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意识形态安全微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信仰与自由
·吴元士《述志文》,东海附言
· 师道父道官道友道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女德和男德(微集)
·本性微论
·五福和《洪范》(微集)
·国家本质一二三
·我的一点态度(微集)
·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
·今日微言(大千世界一元化,无尽儒心万代明)
·未能诲人不倦,不敢好为人师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论之一
·警惕民主扩大化----儒宪论之四
·关于民本及人本---儒宪论之二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老子的糊涂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人贵三得
·建议习近平先生
·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反动和反华
·儒家文化与极权主义
·知言与知命
·今日微言(书法、艺术、台湾、电视剧等等)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谤来可乐是真言
·艺术微论
·【有感写怀】
·再论孟荀不可调和
·可责备贤者,勿责备小人
·儒词训解之一:元仁首义
·巫马子的错误
·儒词训解之二:仁外无天
·儒词训解之三:仁本无敌
·儒词训解之五:唯仁为宝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四:良知大定
·儒词训解之七:唯仁独尊
·《论语点睛》:颜回的两大道德特色
· 中华第一字
·儒词训解之八:天下归仁
·阴阳微论
·阴阳微论
·儒词训解之九:止于中道
·儒词训解之十:君子三明
·儒词训解之十一:仁道设教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三:仁者强
·儒词训解之十五:三道唯仁
·论语点睛:君子周急不继富
·儒词训解之十六:自作自受
·最大的国耻
·历史螺旋式上升论
·最大的国耻
·历史由德性决定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善到大处鬼神钦---善良小论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统一不是最高道德
·于转物时观世界,向无心处得天真---近日微言集
·《论语点睛》:英雄不怕出身低
·吳元士:讲仁义是对弱势最好的保护(附东海荐语)
·盗贼崇拜要不得,圣贤崇拜不可少
·君子心细微论
·伪善的口和祸害的手
·佳联欣赏
·从耶诞说起(微论)
·新词语之二十五:仁道致远
·新词语之二十六:指马为儒
·写在毛诞日:我是来救人的!
·儒词训解之二十三:君子无戏言
·【吴元士】德不孤,必有邻——访浙江儒林前辈吴光教授记
·三教不可合一論
·关于“三教不可合一”答客难
·关于“主权在民”答客问
·殷周皆王道,殷秦非一系
·长住仁宅的颜回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今日微言(君子于言无所苟,大人处世要全真)
·儒家关于复仇的规定
·关于“子诛少正卯”
·今日微言(向美国致敬,向特朗普致敬)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儒家是否会极端、排他、自大和宗教化
·关于修宪的百字意见
·思想反华和文化弑父---击蒙资中筠
·今日微言(巨变时代来临)
·习近平最适合现中国(微集)
·与陈明兄游山
·论语点睛:世事难免有例外
·陈宝生的教育特色
·一本实诚而光辉的书
·文化和文明(微集)
·文化和文明(微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意识形态安全微论

   意识形态安全微论

   “意识形态安全”是一个似是而非的提法,目的是将意识形态神圣化,为剥夺言论自由、打击异议分子、坚持极权暴政制造借口。毛时代马哲毛思神圣崇高,安全系数极高,任何质疑批评和异议都会被视为大逆不道,意识形态最为安全,可人权自由被彻底剥夺,民德民智亦特别低劣。

   东海曾经尖锐指出,反常反动的意识形态安全了,异议人士固然不被容忍,邪说信奉者同样危险重重。君不见毛时代,那些信奉毛思、高举毛旗的毛左一样死伤狼藉,连皇后和亲信都死于非命。毛氏寿终正寝,侥天之幸而已。如果晚死几年,也可能被自己人干掉。邪说安全了,所有人都会丧失安全也。

   马学至今安全地稳居宪位,人民无安全可言:食品不安全,药品不安全,医疗不安全,财产不安全,人身不安全,生态自然环境都越来越不安全。人民不安全,国家安全也是不可持续的。试问意识形态的意义和价值何在?导致人民不能安居乐业,国家不能长治久安,充分说明意识形态不行。

   全世界觉醒已久,唯独中国还在迷迷糊糊喝马尿,但迟早是要觉醒的。马帮产生意识形态严重危机,是好事,说明民智有所回升,对马主义有了一定的免疫力。马主义的欺骗性、煽动性有所降低,马帮欺压民众、危害民族的作恶能力必然随之降低。

   意识形态作为思想观念的集群,与文化、学说、主义近义,自有优劣正邪之别。三观错误的意识形态是劣质的,马学毛思作为极权主义意识形态,是典型的邪说,邪说越安全,正学、正人、正义力量越不安全,人民和国家越不安全。所谓保卫意识形态安全,无非特权阶级和既得利益集团维护特权利益的一种手段。

   各种宗教性、政治性邪说的共同点之一是,只许迷信,不许质疑;只许赞颂,不许批评。它们经不起质疑和批评,严重缺乏安全感。“意识形态安全”一词,其实暴露了马哲毛思的邪说本质。“意安小组”如果成立,“破坏意识形态安全”将会成为高悬在马哲毛思异议者头顶的利剑。

   习氏思想与马学毛思存在重大区别,盖已渗入儒家因素,有趋善向正性,并已自成体系,为割裂马学毛思提供了可能。习近平会强调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性,但应该不会同意“意识形态安全”的提法,更不会同意成立“意安小组”,为意识形态的进一步改良设置障碍。

   维护意识形态安全原本应该,但要注意两点:首先,所维护的意识形态必须正确正义,具有高度的真理性普适性;其次,维护的手段必须文明正义,思想问题思想解决。正确的意识形态就是真理,不怕异议和争鸣,而且争鸣是维护真理的最佳手段。例如,佛学的安全靠的就是释尊和诸大菩萨辩才无碍。2016-8-21

(2016/08/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