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抹不掉的记忆:揭秘文革红八月的血腥]
九剑博客
·2014年大陆各界声援法轮功反迫害事件回顾
·回顾2014:真相广传 民众觉醒(1)
·回顾2014:真相广传 民众觉醒(2)
·辛灏年:九评共产党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图/视频
·建三江案秘密开庭 律师提控告
·建三江案秘密开庭 八律师被拒介入发抗议书
·中共法官们的荒唐言论(1)
·史海:起底周恩来真面目
·降半旗?联合国官微揭美化周恩来的谎言
·江泽民军事化活摘器官的罪恶产业(图)
·中共急于高价买走“西安事变”解密文件之谜
·震惊!原卫生副部长黄洁夫 证实“圈养”活摘器官
·【冷涛】黄洁夫承认“圈养”活摘 欲盖弥章谎言打嘴
·夏小强:政局重大升级信号 薄周政变集团被公开
·【石涛评述】挖出20吨〝螃蟹蟾蜍〞巨石 暗合天意
·【禁闻】民众觉醒 大陆各界声援法轮功
·薄熙来一个耳光出手 京城〝大干一场〞变〝被干一场〞
·回顾-从海外景点看退党大潮
·【专稿】江绵恒贪腐王国大起底
·2014年6415位法轮功学员遭中共绑架-91人被迫害致死
·中共活摘罪恶难掩 台大医院公告指不仲介赴陆换器官
·共产党政教合一的由来与下场
·拒被封口 上海踩踏罹难家属公开信要真相
·法轮功人权律师团发表声明,欲挽救可能被中共杀人灭口的活摘知情者。
·【禁闻】比死囚器官更大的〝危险禁区〞
·【历史今日】胡耀邦下台 间接引发六四
·当代中国的三位弱女子、奇女子(图)
·克拉玛依大火“让领导先走”的女人照片曝光(组图)
·江泽民大管家季建业 及情妇受审照片曝光
·【特写】替父伸冤——当代奇女子江宏
·张万年助江泽民军中镇压法轮功内幕曝光
·香港逾千法轮功学员反迫害游行 陆客直呼震撼
·才被发现的毛泽东乱伦照片(图)
·一个巨大阴谋!江曾合伙把张万年做了(图)
·检察院官员称名字保密 公诉员叫嚣“权大于法”
·欢迎使用iPPOTV(爱博电视)
·挖出共产党的根
·共产党的邪恶根源
·视频:为你解开中共如何抹黑法轮功的
·令计划家族贪腐被曝超800亿 与周永康父子并驾齐驱
·港法轮功游行反迫害-震撼大陆客当场三退
·文革期间不堪凌辱 含恨自杀的十名才女
·赵本山密友空运处女进贡高层 黑钱超10亿
·河北女博士被折磨致疯 仍坐冤狱
·“建三江案”再开庭-拒律师介入-四当事人自辩
·律师捍卫法轮功学员权益在建三江展开系列控告
·【专稿】薄周政变完整版
·迫害法轮功主犯徐才厚罪状公告
·玉清心:建三江案 2015考验公检法官员
·玉清心:建三江当局在挑战谁?
·建三江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 律师大规模提控告
·建三江案代理律师再被剥夺会见权-举牌控告
·天安门伪火14年 自焚真相再曝眼前
·近百京城民众签名声援法轮功学员(图)
·前北京官员修炼法轮功-冤狱12载再遭绑架
·“爱国同心会”踹骂台北警察-自曝是共产党派的打手
·〝囚犯微信猎艳〞揭开讷河监狱杀人绑架乱象
·网传绝密:中共绝对不敢公布的大数据
·天安门伪火案和中共官员落马记
·二战70周年前夕 中共极力抹黑张灵甫
·【今日点击】 中央政治局警告国家进入了危险时代
·念斌自曝险遭活摘:倘配型成功已不在人世
·被暗杀的高官儿子及中共内部的暗杀
·【解密】“六四”时中共政治局常委都曾打算“卷款外逃”
·黑龙江讷河监狱狱警打猎杀人 犯人赌博自杀
·六四事件亲历者忆铁与血搏杀之夜 图
·马云的政商背景
·【今日点击】解密六四屠杀现场:天安门子弹到处飞
·袁斌:看司马南玩变脸
·阿里大战工商总局 马云靠山坍塌
·会建三江案当事人 律师看守所遭群殴
·天安门自焚伪案 两岸学者大解析
·飞剑:越来越多中国人选择声援善良
·外交密件揭六四细节:士兵疯狂开枪用尽弹药
·美国白宫正式回应调查中共活摘器官请愿
·白宫正式回应调查中共活摘器官请愿
·现任当权者应立即抓捕并定罪黄洁夫
·江泽民吓坏了?大陆万人签名呼吁查处其罪行
·【禁闻】加密件披六四屠城血证 令人心惊
·史达:倒江后 下一步被收拾的将是谁?
·西方三国解密文件曝“六四”屠杀血腥内幕
·逾万港人大游行 续争真普选 斥中共独裁
·历史瞬间:西方人眼中的“大跃进”
·中共活摘器官成军事化产业 美白宫发声促停止
·【今日点击】中南海内部陷混战 互扯下水撕破脸
·白宫出这消息 今年中国走向已有定局(多图)
·“尸体展”恐怖可疑 当受制止
·加拿大曝更多六四屠城细节
·【禁闻】调查中共活摘器官请愿 白宫首回应
·【袁红冰专栏】中国经济衰退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共产党的无神论是魔鬼的咒语
·赵紫阳之子希望父亲墓碑上刻8个字
·【石涛评述】华尔街日报:中共已进入终局
·【石涛评述】 神韵加东巡演再现辉煌
·全面实名 网聊可治罪 “网络恐怖时代”来临
·汪志远: 万民吁惩江周 中共解体即将到来
·邪恶的“三不”、“三速”、“二只一不”及其它
·惊心动魄 活摘器官幸存者死里逃生 医生护士相助
·律师依法为法轮功学员辩护 法官频频作梗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被抬进法庭遭非法庭审
·法轮功学员交流心得遭批捕 7律师要求撤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抹不掉的记忆:揭秘文革红八月的血腥

