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辟毛微论(请习王明察)]
东海一枭(余樟法)
·习王革命
·关注巴黎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辟毛微论(请习王明察)

   辟毛微论(请习王明察)

   毛左有五大特征。

   一是诈力。诈是欺诈,欺世盗名,谎话连篇;力是暴力,唯力是图,以力服人。欺诈和暴力是毛氏生平最爱,自然成了毛左的共同特征。不说假话、不爱暴力的毛左,就像不吃矢的狗、不抢劫的贼、不盗窃的小偷一样不存在。

   二是奴性。毛左喜欢以革命者、爱国者、硬骨头自诩,实则无非极权主义者,是奴性入骨的、最不可救药的极权之奴,简称毛奴。这些人建设性丝毫没有,破坏性特别巨大,仿佛恶兽,所过之处,摧残一切践踏一切祸害一切,也祸害它们的家人、后人和它们自己。毛左之祸,简称毛祸。

   三是颠倒。文革时,无数毛奴为表忠心,与父母划清界限,甚至对父母施加暴力。它们或自以为觉悟高,或被称赞为品德好,颠倒之极。这是毛路的必然结果,也是五四的后遗症之一。反孔反儒之文化颠倒,必然导致是非、正邪、善恶、华夷、功罪、人禽标准颠倒,导致社会、政治、思想、道德一切颠倒。

   四是装腔。作为意识形态,毛思想的一大用处,就是给了众多小人小丑、奸佞盗贼以扮演嘴巴英雄的机会,任何卑鄙龌龊、坑蒙拐骗、欺世盗名的丑事恶事,都可以喷得冠冕堂皇,气势轩昂。

   五是粗鄙。江青在特别法庭上宣称:“我就是毛主席的一条狗,他叫我咬谁我就咬谁!”话虽实在而形象,但身为皇后和高层领导,表达如此粗鄙,未免令人齿冷。五四开始的粗鄙化,到毛时代登峰造极,毛氏说“粪土当年万户侯”,不知以自己为首的毛派,就是一堆粗鄙不堪、臭气熏天的粪土,简称毛粪。

   在德难民以怨报德是针对外人,毛派以怨报德则是针对前人。它们热衷于诬蔑孔子和历代圣贤,摧残中华民族之魂,与自古盗跖、恶寇、暴君、太监的立场不约而同。同时又热衷于以德报怨,认贼作父,对肆无忌惮地愚弄、奴役、迫害它们的暴君极尽歌颂神话之能事。

   崇毛者还有三崇五反的特征,三崇是崇拜诈力、崇拜盗贼、崇拜邪恶,三崇是反孔反儒反华反动反常。同时,反儒又意味着五反:反人性、反人权、反人道、反人民、反人类。毛氏就是最大的五反分子,是儒家之敌,更是中华之敌。

   抗战期间,中国超过3500万军民伤亡,那是日寇造的孽;毛时代,中国非正常死亡数远超抗战期间的伤亡数,那是谁造的孽?没有外患,内忧更加深重;没有外敌,内贼特别猖獗,这是反孔反儒的必然结果。反孔反儒的社会必是恶社会,必然豺狼当道,率兽食人。

   毛氏不可无一,不会有二。倒孔反儒,必有浩劫,必有暴君暴政逐步兴起。所以毛氏的成长和成功,是历史的必然,共业的感召。故毛氏不可无一。物极必反,剥极必复,浩劫之后,必有复兴。中国虽有余殃,不会再有同样浩劫。故毛氏不会有二。

   或谓挺王石的人都是渣。不了解王石何许人也,置而不论,借用一下这句话:挺暴君的人都是渣。自信这个观点放之四海而皆准。而且,这种渣被暴君及其恶制践踏乃至销毁的概率特别高。助人为乐,助恶为苦,襄助暴君,必被草菅。这是天理。

   政治反常,社会逆淘,并不影响天道和因果的公平。不仅苏联,所有奉行马主义的政党、国家和人民无不灾难深重。天道无私,因果不昧;祸福无门,惟人自召。罪孽和灾难成正比,罪孽有多深,灾难就有多重。道德有多败,环境就有多坏,文化道德、政治社会、自然生态一切环境无不败坏。

   为毛氏辩护,就是为暴君辩护,为罪恶辩护。在尼古拉二世及其皇后、子女被杀的70周年之际,俄罗斯政府按照宗教仪式将其安葬于圣彼得堡的彼得保罗大教堂,时任俄罗斯总统的叶利钦在安葬仪式上说:“固然,直接行凶者是罪人,几十年里为这桩血案辩护的人也是罪人。”(《二十世纪俄国史》)

