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辟毛微论(请习王明察)]
东海一枭(余樟法)
·乔眼花花真绝代,看将枭体作梨花!
·《我的眼里没有仇敌》
·可怜季羡林,九十尚空茫!
·切莫源头混清浊,宜将枭眼察秋毫!----再训秦晖诸君
·薛振标、东海一枭:探望杨在新
·《仁之二:你要对这一切负责》
·般若无尽藏真言,增长大智慧咒语
·受垢为王!
·外王学与民主路及民国纲要----略答Dck先生
·《十八个》
·《送“闲”下乡》
·“黄喝”黄喝楼主:为学不诚,不知其可!
·黄喝楼主严重警告老枭:我“绝不是善男信女”!
·告别词
·自题枭文《为学不诚,不知其可》调黄喝楼主
·《我正在最陡峭的悬崖上》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五)
·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附寻师启事
·《自由之歌》(歌词初稿)
·《上网真好玩》
·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证道诗(七绝六首)
·“先灭中共,后灭法轮。唯我东海,中华称尊”
·《自由之歌》(歌词,东方人版)
·《自由之歌》(东海众枭综合版)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三辑)
·怀李圣地师
·大开悟
·湖湘先生:佛儒二学之本体论辨异(一枭附言)
·枭爷高大绝古今!
·《见鬼》
·摩诃罚阇耶帝(七绝六首)
· 寻找李圣地恩师
·敢劝济群大法师,休将戏论误愚痴!
·《粪青肖像》
·网友赠诗集萃(之13)
·玩啥也别玩文字,玩谁也别玩老枭!
·《金刚密令》
·《不管怎样》
·谷洪:东海一枭的狗屁文章
·《自示》
·摩诃自由(组诗)
·东海客约
·消闲五首
·荆楚们,别混扯,请深思!
·本体三论
·《只要动起来》(外一首)
·流浪工程:和枭兄《独酌》
·西风真凉: 东海一枭的热血洒在了儒家的狗头上
·《六四》(外一首)
·历史是自已写的,形象是自己塑的----与网友们共勉
·调某民运“大侠”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黄喝楼主,下流胚子傻瓜子!
·中共万恶,唯善“尊儒”!
·妄谈“原创性”,胡说波普尔----黄喝楼主批判
·子系中山狼!----并为自己说几句公道话
·黄宗羲,外王学的一面大旗!
·遇见小流氓怎么办?
·上网有感
·别揣着亿万存折当乞丐!
·给草根荐书
·向各界小流氓叫板!
·东海木鸟歌
·本体四论
· “博白事件”的警示
·-“博白事件”的警示
·蚂蚁开会:踏平东海,推倒昆仑!
·《话我总是要说的》
·历史是大人养的!
·寻找自我: 实在看不过去,挑些简单的问题替老枭回答!
·《丛林》
·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儒家的天与基督教的上帝本质不同何在?
·枭文《信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争鸣小集(1)
·自由人士应接受性善论的指导
·枭文《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跟帖争鸣小集(3)
·第壹共和:枭兄,你在信口开河瞎说了!
·先务道德,再论文章
·仿皮旦:《一个伟大的时代可能是这样的》
·违法未必不君子,获刑或许更儒家----为郑家栋一辩并答刘晓波
·王丹和朱元璋这两个角色!
·人的尊严从哪里来?
·“颠倒英雄”-----复荆楚
·《你的精彩》
·与振标兄游龙虎山
·与芦笛先生的告别词
·雪峰:驳东海一枭的《枭灭性恶论》(一枭附言)
·偶得八绝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11)
·儒家不是家!
·草木有形皆劲敌,鹤风无处不王师---无题二首
·zt中国传统文化人为何远比法国文化人有骨气?
·唯我儒家最大家(二首)
·海外独知芦笛体,轻薄为文哂未休(旧文备忘)
·与芦笛先生有关的一些文字(备忘)
·答“胖”网友
·《一盏灯》(四首)
·好大一个王!
·以天下至诚,创世间奇迹
·枭心(杂诗一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辟毛微论(请习王明察)

   辟毛微论(请习王明察)

   毛左有五大特征。

   一是诈力。诈是欺诈,欺世盗名,谎话连篇;力是暴力,唯力是图,以力服人。欺诈和暴力是毛氏生平最爱,自然成了毛左的共同特征。不说假话、不爱暴力的毛左,就像不吃矢的狗、不抢劫的贼、不盗窃的小偷一样不存在。

