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司马谈和班固对儒家的评价之比较]
东海一枭(余樟法)
·唐骏可以毋忧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爱我故乡,忧我遂昌----庚寅暑假回乡杂记
·《大良知学》争鸣文汇(一)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给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民主启蒙与文化启蒙-----兼提醒刘亚洲将军
·《大良知学》题贺诗五首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怎么办?----关于政治环境和道德环境的忧思
·恩将仇报亦寻常
·当务之急,治本之策---开展道德重建运动
·政治何尝今胜昔?道德沦丧实空前!
·儒家道德的特征
·好事有风险,救人要慎重!
·道德与法律哪个大?
·美名固可爱,恶名亦何辞
·真理在我家---兼论中国特色的民主
·外在自由不可少,内在自由更重要
·要反“三俗”,更要反“三媚”
·温总理为什么没有“床”?
·人人可以拥有内在自由----答“闹巿修行”网友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以啥为本?
·海瑞孝乎不孝?
·四不象的中国---兼为当局指路
·清官比贪官更坏?
·自题反鲁(鲁迅)旧作示网友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利益论之一
·回归宣言
·民主,最不坏的小人政治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薄熙来先生何以释疑?
·大家都来想想办法
·某些反动的自由派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寻找两种人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岂有儒家不反马
·如此尊孔不敢当
·关于异端外道与邪说邪教----略释网友之疑
·儒家圆无媲,东海难不倒----儒学不存在任何偏差和疑难
·徐友渔们真讨厌
·为祭孔喝彩,憾级别不高
·安身立命大学问
·拥护家宝总理,支持政治改良---兼呼吁儒家群体
·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儒家为什么不受尊重?
·遥贺
·天爵与人爵
·我有一个梦想
·政府发展经济,纯属不务正业
·公有制还是私有制?
·欢迎向我靠拢,谢绝乱扯强攀
·我没有敌人
·从尊孔读经开始
·防老或可不必,孝道不可不讲
·圣人会妥协吗?
·东海定律: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再论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从鲁迅周迅雷锋霆锋说到孔子
·儒家道统和民族灵魂
·不想当圣贤的不是好儒者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附庸风雅也难得
·给我一个讲台,我将改变中国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东海三不答
·离他们远些再远些
·徐友渔的文化贫困和资中筠的自相矛盾
·反儒就是反人道,反儒就是反中华—与反儒势力斗争到底
·道德歧视症,健康文明的象征---兼论德与才关系
·盲了心的鲁迅,瞎了眼的郁达夫
·欢迎附庸孔孟,警惕假冒儒家---马克思主义批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司马谈和班固对儒家的评价之比较

   司马谈和班固对儒家的评价之比较

   

   司马谈是司马迁之父,太史令。司马迁在《太史公自序》中介绍了司马谈的“论六家之要指”。其论儒家说:

   

   “儒者博而寡要,劳而少功,是以其事难尽从;然其序君臣父子之礼,列夫妇长幼之别,不可易也。”

   

   意谓儒学广博但不能抓住要领,花费气力却很少功效,因此它的主张难以完全遵从。然而它所序列君臣父子之礼,夫妇长幼之别则是不可改变的。虽然有所肯定,显然过于贬低。

   

   儒家说广博当然广博,说简单特别简单,《易经》三原则:简易,不易,变易,讲得就是儒家的特点。论其要领,不外乎中道。尧舜禹汤文武周公诸圣王历代相传的就是“允执厥中”的中道。

   

   《易经》说:“乾以易知,坤以简能;易则易知,简则易从;易知则有亲,易从则有功;有亲则可久,有功则可大;可久则贤人之德,可大则贤人之业。易简而天下之理得矣。天下之理得,而成位乎其中矣。”试问,《易经》这段话,儒道两家谁更配得上;论历史性的功德事业,又是谁家更持久伟大?

   

   儒家何以“博而寡要,劳而少功”,后面有解释:“夫儒者以六蓺为法。六蓺经传以千万数,累世不能通其学,当年不能究其礼,故曰博而寡要,劳而少功。若夫列君臣父子之礼,序夫妇长幼之别,虽百家弗能易也。”

   

   六艺指六经,即《易》《书》《诗》《礼》《乐》《春秋》。“儒者以六蓺为法”这句话,无意中说明了唯儒家是六经的集大成者和全面继承者,高于其他五家,盖五家无不发源于六经。道家不可能超越六经,而六经则可以涵盖道家。同时,“六蓺经传以千万数”,透露了一个消息:儒经虽只六部,解释经文的传则非常多。可见秦始皇焚坑和项羽火烧阿房宫之前,儒家经传何其丰富。

