的一些案情,也對中國司法現狀缺乏深入的認識,因此也跟風報道,有關他被捕的消息是最早由我在海外發表的,香港《文匯報》還當成獨家猛料,然而,2006年我出獄後,看到一些見證人披露的內幕,以及他本人於獄中寫的文字,才知道他是受人陷害的,這是一起涉及高官內鬥的冤案,這與張明傑的案子有點類似,朱得罪了哈市的副市長,政法委書記岳玉泉,而張得罪了“原種場的場長”等人,由於中共官場內鬥激烈,黑龍江省尤其如此,上個世紀我所認識的官員,幾乎大都進了大牢,有的還自殺身亡,其中一些人的確是貪官,罪有應得;但也有一些人是冤枉的,是廉潔奉公,但得罪某些權貴的好人,因此,千萬不可人雲亦雲。
   
   我相信張明潔所在的單位是一個“肥缺”,發改委副主任的權力很大,既有可能腐敗,也有可能躺着中槍。據報道,她的主要涉嫌犯罪的事實,就簡單的幾件,一是她任道裡區政府副區長時,與王紹玉及魏某共謀,在徵收土地過程中,虛構哈市原種繁殖場土地使用權已轉移的事實,騙取徵地款3,4985萬元,後王紹玉代表張明潔與魏某簽訂合作協議,約定利益均分;二是張接收了下屬榆樹鎮黨委書記孫某和鎮長劉某的好處費10萬元,此外沒別的,假如是真的,這比起週永康,薄熙來,令計劃,郭伯雄等人要輕得多,檢方建議判其死刑,實在說不過去。在法院正式判決前,涉嫌犯罪的任何人有權自辯,也不能因據不認罪而加重刑罰。瀏覽了網上許多有關文字,給我總的感覺是,有一個與張對立的方面,情緒很強烈,似乎對其恨之入骨,偏要殺她滅口。這正是官場內鬥的特點之一。
   
   而且,既然證人與嫌犯有利害關系,檢方提供的證人證詞,就不能做為獨立的屬於第三者的旁證,其嚴重地打了折扣,不足為信,“王紹玉代表張與魏簽訂合同”,畢竟不是她親自簽屬的,而且所謂“約定的利益均分”,只是空口無憑,是否款項如約進了張明潔的腰包,我看疑點不少;雖然,證據顯示張主持下,東江公司,原種場及其上級主管單位舉行產權轉讓簽字,在此過程中,張以急着開會,合同事先已審定為由,蒙蔽原種場在已加入包含國有土地使用權轉讓內容的合同上簽字,並將三方簽字的轉讓合同拿走,未由原種場及其上級主管單位保留,因此,律師質疑合同中是否帶有關於土地使用權的約定內容,是可以理解的。
   
   我想問:她既然提前離席,如何又可以帶走“三方合同”?合同是打印的,電腦裡沒留嗎?是張自己打印的嗎?我了解哈爾濱市機關單位情況,當官的都很悠閒,較少親自打印的,一般由打字員代勞,像這樣的合同不可能一個人滅跡。編造的太離譜了吧。我認為指控張的這些細節很懸,轉讓原種場這樣的一件大事,叫張一個人的一句謊言就蒙蔽了眾人?好像不足令人信服。我看《新京報》有一篇題為《曲婉婷母親案審完待宣判,涉案3,5億檢方建議死刑》的文章,裡面有這樣一段表述比較發人深醒:根據證人證言,原種場以前的場長是改制領導小組的副組長,而張接手後把他排除在外,故其對張自身安置不滿,與張矛盾很深,有無可能這就是其中的“隱情”,而“隱情”可能招來“冤情”。此外,還有檢方查案時的“不規範行為”的表述太籠統,沒有細節,她被關押了665天,她是否受到刑訊逼供或變相的逼供和誘供,我無法看到廳前檢方與辯護人交換的30多張有關案情的光盤,不好下結論,另外兩個檢方辦案人員不出庭作證,是真的在外辦公嗎?他們可以專程回來,我持有疑慮。
   
   最後,我想說,我並不認識曲婉婷,也無惜香憐玉之感,而是基於以往哈爾濱司法的黑暗教訓,不進行司法制度的改革,類似朱勝文的故事會不絕如縷,我並不相信她在母親受審19個小時前的一段話,會感動上蒼和某些權勢者,進而改變審判大戲的結局;她所奉獻的作品《最好的安排》,只能寄托她對母親的思念,不能解救她於萬一,既使是溫哥華市長的男友羅品信也無能為力,與其空唱悲哀的曲子,不如下一些工夫,找來證據材料,於律師仔細研究,盡可能公開化,借助自己的知名度與影響力,向上級有關方面和廣大讀者揭示真相,不是要求情,而是要抗爭,到底隱情是什麼?冤情又何在?假如曲婉婷的母親張明潔真的有罪,就是一個貪官,而貪官鮮有在法庭上不認罪的,做為知名度較高的歌手曲婉婷,應當調整好自己的心態。當然,最終還得以法庭判決為準。
   
   2016年7月24日於多倫多。自由亞洲電台8月1日首發。更多文章請看www.jiangweiping.com聯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2016/08/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