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何以指毛共的“改革”为谎言、诡辩和悖论?]
匣子说话
·〖你知道吗〗生命是什么?
·〖你知道吗〗什么是生物?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
·〖你知道吗〗人与动物的主要区别是什么?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本质属性?
·〖你知道吗〗是“人之初性本恶”呢,还是“人之初性本善”?
·〖你知道吗〗何谓“万有私力”?
·〖你知道吗〗“万有私力”与“万有引力”有何关系?
·〖你知道吗〗人类是怎样产生的?
·〖你知道吗〗生物多样性是怎么回事?
·〖你知道吗〗打吊针是怎么回事?
·〖公开信〗致联合国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女士
·〖你知道吗〗小结——伟大的发现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非本质属性?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共性?
·〖你知道吗〗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啊!!!……
·〖公开信〗匣子的一个不情之请
·〖控告状〗控告《民主中国》编辑蔡楚状
·〖公开信〗再次请求开设一个“讨马讨毛讨共”板块或专区
·〖公开信〗请求开设一个“讨马讨毛讨共”板块
·〖警世通言〗是“革命”和“解放”,不是“改革”与“转型”
·〖跟帖〗对于天易网总监郭国汀对曹长青《革命不仅可行,也是唯一的道路》一文的回应之回应
·〖跟帖〗回应“怎样推动国内不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
·〖读后感〗感同身受 悲从中来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一个亡国奴的控诉与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关于修宪的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荆楚《坐井观天的东海一枭——略谈基督信仰与儒教的理念冲突》一文
·〖你知道吗〗(31):儒教是怎么来的?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再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感慨于美国众议院2010年12月8日已401:1通过的决议案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你知道吗〗(32):儒教是怎么来的?》一文的跟帖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粉匣子〗讨马讨毛讨共 目录索引》的跟帖
·〖跟帖〗再回应《怎样推动国内本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天易论坛宣言——天道至大 易道天成》
·〖跟帖〗回应宣昶玮《统治阶级的存在,是当今全球阻止社会进步的第一障碍》一文
·〖跟帖〗回应胡 平《评毛泽东热》一文
·〖跟帖〗回应宣昶玮《人民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不可被代表》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再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三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四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名》文
· 黑匣子主义——序
·〖你知道吗〗(25):何谓“革命”?
·〖跟帖〗回应丁子《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跟帖〗回应《沉痛悼念民主斗士司徒华》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跟帖〗给“有敌论”与“无敌论”之争做个总结
·〖跟帖〗回应《2010年大陆中国十大群体性抗暴事件》一文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黑匣子主义:回应曾节明《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一文
·《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简介
·对郭国汀跟帖《〖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的回复
·〖转帖〗谁说“没有敌人”?!谁说不是暴政?!
·【书斋信息】《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跟帖〗回应郭国汀《爱中华必须反共》一文
·破释一个现代版的“世界未解之谜”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3)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2)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1)
·〖跟帖〗回应鄭恩寵《新拆遷條例倒退沒有出路(上)》一文
·评:“暴力革命”一个似是而非的理论/吕洪来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序)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宣言)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6)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7-15)
·【转发】孙文中正正义同盟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目 录 索 引
·〖跟帖〗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再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再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回应陈泱潮《今日中国民主革命的两大任务与孙中山》
·〖跟帖〗回应《金鐘: 郎朗的自豪》
·〖跟帖〗回应《金鐘:拆毀中國的鐵絲網》
·跟帖郭国汀《國民黨比共產黨好得多,蔣介石比毛澤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2)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3)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8)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4)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9)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7)GT回应裴毅然《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6)必须超脱悖论之泥潭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8) GT回复郭国汀《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军人徐勤先现身》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9) 斥李劼的“枭雄论”
·看!为毛共匪帮看家护院的一条恶犬——方滨兴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31)先网络革命,后“茉莉花革命”
·“茉莉花革命”必须缓行
·令人恐惧的“暴力革命恐惧症”
· 看!——全球最自由的中式方应看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何以指毛共的“改革”为谎言、诡辩和悖论?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何以指毛共的“改革”为谎言、诡辩和悖论?

   
    黑匣子主义认为,毛共匪帮(或曰毛共魔党)武力劫持下的大陆中国,真乃谎言弥天,诡辩匝地,悖论成淖,要你批不胜批,驳不胜驳,甚至动弹不得,哭笑不得,惟有徒唤奈何矣!
    后毛之毛共匪帮(或曰后毛之毛共魔党)的所谓“改革”也便是其中之一,亦即也是一个谎言,也是一个诡辩,也是一个悖论;并且,也能要你批不胜批,驳不胜驳,甚至动弹不得,哭笑不得,惟有徒唤奈何也!