   【大纪元2016年08月29日讯】50年前的8月18日,中共“红太阳”毛泽东在北京天安门首次接见迅速兴起的红卫兵运动的“小将”,掀起了席卷全国的血腥残暴“红八月”的红色恐怖。在被定性为“历史浩劫”的文革爆发50周年的现今,文革成为当局希望从民众记忆中抹掉的过去。
   
   
   
   


   
   不过,在纷繁的香港中环闹市的一家画廊,经历过文革残酷的画廊主人,不愿忘却,将今年3月底曾展出的反映文革红卫兵运动50周年的“红卫兵画展”,再次推出,引来不少行人驻足观看。
   
   这个叫“一画廊”的主人是香港知名第一代画廊主、大画家吴冠中的好友方毓仁先生。
   
   出生在香港的方毓仁,上世纪五十年代随爱国的父母回到大陆,在北京中共高干子弟云集的育英学校读小学,八中念中学,1965年毕业,分配到155中教书,1978年回到香港。
   
   文革50年周年之际,方毓仁选择用艺术的方式记忆,在自己的“一画廊”举办《红卫兵运动五十年记事》展览,以曾当过红卫兵的旅美画家沈汉武的16幅红卫兵画作,唤醒对那个疯狂时代的回忆和反思,将一代年轻人的天使与魔鬼、无邪与残暴、疯狂与清醒等多重矛盾体,一幕幕凝结在画布上,呈现给观众。
   
   方毓仁说:“文化革命是所谓触动灵魂、人们的灵魂的,叶剑英讲就是一亿多人受影响了。那这个不能随随便便忘了,你现在中国有很多很多的弊病呀,甚至民族的毛病,都是因为文革。那就不能把它,大家都不许提,那、那就过去了?那要提到,我们这些人再不说,那后来就道听途说了,我们是亲身经历的。”
   
