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历史的因果(微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释疑,辟毛,击蒙,预测)
·刘再复《教育论语》点评
·《幽梦影》批申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今日微言(五四,习学,莆田帮)
·(启蒙派最蒙昧,中宣部要悔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无奈,共青团的愚恶)
·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今日微言(好糊涂潘基文,请割除共青团)
·今日微言(请教习近平,追责xxx)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庆王无大略,君子能见几
·微言(揪霍金的错,提警方的醒)
·辟毛言论小集(2012、2014旧作重发)
·今日微言(钱穆,雷洋,霍金,周笔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历史的因果(微论)

   历史的因果(微论)

   因果律为儒佛道三家共识。子不语怪力乱神,但语因果,因果论非怪力乱神也。圣经圣言和孔子言论中,屡屡论及个人、政治、国家和历史之因果,并将道德视为因果的决定性因素。

   《尚书大禹谟》:“惠迪吉,从逆凶,惟影响。”顺着天道而行就是吉祥,违背天道而行就有凶灾。两者的关系如影随形,似响应声。孔传:“迪,道也。顺道吉,从逆凶。吉凶之报,若影之随形,响之应声,言不虚也。”

   《大禹谟》中大禹“迪吉逆凶”之言,在道家《尸子》中说为舜帝的话,并加了个必字:“舜云:从道必吉,反道必凶,如影如响。”可见儒道两家在这方面颇为一致。《太上感应篇》是道家劝善之书,清朝惠栋、俞樾两位大儒都曾为之作注,并以儒家经义印证之。

   《易经》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孟子说:“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家必自毁而后人毁之,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这些必字下得非常坚决、坚定,意味着一定如此,必然如此,绝对如此,没有例外,不容置疑。可见这个定律非常铁。

   因果律是宇宙铁律,堪称天罗地网。宇宙万物人间万事,无不在此网罗之中。无论人们理不理解,承不承认,它就在那里。关于儒家因果论,我在《儒家大智慧》、《仁本主义》二书和《道德和命运的关系》诸文中都有阐说,兹不赘。

   善人未必相信因果,恶人必不相信因果。因为不信因果,所以肆无忌惮,行险侥幸,勇造恶因恶业;因为恶业深重,更加不信因果,不愿信,不敢信,遂陷入越不信越恶化、越恶化越不信的恶性循环,直到回头无岸,万劫不复。对这种人,佛教称为一阐提,儒家称为下愚不移。

   更可怕的不是不信因果,而是正邪不分,善恶颠倒。那些死在毛政之下的知识分子,大多至死不悟,不知自己妄言妄语,欺世殃民,罪孽深重;不知倒孔崇马是负启蒙,是助恶和帮凶。毛政的建立和维持,知识群体功劳最大。几乎被毛氏群体灭绝,恰恰体现了天道之公正和因果之不昧。

   纣王是暴君,武王是圣王,史有定论。非要将纣王描绘成英雄,将武王诬蔑为强盗,这就是历史和道德的双重颠倒,非人化的表现。孟子说,不知耻己之不善,不能憎人之不善,不能分辨是非善恶,非人也。如此颠倒,不仅误导观众,也会贻害后代。孔子说,诬蔑文王武王,罪孽延及四代。

   赞美盗贼和暴君,是最下贱的奴才坯、贱骨头,最方便被恶意利用,最适合当廉价炮灰。换言之,赞美盗贼暴君,最容易招引厄运和灾难。这等于鼓励和欢迎别人特别是当权派,以诈力手段和盗贼暴君的方式对待自己。这是知识群体和民众自毁自灭最有效的方式之一。

   倒孔反儒本身就是最大的文化颠倒、道德颠倒和价值颠倒,所以是非、正邪、善恶、华夷、人禽、圣贼等等一切颠倒,就是逻辑的必然。圣贤常常饱受诋毁攻击,盗贼纷纷被打扮成英雄,也就毫不奇怪了。这不是一般的历史倒车,而是天翻地覆的恶变,必有空前绝后的浩劫。

   反儒比无儒更坏。无儒如无父之孤儿,有机会慢慢成德成才;反儒如弑父之逆子,再也没有了成德的机会,非下地狱走一遭不可。这就是五四通往四九和文革的逻辑和因果之必然,也是中西差距急遽拉大的根本原因。西方无父本可怜,却有幸不断成人;中国有父本幸运,却弑父自绝人道。

   反儒成风,必成乱世;反儒成功,必有暴政,这是历史的规律和因果。春秋战国,百家争鸣;南北朝时,玄学盛行;五代十国,重文轻儒;民国之时,主义泛滥,上述时代都反儒成风礼崩乐坏。秦时,儒家被反掉,代之以法家;毛时,儒家被反掉,代之以马学。一古一今,反儒最成功的两个时代。

   历史由无数偶然事件组成。但偶然背后有必然在。任何现象必有其本质,任何结果必有其原因,因果相续不断,构成历史长卷。例如,若不能消除反儒的风潮,不能阻止反儒势力的成长和成功,暴君暴政的出现就是必然的。凡夫畏果,菩萨畏因,此之谓也。

   暴君的成功是一个逆淘汰的过程,就像蛊的制造:取各种毒虫密闭于容器中,让它们自相残杀,互相吞食,最后活着的虫就是蛊。《隋书•地理志》记载:“其法以五月五日聚百种虫,大者至蛇,小者至虱,合置器中,令自相啖,余一种存者留之, 蛇则曰蛇蛊,虱则曰虱蛊。”

   君不见,自布尔什维克发动十月革命后,苏共内部空前残酷血腥的政治斗争就没有停止过。那些在苏联成长、成功和维持过程中死于非命的苏共党人,就像制蛊时密闭容器中互相吞食的毒虫。暴政没有赢家。前苏联的命运和结局,堪称政治性、国家级的恶报。

   政治反常社会逆淘,并不影响天道和因果的公平。不仅苏联,所有奉行马主义的政党、国家和人民无不灾难深重。天道无私,因果不昧;祸福无门,惟人自召。罪孽和灾难成正比,罪孽有多深,灾难就有多重。道德有多败,环境就有多坏,文化道德、政治社会、自然生态一切环境无不败坏。

   六国和秦国相继的灭亡,也都是政治恶报。杜牧说:“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使六国各爱其人,则足以拒秦;使秦复爱六国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谁得而族灭也?”(《阿房宫赋》)古今中外所有国家之亡,根本恶因都是一样的:不爱其人,暴虐其民。

   毛氏在《矛盾论》中说:“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不以人废言,这个观点是正确的。内因是一切事物变化的决定性因素。苏联的极速崩溃,各国马帮和古往今来所有极权暴政的兴勃亡忽,都是由它们的内因决定的。2016-8-20余东海

(2016/08/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