   二是奴性。毛左喜欢以革命者、爱国者、硬骨头自诩,实则无非极权主义者,是奴性入骨的、最不可救药的极权之奴,简称毛奴。这些人建设性丝毫没有,破坏性特别巨大,仿佛恶兽,所过之处,摧残一切践踏一切祸害一切,也祸害它们的家人、后人和它们自己。毛左之祸,简称毛祸。

   三是颠倒。文革时,无数毛奴为表忠心,与父母划清界限,甚至对父母施加暴力。它们或自以为觉悟高,或被称赞为品德好,颠倒之极。这是毛路的必然结果,也是五四的后遗症之一。反孔反儒之文化颠倒,必然导致是非、正邪、善恶、华夷、功罪、人禽标准颠倒,导致社会、政治、思想、道德一切颠倒。

   四是装腔。作为意识形态,毛思想的一大用处,就是给了众多小人小丑、奸佞盗贼以扮演嘴巴英雄的机会,任何卑鄙龌龊、坑蒙拐骗、欺世盗名的丑事恶事,都可以喷得冠冕堂皇,气势轩昂。

   五是粗鄙。江青在特别法庭上宣称:“我就是毛主席的一条狗,他叫我咬谁我就咬谁!”话虽实在而形象,但身为皇后和高层领导,表达如此粗鄙,未免令人齿冷。五四开始的粗鄙化,到毛时代登峰造极,毛氏说“粪土当年万户侯”,不知以自己为首的毛派,就是一堆粗鄙不堪、臭气熏天的粪土,简称毛粪。

   在德难民以怨报德是针对外人,毛派以怨报德则是针对前人。它们热衷于诬蔑孔子和历代圣贤,摧残中华民族之魂,与自古盗跖、恶寇、暴君、太监的立场不约而同。同时又热衷于以德报怨,认贼作父,对肆无忌惮地愚弄、奴役、迫害它们的暴君极尽歌颂神话之能事。

   崇毛者还有三崇五反的特征,三崇是崇拜诈力、崇拜盗贼、崇拜邪恶,三崇是反孔反儒反华反动反常。同时,反儒又意味着五反:反人性、反人权、反人道、反人民、反人类。毛氏就是最大的五反分子,是儒家之敌,更是中华之敌。

   抗战期间,中国超过3500万军民伤亡,那是日寇造的孽;毛时代,中国非正常死亡数远超抗战期间的伤亡数,那是谁造的孽?没有外患,内忧更加深重;没有外敌,内贼特别猖獗,这是反孔反儒的必然结果。反孔反儒的社会必是恶社会,必然豺狼当道,率兽食人。

   毛氏不可无一,不会有二。倒孔反儒,必有浩劫,必有暴君暴政逐步兴起。所以毛氏的成长和成功,是历史的必然,共业的感召。故毛氏不可无一。物极必反,剥极必复,浩劫之后,必有复兴。中国虽有余殃,不会再有同样浩劫。故毛氏不会有二。

   或谓挺王石的人都是渣。不了解王石何许人也,置而不论,借用一下这句话:挺暴君的人都是渣。自信这个观点放之四海而皆准。而且,这种渣被暴君及其恶制践踏乃至销毁的概率特别高。助人为乐,助恶为苦,襄助暴君,必被草菅。这是天理。

   政治反常,社会逆淘,并不影响天道和因果的公平。不仅苏联,所有奉行马主义的政党、国家和人民无不灾难深重。天道无私,因果不昧;祸福无门,惟人自召。罪孽和灾难成正比,罪孽有多深,灾难就有多重。道德有多败,环境就有多坏,文化道德、政治社会、自然生态一切环境无不败坏。

   为毛氏辩护,就是为暴君辩护,为罪恶辩护。在尼古拉二世及其皇后、子女被杀的70周年之际,俄罗斯政府按照宗教仪式将其安葬于圣彼得堡的彼得保罗大教堂,时任俄罗斯总统的叶利钦在安葬仪式上说:“固然,直接行凶者是罪人,几十年里为这桩血案辩护的人也是罪人。”(《二十世纪俄国史》)

   不排除极少数人爱戴毛氏的感情的真诚。但必须严正指出,这种真诚不是良知的真诚,这种感情极其反常和愚蠢,极端非人化。爱戴罪恶昭彰的暴君,是非、羞恶、恻隐之心丧尽矣,这种人很容易陷入奇穷或遭遇奇祸。唤醒他们是文化人天赋的责任,也是立德的必要。

