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贱命非命:换个姿势看连云港事件/羽谈飞]
观察
·悲从中来还是悲从中去?/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六)/ 韩尚笑
·对豺狼虎豹的探讨 / 韩尚笑
·从爱恩斯坦的误解看表达的不简单 —— 跟我学英语系列 [2]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八)/ 韩尚笑
·爱恩斯坦的误解 — 跟我学英语系列 [3]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九)/ 韩尚笑
·中国崛起还是中国毁了自己?(启蒙系列)/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一)/ 韩尚笑
·中国明天会更美好?(启蒙系列)/ 韩尚笑(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二)/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四)/ 韩尚笑
·中国人到底苦在哪儿?/ 韩尚笑
·韩尚笑:习近平的希望V普京的绝望(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五)/ 韩尚笑
·中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一”改动)
·不得不说的话 /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改动)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七)/ 韩尚笑
·恶梦还是现实?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八)/ 韩尚笑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上)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中)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下)
·生活与生命 (四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 韩尚笑
·大阅兵,专制最后的哀鸣 / 韩尚笑(原载“纵览中国”)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二)/ 韩尚笑
·为什么中共抗日消极反日积极 / 韩尚笑
·习近平的局限还是缺陷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三)/ 韩尚笑
·殷敏红:苏联对中国的伤害远远超过日本
·生活与生命 (五十四)/ 韩尚笑
·陈奎德: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原载纵览中国)
·韩尚笑:抗战,到底该怎样纪念?(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
·韩尚笑:爱国,和泥玩的儿戏(成人必读)【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六)/ 韩尚笑
·中国国家主席访美期间请让拉斐特广场保持开放— 《华盛顿邮报》社论
·韩尚笑:这,就是大写的艾未未
·洞穴之人
·韩尚笑:人的误会还是活的误区(原载共识网)
·六十四问习近平 作者:公民力量
·韩尚笑:狼真来了?(启蒙系列)(原载博讯)
·韩尚笑:不搞扩展,只打内战 (原载博讯)
·12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呼吁释放刘晓波 (BBC)
·威克: 高智晟打破沉默指拘押期間曾受到刑求
·韩尚笑:吃肉与自由,发展与民主(原载博汛)
·从文革浩劫中走出来的习近平 作者:储百亮 狄雨霏 译者: 纽约时报中文网
·梁晓声:我不能忍受宣称 “不如回到那个时代”的人
·到美国去上访 作者:东步亮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七)/ 韩尚笑
·美国和人权组织谴责中国打压女权活动人士(转自BBC)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八)/ 韩尚笑
·木然:大学里的反智主义
·韩尚笑:为什么亲共一家反共大家?(原载博讯)
·夏明:国外瞎忙,不如回家补网(BBC)
·韩尚笑:习近平访美构建了大国关系吗 (博讯)
·未来互联网上的人权 ——在互联网自由技术展示会上的演讲(摘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六十)/ 韩尚笑
·《争鸣》时评:习近平的下坡路 ——从阅兵和访美说起
·韩尚笑:习近平吃肉的遗传
·韩尚笑:TPP的进步意义
·余杰:殷海光为何能看穿共产党的假面 ——殷海光《中国共产党之观察》
·生活与生命 (六十一)/ 韩尚笑
·韩尚笑:运用判断,认识中共(启蒙系列)(博讯)
·生活与生命 (六十二)/ 韩尚笑
·杨鹏:TPP价值贸易与徘徊的中国
·任协华:习近平主义的终结
·尹胜:我眼中的杨恒均先生
·纽约时报:不会唱赞歌?中国媒体替你唱!
·中国打预防针:请不要跟习主席谈人权
·韩尚笑:猪与猪肉的故事(启蒙系列)(原载博讯,略有改动)
·韩尚笑: 常在河边不湿鞋? ——评习、王反腐之末路
·韩尚笑:点评“中国应向英国借鉴进化论"
·廖亦武:西方普世价值与中国传统文化
·生活与生命 (六十三)/ 韩尚笑
·韩尚笑:点评“中国光棍危机”
·魏京生:在美国国会接受美国工商业委员会颁发"经济自由奖"时的演讲
·韩尚笑:习近平访英,只黄不金的时代?
·习近平的屈辱……英议会演讲中无人鼓掌
·生活与生命 (六十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六十五)/ 韩尚笑
·韩尚笑:习近平,只会做醋!
·胡 平:异议运动与民主运动
·为何美派军舰入南海?传奥习会晚宴奥巴马被彻底激怒
·韩尚笑:崇古与中共(启蒙系列)
·韩尚笑:吃虧是福新解
·韩尚笑:南海,是伟光正还是见光死?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陈破空)
·韩尚笑:知识与求知(启蒙系列)
·杨建利:两个坦克人
·生活与生命 (六十六)/ 韩尚笑
·韩尚笑:对何频点评中国的点评
·殷海光: 我为什么反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贱命非命:换个姿势看连云港事件/羽谈飞