    却原来,天字第一号混世魔王、亡命之徒、政治流氓、独夫民贼、窃国大盗、卖国奸宄和战争罪犯毛共匪帮首领毛魔死后的情况,也已经清楚地表明,其唯一的社会政治遗产——这个有中国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即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有组织暴力魔教仇恨犯罪集团,即没毛之毛共匪帮,却死抱着毛魔那政治僵尸不放,把它当作神灵供奉起来,全盘承袭了毛氏军国主义政治衣钵,即其血腥的未竟之业,大有要将其黑帮老大毛魔毛始帝处心积虑地加紧扩军备战,穷兵黩武,制造战争恐怖气氛,妄图挑动“世界大战”,甚至“原子仗”,亦即与美国决一死战,搞一场更大规模即世界规模的腥风血雨的“折腾”和“翻天覆地”,以实现其“伟大历史使命而奋斗终生”之夙愿,最终消灭世界总人口的一半甚至三分之二以获得“整个世界”之罪恶目的坚持贯彻到底,以为恐怖、血腥、万恶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殉葬之势。
    如所周知,毛魔自己也都承认过,他终其一生就“干了个阶级斗争”。也就是说,他搞腥风血雨的“翻天覆地”,最根本的手段与方法,也便是毛氏共产魔教主义阶级斗争主义阶级斗争。他本着其毛氏共产魔教主义阶级斗争主义阶级斗争之机会主义路线,血腥劫持其魔党——毛共匪帮,推行流氓无产阶级暴力反革命即共产魔教主义有组织暴力阶级仇恨犯罪,建立流氓无产阶级专政的“红色政权”,毛家王朝或曰毛家寨子,实行“毛式血腥‘政治独裁’”、“毛式血腥‘经济独占’”和“毛式血腥‘思想独霸’”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曾数度将国民经济——不,寨民经济——推到了崩溃的边缘,尤其是“血腥‘文革’”,毛氏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之阶级斗争终于斗到“中南海”了,斗得毛魔本人也一命呜呼了,以至于连毛共匪帮本身也都岌岌可危乃至奄奄一息了。
    于是,后毛之毛共匪帮首领邓小平等,为维持其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魔权专制体制之苟延残喘而进行垂死挣扎,才不得不搞起了其所谓的“改革开放”,妄图用虚伪的“改革开放”掩盖和维系其有中国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亦即毛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血腥统治,继续招摇撞骗、欺世盗名、倒行逆施,也就是继续搞腥风血雨的“折腾”与“翻天覆地”,以继续祸国殃民、危害人类。
    诚如毛二世邓小平自己坦言:“不改革,死路一条。”并且,他因而才提出了其所谓“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及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与坚持改革开放两个基本点)之所谓“基本路线”。
    然而,黑匣子主义认为,首先,“改革”云者,其实与“革命”同义,或近义。“革命”是激进的“改革”;“改革”乃和缓的“革命”也,亦即都是为了解决既成之社会政治经济危机,也都是对于既往社会政治经济体制的否定。显然,对“革命”进行“改革”,那便是否定之否定,而否定之否定就等于肯定,数学上叫“负负得正”。
    那也就是说,毛老二邓小平的所谓“改革”,不就是要肯定毛老大曾经用枪杆子否定了的中华民国么?或者说,毛老二邓小平的所谓“改革”不就是要肯定毛老大曾经以数十年如一日昏头昏脑、昏天黑地、翻天覆地、惊天动地、腥风血雨、惨绝人寰、丧尽天良地进行蛊惑煽动与组织实施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的暴力反革命所否定了的一切么?
    但这却决不是毛老二邓小平的本意。
    所以说,没毛之毛共匪帮在未予否定其原先的“革命”的情况下,却妄图对其原先的“革命”实施“改革”,岂不就变成“改革‘革命’”,亦即“革‘革命’的命”了嘛?这首先在逻辑上就站不住脚,而且在实践上也行不通的,所以,只能是一种无聊的诡辩伎俩,亦纯属一种无稽之谈,实在荒唐得可以。
    再说,毛魔即毛共匪帮,本来一贯自诩是“马克思主义的不断革命论与革命发展阶段论相结合”的,但实际上,其所谓“革命”,即暴力反革命,却是不分阶段的,是一个紧接一个的,甚至一个迭加一个的。
    即如,毛魔即毛共匪帮,首先搞了二三十年的血腥的“政治大革命”即国内战争,在中国大陆实现了“毛式血腥‘政治独裁’”(实乃军事独裁);紧接着又搞了血腥的“经济大革命”即所谓“生产资料所有制方面的社会主义改造”,实现了“毛式血腥‘经济独占’”;并且同时或紧接着又搞了血腥的“思想大革命”即普遍地洗脑换脑运动,实现了“毛式血腥‘思想独霸’”,从而建立了一个“一枪杆子插到底”和“一党棍子插到底”紧密结合,“枪杆子”与“党棍子”浑然一体,“枪天下”与“党天下”合二而一的集军、党、教(共产魔教)、政、社、经、财、公、检、法、警、特、文、教、卫、学、农、工、青、妇、少、幼……于一体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魔权专制机器,一个人类社会史上亘古未有的、旷世未闻的、荒谬绝伦的、无远弗届的、无微不至的、无孔不入的、无与伦比的和无以复加的战争机器、杀人机器或曰绞肉机,而且是中外古今绝无仅有的最庞大最野蛮最疯狂也最邪魔最恐怖最血腥的战争机器、杀人机器或曰绞肉机,早就把大陆中国搞了个底朝天了。所以毛魔早就宣布“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且“换了人间”——变成非人间了的。
    至于说那血腥的“文化大革命”,那还是在血腥的流氓无产者阶级全面专政条件下,即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魔权专制机器此中外古今绝无仅有的最庞大最野蛮最疯狂也最邪魔最恐怖最血腥的战争机器、杀人机器或曰绞肉机统治下的继续“革命”呢!
