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余佳家:《澳洲统计局瘫痪了2》]
观察
·生活与生命(十三)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五)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九)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二) / 韩尚笑
·歡迎䀚山素姬訪華,歡迎中共進步 /韓尚笑 (原載英國BBC)
·生活与生命(二十三) / 韩尚笑
·理想与现实 ---- 昂山素姬访华随想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四) / 韩尚笑
·是南海填岛还是中南海填堵?/ 韩尚笑 (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二十五)/ 韩尚笑
·走近中美互动新大陆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七)/ 韩尚笑
·中国特色还是中共特色?/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八)/ 韩尚笑
·中国文人的表达特色 / 韩尚笑
·我与博讯(随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九)/ 韩尚笑
·我的观察和判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 韩尚笑
·希腊的困境与奥林匹克的语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二)/ 韩尚笑
·唤醒我那沉睡的民族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三)/ 韩尚笑
·从英语学习看人生 —— 跟我学英语系列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四)/ 韩尚笑
·读史的陷阱 / 韩尚笑
·悲从中来还是悲从中去?/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六)/ 韩尚笑
·对豺狼虎豹的探讨 / 韩尚笑
·从爱恩斯坦的误解看表达的不简单 —— 跟我学英语系列 [2]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八)/ 韩尚笑
·爱恩斯坦的误解 — 跟我学英语系列 [3]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九)/ 韩尚笑
·中国崛起还是中国毁了自己?(启蒙系列)/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一)/ 韩尚笑
·中国明天会更美好?(启蒙系列)/ 韩尚笑(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二)/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四)/ 韩尚笑
·中国人到底苦在哪儿?/ 韩尚笑
·韩尚笑:习近平的希望V普京的绝望(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五)/ 韩尚笑
·中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一”改动)
·不得不说的话 /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改动)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七)/ 韩尚笑
·恶梦还是现实?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八)/ 韩尚笑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上)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中)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下)
·生活与生命 (四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 韩尚笑
·大阅兵,专制最后的哀鸣 / 韩尚笑(原载“纵览中国”)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二)/ 韩尚笑
·为什么中共抗日消极反日积极 / 韩尚笑
·习近平的局限还是缺陷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三)/ 韩尚笑
·殷敏红:苏联对中国的伤害远远超过日本
·生活与生命 (五十四)/ 韩尚笑
·陈奎德: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原载纵览中国)
·韩尚笑:抗战,到底该怎样纪念?(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
·韩尚笑:爱国,和泥玩的儿戏(成人必读)【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六)/ 韩尚笑
·中国国家主席访美期间请让拉斐特广场保持开放— 《华盛顿邮报》社论
·韩尚笑:这,就是大写的艾未未
·洞穴之人
·韩尚笑:人的误会还是活的误区(原载共识网)
·六十四问习近平 作者:公民力量
·韩尚笑:狼真来了?(启蒙系列)(原载博讯)
·韩尚笑:不搞扩展,只打内战 (原载博讯)
·12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呼吁释放刘晓波 (BBC)
·威克: 高智晟打破沉默指拘押期間曾受到刑求
·韩尚笑:吃肉与自由,发展与民主(原载博汛)
·从文革浩劫中走出来的习近平 作者:储百亮 狄雨霏 译者: 纽约时报中文网
·梁晓声:我不能忍受宣称 “不如回到那个时代”的人
·到美国去上访 作者:东步亮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七)/ 韩尚笑
·美国和人权组织谴责中国打压女权活动人士(转自BBC)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八)/ 韩尚笑
·木然:大学里的反智主义
·韩尚笑:为什么亲共一家反共大家?(原载博讯)
·夏明:国外瞎忙,不如回家补网(BBC)
·韩尚笑:习近平访美构建了大国关系吗 (博讯)
·未来互联网上的人权 ——在互联网自由技术展示会上的演讲(摘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六十)/ 韩尚笑
·《争鸣》时评:习近平的下坡路 ——从阅兵和访美说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余佳家:《澳洲统计局瘫痪了2》

   余佳家:《澳洲统计局瘫痪了2》

   爆炸新闻:国际保安专家已经将网络袭击与中资机构被拒收购澳洲政府资产联系到一起。澳洲统计局周三宣布网络被袭击,第二天周四发布的中资公司突然被拒收购的决定,究竟是“巧合”,还是内幕错综复杂,以下按几点来剖析,请各位自己做出判断!

