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秦晋:澳洲音乐会答记者问]
观察
·偶感两则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 /韩尚笑
·反向而动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 /韩尚笑
·吃的學問 / 韩尚笑
·人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二)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三)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五)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九)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二) / 韩尚笑
·歡迎䀚山素姬訪華,歡迎中共進步 /韓尚笑 (原載英國BBC)
·生活与生命(二十三) / 韩尚笑
·理想与现实 ---- 昂山素姬访华随想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四) / 韩尚笑
·是南海填岛还是中南海填堵?/ 韩尚笑 (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二十五)/ 韩尚笑
·走近中美互动新大陆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七)/ 韩尚笑
·中国特色还是中共特色?/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八)/ 韩尚笑
·中国文人的表达特色 / 韩尚笑
·我与博讯(随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九)/ 韩尚笑
·我的观察和判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 韩尚笑
·希腊的困境与奥林匹克的语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二)/ 韩尚笑
·唤醒我那沉睡的民族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三)/ 韩尚笑
·从英语学习看人生 —— 跟我学英语系列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四)/ 韩尚笑
·读史的陷阱 / 韩尚笑
·悲从中来还是悲从中去?/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六)/ 韩尚笑
·对豺狼虎豹的探讨 / 韩尚笑
·从爱恩斯坦的误解看表达的不简单 —— 跟我学英语系列 [2]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八)/ 韩尚笑
·爱恩斯坦的误解 — 跟我学英语系列 [3]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九)/ 韩尚笑
·中国崛起还是中国毁了自己?(启蒙系列)/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一)/ 韩尚笑
·中国明天会更美好?(启蒙系列)/ 韩尚笑(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二)/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四)/ 韩尚笑
·中国人到底苦在哪儿?/ 韩尚笑
·韩尚笑:习近平的希望V普京的绝望(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五)/ 韩尚笑
·中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一”改动)
·不得不说的话 /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改动)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七)/ 韩尚笑
·恶梦还是现实?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八)/ 韩尚笑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上)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中)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下)
·生活与生命 (四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 韩尚笑
·大阅兵,专制最后的哀鸣 / 韩尚笑(原载“纵览中国”)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二)/ 韩尚笑
·为什么中共抗日消极反日积极 / 韩尚笑
·习近平的局限还是缺陷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三)/ 韩尚笑
·殷敏红:苏联对中国的伤害远远超过日本
·生活与生命 (五十四)/ 韩尚笑
·陈奎德: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原载纵览中国)
·韩尚笑:抗战,到底该怎样纪念?(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
·韩尚笑:爱国,和泥玩的儿戏(成人必读)【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六)/ 韩尚笑
·中国国家主席访美期间请让拉斐特广场保持开放— 《华盛顿邮报》社论
·韩尚笑:这,就是大写的艾未未
·洞穴之人
·韩尚笑:人的误会还是活的误区(原载共识网)
·六十四问习近平 作者:公民力量
·韩尚笑:狼真来了?(启蒙系列)(原载博讯)
·韩尚笑:不搞扩展,只打内战 (原载博讯)
·12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呼吁释放刘晓波 (BBC)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秦晋:澳洲音乐会答记者问

   秦晋:澳洲音乐会答记者问

   ABC澳广国际方腾问:

   近来,悉尼、墨尔本华人社区要为毛泽东逝世49周年举办音乐会,你怎么看?可否书面谈谈你的看法?德国之声的朋友想收集一些观点。

   问题一:如何看待华人社区的这些举动?问题二:这种活动的举行是否显示澳大利亚的民主?问题三:澳大利亚的华人社区是否已经被北京控制住了?问题四:这一事件在澳大利亚华人社区发酵意味着什么?