    但结果呢,“命”还没怎么“革”完,毛魔自己便一命呜呼钻进水晶棺材“永垂不朽”地“慨而慷”去了。
    试问:在不否定毛魔生前之血腥“革命”的前提下,又哪有“改革”的余地啊?
    要知道,毛魔生前之血腥“革命”,根本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那是绝对不允许“改革”的,谁想“改革”,谁就是“搞资本主义复辟”,谁就是“反毛反党反共反人民反革命反社会主义……”。
    即便当年毛魔即毛共匪帮闹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大跃进式“革命”,革出了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那样的史无前例的血腥的“毛造大饥馑”,饿死至少六千万人了,大奴才刘少奇也已经通过实际调查得出了“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的结论了,但他也根本不敢提“改革”二字,只是搞了个所谓“八字方针”来“调整、巩固、充实、提高”了一下而已。可是刘少奇则因此而获得了“右倾翻案”、“资本主义复辟”甚至“老反革命”之类的罪名,其悲惨下场是众所周知的了。
    难道毛魔即毛共匪帮搞的血腥“革命”还不够彻底,还不够全面,还不够深刻,还不够干净,还不够激烈吗?以至于还犯得着后毛时代毛二世邓小平用和缓的“革命”即所谓“改革”,来加以“调整”、加以“巩固”、加以“充实”、加以“提高”、加以“自我完善”吗?
    很显然,不论从逻辑上说,还是从实践上说,毛老二要“改革”毛老大的“革命”,则要么毛老二是“反革命”,要么毛老大是“反革命”,二者必居其一。
    既要维护毛老大的“革命”者的形象与地位,又要树立毛老二的“改革”者的形象与地位,好事全让毛共匪帮占完了。
    毛共匪帮一贯“伟大、光荣、正确”,干过来是“革命”,干回去也是“革命”,天底下又哪有这样两全其美、进退两便的美差呢?
    而在毛老大与毛老二这二者之中,无论是肯定前者、否定后者;还是肯定后者、否定前者,则毛共匪帮必死无疑,亦即都是“死路一条”。
    这其中的奥妙,应该说,毛老二比谁都清楚。
    所以,他只否定毛老大的“血腥‘文革’”,只说“文化大革命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义上的革命”,但并不否定毛老大整个的“血腥‘革命’”,也并没说毛老大整个的“革命”究竟又可能是何种意义上的“革命”?
    所以,他既要“改革开放”,但又要“四个‘坚持’”,即其所谓“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这就是:“第一,必须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第二,必须坚持无产阶级专政;第三,必须坚持共产党的领导;第四,必须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
    这“四个‘坚持’”,其实就是他的四条魔教戒律,是他的四把刀子。至于这是否合乎逻辑?是否符合实际?是否行得通?他是管不了那么多的。反正他说了算,他大搞诡辩术,却不准你说,这也是毛共匪帮的老例。
    这里面的道理也很简单,因为若不否定“血腥‘文革’”,不批倒“凡是派”华国锋的“两个凡是”,亦即1977年2月7日毛魔最早的私生子华国锋伙同中南海大内总管汪东兴抛出的“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毛老二肯定是出不了头的。因为他在“血腥‘文革’”中是属于“反革命”的,是被毛魔血腥摁在阴沟里的“党内第二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是为带罪之身也;并且毛魔临终时“你办事,我放心……”的遗言,也是当着其最早的私生子华国锋说的。但若否定毛老大整个的“血腥‘革命’”,那也等于否定了他邓小平自己的一生,他可一直是毛老大整个的“血腥‘革命’”之得力干将也。所以,1981年6月毛共五届(即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决议最关键的一点就是邓小平反复叮嘱的:“毛主席的旗帜不能丢”,毛还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要举他的旗,走他的路。亦如邓小平在当年3月16日毛共中央召开的一次会上所说:“我们必须坚决地维护毛主席这面伟大旗帜。……我们写文章,一定要注意维护毛主席这面伟大旗帜,决不能用这样那样的方式伤害这面旗帜。否定毛主席,就是否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否定了整个这一段历史。”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