   不排除极少数人爱戴毛氏的感情的真诚。但必须严正指出,这种真诚不是良知的真诚,这种感情极其反常和愚蠢,极端非人化。爱戴罪恶昭彰的暴君,是非、羞恶、恻隐之心丧尽矣,这种人很容易陷入奇穷或遭遇奇祸。唤醒他们是文化人天赋的责任,也是立德的必要。

   没有比“抹黑毛泽东”这种说法更可笑了。世出世间、三界六道还有比毛泽东更黑的东西吗?它和它豢养的四人帮才是抹黑一切的绝顶高手,抹黑西方抹黑民国抹黑古代,抹黑中华之文化、文明、历史和中华历代圣贤,也抹黑其党历代领导人和党内大多数文臣武将。不被抹者几希。

   中国要回归正道,重建文明,就必须彻底清算毛氏的罪恶和毛思的邪恶。我多年前就说过,只要儒家略微来复,社会略微正常,毛左就会成为过街老鼠。现在民智仍低,毕竟比毛时代高了不少,比江胡时也有所升,毛左群体丧失政治正确性而人人喊打之时,当为期不远矣。

   毛左的命运与人民的命运、国家的命运关系密切。毛左越猖獗,人民越困绝;毛左若当道,国家必内乱。彻底清除毛氏的幽灵,是救民救国的关键和重建中华的前提。毛左过街老鼠之日,才是正气现龙在田、祖国天天向上之时。

   现在的政治社会问题,不是反毛的结果,恰恰相反,是反毛不彻底的结果。其政治遗产原则上都被继承下来了,其思想幽灵至今仍在四处出没游荡。毛粉喧闹不休、毛左跳梁不止就是最好的证明。好在国门已开,民智渐开,跳梁有效也有限,那点能量害不了太多人,适足以自毁耳。

   崇毛最容易恶化命运。例如,毛左之家,最难得相互敬爱,最容易夫妻相敌、父子相仇和兄弟相残,无论贫富贵贱,皆无幸福可言。或者说,其幸福品质有限,或度数很低,或时间很短。这是由毛思想的恶劣品质所决定,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崇拜毛氏信奉毛思,必然背天逆理乾坤颠倒,人不人鬼不鬼国不国,家亦不家。

   崇毛罪孽极大。薄氏若不高举毛旗,胜负尚难逆料。重举毛旗,中华文化不答应,天理良知不答应,无数冤魂野鬼不答应,领导阶级和既得利益集团中大部分人也不允许。毛氏不可无一,不会有二。薄氏试图重走毛路,就注定了失败的命运,有没有王立军和那一巴掌都一样。

   政治立场、思想观点与道德品质本应区别开来,但对毛派没有必要。毛门之内绝无正人善类。毛思为北狄邪说,毛氏为旷古暴君,毛政为空前暴政,信之者必邪,崇之者必恶。毛派中人只有起而反毛,才有改邪归正、改恶从善之望。

   反毛功德极大。毛帮之中,有后福的人和家庭,多是反对毛氏、支持邓氏的。邓氏反毛虽然颇有保留,但在毛氏仍高踞神坛的当时,这么做颇须勇气,亦自有功德。赖此一点功德,邓氏就比毛氏幸福,其家人子孙亦托其福。这也体现了因果之公平。

   邓时代不好,不能成为怀念毛氏、回归毛路的理由。邓路最坏,也比毛路好。不过,毛邓一左一右,都是马路,都非正路。中国不能回头走毛路,也不能停留于邓路。摆在中国面前还有两条路:西式自由和中华王道。王道政治是最优选择,民主自由是次优选择。

   我与毛氏并无私仇,我家在毛时代并未受到特别迫害。我也曾随波逐流的习惯性尊毛。但后来思想渐深,见识渐广,通过各种方式包括毛时代的将领们所了解到的内幕和真相渐多,终于洞悉毛政之恶毛思之邪,洞悉毛氏乃现中国大灾之星苦难之源,遂发大愿,要为祛除毛毒、重光中华而略尽绵薄。

   毛氏让包括毛左在内的无数中国人,蒙冤受难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乃至断子绝孙。这种血海深仇,靠歪理洗脑、谎言忽悠、政治恐吓、利益收买、舆论误导等下流手段,只能淡化一时。历史有记忆,民族有意识。对毛氏的仇恨已经潜入历史记忆和民族意识的深处,成为中华民族的潜意识。

   现在还崇毛的知识分子,除了极少数奇蠢无比的蠢货,大多不外乎两种人:一是野心分子,试图挟毛粉以令中央;二是投机分子,误以为习近平还会重走毛路。这种人会产生双向误导:下误导民众,以为毛路才是出路;上误导中央,以为毛氏还很有群众基础,不敢彻底去毛。实质上彻底去毛的历史时机、社会条件已经成熟。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请习王明察。2016-8-20余东海

(2016/08/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