   贱命非命:换个姿势看连云港事件/羽谈飞文/羽谈飞 连云港事件在持续发酵,核废威胁在敲打着每一个人的惊恐神经,线上线下都在聚焦关注热情。已经很多天了,但笔者一直没有兴趣就此事发表看法,严格说,笔者对所有类似抗污染的环保运动都没有写过只言片语,也许存在我自己单方面的迥异思维,担心写出来会与众怒不适应。

   假如我羽某是连云港人,我不会上街,我甚至会劝说所有穷人都别上街,谁爱去抗争就去抗争。当友友们读到这里应该是怒目圆睁了吧,还是稍安勿躁。不错,连云港很美丽,但这美丽究竟与多少连云港人有关系呢?不错,连云港有花果山有水帘洞有千年阿育王塔,但这些都属于吴承恩笔下妖魔鬼怪的养身之地,好像还是与众多连云港人没多少关系;不错,连云港有说不尽道不完的千好万好,它也许是一个天堂,但那也是少数人的天堂,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连云港也许离地狱更近一些。

   只要连云港属于这国,它就应该是这国的缩影,这国是不是天堂?这你要问少数人,这国是不是地狱?这你就要问多数人。即便是在大饥荒时代,数千万人去了地狱,但对于少数人来说,茅台酒没有减产反而增产,你们去查查1959、1960、1961的窖藏茅台已经拍到了什么价位?145万啊,那就是多数人地狱般的哀嚎惨叫酿造出少数人天堂般的滴滴浓香。整个国家如是,难道连云港就是世外桃源?这里也许我们应该直面一个生命哲学问题:当整个国家的国民既然不能选择平等而活,为什么难以接受平等而死呢?

   核废处理一旦失误,其辐射伤害将毫无等级歧视地临幸所在区域每一个人,包括正在街边路口诚惶诚恐躲避城管的小商小贩,包括吃不起饭、养不起老、读不起书、看不起病而艰难挣扎的升斗小民,包括所有强拆者和被强拆者,包括吃地沟油者和造地沟油者,包括有家可归者和无家可归者,包括有房者和无房者,包括无妻者、有妻者和妻妾成群者,包括明日无米下锅者和成吨成亿的贪腐者,包括维稳者和被维稳者,、、、、、、,艾玛呀,这核辐射看不清谁是红二代,也弄不明白谁是科长、局长、还是部长,统统一碗水端平。这对于长期处于被欺凌的弱势小民来说,生不可能有夏花之灿烂,难道还不能接受死如秋叶之静美?这就是我作为连云港人不会上街的原因。既然活着不可能活出自我,只要能消灭野蛮,陪葬妖魔鬼怪有啥值得哭爹叫娘?

   网上有人用“断子绝孙”和“谁也不能置身事外”的悚言恐语,开始绑架域外国民必须搭上声援的战车,但我很想说这是一种不道德也不理性的情感勒索。断子绝孙怕了吗?如果甘愿世代为奴,我看还不如断子绝孙的好。红二的后代有天然的荣华富贵,你的后代有吗?市长局长等大小奴才的后代早就有安排,你的后代有吗?奸商巨贾的后代有金山银山可传承,你的后代有吗?别指望后生翻盘,更别寄望青出于蓝,如果小民的后代真的翻盘了更让人不安,周永康就是活教材,邢永瑞就是生死牌,这些都是小民后生翻盘之后更加丧心病狂的催命符,相对于核辐射威胁,羽某更恐惧前者。

   核威胁可怕吗?废话,当然可怕。前苏联的那啥就不说了,因为那样的国家本就不是人类,我们不妨说说最近的日本福岛核水透事件,请问日本有人上街示威游行吗?日本人真就不怕死么?但看看别人是咋个管理核电站,看别人事后是如何对待水透灾难。所有主管和资深职工全部冲在第一线,以便让年轻人家庭别困扰伤残;所有加油站车主都只加够回家的油,以便后继者别因断续而发愁;所有超市都没有抢购,每家都自觉限量限购,以便家家都能急需进购;所有国民淡定平和,因为国家相府已经急白了头。

