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佚名:一趟不知奔向何处的列车]
观察
·为什么中共抗日消极反日积极 / 韩尚笑
·习近平的局限还是缺陷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三)/ 韩尚笑
·殷敏红:苏联对中国的伤害远远超过日本
·生活与生命 (五十四)/ 韩尚笑
·陈奎德: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原载纵览中国)
·韩尚笑:抗战,到底该怎样纪念?(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
·韩尚笑:爱国,和泥玩的儿戏(成人必读)【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六)/ 韩尚笑
·中国国家主席访美期间请让拉斐特广场保持开放— 《华盛顿邮报》社论
·韩尚笑:这,就是大写的艾未未
·洞穴之人
·韩尚笑:人的误会还是活的误区(原载共识网)
·六十四问习近平 作者:公民力量
·韩尚笑:狼真来了?(启蒙系列)(原载博讯)
·韩尚笑:不搞扩展,只打内战 (原载博讯)
·12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呼吁释放刘晓波 (BBC)
·威克: 高智晟打破沉默指拘押期間曾受到刑求
·韩尚笑:吃肉与自由,发展与民主(原载博汛)
·从文革浩劫中走出来的习近平 作者:储百亮 狄雨霏 译者: 纽约时报中文网
·梁晓声:我不能忍受宣称 “不如回到那个时代”的人
·到美国去上访 作者:东步亮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七)/ 韩尚笑
·美国和人权组织谴责中国打压女权活动人士(转自BBC)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八)/ 韩尚笑
·木然:大学里的反智主义
·韩尚笑:为什么亲共一家反共大家?(原载博讯)
·夏明:国外瞎忙,不如回家补网(BBC)
·韩尚笑:习近平访美构建了大国关系吗 (博讯)
·未来互联网上的人权 ——在互联网自由技术展示会上的演讲(摘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六十)/ 韩尚笑
·《争鸣》时评:习近平的下坡路 ——从阅兵和访美说起
·韩尚笑:习近平吃肉的遗传
·韩尚笑:TPP的进步意义
·余杰:殷海光为何能看穿共产党的假面 ——殷海光《中国共产党之观察》
·生活与生命 (六十一)/ 韩尚笑
·韩尚笑:运用判断,认识中共(启蒙系列)(博讯)
·生活与生命 (六十二)/ 韩尚笑
·杨鹏:TPP价值贸易与徘徊的中国
·任协华:习近平主义的终结
·尹胜:我眼中的杨恒均先生
·纽约时报:不会唱赞歌?中国媒体替你唱!
·中国打预防针:请不要跟习主席谈人权
·韩尚笑:猪与猪肉的故事(启蒙系列)(原载博讯,略有改动)
·韩尚笑: 常在河边不湿鞋? ——评习、王反腐之末路
·韩尚笑:点评“中国应向英国借鉴进化论"
·廖亦武:西方普世价值与中国传统文化
·生活与生命 (六十三)/ 韩尚笑
·韩尚笑:点评“中国光棍危机”
·魏京生:在美国国会接受美国工商业委员会颁发"经济自由奖"时的演讲
·韩尚笑:习近平访英,只黄不金的时代?
·习近平的屈辱……英议会演讲中无人鼓掌
·生活与生命 (六十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六十五)/ 韩尚笑
·韩尚笑:习近平,只会做醋!
·胡 平:异议运动与民主运动
·为何美派军舰入南海?传奥习会晚宴奥巴马被彻底激怒
·韩尚笑:崇古与中共(启蒙系列)
·韩尚笑:吃虧是福新解
·韩尚笑:南海,是伟光正还是见光死?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陈破空)
·韩尚笑:知识与求知(启蒙系列)
·杨建利:两个坦克人
·生活与生命 (六十六)/ 韩尚笑
·韩尚笑:对何频点评中国的点评
·殷海光: 我为什么反共?
·韩尚笑:习马会是死马V瞎马?
·歪脖子树: 评《苏联逃亡记》
·韩尚笑:习马会,披着羊皮的狼和羊
·谢志浩:杨小凯与刘道玉
·喝啤酒好还是喝红酒好?
·韩尚笑:中共改革,癌症的转移
·人老了还有这些想不到的好处
·网路疯传∶巴黎枪击案 你该听听这个女人怎麽说
·韩尚笑:如果,国共不交叉感染
·严家祺:于浩成的政治理想和遗愿
·韩尚笑:心痛的纪念 — 读于浩成“一个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自述”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一个危险的方法论——与张博树先生商榷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海外民主团体纪念胡耀邦赞其人性超党性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高瑜泄密:看一个老人如何打败一个国家/羽谈飞
·生活与生命 (六十七)/ 韩尚笑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读曹劲柏的“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民主化”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王德邦:中国反腐势必成强弩之末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佚名:一趟不知奔向何处的列车