   秦晋回答一

   海外华人颂毛实在不可思议,与大陆境内毛粉有很大的不同。境内毛粉的大量涌现有多个原因:首先是信息严重匮乏,无法在专制体制下拨开重重虚假迷雾看清真实,对此应该为他们感到悲哀。其次是民众对现实严重不满,而能够与之比较的是毛时代物质贫乏带来的官员同样贫困,被误认为是毛时代的清廉,他们怀念毛是对现状的不满。很显然,这样的假托是极端错误的。另一层则更可怕,就是底层民众普遍不用脑,只会拼体力谋求基本生活物质,因此可以出现这种情形,跟着权势走,有权势就是正确。“一碗红豆汤就可出卖长子权”。从近百年来的近代史的各类重大事件中,日本入侵、中央军回南京,毛泽东进北京,民众的表现都是如此。而海外华人澳洲华人则不同,他们可以自由获取正确信息来认识中国的实际国情。但是他们不这么做。这次颂毛,突出地表现了他们冥顽不化,拒绝客观正确信息。尤其是近十五到二十年来移民澳洲的大陆移民,对他们来说,只是生活地域的变化,环境优越了,但是思想仍然不变,他们接受的只是澳洲的自然环境,但是并不认同澳洲的自由民主,澳洲的自由民主也只是他们举办这个颂毛音乐会的方便之器。另一部人对澳洲的自由民主曾经拥抱过,拥抱澳洲来获取他们的个人利益,也就是留在澳洲。这些人一旦获得澳洲的居留,尤其是通过政治庇护或者1993年11月1日澳洲政策一刀切而留在澳洲的,就毫无廉耻的回头拥抱北京专制,为北京专制在澳洲冲锋陷阵。这群人不是不懂是非,完全是为了个人的利益,为了利益可以不顾一切。如果明天北京专制突然崩塌,这些人为了利益可以毫无廉耻地一起加入墙倒众人推的战团之中。

   秦晋回答二

   澳洲民主和西方民主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被滥用了。远的在欧洲,近年的恐怖事件都是欧洲民主国家大力倡导的政治正确惹得祸,德法两国都深受此害,这叫咎由自取。今天的澳洲,同样如此。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自冷战结束以后在意识形态和政治作为上极其短视和自私的,包括澳洲政客。而北京从那个时候起在政治对垒上明显高于西方一筹,所以获得了众多民主国家广阔天地,从老布什到今天的奥巴马,对北京的无形政治战线放弃反制,一味地开门揖盗。在媒体地对峙上,尤其是华文媒体开放,西方满盘皆输。看看今天澳洲的华文媒体,基本倾向都是以北京马首是瞻,澳洲不明白吗?澳洲应该是知道的,只是不作为而已。

   秦晋回答三

   澳洲华人团体大体上对中国驻外机构和北京的权势趋之若鹜,侨领们基本心向北京。很多领袖只是“爱国”来自慰,如果这个国的掌控者是魔怎么办?这不是爱国侨领们具有眼光辨识的,或者就是有些看清了也不愿点明,因为有利可图。一般人是趋利避害的,贪图眼前利益的。既然头羊朝这个方向走,后面的群羊也就跟着走。就是华人从政者能有几个具有正确的观念的?香风迷雾一吹就不知道自己的位置了,更低的地方政府的从政人士就更加不知道自己的斤两了。毛是20世纪三大邪恶之一,澳洲主流社会对此熟视无睹,居然放任颂希特勒、颂斯大林的颂毛音乐会举行,岂不如同薄熙来花重金买著名影星一夜春宵?澳洲主流社会放水了,才有今天颂毛音乐会。不宠杨玉环,何来高力士。北京对澳洲华人社会的影响和控制客观的说是澳洲主流社会的纵容默许的结果,很早笔者就向澳洲国会提出过。2005年悉尼外交官出逃更进一步向澳洲敲了警钟。不过从最近澳洲财长拒绝中方资金收购澳洲关键产业可以体会到澳洲还是有所警醒的。

   秦晋回答四

   颂毛音乐会不出意外会在悉尼墨尔本两地如期举行,过后不会留下大的痕迹,过去就过去了。就如同2008年堪培拉奥运火炬接力形成的对抗,红海洋一片。拥护北京者在强力支持下心中大爽,澳洲则有所警醒,这帮中国背景的人到底是哪国的?颂毛如同司马南去美国,反美是工作,留美是生活。1998年质问克林顿的北京女学生现在美国生活安逸,而且嫁了美国人。多么的滑稽可笑。今天的颂毛,过后再来看也一定同样的滑稽可笑

(2016/08/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