   第一,事件发生时间顺序

   1,八月六日(周末),网络微信群中掀起大肆传播煽动“全澳华人”共同联手给“澳大利亚国家统计局增加技术容量,数量大了就技术压力大了。” 其目的就是为了告诉澳洲统计局,歧视华人的“无事生非是要付出代价的!”

   2,八月九日(周二)晚,澳洲统计局的“人口普查夜”,从7:30开始,网络瘫痪或是被关闭。

   3,八月十日(周三)上午,年薪70多万澳币的统计局负责人大卫•卡雷士(David Kalische)发布新闻宣称,“昨夜国家统计局网站四次被黑客袭击,为了保护澳洲民众个人信息的安全与完整,网络被关闭”。

   4,同日下午,统计局上司,澳洲政府小型生意部长麦克尔•麦科马克(Michael McCormack),又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大家不要紧张)周二的事件既不是黑客也不是攻击,因为没有信息被盗或是丢失,而是有人阻碍他人进入网上填表~“分布式拒绝服务”(DDos: Distributed Denial of Service)。

   5,澳洲总理汤包大发雷霆:“我不高兴了!没有人会高兴!有些人头一定会落地(heads will roll)"。但谁的人头滚(部长的还是局长的),什么时候滚,等这事完了以后咱们再秋后算账!”。澳洲总理汤包是艾伯特政府期间的前任电信部长,他向媒体解释说,统计局网站的软件设计,可以容纳每秒260份表格,但是昨晚进入流量的高峰期中仅仅只有150份。所以系统设计来应付网络申请流量根本没有问题。但是统计局疏忽了对DDos的攻击预估,一个非常普遍也是可以提前预估的网络现象。对澳洲人民造成的不便是统计局的失败,统计局的责任!

   6, 八月十一日(周四),澳洲爆出重大新闻,澳洲财长莫里森直接介入澳洲外国投资审核局FIRB的审批权,阻止中资公司以100亿澳元,50.4%的控股购买新洲电网设施99年的租赁合同。财长阐述的理由, 一切都是为了“国家安全”。当场有记者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有一种担忧中国人很有可能是造成了统计局的黑客袭击,你今天的决定…”

   财长即刻打断她的问题,“我们先针对资产收购问题,然后我们再说其它问题”。

   另一个记者问道,中国公司在其它州已经成功地购买了类似澳洲国家资产,为什么你今天突然拒绝了这个资产。

   财长答道,因为这块资产不同于其它资产。记者继续追问,这块资产的不同之处在哪里?财长说,在此房间里知道那个答案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我。财长又说,把这块资产管理权卖给了中国是对澳洲国家利益的一种冲突。几个记者尝试着得到答案,为什么中国会对澳洲的国家安全有危险, 什么样的危险。答案是一样的,“不,我不会回答”,“不,我不会回答!澳洲国家安全是澳洲的第一重要事务!”

   7,八月十二日(周五),澳洲总理汤包在发布会上,大力支持财长前日的决定!但当记者追问解释财长拒绝中资收购理由,“国家安全”的具体含义是什么,汤包总理也是当场继续回避具体细节!他的回答是,“出于国家安全问题,我无可奉告!我们的拒绝做法是采纳了国家安全部门的专家建议!” 但是仍旧无法解释究竟是什么原因使澳洲政府“突然改变了主意”。

   8,八月十三日(周六),据ABC报道说,国际保安专家们,大力赞赏澳洲财长介入阻止中方的资产管理收购。并将南海问题,军演问题,“祖国强大”问题,以及网络袭击问题全部纳入重新研究分析中国未来的真正打算。

   第二,澳洲政客以及各界的反应

   1,澳洲新闻报道说,中国官方媒体指责澳洲犯有《中国恐惧症》(China-Phobia)。

   2,澳洲金融评论周刊报道说,财长的决定极大地打击了澳洲其它中国公司在澳洲的投资信心。“如果你不想要中国公司,为什么不在招标之前说清楚。”

   3,澳洲联邦前外交部长,前工党新州州长鲍布·卡尔Bob Carr指出,中国国家电网公司近年来已经成功地完成了购买南澳和维多利亚两个州的类似电网租赁权。并且,是澳洲外国投资审核局FIRB自己向中方透露的新州电网公司也将出售的招标消息。这是那些恐惧外国人的独立党派获胜的结果。

   多位自由党部长议员共同攻击前外长卡尔根本不懂得国家安全的重要性!