   日本福岛事件告诉我们一个真理:只要有一个敢于担当的国家政府,自然就会有敢于担当的国家国民,面对一切灾难和威胁,死,死得有尊严,活,活得有信念。因此,灾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国家对待灾难的态度。人终归有一死,生活处处皆有死的风险,只要有一个祖国愿意为每一个国民的生死尊严埋单,即便核废站建在身边也比雷洋更有安全感。这说明,先争取一个负责任的国家才能真正抵抗核废站,否则,即便引进全世界最先进的奶粉生产线,连云港人民也不敢买他们的产品来喂宝宝,难道这些不是有断子绝孙的威胁么?因此,不良政府才是制造包括核威胁在内的一切威胁之最大威胁。

   一说到争取一个负责任的政府,连云港人民怕了,其实所有中国人都会怕的,因为每个人脑海里只会浮现一种短兵相接的残酷抗争场面,其实没那么恐怖。要争取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关键是先要做一个负责任的自己,这,你能做到吗?此时肯定有人会信誓旦旦说自己是“独善其身”,那我们来畅聊一下你是咋个独善其身的?

   网络疯传一张特巡警微博:“准备开赴前线,目的地连云港”。很快此微博遭到雷霆网攻,其实对于一个20岁左右的孩子来说,啥都不懂,我不想就此多言责备,但是,他的父母应该不能不明白。请问连云港人,你们有孩子在当军警吗?如果有,那你是否愿意叫他回家呢?或者叫他执行任务时抬高一寸枪口呢?或者叫他即便要出手也应该下手轻一点呢?如果这些都做不到,那你最好别抵触核废站,干脆被核死了更好。

   网上还看见一则消息说,连云港所有有工作单位的职工必须签署不上街的承诺书,否则就会开除工作。请问连云港人民,你们敢不签署吗?如果不敢,那还是最好别抵触核废站,因为你们连当前利益都不敢舍弃,又何谈为子孙万代谋安全?此前还有一则市委文件说:“所有党政公职人员不得上街,否则开除公职”。请问连云港的寄生虫们,你们敢抗命吗?如果不敢,那你还是最好别抵触核废站,因为你们一旦活着依然是为了追求特权永固。

   笔者罗举这些,仅仅是衡量你们是否愿意不配合比核废更有威胁的组织?是否敢于离开寄生生涯而流落街头谋生?是否敢于停止一切与他们合作的可能?如果这些都做不到,或者说这些你根本不想也不敢去做到,说明整个社会之恶有你的贡献,说明你就是帮凶,说明你本身就是核威胁,那你还抵触个毛的核废站呀?因此,你们抵制核废的唯一目的仅仅是局限于不建在连云港,请问建在上海,你还上街吗?你当然不会,因为你们就是为了“只要我安好,哪管他地白骨累累”。那我凭啥要声援你呢?

   如果昨天我才被城管暴打一顿,今天又让我与城管一道去抗议核废,我做不到;如果昨天我才被警察蹲守抓了嫖,今天又让我与警察一道上街抗议核废,我做不到;如果我家昨天才被强拆,今天又让我与强拆者一道去抵触核废,我做不到;如果昨天才被公检法一顿羞辱,今天又让我与他们一道去抵触核废,我做不到;如果我不能选择统治我的一干官员,还让我与所有欺凌我的王八蛋一道去抗议核废,我真的做不到;如果我本身吃不起饭看不起病养不起老,却又要让我与尸位素餐的寄生虫们一道去抵触核废,我确实做不到。因为我一旦这样去做了,依然留下一个抢我、骗我、欺我、凌我、辱我的世界,那我还是恭喜核废留下来吧,来得更快一些,来得更猛一些,以便留下一个清净的世界。

   别总是用“断子绝孙”来形容核威胁,其实,有没有核威胁都没有妨碍这国人民断子绝孙。虽然祖祖辈辈曾经来过这国这地,但他们全都枉来人世,我们这一代基本又葬送了自己,如果我们的后生也依然同我们和我们的先人一样来去如浮云,请问,这难道不是断子绝孙又是什么呢?请问这与一道被核死又有什么差别呢?去看看广岛,去问问长崎,无论多凶悍的大杀器,灾难总会过去,然而,你再看看这国这地,从没有经受过核武器,但人人却生活在各种恐怖阴云里,谁也不知道自己将会怎么死去。汶川地震、邢台洪难、深圳土方流、天津大爆炸,请问何时何地不是断子绝孙的威胁?只可惜,断的是庶民百姓之子,绝的是苍生黎民之孙,而妖魔鬼怪却毫发无损,我看还不如来一次齐整整的核辐射。

   没有自 由,处处都是死穴;没有尊严,时时都是辐射;没有人 权,人人都是威胁。即便无核,要么活着活受罪,要么活着遗祸人类,怎么活都还不如死了,还怕个毛的核威胁?

(2016/08/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