   没有比“抹黑毛泽东”这种说法更可笑了。世出世间、三界六道还有比毛泽东更黑的东西吗?它和它豢养的四人帮才是抹黑一切的绝顶高手,抹黑西方抹黑民国抹黑古代,抹黑中华之文化、文明、历史和中华历代圣贤,也抹黑其党历代领导人和党内大多数文臣武将。不被抹者几希。

   中国要回归正道,重建文明,就必须彻底清算毛氏的罪恶和毛思的邪恶。我多年前就说过,只要儒家略微来复,社会略微正常,毛左就会成为过街老鼠。现在民智仍低,毕竟比毛时代高了不少,比江胡时也有所升,毛左群体丧失政治正确性而人人喊打之时,当为期不远矣。

   毛左的命运与人民的命运、国家的命运关系密切。毛左越猖獗,人民越困绝;毛左若当道,国家必内乱。彻底清除毛氏的幽灵,是救民救国的关键和重建中华的前提。毛左过街老鼠之日,才是正气现龙在田、祖国天天向上之时。

   现在的政治社会问题,不是反毛的结果,恰恰相反,是反毛不彻底的结果。其政治遗产原则上都被继承下来了,其思想幽灵至今仍在四处出没游荡。毛粉喧闹不休、毛左跳梁不止就是最好的证明。好在国门已开,民智渐开,跳梁有效也有限,那点能量害不了太多人,适足以自毁耳。

   崇毛最容易恶化命运。例如,毛左之家,最难得相互敬爱,最容易夫妻相敌、父子相仇和兄弟相残,无论贫富贵贱,皆无幸福可言。或者说,其幸福品质有限,或度数很低,或时间很短。这是由毛思想的恶劣品质所决定,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崇拜毛氏信奉毛思,必然背天逆理乾坤颠倒,人不人鬼不鬼国不国,家亦不家。

   崇毛罪孽极大。薄氏若不高举毛旗,胜负尚难逆料。重举毛旗,中华文化不答应,天理良知不答应,无数冤魂野鬼不答应,领导阶级和既得利益集团中大部分人也不允许。毛氏不可无一,不会有二。薄氏试图重走毛路,就注定了失败的命运,有没有王立军和那一巴掌都一样。

   政治立场、思想观点与道德品质本应区别开来,但对毛派没有必要。毛门之内绝无正人善类。毛思为北狄邪说,毛氏为旷古暴君,毛政为空前暴政,信之者必邪,崇之者必恶。毛派中人只有起而反毛,才有改邪归正、改恶从善之望。

   反毛功德极大。毛帮之中,有后福的人和家庭,多是反对毛氏、支持邓氏的。邓氏反毛虽然颇有保留,但在毛氏仍高踞神坛的当时,这么做颇须勇气,亦自有功德。赖此一点功德,邓氏就比毛氏幸福,其家人子孙亦托其福。这也体现了因果之公平。

   邓时代不好,不能成为怀念毛氏、回归毛路的理由。邓路最坏,也比毛路好。不过,毛邓一左一右,都是马路,都非正路。中国不能回头走毛路,也不能停留于邓路。摆在中国面前还有两条路:西式自由和中华王道。王道政治是最优选择,民主自由是次优选择。

   我与毛氏并无私仇,我家在毛时代并未受到特别迫害。我也曾随波逐流的习惯性尊毛。但后来思想渐深,见识渐广,通过各种方式包括毛时代的将领们所了解到的内幕和真相渐多,终于洞悉毛政之恶毛思之邪,洞悉毛氏乃现中国大灾之星苦难之源,遂发大愿,要为祛除毛毒、重光中华而略尽绵薄。

   毛氏让包括毛左在内的无数中国人,蒙冤受难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乃至断子绝孙。这种血海深仇,靠歪理洗脑、谎言忽悠、政治恐吓、利益收买、舆论误导等下流手段,只能淡化一时。历史有记忆,民族有意识。对毛氏的仇恨已经潜入历史记忆和民族意识的深处,成为中华民族的潜意识。

   现在还崇毛的知识分子,除了极少数奇蠢无比的蠢货,大多不外乎两种人:一是野心分子,试图挟毛粉以令中央;二是投机分子,误以为习近平还会重走毛路。这种人会产生双向误导:下误导民众,以为毛路才是出路;上误导中央,以为毛氏还很有群众基础,不敢彻底去毛。实质上彻底去毛的历史时机、社会条件已经成熟。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请习王明察。2016-8-20余东海

(2016/08/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