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姜维平文集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冤情和隱情
   
   姜維平
   
   近幾天,我原本是在多倫多的乡下休假的,但由網絡新聞得知,著名歌手曲婉婷的母親張明潔因涉嫌經濟犯罪,於7月20日在黑龍江省哈爾濱市中級人民法院受審,感到心中不安,一種同情而憂慮的從動激發我又要拿起筆。這並非因為我是一個她的歌迷,愛屋及鳥,而是過去多年在哈爾濱一帶採訪活動,不僅了解那裡的風土人情,而且與許多官員和商人有過交往,尤其是對體制內的一些官員,從省長田凤山到基層的某個小鎮長,大都比較了解,基於現有的並不獨立司法體制,檢方指控張明潔犯有貪污,受賄,濫用職權等三個罪名,是否成立,哈市中法應當慎重,特別應考慮她的辯護律師的意見。


   
   據報道,檢方最終以張明潔涉案3,5億元,犯罪金額特別巨大,而且據不認罪等為由,建議判處其死刑;而辯方律師則以證人與張有利害關系,檢方查案有時出現不規範行為,要啟動“非法證據排除”程序,以及國有土地使用權界定政策模糊為由,認為她無罪。控辯雙方圍繞是否存在非法證據,土地使用權如何界定等案件涉及的爭議焦點進行了辯論,法庭認真聽取了控辯雙方的意見,也給予被告人進行最後陳述的機會,審判長宣布休庭,對該案擇日宣判。從官媒的描述看,法庭審理的程序還是比較好的,但我想,此後的結果不可能由法官決定,他們要請示政法委,甚至請示上邊更高級別的領導,由此,我想起了原哈爾濱市副市長朱勝文的案子。
   
   當年,有關他的報道很多,我不再复述,記得朱案剛判決時,官媒都是一個聲音,雖然我採訪過朱和哈市政協主席程道喜,哈市委書記李清林等,但並不太了解朱的一些案情,也對中國司法現狀缺乏深入的認識,因此也跟風報道,有關他被捕的消息是最早由我在海外發表的,香港《文匯報》還當成獨家猛料,然而,2006年我出獄後,看到一些見證人披露的內幕,以及他本人於獄中寫的文字,才知道他是受人陷害的,這是一起涉及高官內鬥的冤案,這與張明傑的案子有點類似,朱得罪了哈市的副市長,政法委書記岳玉泉,而張得罪了“原種場的場長”等人,由於中共官場內鬥激烈,黑龍江省尤其如此,上個世紀我所認識的官員,幾乎大都進了大牢,有的還自殺身亡,其中一些人的確是貪官,罪有應得;但也有一些人是冤枉的,是廉潔奉公,但得罪某些權貴的好人,因此,千萬不可人雲亦雲。
   
   我相信張明潔所在的單位是一個“肥缺”,發改委副主任的權力很大,既有可能腐敗,也有可能躺着中槍。據報道,她的主要涉嫌犯罪的事實,就簡單的幾件,一是她任道裡區政府副區長時,與王紹玉及魏某共謀,在徵收土地過程中,虛構哈市原種繁殖場土地使用權已轉移的事實,騙取徵地款3,4985萬元,後王紹玉代表張明潔與魏某簽訂合作協議,約定利益均分;二是張接收了下屬榆樹鎮黨委書記孫某和鎮長劉某的好處費10萬元,此外沒別的,假如是真的,這比起週永康,薄熙來,令計劃,郭伯雄等人要輕得多,檢方建議判其死刑,實在說不過去。在法院正式判決前,涉嫌犯罪的任何人有權自辯,也不能因據不認罪而加重刑罰。瀏覽了網上許多有關文字,給我總的感覺是,有一個與張對立的方面,情緒很強烈,似乎對其恨之入骨,偏要殺她滅口。這正是官場內鬥的特點之一。
   
   而且,既然證人與嫌犯有利害關系,檢方提供的證人證詞,就不能做為獨立的屬於第三者的旁證,其嚴重地打了折扣,不足為信,“王紹玉代表張與魏簽訂合同”,畢竟不是她親自簽屬的,而且所謂“約定的利益均分”,只是空口無憑,是否款項如約進了張明潔的腰包,我看疑點不少;雖然,證據顯示張主持下,東江公司,原種場及其上級主管單位舉行產權轉讓簽字,在此過程中,張以急着開會,合同事先已審定為由,蒙蔽原種場在已加入包含國有土地使用權轉讓內容的合同上簽字,並將三方簽字的轉讓合同拿走,未由原種場及其上級主管單位保留,因此,律師質疑合同中是否帶有關於土地使用權的約定內容,是可以理解的。
   
   我想問:她既然提前離席,如何又可以帶走“三方合同”?合同是打印的,電腦裡沒留嗎?是張自己打印的嗎?我了解哈爾濱市機關單位情況,當官的都很悠閒,較少親自打印的,一般由打字員代勞,像這樣的合同不可能一個人滅跡。編造的太離譜了吧。我認為指控張的這些細節很懸,轉讓原種場這樣的一件大事,叫張一個人的一句謊言就蒙蔽了眾人?好像不足令人信服。我看《新京報》有一篇題為《曲婉婷母親案審完待宣判,涉案3,5億檢方建議死刑》的文章,裡面有這樣一段表述比較發人深醒:根據證人證言,原種場以前的場長是改制領導小組的副組長,而張接手後把他排除在外,故其對張自身安置不滿,與張矛盾很深,有無可能這就是其中的“隱情”,而“隱情”可能招來“冤情”。此外,還有檢方查案時的“不規範行為”的表述太籠統,沒有細節,她被關押了665天,她是否受到刑訊逼供或變相的逼供和誘供,我無法看到廳前檢方與辯護人交換的30多張有關案情的光盤,不好下結論,另外兩個檢方辦案人員不出庭作證,是真的在外辦公嗎?他們可以專程回來,我持有疑慮。
   
   最後,我想說,我並不認識曲婉婷,也無惜香憐玉之感,而是基於以往哈爾濱司法的黑暗教訓,不進行司法制度的改革,類似朱勝文的故事會不絕如縷,我並不相信她在母親受審19個小時前的一段話,會感動上蒼和某些權勢者,進而改變審判大戲的結局;她所奉獻的作品《最好的安排》,只能寄托她對母親的思念,不能解救她於萬一,既使是溫哥華市長的男友羅品信也無能為力,與其空唱悲哀的曲子,不如下一些工夫,找來證據材料,於律師仔細研究,盡可能公開化,借助自己的知名度與影響力,向上級有關方面和廣大讀者揭示真相,不是要求情,而是要抗爭,到底隱情是什麼?冤情又何在?假如曲婉婷的母親張明潔真的有罪,就是一個貪官,而貪官鮮有在法庭上不認罪的,做為知名度較高的歌手曲婉婷,應當調整好自己的心態。當然,最終還得以法庭判決為準。
   
   2016年7月24日於多倫多。自由亞洲電台8月1日首發。更多文章請看www.jiangweiping.com聯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2016/08/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