   

   司马谈认为儒家、阴阳家、墨家、名家、法家等五家都有缺陷, 唯道家圆融周该,尽善尽美。在论道家时又顺便批评儒家。他说:

   

   “道家使人精神专一,动合无形,赡足万物。其为术也,因阴阳之大顺,采儒墨之善,撮名法之要,与时迁移,应物变化,立俗施事,无所不宜,指约而易操,事少而功多。儒者则不然,以为人主天下之仪表也,主倡而臣和,主先而臣随。如此则主劳而臣逸。至於大道之要,去健羡,绌聪明,释此而任术。夫神大用则竭,形大劳则敝。形神骚动,欲与天地长久,非所闻也。”

   

   对道家的赞美、对儒家的批评都不副实,将对道家的赞美移置于儒家身上方才合适。道家绝圣弃智,有严重的反礼制和反知识倾向,于六经唯推崇易经,于易经只学得半部,怎么谈得上“采儒墨之善”?儒家“诗书礼易乐春秋”六经,统形上形下于一体,集内圣外王之大成,内则格致诚正,外则齐治平,内外统于修身。这才有资格说“因阴阳之大顺,采儒墨之善,撮名法之要”也。

   

   《太史公自序》说司马谈“学天官於唐都,受易於杨何,习道论於黄子”云。唐都是汉代著名的观测星象的专家,所谓学天官,就是学观测日月星辰的天文之学;杨河是汉初传《易经》者之一,《易经》为儒道两家所共尊。

   

   黄子即黄生,景帝时博士,好黄老之术,曾与《诗》学博士辕固生争论过汤武革命问题。辕固生认为汤武革命高度正义,黄子则认为汤武革命是篡弑行为,大逆不道。司马谈以之为师,向他学习,立场和见识也就可想而知了。于此亦可见,司马谈应是道家。

   

   司马谈由于偏见作祟,导致学术观、历史观和政治观有失中正,未能对儒道两家作出正确的评判,误导后人不浅,其子司马迁也在所难免。班固在《汉书•司马迁传》中指出:“又其是非颇谬于圣人,论大道则先黄老而后六经,序游侠则退处士而进奸雄,述货殖则崇势利而羞贱贫,此其所蔽也。”

   

   班固是东汉大儒,著名史学家和经学家,所著《汉书》是继《史记》之后又一部重要史书,“前四史”之一;其编撰的《白虎通义》,集当时经学之大成。班固在《汉书•艺文志•诸子略》中,对儒家、道家、阴阳家、名家、墨家、从横家等六家亦分别有评论。其评儒家说:

   

   “儒家者流,盖出于司徒之官。助人君,顺阴阳,明教化者也。游文于六经之中,留意于仁义之际。袓述尧舜,宪章文武,宗师仲尼,以重其言,于道最为高。孔子曰如有所誉,其有所试。唐虞之隆,殷周之盛,仲尼之业,己试之效者也。然惑者既失精微,而辟者又随时抑扬,违离道本。苟以哗众取宠。后进循之,是以五经乖析,儒学寖衰。此辟儒之患。”

   

   这是站在中道立场上的评论,相当中肯。

   

   班固认为,儒家出于司徒之官,但经过孔子集大成,就不再限于司徒,司空司寇、从文从武、为臣为君无不宜。所以班固接着说,儒家涵泳于六经文章,特别注意仁义道德,继承尧舜的道统,效法文王武王的典章,尊崇孔子为师表,以增加言论的重要性,在各派道术中为最高。尧舜的兴隆,商周的盛世,孔子的德业,都是儒家之道试验的成效。

   

   孔子集大成,一是作为“圣之时者”,集伊尹、伯夷、柳下惠之仁、清、和诸德之大成,二是“祖述尧舜,宪章文武”,集尧舜文武之大成,继承了尧舜之道和文武之制。所以,儒家可以完全代表中道,可以与中道划等号。

   

   一些学者根据“儒家者流,盖出于司徒之官”这句话,认为儒家思想只是中道之学的一部分,是断章取义地狭隘化儒家了。唐虞之隆、殷周之盛是王道的典范,仲尼之业是圣德的体现,内圣外王,可见儒学之全面,非一般司徒之官所能及也。

   

   综上所述可见,司马谈和班固文化立场不同,司马谈立足于道家,贬低儒家;班固立足于儒家,态度中正,实事求是。2016-8-2余东海

   首发儒家网

(2016/08/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