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春申建康:澳洲华人,你离不开政治]
观察
·生活与生命 (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 /韩尚笑
·吃的學問 / 韩尚笑
·人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二)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三)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五)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九)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二) / 韩尚笑
·歡迎䀚山素姬訪華,歡迎中共進步 /韓尚笑 (原載英國BBC)
·生活与生命(二十三) / 韩尚笑
·理想与现实 ---- 昂山素姬访华随想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四) / 韩尚笑
·是南海填岛还是中南海填堵?/ 韩尚笑 (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二十五)/ 韩尚笑
·走近中美互动新大陆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七)/ 韩尚笑
·中国特色还是中共特色?/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八)/ 韩尚笑
·中国文人的表达特色 / 韩尚笑
·我与博讯(随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九)/ 韩尚笑
·我的观察和判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 韩尚笑
·希腊的困境与奥林匹克的语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二)/ 韩尚笑
·唤醒我那沉睡的民族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三)/ 韩尚笑
·从英语学习看人生 —— 跟我学英语系列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四)/ 韩尚笑
·读史的陷阱 / 韩尚笑
·悲从中来还是悲从中去?/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六)/ 韩尚笑
·对豺狼虎豹的探讨 / 韩尚笑
·从爱恩斯坦的误解看表达的不简单 —— 跟我学英语系列 [2]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八)/ 韩尚笑
·爱恩斯坦的误解 — 跟我学英语系列 [3]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九)/ 韩尚笑
·中国崛起还是中国毁了自己?(启蒙系列)/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一)/ 韩尚笑
·中国明天会更美好?(启蒙系列)/ 韩尚笑(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二)/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四)/ 韩尚笑
·中国人到底苦在哪儿?/ 韩尚笑
·韩尚笑:习近平的希望V普京的绝望(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五)/ 韩尚笑
·中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一”改动)
·不得不说的话 /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改动)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七)/ 韩尚笑
·恶梦还是现实?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八)/ 韩尚笑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上)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中)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下)
·生活与生命 (四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 韩尚笑
·大阅兵,专制最后的哀鸣 / 韩尚笑(原载“纵览中国”)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二)/ 韩尚笑
·为什么中共抗日消极反日积极 / 韩尚笑
·习近平的局限还是缺陷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三)/ 韩尚笑
·殷敏红:苏联对中国的伤害远远超过日本
·生活与生命 (五十四)/ 韩尚笑
·陈奎德: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原载纵览中国)
·韩尚笑:抗战,到底该怎样纪念?(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
·韩尚笑:爱国,和泥玩的儿戏(成人必读)【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六)/ 韩尚笑
·中国国家主席访美期间请让拉斐特广场保持开放— 《华盛顿邮报》社论
·韩尚笑:这,就是大写的艾未未
·洞穴之人
·韩尚笑:人的误会还是活的误区(原载共识网)
·六十四问习近平 作者:公民力量
·韩尚笑:狼真来了?(启蒙系列)(原载博讯)
·韩尚笑:不搞扩展,只打内战 (原载博讯)
·12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呼吁释放刘晓波 (BBC)
·威克: 高智晟打破沉默指拘押期間曾受到刑求
·韩尚笑:吃肉与自由,发展与民主(原载博汛)
·从文革浩劫中走出来的习近平 作者:储百亮 狄雨霏 译者: 纽约时报中文网
·梁晓声:我不能忍受宣称 “不如回到那个时代”的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春申建康:澳洲华人,你离不开政治

   

   文/春申建康

   在澳洲华人社团中那些一边不择手段地投机媚共,一边又口口声声说不谈政治,对政治不感兴趣者,不仅仅只是在掩饰自己的胆小和无知,更是一种谄媚权力,趋炎附势,自私冷漠,有奶是娘的阴暗灵魂在现实生活中的无耻展示。

   当祖籍国掌权者有摇旗呐喊的政治任务时,那些声称对政治不感兴趣者会转身变为政治的热衷参与者,他们会不失时机地加入红海洋队伍,去声嘶力竭地表达对祖籍国政权的政治效忠。

   这种口是心非的行为是一种可悲的人格分裂,是一个千年农业社会孕育出的人性基因在现代社会的丑陋反照 ;  也是这个民族被无数次朝代更迭带来的长期流氓政治文化浸淫而传承出来的劣质贱民遗传 ;  更是成王败寇的丛林法则已渗入天朝奴民的血液之中并代代延续的真实写照。

   显然,对于一个信仰缺失的民族,在权力的膜拜和利益追逐上,道义只能是他们踩踏的垫脚石。而"不关心政治"的说词恰恰是他们奉迎权力,见利忘义的一块遮羞布,是他们追逐利益这个眼中最大政治的一种最常见的"此地无银三百两"!

   在澳洲,普世价值不过是他们用来获取身份和利益的工具。在一边贪婪地领着救济金,享受优越的西方制度所提供的社会福利和物质生活的同时,一边却昧着良知地舔赞极权制度下的笑贫不笑娼社会。这种成群成帮地哼唱皇帝新衣的奴才们在澳大利亚其它族裔里极难找到类似者,不幸的是,却能在我们这个被严重扭曲了历史观的族群里,看见他们每天都在堂而遑之地上演着各式各样的丑剧和马戏。那群声言"不谈政治"者自己很清楚,这都是在完成被布置的政治任务。

   澳大利亚的宽容政治文化为这群直不起脊梁的奴才们提供了他们在祖藉国完全享受不到的政治权利,使他们得以在奴才本性驱驶下,充分利用西方民主制度的宽容,恬不知耻地为所欲为。把那种如入无人之境般地扭展"大妈舞"的丑态,咧嘴哈腰地翻滚"小苹果"的那份轻浮,美其名曰"丰富多元文化"。其实是将恶质低俗的庙会式喧嚣和阿谀奉承的奴才文化,由背后操控的黑手打包成政治任务,用来侵蚀西方价值,培植政治打手,为日后在更广泛的层面上挑战西方价值而储备海外愚民资源,打造另一种形式的特洛伊木马。

   一个道德严重滑坡,社会分化日趋严重,执政危机遍地四伏的政权,不思如何从制度上跟上人类社会前进步伐,却整天为保住皇权统治绞尽脑汁,并将掌控海外华人社会作为其长期战略的重要一环。  这种对海外华人不负责任的利用和操纵,最终必将酿出可悲的后果。中共输出革命年代里的类似例子不胜枚举,可谓劣迹斑斑。遇上阴谋败露而翻船时,中共历来是屁股一拍地赖得干干净净,从无承担后果责任的记录。那么最终倒霉的无疑还是海外华人!

   而那些利令智昏的,又口口声声不谈政治的社团组织策划者,其热衷于完成极权政权各项政治任务的种种表现,明明白白地将言不由衷的两面人格表现得淋漓尽致。

   这是一种人性的堕落,是一种根本没有走出封建皇权社会的自甘奴颜求荣的顺民思维在西方社会的丑陋表现。这里只有用一亩三分地式的明哲保身及小农式的狡诈和貌似超然,实则阴暗猥琐,龌龊不堪的中国人独有的世俗精明和自私来形容,才能勾勒出这群当代奴才的本质轮廓!

   2015.2.25

(2016/08/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