   佚名:一趟不知奔向何处的列车

   

   一趟不知奔向何处的列车,载着一群昏睡漠然的人。没人知道什么时候到站,大家甚至不知道要去哪,他们几乎无法分辨哪个是自己的身体了。然而还有希望,那个婴孩醒了!尽管他暂时只能用手势表达自己想要的未来,但他只要不放弃,甚至放声嚎哭,必可唤醒更多沉睡的人……

   这段文字如同一个童话故事,抑或说是一个寓言,这不由让我想起清华大学郭于华教授一段深沉的话:我未必能唤醒周围的人,我只是挣扎着不让自己沉睡;我没能力推翻一堵墙,但我不会给这堵墙增加哪怕一块砖;我注定改变不了权势,我只是抗争着不让权势改变我;我可能一辈子看不到未来,但我永远铭记着自己的信仰和方向。每个人灵魂深处都有颗种子,有人选择弃置,有人会给它创造成长的土壤。

   今天面对现实,我们常常只能是无奈和惆怅,或者只能妄议百年前的中国。有人说,晚清最后十年的核心是“激进与保守”之争,最后“激进”的革命战胜了“保守”的立宪,枪杆子逼走了皇帝,中国便向前迈进了一大步。事实上,晚清推行新政后,根本就不存在保守一说,晚清的最后十年与其说是“激进与保守”之争,倒不如说是“革新与革命”之争,最后“革命”战胜了“革新”。

   推翻皇帝而没有改变专制的结构,这种革命是一种形式主义的革命。就辛亥革命而言,革命党人的“民主共和”观念固然是很浪漫主义的,但在当时只有审美价值而没有现实价值。辛亥革命最大的功绩在于赶走了皇帝,但最大的败笔也在于此,因为革命的目的本应是推翻专制结构,而不仅仅只是把矛头指向满人皇帝。

   1904年,慈禧70大寿,著名记者林白水撰写对联登在《警钟日报》上讥讽慈禧,当时全国报纸争相转载:今日幸西苑 明日幸颐和,何日再幸圆明园,四百兆骨髓全枯,只剩一人何有幸;50失琉球,60失台海,70又失东三省!五万里版图弥蹙,每逢万寿必无疆!没想到,此时的慈禧心态平和,既没有查封报馆,也没有追究其他报纸,犯上的林白水事后也居然安然无恙。

   百年之后的中国,还有多少这等好事?很牛气的腾讯网页上只是出现了一个误字,当值大编和总编都被炒了鱿鱼,微信公众号虽然改变了人们的阅读方式,但每一天都有成千上万的文章被屏蔽被删除,人们依然还是只能做着皇家定制的梦,这个梦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时而令人激动时而又令人沮丧!无论是天津去年发生的事情还是连云港刚刚发生的事情,公开的媒体几乎是集体沉默,民间的声音也很微弱。

   两个滨海城市这么大的事情,直接关系到千万人的健康和安危,但在微信朋友圈抵制,发贴声援的人少之又少。除了麻木和恐惧,更折射出这个时代人们道德观和价值观的缺失和病态。直接表现为对他人,对社会,对环境,对公共事务等不直接影响自己的直接利益的人或事,所采取的“不关心,不参与,不救赎”的冷漠态度。我们所处的繁华都市,物质文明高速膨胀发展,道德伦理却在加速衰退,这种衰退己经失控,而这种失控关系到我们每一个人。

   中国社会的畸形现象很多,如同网友所说,处处都是干柴,靠暴力来灭火是否快到尽头?但长期靠暴力来维稳显然非长久之计。今年以来一连串的公共事件相信绝非偶然,也绝非刻意,而是种种社会问题体制问题长年积累而成,并在社会矛盾多发期和转型期集体爆发。

   是的,权力和暴力可以掌控舆论压制人们的愤怒,然而在互联网时代,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除非屏蔽互联网屏蔽所有移动通讯终端信号,这个代价谁付得起呢?权力和暴力再厉害,也无法改变权力经济下行甚至崩溃的规律,苛捐杂税收得再多依然还是敷不入出,辛辛苦苦打拚的所谓城市中产,在压力重重的生活之下,透过现实中国每一天所发生的事情,看到的只是美好生活的幻影。

   去年那个滨海城市爆燃的瞬间,今年连云港人抗争的场面,以及皇城脚下匆匆丧命的好青年雷洋,再一次让所谓的城市精英寒心绝望,透过令人窒息的政治氛围,透过呛鼻迷眼的重重雾霾,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能够在这个盛世看清未来?那些在梦中惊醒的人或许还在挣扎还在呼号还在哀鸣,但下一个中国梦,谁也不知道是什么谁也不知道在哪里!

(2016/08/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