   4,新洲自由党州长麦克·憋德Mike Baird公开报怨自由党同僚,联邦财长莫里森的介入拒绝,他说,他希望这个决定应该发生在几个月前。也就是说,此项决定连州长自己也是刚刚才知道的。

   5,新州工党反对党说,州长麦克·憋德在选举的时候已经把销售这块资产的资金收入打入了他们自由党选举中对新州人民的各种许诺,比如建立医院民众住房等等,这一下新州的财政预算中就出现了一个巨大漏洞。州长必须要向新州人民有个说法!

   6,独立党派议员鲍布·卡特Bob Katter说,新州州长麦克·憋德现在应该在监狱里呆着。

   第三,列出各种疑惑

   1,澳洲政府突然改变了主意,为什么?如果是澳洲突然患上了“中国恐慌症” ,以前怎么没有?澳洲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得病”了?

   2,从新州州长极为不爽的语气中不难看出,他也是刚得到通知并且也被蒙在鼓里。由此可以断定,联邦财长是在一种极为紧急的情况下作出的决定,他连一个给小哥们儿打个电话仔细解释“为什么”的工夫都没有。

   3,联邦自由党已经顾不上新州自由党小弟们的政治前途,那个巨大“威胁因素”就是全澳洲的“国家安全问题”。什么问题,怎么造成的,什么时候才开始发生的呢?为什么他们要不惜一切代价地突然拒绝这么大笔生意?并且也顾不上新州州长的未来命运~他将遭受的巨大政治灾难~财政预算的巨大漏洞?

   4,另外,据一位“内部人士”透露的另一个“阴谋论”的说法是,中方认为投标的时候眼晕大头了,把价格整得太高了,才与澳方共同商议着找到一条好下台阶的出局方式!这个说法有人信吗?

   5,目前媒体与政客的口径极为谨慎与微妙,以便不再继续透露更多的机密信息。

   6,澳洲政府的外国投资审核局FIRB自己提供了生意信息并同意中方参与招标,然后再拒绝,而且不顾此举将会给澳中贸易带来多大的经济损失与政治影响,以及对澳洲所有外国资本是个多么巨大的震撼,也不管中国政府即将采取何种抗议或是报复,为什么?

   第四,大家任意猜测

   回到主题,目前澳洲统计局的网站仍旧处于时好时坏的半瘫痪状态之中,或是正在心惊胆颤小心翼翼地尝试启动。但是,种种迹象表明,澳洲本周经历了一场重大的惊吓,难道跟国家统计局的网络被袭毫无关系吗?

   如果统计局的瘫痪仅仅是普通的拒绝服务DDos所致,通常几小时内就可以加强保安恢复正常运作。因而DDos的说法,不是被袭不是被黑的说法,或许也许再或许,在目前媒体的许多说法中,或许参杂了一些很可能是刚刚打开的中西方“新冷战”一幕的烟雾弹。

   也许澳洲政府永远不会公布网络被袭的真正内幕。但目前有个怪异现象,中国“被骗投标”,或是采用零零后的网络常用词,澳洲“被吓尿了”,中国“被打脸了”以后,中国官方仍旧保持着沉默是金。

   如果,假设,再如果,再假设,澳洲政府拒绝中方收购澳洲资产与统计局网站被黑袭击确实有关也有证据,那么,中方某部门的具体行动与措施,吓到了澳洲政府,也吓着了澳洲人民!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澳洲胆敢冒着摧毁自己的经济利益,下一届新州自由党的垮台,来得罪一个强大的祖国+财神爷吗?

   也就是说,~换一句话来说,一群业余或是专业的爱国者们策划给澳洲统计局颜色看的愿望,如果真的被官方转换成为具体行动,他们的革命行动,使祖国丢失了整整五百多亿人民币的一个大交易!

   也就是说,中方某机构与爱国者们,彻底搅和了另一些中方机构,中国收购团队的一大笔买卖,或许他们正在悉尼的某个酒店里骂大街呢!

   并且,这个,仅仅只是开始!澳洲几个独立党议员正在继续“乘胜追击”,继续搜索,继续游说澳洲政府与民众取消所有中国政府的其它收购项目。

   更大的经济损失还在后面呢!

   这,就是五六十年前的血泪教训:革命与生产的巨大矛盾,吃饭与“爱国”的根本冲突!

   同时也是中国的历史性纠结:活命与谋生的永久懵懂;升官与发财的赌博风险;致富与贪腐的共同栖生。

   与此同时,庆祝毛主席逝世四十周年的大型演出的序幕,正在悉尼市政厅内徐徐拉开。

   他们正在齐声高歌: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南洋…

   我的问题是,统计局瘫痪了,下一个革命行动是什么,革命的对象又是谁呢?

   《余氏杂谈》 2016.8.13

   作者惠寄

(2016/08/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