   方毓仁介绍说,画廊协会安排一些电视台来采访红卫兵画作展。内地一个电视台的十多个人看了后,在画廊中央开了个会,主持人告诉他,题材敏感不能采访,采了内地也不让放。方毓仁不但没有不悦,反而很高兴。
   
   他说:“我说不用对不起,我很高兴,这就显得我们香港是一国两制,你们不能放,我们能放,你们不能做的事,我们能做,这还不好嘛。另外一个故事呢,是一位老人家来我们这儿看,全部细看,文章全都读。读完了以后,泪流满面,对我们的员工深深地鞠躬,说太谢谢你们了。这就说明,作品和这个题目,是能够感动人的。香港不能提,那谁提呀,我们70岁经历的人不提,那谁提呀,那就没了。”
   
   方毓仁的好友、当代画家沈汉武对1966年16岁起当3年红卫兵的经历刻骨铭心,几十年间创作了200多幅红卫兵题材的油画。与其它偏于沉重和悲情的红卫兵画作不同的是,沈汉武画笔下身穿绿军装、左臂戴红袖标,即便手里紧握皮鞭和枪支,也都放射出稚气无邪、虔诚单纯的气质,被许多人批评是美化红卫兵,甚至骂他粉饰文革。
   
   沈汉武曾对外表示,红卫兵只是在错误时代深受斗争哲学和仇恨教育影响的学生,初衷是像天使一样“保卫革命”,殊不知却被魔鬼所利用,就如他自己,走到下半生,才渐渐明白被“伟大领袖”骗了。
   
   方毓仁表示,文革那个疯狂的年代验证,天使和魔鬼间的转换之快,在经过“伟大领袖”的煽动之后,来得超出人的想像。红卫兵就是被煽动后去作恶的普通的纯朴的“天使”。
   
   他说:“我看见过我同学的弟弟妹妹怎么个闹法。我的同学原来跟我都特别好,在我眼里他们都是天使,都是好人。但是就是这样年轻、这样善良、这样纯朴的人,一煽起来,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昨天还勾肩搭背,就是哥们儿,今天就能啪一下,就能批判。所以,这个画家观点也是一样,他表现出来,所谓老红卫兵,多半是初中学生,初中的小孩,他的相带不出恶相。他最多就表现出他/她们手拿皮鞭、拿着枪、拿着炮,这、这还不够呀!红卫兵那个残暴的时候,非常残暴的,根本想像不出来,15、6,16、7,而且是女学生,能作出那种事情。”
   
   在毛泽东一声号令全国红卫兵起来造反的1966年,任教的方毓仁见证了人性扭曲荒谬。他讲述道,在“红八月”的某夜,几辆军车呼啸驶进校园。手持铁头皮带或木棒的红卫兵押著两名犯人从车上跳下,在校、不在校的老师全被召集到会议室。方毓仁勉强认得眼前鼻青脸肿的二人,是学校两名年轻教师。威风凛凛的红卫兵在众目睽睽下鞭棍齐下,打到辨不出人样。打累了,就叫一位老师给两人剃个“阴阳头”。那是方毓仁首次见识什么是“五花大绑”,并近距离体受血腥味的文革风潮。
   
   方毓仁说:“我们全都不敢言语出声,我旁边的女老师拽住我,吓得。就有一个老师,李老师,叫小李老师,他说,‘不许打人’。这小李老师是神经病,他只能教美术,平时唠唠叨叨的。只有一个神经病的人敢喊出来,‘不许打人’。红卫兵,你他妈什么出身?中农!中农滚他妈一边去。那时候就这样,你要是富农,就一块儿打了。谁敢说呀!什么都要问出身。我的这段经历呀,是非常有意义的,所以我把它写成文章,一定要写,就是说,那个时代,精神正常的人,像我这样,不敢出声。神经病的,敢出声。”#
   
   (转自美国之音)
   
   责任编辑:孙芸
   本文转载网址:http://cn.epochtimes.com/gb/16/8/29/n8247680.htm
(2016/08/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